退出閱讀

畫中王

作者:甘甜
畫中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304章 全文結局

少年隨手一指:「國王軍團既然可以隱匿蹤跡,那麼,他們完全可能隨時隨地出現。比如現在,比如此時此刻,他們完全可以就在我們中間,就在人群里,但是,我們卻根本沒法發現他們……」
生前是國王,死後是鬼王。
老楊的頭頂,一道淡綠色的光芒。
他聲音清朗,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小吳,你看,我們終究還是爆了他的頭!」
只要掐斷了頭,一切就可以從頭再來。
民眾們,忽然精神振作。
頭顱碎片,很快就成了一堆灰燼。
小女孩的媽媽也一把捂住了小女孩的嘴巴。
他無聲地:老四,你可以安息了。
鬼魂越多,能力越強。
他好像也有點講不下去了。
半空的綠,慢慢地加深了。
這世界上,需要那麼多鬼魂的,也只有一個人。
綠寶石之王的強大烙印。
百姓們戰戰兢兢,莫敢多言。
彷彿每個人的對面都站了一個神秘莫測的「國王軍團」。
他們也穿不透銀色光芒的束縛。
當他們在公墓群山上和金銀子對決時,就徹底明白了。
而非托尼所說的謊言。
如果幾十億人都成了亡靈,他就真的可以無敵于天下了——這個天下,不是地球,而是整個銀河系或者更大的空間。
他可能已經附體很久了,也可能是公墓群山之戰後才附體的。
隨從厲聲道:「閉嘴!」
他甚至自己都下意識地看了看天空,好像一眨眼,自己所在的腳下就會被徹底格式化了。
他話音未落,已經被幾個衝出來的便衣抓住,隨即便拖了下去。
又是一串子彈,從天而降。
他侃侃而談:「為了逼出國王軍團,還大家一個安寧的世界,從今夜起,要執行宵和*圖*書禁。也就是天黑之後,大家都盡量不要出門,不要到人群集中的地方去,你們要相信,自古以來,邪不壓正,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只要我們耐心一點,國王軍團自己就會沉不住氣,總有一天會跑出來。只要他們跑出來,我們就能一舉將他們消滅……你們要相信,我永遠和你們在一起,無論風雨,無論艱難,只要共同度過,就沒有我們戰勝不了的困難……」
那個人,就像凌空而立,就像傳說中的神仙降臨,他拿著一把最新式的武器,肆無忌憚地掃射金銀子的頭顱。
他的雙手頹然垂下去。
結果,他自己成了笑話。
隨從們厲聲道:「不許多話。」
他倒地的速度儘管快極了,但是,也輸給了子彈的速度。
他的身子很快千瘡百孔。
正好射擊在他的頭上。
就這時候,外圍有人跌跌撞撞嘶聲吶喊:「完了完了……整個美洲大陸已經徹底完蛋了……先是非洲大陸,然後是美洲大陸,現在是亞洲大陸……沒用了,他們根本不是什麼國王軍團,他們直接要滅掉全球……」
但是,無論如何,這已經是他最後一次附體活人的機會了。
就在這時候,半空中,一陣淡淡的風。
老楊,無非是金銀子的下一個附體——
他已經扔掉了手裡的空槍。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
眼看,金銀子就要生生把自己的頭掐斷。
你可以換了頭,你可以附體,但是,這淡綠色,始終不會消失——就算肉眼看不到,但是,在某些契機,一定會閃現出來。
當然,吳所謂從來沒有相信過他的謊言。
他好像鬆了一口氣。
激動的人群根本沒注意到這一點m•hetushu.com,唯有台上的老楊忽然暴喝一聲,本能地匍匐在地。
也許,國王軍團的成員,很可能已經無孔不入。
每個人都悚然心驚。
台下的民眾,四散奔逃。
他只是靜靜站在原地,覺得站在了一個虛無的世界之中,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世界走向徹徹底底的終結。
老楊揮揮手,依舊鎮定自若:「大家莫急。這少年也是一片好心。只不過,我們現在需要的並不是各種猜測,各種自我恐嚇,而是要齊心協力,將隱匿的敵人揪出來……」
他目光淡然,鎮定得出奇。
少年毫不示弱:「我只是提出種種可能出現的危機,你們卻抓我幹什麼?難道我說幾句真話也有錯了?難道你們抓了我,國王軍團就不出現了?」
什麼國王軍團,簡直不堪一擊似的。
可是,他們剛剛衝上去,又停下來。
誰也不知道,金銀子到底是何時附體在他身上的——
幾名便衣再次湧上去,徹底放倒了他。
台上的保鏢,也四散奔逃。
這樣的場所,當然有嚴密之極的安保措施。
國王軍團。
「放肆!」
「烈焰藍光」已經停下。
「我不是蠱惑人心!我是提出一個假設!我想,危機會比我們想象的來得更早更可怕……」
老楊擦了擦額上的冷汗。
唯有吳所謂和帝辛才明白。
台上,火海熊熊。
直到台上的那顆頭顱徹徹底底變成了一堆碎片。
少女來不及再開口,已經被人群中的兩名便衣徹底拉了下去。
少年問:國王軍團為什麼那麼恨人類?他為什麼非要殺絕全人類?
但是,因為少年的前車之鑒,沒有人發問了。
老楊面色一變,他旁邊的隨從立即高聲斥責道:「少和_圖_書年,你休得胡說八道,蠱惑人心。」
托尼,一直在撒謊。
媧皇賜予的畫筆。
當然就不許失敗了。
少年卻更固執了:「他們的確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可是,當他們一個人便擁有了全球所有古往今來的知識,有頂尖級的武器裝備,有永遠打不死的身軀。這就意味著,他們其實已經自行升級,並且遠遠超越人類了。試想,再厲害的大學者,縱然是歷史上的牛頓、愛因斯坦、霍金等等,他們也不過是精通一方面或者幾個領域的知識。可國王軍團不同:天文地理、物理化學、甚至娛樂八卦、詩詞歌賦、琴棋書畫……他們都無一不精!現在,他們徹底擺脫了人類的監測,人類連他們的行蹤都一無所知,怎能對付他們?」
隱隱的火光中,他彷彿看到幾張面孔:那是烈焰炸彈中的幾根頭髮絲:雍正一號、姬滿一號、金婷婷以及金小明……那是他們的頭髮絲……匯聚在烈焰炸彈中,就像一顆顆憤怒的心臟。
他們紛紛衝上去,四面八方包圍了那一團「烈焰藍光」。
(全文完結。)
但是,他錯了一點:我雖然不能驅使狐狸毛了,但是,我還有狼毫。
子彈,從天而降。
「妖言惑眾……」
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脖子上,一道淡綠色的划痕。
畫筆。
他的頭顱一瞬間千瘡百孔。
人群中的便衣卻如夢初醒。
鬼王軍團。
人群,忽然鴉雀無聲。
吳所謂站在原地,抬起頭看著天空。
他們的頭頂,一片銀色的光芒。
紛擾的人群又慢慢地恢復了平靜。
也必然是最後一次。
你可否想象,全天下追捕的人,其實就在你身邊?
每個人都不明白。
根本不是趁機暴亂,而是和圖書瞬間石化了一般。
托尼說,鬼王軍團具有隱形人的特製——他們是一群真正的鬼。
也許,有人想問一句:「到底如何才能將他們剿滅?」
這是他唯一一次對準金銀子的頭顱。
可是,已經太遲了。
所有目光都看向老楊。
可是,被銀色光圈定位的他,終究遲了一步。
爆頭遊戲也沒停止。
他的頭頂,隱隱地還有一絲淡淡的銀色光芒。
金銀子,或者他的真馬甲,比魯星人,急需大量的人類亡靈,提高他的戰鬥力。
有淡淡的諷刺的聲音穿過他的耳膜:「你不是要我們找媧皇求助嗎?現在,媧皇真的出手相助了!」
他高聲道:「我們必須搶在他們動手之前,徹底將他們剿滅!」
金銀子說:你的全身鮮血耗盡,你已經無力驅使狐狸毛。你再也不能讓你的意念清晰地呈現出來。
周圍的保鏢都驚呆了。
「你們說了,人民有知情權……」
他一反手,一顆烈焰炸彈投擲下來。
他一直以為媧皇是個笑話。
所有的安保措施,徹底失去了效果。
它好像變成了一片銀色的頭盔,將半邊天空遮蔽。
「沒錯,人類不創造他們,他們根本出不來。所以,歸根結底,人類才是最厲害的……」
金銀子掙扎著,要爬起來。
可現在,這些安保措施全部失效了。
他和藹可親的臉,給了民眾極大的安慰和鎮定。
可是,小女孩旁邊的一個少女,忽然大喊一聲:「據我所知,國王軍團已經格式化了整個非洲大陸,根本不是什麼核爆全球,也就是說,我們人類壓根沒有任何逃生的餘地了,這是真的嗎?」
台下,掌聲如雷。
吳所謂和帝辛,再也不能給他第二次機會了。
在敗給媧皇和和圖書第十代西王母之後,他能力大損,所以,必須徹徹底底以人類之血,補充自己的鬼氣。
……
銀光一閃。
百姓們哄然附和:「是啊是啊,無論國王軍團有多厲害,可是,他們的主人還是人類啊……」
但是,托尼本人也不知道確切的原因。
一個西裝革履的人站在台上看著熊熊烈火后的一堆灰燼。
每個人都在極度的驚恐中毛骨悚然。
他們是被驚嚇得不敢移動。
保鏢們衝上去。
他根本無視四面八方湧上來的保鏢,他看看那一堆灰燼,又看看台下,忽然笑起來。
子彈,鋪天蓋地往他身上射擊。
「馬上把這個瘋子拉下去。」
台上的人,驚恐萬狀。
一道銀色光圈將他徹底鎖定。
……
他們分明看到「老楊」那雙千瘡百孔的手忽然裂變出兩把鋼刀——尖銳的十指,徑直去掐斷自己的脖子。
「國王軍團甚至可能已經控制了這世界上的許多勢力,比如武器庫的管理者,比如大財閥的領導者,比如一些關鍵國家的首腦,比如……」
就像一個人,曾經被砍斷了脖子,用了淡綠色的膠水所粘起來的,又如一個人與生俱來的胎痕。
可是,還是有一個小女孩終於怯怯地吶喊出來:「你們已經有消滅國王軍團的辦法了嗎?」
台下的吳所謂也笑起來:「是啊,世上再無金銀子。」
你可否能想象一個侃侃而談的人,才是真正的主謀?
可是,他還是不敢放鬆。
當然,他們把這種鬼氣稱為能量。
眾人忽然紛紛後退。
掃射,還沒停止。
這世界上,徹底要殺掉人類的——只有一個人。
一名幕僚擦了擦冷汗,歇斯底里:「胡說!這是胡說八道。再造謠惑眾,擾亂人心,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