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文成公主

作者:原銓
文成公主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卷二 高原鷹

第315章 守護(完結章)

以松贊干布一命換千萬人性命,或者是大家一起都死在這裏。
對方竟然想利用松贊干布的性命,讓她自個收回。
松贊干布意識到什麼,顫抖出聲,「我一個大男人,不用你來護著。」
剎那之間,有閃電一樣的光騰空而起,帶著燃燒的火焰。
雪域高原上最雄健的神鷹,殞落了。
而松贊干布也在跟身體里的火焰做抗爭,他咬緊牙關,苦苦掙扎。
松贊干布反覆用意念告訴自己要保持清醒。
很久以後,李雲彤都會想起他們從彭域出發的前一夜,想起那一夜歡愉。
李雲彤撲過去抱住他,將自個的法力從他頭頂覆蓋而下,隔絕了那些火焰對松贊干布魂力的攻擊。
雖然閃電法陣里的火焰並不是真正的火焰,但它會侵人的魂海,感受到的每一步都非常逼真。
這一次,大法師用最小的那個弟子為施法之人,設法迷亂祿東贊的心智,引李雲彤出手,沒想到李雲彤法力頗高,竟然瞧出了其中的破綻,還用反噬令他最後一個親傳弟子死在他的面前。
他甚至想把李雲彤往外推。
以真龍之命,換萬千性命。
不管怎麼看,這都是個死局。
隱約中,李雲彤彷彿聽見松贊干布在說:「文成,你好好的,好好幫我看住吐蕃……」
在秋楓等人的護衛下,李雲彤急忙翻身下馬躲開,幾乎是同時,她看到一陣帶著火光的箭羽紛至而來,有來不及避開的人身上頓時起了火,撲都撲不滅。
碎片又變成一個個的光點。
李雲彤一行從彭域回邏些城,經過塞莫崗時,他們接到了來自邏些城的噩耗——貢松貢贊因為喝了碗蘑菇湯被毒死,還來不及傷心難過,就遇到了來自苯教教徒、吐蕃一些舊臣,還有不甘心羊同滅國,暗中聚集而來的死士們,一起發起的聯合攻擊。
……
火焰瞬間吞噬了那站在高處的人,那閃電一樣的法陣如同藤蔓http://m.hetushu•com一般瘋長擴散,編織成了牢籠,將周圍的人都鎖死在其中,火焰燒起,照亮天色,原本上頭居高臨下的人頓時手忙腳亂,一邊扑打自個身上的火焰,一邊騰手對付下頭,有些自顧不暇。
而她,就替他守住吐蕃的江山,讓吐蕃與大唐,友好和睦,萬世同心。
大法師終於忍耐不住,彈指相向,他的四周陰氣突然爆開,原本已經燒紅的閃電陣變成了一片黑色,被陰氣籠罩得嚴嚴實實。
閃電法陣中,大火已經困住對方八成以上的兵力,只是裡頭有不少反擊,打出噼里啪啦的火花,那是對方在掙扎。
只是,她的魂體已經不太撐得住了,她痛得整個人都在打顫。
其實是有法子的,但那要用真龍之命去填,意味著他們這邊除非以松贊干布為祭,否則是沒法破這個陣的。
這是要借她的手燒死松贊干布,她要想救松贊干布就得收回那如同藤蔓一般織就的閃電法陣。
她結下的法陣也岌岌可危。
聽到這話,松贊干布心裏大驚,但他仍然鎮定地問道:「你有沒有法子破這個陣?」
「很難,很難!」李雲彤艱難地說,「頂多也就是將陣法破掉,但要破壞那亡靈聚集的滅神咒,恐怕我做不到……」
因為上次的事,苯教已經徹底被隔在了政法同治之外,做為苯教大法師自然不好受,所以在諸多勢力的勸說下,大法師就和他們一道出手了。
再這樣下去,他會和不懂法力的普通人一樣被燒死。
他用命保全了她,保全了眾多吐蕃將士的性命。
有三支火苗的箭羽同時射向了松贊干布。
大法師甚至來不及有更多反應,一抹光點就抹過他的脖頸,他的身體成了煙塵。
「文……成……」
迎接他們的,是塞莫崗上的漫天雨霧。
……
祿東贊帶著人馬在聞訊后馳援而至。
和-圖-書一個巨大的法陣將他們這些人護在了中間,射下來的帶火箭羽碰到法陣都會在瞬間爆開,本互觸碰,轟撞四散。
「對方在布陣。」李雲彤看著自己這邊的法陣不斷回縮,言語中帶了些無力和冰冷,「他們的陣法用了亡靈做祭,會令諸神滅魂,待陣法結成,整個塞莫崗,都會夷為平地。」
所以李雲彤被火燒得疼痛不已,本來就白晰的面孔越發顯得蒼白。
別的婦人總是躲在男人的身後,她卻如同蒼天古松,還能將他護在身後,為他遮風擋雨,為他披荊斬棘。
閃電法陣並非實體,包括燃燒和灼傷都是在攻擊魂力,所以那些火焰雖然不能令皮膚燒焦,卻會令人感同身受,覺得自己正在被大火焚燒。
被塞入大火牢籠的松贊干布面色鐵青,此刻,他的身體已經漸漸燃燒起看不見的火焰,令他遭受著巨大的折磨,痛得他頭上冷汗大顆大顆落下。
這分明是施了法的箭陣,普通人哪裡能夠抵擋。
文成為他闖了火陣,他不能讓她功虧一簣。
松贊干布感覺如同山泉的清涼從天而降,他艱難睜開眼睛,看見李雲彤焦急的面容,不由想伸手撫摸她白玉一般皎潔的面孔。
而此時,松贊干布一動不動,只是緊緊地抱住她,彷彿是死也要抱緊了她。
而李雲彤已經痛得喪失了知覺,好在她用最後的力氣以血為咒將閃電陣支撐下去。
看了看大唐天子派來迎她回去的使臣,李雲彤朝坐在膝下,眼巴巴看著她的乞黎撥布笑了笑,抬起頭溫和地對使臣說:「我既然嫁到了吐蕃,便是吐蕃人,贊普雖然不在了,但他的子嗣尚在,唐蕃是姻親之好,會照舊友好和睦下去。請你回去告訴天子,吐蕃第三十四任贊普芒松芒贊感謝聖恩,文成感謝聖恩,文成將會留在吐蕃,守護著大唐和吐蕃的約定……」
如此數次,他們這邊的壓力減少了許多,但同www•hetushu•com時,朝著松贊干布來的攻擊也越發猛烈。
不管是閃電陣里的人,還是閃電陣外,凡是大法師那邊的人,都被松贊干布血肉化成的光點觸及后,立刻灰飛煙滅。
這一刻,她甚至懷疑,對方故意用祿東贊做誘局,消耗她的法力,然後在這裏給他們迎頭痛擊。
牢籠中的人就如同真正被火燒那般疼痛,直到燒死成灰。
但李雲彤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她看上去非常不好。
那些射下來的箭羽顯然不是普通的鐵箭,因為箭身燃燒的火焰根本無法撲滅,見人即著,火勢衝天。
就在此時,李雲彤發現上頭有法師趁亂用了個小法陣竟然將松贊干布的魂體擄走,眼看就要塞入那起了火的牢籠之中。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在融化,但強大的意念讓他支撐著。
而這個閃電法陣,是集合她身上的諸多法器做成,可以說,是李雲彤他們這次保住性命的唯一一點生機。
文成公主于公元680年薨,享年五十五歲,她自十五歲和親吐蕃,四十年裡從未回返過大唐。
松贊干布察覺到她的變化。
巴吉他們見此迅速組織人疏散開。
松贊干布艱難開口,他想伸手去碰碰李雲彤,可是那些已經侵入他身體里的火焰彷彿在從內往外開始灼燒,要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都燒個乾淨,令他覺得每一下呼吸都是疼痛。
隱約間,他感覺李雲彤握著他的那隻手似乎傳來一股淡綠色的光,那光經過的地方,就令他的灼傷感減輕,他拚命抓住那道光。
李雲彤衝進牢籠中的並不是實體,而是她的魂體,熊熊烈火灼燒著她的魂體,雖然是她自個聚集的法陣,在其中感受的痛苦卻一點也不少,她幾乎用了所有法力抗衡著火焰所帶來的疼痛,才能往松贊干布的方向走過去。
松贊干布的腰刀斬落了那些火苗,他將腰刀投出,腰刀旋轉,如同一片箭羽激射向上,向和_圖_書山崗直飛而雲,他那把腰刀在旋轉著削斷了對方的數十支箭羽以後,又回到了他的手裡。
她抱在懷裡的松贊干布將她用力一推,推開之後,他全身炸開血花,身體變成碎片。
只要度過這一關,他們就會永遠在一起。
而大法師在抓住松贊干布,想將他塞入閃電法陣想讓李雲彤自食其果時,沒料到松贊干布竟然用強大的意志力跟他對抗,將他也一併拉入了這看不見卻能感覺到的牢籠之中。
李雲彤看著那牢籠中的熊熊大火,知道再耽擱不得,在張盛遠的阻止聲中直接衝進了牢籠之中,使了個結界想把剛剛被塞進牢籠的松贊干布護住。
他們都沒有想到,在歡愉達到頂點的時候,死亡的陰影其實已經來臨。
松贊干布將綠光反推回去,推向李雲彤。
堅持,只要再堅持一會兒,閃電法陣將對方的人全部困死,或許他們就能逃出生機。
閃電藤蔓織就的牢籠,裏面所有的人,除了李雲彤,都被松贊干布這種方式的自毀嚇呆了。
顯然,對方早有預謀,當他們的人馬剛走到塞莫崗最險的一段路時,就看見數百道火光帶著急射而下的箭羽從上而下射了過來。
原本以為這次塞莫崗阻截應該勝券在握,卻不料李雲彤身上竟然帶著那麼多的法器,能夠布下一個閃電法陣來焚燒他和手下。
他睜眼看著李雲彤,神色溫柔。
她早該知道,認識了他,嫁給了他,她這一生,便是屬於吐蕃的。
光點繞著李雲彤,似撫摸似纏綿似告別,而後四散開。
她只能強拼。
如果他不死,他們就都得死。
「文成,放開……」
對方這次集結的人手,應該是最後的底牌,只要撐過去,吐蕃就能完完全全的雄霸雪域,他和文成也能恩愛白頭。
李雲彤他們不好受的時候,其實對方也並不好過。
對方那邊顯然也有高手,也施了符咒壓下來,兩邊法陣對決不斷導致炸和_圖_書裂聲起,將塞莫崗的山石炸得紛紛掉落。
李雲彤淚流滿面。
那光芒彷彿有著一股神奇的力量,令他的疼痛減少且感到舒適。
李雲彤抱著他,將所有的法魂都護在他的身上,聽憑那些火焰肆無忌憚咬上她自個的魂體。
他抬起頭,迎向她的臉,甜蜜地貼了貼面。
好在巴吉和多吉帶著人紛紛就地找到掩體,開始朝上頭反攻。
上面射下的箭羽也有這個功效,只不過點對點的攻擊,不像李雲彤這個閃電法陣,攻擊的是一大片,是無差別的攻擊,只要被鎖進閃電法陣牢籠里的人,都會被燃燒和灼傷。
李雲彤見此情形,便和張盛遠商量片刻后,口中開始吟誦咒語,張盛遠則不顧自己的傷勢未愈也和她一起念訣施法。
她意識到什麼,凄厲開口,「不——」
畢竟,為了救治祿東贊,她耗費了不少法力,此時並沒有全部複原。
但上面的人居高臨下,松贊干布這邊的人馬雖然勇猛,一時間也無法挽回局面。
他想要更多,他想要那光遊走過自己身體里每一處。
真龍之命,必然是要拖下去眾多陪葬的。
李雲彤沒說話,她抬眼看向周邊的火焰,查看自己傾盡全力布下的這個陣法。
這樣的決擇,李雲彤沒辦法做。
不等松贊干布再問,她猛地拿出一把符咒扔向高空,同時輕喝,「大家躲開。」
注:公元650年,松贊干布去世,其孫芒松芒贊即位。因其年幼,由大相噶爾·東贊輔政,吐蕃自此四海昇平,國力日漸強盛。
若是松贊干布這次不來,對方怕是會慢慢困住她,再誘松贊干布前來想救……
每每再想起,她都能感受到那一夜的松贊干布分明是傾盡了餘生的力氣,一響貪歡。
雖有法力護體,但他還要支撐那個滅神陣,越來越大的火焰似乎令他也難以支撐下去。
而因為那綠光的到來,他也感受到了李雲彤的意識,明白了要如何度過今天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