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爾秦
惡人大明星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151章 大結局

「不然呢?」梁雪自己倒了兩杯茶:「你怎麼會想到來這裏的?太奇怪了。」
「……」
梁董事長剛剛開完會,正好遇見從電梯里出來的林海文,眼睛瞪得比牛還大,驚訝的不得了,作為一個老媽,她也是相當別具一格了。
(全書完)
「林先生。」錢經理也趕緊問好:「梁董,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書架上除了林海文的幾部作品之外,也有林作棟的童話——而且多得多。
「她把我甩了。」
「你不是喝這個么。」
梁雪帶著林海文去辦公室,梁雪辦公室很有女性董事長的風格,花和綠植是絕對少不了的,大大小小的很多,藝術品也不少——不過沒有林海文的,都是林海文弟子和朋友的。哲昇的一個紅色高跟鞋樣式的雕塑,芮明月跟呂騁的油畫。辦公桌後面的,最中間的位置,是陸松華的一部經帖《太上洞玄靈寶救苦妙經》,這麼大幅面的陸式經帖,也是要幾百萬才拿得下來的。
www.hetushu•com算你還有點良心。」梁雪說實話還沒機會跟他談起祁卉的事兒呢:「你們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你一腳踩兩船?還是祁卉把你給甩了?」
「哦呦?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我還在做夢?」
後面一串高管也跟著問好,跟著撤走。
「你爹非要放的,要是不同意,我怕他從12樓跳下去。」
「……沒用。那楚薇薇呢?」
林海文坐在中間,左邊是祁卉,右邊是楚薇薇,王見王,不見修羅場。谷萩和鹿丹澤,哲昇和呂騁,祁媽媽和祁爸爸,梁雪和林作棟,馮啟泰……熟悉的面孔,只坐了中間的一小片。
但這一段故事,已經結束。
母子倆難得聊了半天,梁雪把工作都推掉了,晚上把林作棟喊回來,做了頓飯吃,吃完飯,一家人靠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里正在放河東台的家庭調解節目,女事主跟男事主說的比相聲還好聽。華國相聲它壓根就不應該走傳統那和*圖*書一掛,如果深入家庭取材,絕對紅遍世界啊。
「……老林現在這麼驕縱的么?」
光敦煌旗下,就有卞婉柔、萬真真、賈世凱、于陽兮、李桐、胡君、天馬傳奇的一眾頂級藝人,敦煌之外,一線明星更是來了十之七八,平日難得同台的頂級流量們,人潮如鯽……星光璀璨,奪目耀眼,娛樂圈第一豪門的威風點燃了親王坊的夜晚,接天蔽日。
今天神兵天降,足夠讓人意外。
「咦~~~~老樹開花了他?要不要我幫你把他——」林海文做了個手刀的姿勢,往下一剁:「大義滅親。」
「開始了。」
一部小女生長成小女人的片子,因為這場聲勢浩大,冠絕行業的包場,而備受矚目。
而他自己的上輩子呢,已經記不得了,一點也記不得了。
次年情人節檔期。
燈光暗下,屏幕亮起,幾幕人生,一段故事,隨時光如流水逝去,字幕浮起,燈光重亮,又是新的未來,新的故事,新的人生,新www.hetushu•com的傳說……
「好心當成驢肝肺。」
「就是,一天天忙的,家都不著。人就是這樣,以前沒什麼錢沒什麼事業的時候,覺得自己不成功沒出息,煩惱的不得了。結果現在事業也有了,錢也有了,家裡冷冰冰的又受不了了。」梁雪一拍林海文:「我們家呢還出了這麼個大藝術家,更是拎不清了。」
「你老爹也不是個好東西。」
不過她的表現倒也不奇怪,自絕味總部搬到京城以來,也是有幾年時間了,但是林海文是一次都沒有來過。
「不知道,可能就是利用我的身體吧。」
「您說什麼呢,一個把我甩了,一個蹂躪我的身體,您居然說我渣男?我才是被渣的那個好不好?」
「得了吧你,你們這些搞藝術的,沒幾個好東西,越是出名的,越不是好東西。」
林海文並不在前面待客。
梁雪覺得自己真是夠倒霉的,兒子來看望的喜悅維持不了五分鐘,就氣的想要揍死他了——一般人家,http://m.hetushu.com怎麼著兒女回家的喜悅也能持續個三五天吧,從國寶到狗不理,總有個過程。
敦煌大老闆林海文包場請人看《七月與安生》首映。
「給他十個膽子,你以為是你這麼渣呢?」
一號廳則有著外面沒有的安靜。
林海文點頭:「我剛從東店影視城回來,給祁卉探班,她不是演戲去了么,正好經過你們公司,就上來看看你。」
「你在辦公室放這麼多童話書幹什麼呀?」
只是沒想到,他從未踏足的梁雪辦公室,居然也有毛尖——他記得梁雪自己是不喝毛尖的,她喝的是養生美顏茶,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唉,難得啊,上回這麼一起坐著看會兒電視,還是前年過年啊?」林作棟揉了揉肚子,覺得有點大。
「那我老爹也不是不出名啊——他去年還是作家富豪榜榜首好不好?要說還是寫童話好賺錢。」
這個世界,終於已經承載了他的人生和命運,他將埋骨於此,生死不離了。
「經過唄,上來看看。」hetushu.com林海文品了一口:「慶陽毛尖啊這是。」
林海文喝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外界都傳言他只喝慶陽毛尖,所以黑龍潭畫室,王鵬只買毛尖,敦煌董辦,也常備毛尖,所有他出席的重要場合,但凡有條件的,也都會給他準備好毛尖,祁卉家裡,楚薇薇那裡……漸漸的,他自己都習慣了毛尖的味道,也不想要再換了。
林海文回想了一下,高二之前的生活已經太模糊了,高二他剛來那會兒還能記得一點,臨川的那套小房子里,梁雪還在臨川二刷混辦公室呢,還記得他拿到《明月幾時有》的稿費,給梁雪買了個翡翠手鐲,她還特地去辦公室亮相,想想也是好笑。林作棟呢,在《臨川晚報》為了半個版面天天奮鬥,斗你斗他的。還有梁姥姥,梁小舅,梁大舅,臨川一中——就像上輩子一樣了。
敦煌的第一部電影,《七月與安生》上映,京城大地院線親王坊店被包了一夜的場,但是院線外頭卻擠滿了熙熙攘攘的人。
「渣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