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延禧攻略

作者:笑臉貓
延禧攻略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卷 延禧宮主

第二百零二章 番外 她的秘密【下】

拉旺多爾濟騎在高頭大馬上,回首望了對方一眼,耳邊,響起魏瓔珞的話。
可那又怎麼樣呢?
若你不出來,那麼受了那麼多個乞丐凌辱,昭華必死無疑,就算沒慘死在那群乞丐胯下,回來也得自盡。
「昭華?」福康安掙扎著爬起,「是你嗎?」
「你都看見了,我病了。」昭華抽泣一下,「自我十一歲時,被人綁架,我就病了,雖然那個叫袁春望的太監很快就被抓住砍頭了,但我知道……他一直還活著,活在我的身體里。」
「你就是福康安?」昭華慢慢站起身,轉過臉來望著他,目光充滿譏誚,「我記起來了,你是富察傅恆的兒子。」
「昭華已經失蹤一天了。」福康安的聲音帶一絲焦急,「你真確定她會在這裏?」
昭華定定看他半晌,垂下腦袋,聲音似哭似笑:「你……真是個傻瓜。」
拉旺多爾濟唇角一勾。
「這裡是承乾殿。」她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從裡頭發出另外一個聲音,冷酷的,低沉的,嘶嘶如同蛇鳴,「是關已故皇后的地方。」
「我又發病了嗎?」她喃喃道。
「看你的樣子,應該想起他是誰了吧。他做了這麼多蠢事,起因是他覺得自己是皇帝的兒子。」魏瓔珞話鋒一轉,意有所指地問道,「你呢?福康安,你也認為你是皇帝的兒子嗎?」
同時,也是爾晴的*對象,福康安的真正父親。
昭華點點頭,放下匕首,說:「你快走吧,趁著我現在還能控制住我自己。」
「福康安,是不是一直有人告訴你,你是皇上的兒子,若要復讎,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讓昭華愛上你?」魏瓔珞笑道,「但你真的是皇上的兒子嗎?」
拉旺多爾濟的聲音沉穩如磐石:「因為我愛你。」
昭華吃了一驚,她強撐著身體從地上爬起,走了幾步,忽然聽見外頭傳來說話聲。和_圖_書
「……這是哪裡?」昭華睜開眼睛,「我怎麼會在這?」
「你這個瘋子,瘋子!!」思婉拚命掙紮起來,「放開我,放開我!救命,救命!拉旺多爾濟,救我,福康安,救我啊!」
「啊!!」思婉的尖叫聲響起,「什麼,什麼聲音?啊!!誰把門給鎖上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走吧。」拉旺多爾濟看了她身後一眼,忽然催促一聲。
「……昭華。」一個少年的聲音自昭華身後響起,極複雜極憐憫,「住手吧。」
昭華點點頭,扶著他的手進了轎,轎簾垂下的一瞬間,她聽見一個焦急的聲音喊著她的名字:「昭華,等等我!」
等她悠悠轉醒,人已經坐在一張椅子上,眼睛矇著一塊黑布,雙手被固定在椅子扶手上。
「絳雪軒,雨花閣,英華殿……你不都已經找過了嗎?」思婉的笑聲響起,「放心,我比你了解昭華,我知道她發病的時候會往哪裡藏。」
「為什麼?」「昭華」沉聲道,「那天在破廟,你為什麼要出來?」
「……這是我的秘密。」拉旺多爾濟在心中道,「千年百年,屍骨成灰,我也不會告訴她真相的。」
「住口!」福康安咬牙道,「你到底是誰?」
「我逃跑,他就打斷了我的腿,把我丟進了狹窄的小房子里,周圍都是污水,又臟又臭。」昭華喃喃道,「他幾次把我按在污水裡,想要溺死我,但每次我哭著喊娘,他又把我放了,後來他給我講故事,你知道他給我講了什麼故事嗎?」
唆使福康安復讎的幕後黑手很快在徹查之下,浮出水面。當年那個拉著福康安的小手,逼他記住亡母模樣的男子,是富察傅恆的庶出弟弟。
「放心吧。」一雙冰冷的手從她身後伸出,握住了她的脖子,「我陪著你。」
他一句一句,訴說著自己的m•hetushu.com平生,從被騙入宮時的痛苦,到遇到魏瓔珞時的春暖花開,可轉眼之間對方又背叛自己而去時的憤怒……
沿途守衛森嚴,無論是誰,哪怕是福康安這位富察家的公子,也不可能在此刻闖進來。
生不如死的七天,以及七天內,袁春望一刻不停對她訴說的話,那些有關於他的過去,有關於他的喜怒哀樂,深深紮根在她幼小的身體里,漸漸生出了第二個人格——一個名叫袁春望的人格。
「昭華……」福康安欲言又止。
更不可能阻止這場已經塵埃註定的婚禮。
「瓔珞。」「昭華」冷酷的眼中忽然沁出淚花,喃喃道,「我的……妹妹……」
思婉一下子嚇暈過去。
「我是袁春望,先皇後身旁的大總管,江南謀反案的主謀!」眼前的「昭華」哈哈大笑道,「我殺了很多人,親弟弟,師傅,錦繡,和親王……現在輪到你了!」
一片大亂,導致三人走散了。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幾乎是上輩子,他也曾這樣疼愛過一個女子,為她親手熬藥,為她在御花園內坐冷板凳,為她放棄一切,又為她追求一切……
「發病?」拉旺多爾濟的聲音極冷,「什麼意思?」
「別!」思婉杵著拐杖,哭喊著追那兩人,「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
「你們留在這,我過去找她!」
鳳輿前,拉旺多爾濟扶著昭華上轎。
「我知道你不愛我,但是沒關係。」拉旺多爾濟不是個懂得甜言蜜語的男人,故而從他嘴裏說出來的海誓山盟,反而更加動人,「我們的時間還很長,我會耐心的等,等你愛上我。」
「是的,我還活著。」「昭華」忽然面色一變,吃吃笑著,「但你卻要死了,你說,明天大家打開承乾宮大門,發現昭華公主殺死了所有人,包括思婉公主,一個蒙古親王,還有你這個富m•hetushu•com察家的獨苗,場面是不是特別精彩呀?我簡直等不及要看瓔珞的表情了,哈哈哈哈!」
昭華把玩手中染血的匕首,古怪地笑著:「和你那個愚蠢的阿瑪一樣,愛上了不該愛的女人。魏瓔珞,昭華,骨子裡都是一樣涼薄,她們只想著自己,一旦你對她沒用了,就會棄若敝履。富察傅恆的結局,還不能給你警示嗎?」
「我是誰?昭華?袁春望?」昭華自問一聲,然後吃吃笑道,「我是袁春望……你好大胆子,居然敢磋磨我,便讓你看看我的手段吧。」
蜘蛛網布在牆角,上頭粘著一隻雪白飛蛾,蛾子拚命顫動著翅膀,卻無法掙脫那些纖細的蛛絲。
她甚至比三人更清楚承乾殿的構造,幾下就繞到三人身後,然後無聲無息的將門一鎖——哐當。
她不但聲音跟神態變得像個男人,連力氣也變得像個男人,加上手裡有刀,居然能跟福康安打的不相上下。相比之下,面對自己心愛的女子,福康安投鼠忌器,怎麼也不肯對她下重手,最後竟一個不留神,被她撲倒在地。
思婉只覺手腕一涼,滴滴答答,有液體順著自己的手腕往下垂,不由得臉色發白:「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告訴她,我的名字叫袁春望。」昭華忽然換了一個聲音,陰沉而又恐怖,帶著人間無法承載的怨氣,「我進宮的第一天,被綁在一張門板上,一旦發出叫聲,旁邊就有人拿滾燙的雞蛋堵我的喉嚨,等凈身開始的時候,身上每一寸骨頭都疼……」
轉:她的秘密
昭華騎在他腰上,高高舉起手中的匕首,眼看著就要朝他胸口紮下去,眼淚卻先垂下來。
「袁春望是我的義兄。」魏瓔珞俯身將昭華抱起,淡淡道,「他涉嫌謀反一案,本該被凌遲處死,但我求皇上留他一命,幽禁他于英華殿,豈料他竟成功唆使思婉,將昭和_圖_書華引了去……」
「是我對不起你。」福康安閉上眼睛,將她握著匕首的手拉向自己的脖子,「我是個膽小鬼,沒膽子向皇貴妃復讎,就拿你出氣,到最後又捨不得……我既不能為母親報仇,又不忍心傷害你,我什麼都做不到,只是一個廢物。」
眼前不是她的寢殿,而是一座荒廢已久的閣樓。
福康安渾身巨顫。
她忽然身體一軟,倒在福康安懷裡。
什麼意思?昭華唇角勾起一絲殘忍的弧度,那是從未出現在她臉上過的神情,完完全全,都是另外一個人。
思婉一個哆嗦。
昭華又不知道這點。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做過的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那天。
鳳輿終於出了神武門,輝煌的夕陽落在轎子上,彷彿從天而降的琥珀,將一切固定在其中,千年百年。
「說啊!」「昭華」將匕首壓在他的脖子上,上身往下一壓,厲聲道,「為什麼?」
福康安嘆了口氣,慢慢伸出雙手,環在她背上,不顧她手持利刃,將她一擁入懷,輕輕喚了一聲:「……妹妹。」
垂珠紅帕搖曳,遮去了昭華的表情,只有一點朱唇猶猶豫豫,最終嘆了聲:「拉旺多爾濟,你已看見了我發病的模樣,為何還敢娶我?」
但有一隻手,卻輕輕撫上她的面頰。
大婚之日。
若是世界上還有人,能在知道她秘密的情況下,還全盤接受她……
一個一心想要殺光所有愛新覺羅的人,一個同樣流著愛新覺羅家血的太監——一個愛新覺羅家最大的秘密。
這可真是可笑,因為爾晴懷孕一事,逼死氣死甚至牽連了那麼多人,到頭來,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是姓富察。
轎夫抬起鳳輿,朝神武門方向走去。
這是她的秘密,也是紫禁城內最大的秘密。
「是你嗎?昭華!」
「昭華,別殺他們。」福康安憐惜又內疚地望著她,柔聲道,「只殺我m•hetushu•com一個就夠了。」
她朝福康安撲了過去。
「竟是他!」福康安終於記起了對方是誰。
一旦發作,她立刻就會從天真任性的昭華公主,變成那個陰險如蛇的男人,整個紫禁城內,除了魏瓔珞,無人能夠制服她。
身後,立著氣喘吁吁的拉旺多爾濟……以及皇貴妃魏瓔珞。
「昭華」渾身一顫。
合:他的秘密
「不,不……」思婉哆嗦的更加厲害,「我不想聽。」
甚至連她走路的姿勢都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條腿一瘸一拐,似乎膝蓋上受了舊傷,但並不影響走路,甚至比外頭三個人走得更輕更快,似一個久經訓練,行走無聲的太監。
魏瓔珞身體不好,又是最疼愛這個女兒的,昭華一死,她最輕也要大病一場,這不是順了他的意嗎?
「你還記得嗎,思婉。」昭華的聲音從對面傳來,「十一歲那年,五哥哥病了,你騙我說,只要去英華殿給五哥哥祈福,就能救他,我去了,結果被那人給抓去了。」
她笑得如此瘋狂,瘋狂的讓思婉都停下了慘叫,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她的肩膀顫了顫,聽見拉旺多爾濟的聲音在外頭響起:「起轎!」
為什麼走完了前面九十九步,卻在最後一步時放棄了?
「昭華」聞言一愣。
「此事事關富察家的清譽,所以本宮已經處理掉了所有知情人,現在知道事情真相的就只有三個,你,本宮,還有福康安。」魏瓔珞的聲音迴響在拉旺多爾濟耳邊,「本宮不會告訴昭華真相的,你呢?」
她的面孔如此陌生,令福康安下意識向後挪了一步。
「昭華她……不是我的妹妹。」福康安的眼神又悲傷又喜悅,又迷茫又充滿希望,「不是我的妹妹……」
「我在你手腕上割了一刀。」昭華笑道,「你不會立刻就死,聽,滴答,滴答,你的血會一隻流,等流干你身體里最後一滴血,你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