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85章 又死人了

噩夢在數日內有了進展。我不想用進展這個詞,但這的確是進展。我無法移動,不知道女孩無頭的身體是如何淌著血,找到自己的頭顱了,但在新的夢境中,我聽到了她清晰的腳步聲。
到了辦公室,我又聽到了一個壞消息。
「怎麼回事?」我疲憊地問道。
晚上入睡,我依舊進入了那恐怖的夢境中。
我想,她應該是去取自己的頭顱了。可在這一晚,我沒能等到她全須全尾地回來。
陳曉丘說道:「都查吧,能查到哪一步就到哪一步。」
「那他平時住在這裡有什麼常去的地方嗎?不是說他以前賭博的嗎?棋牌室之類會去嗎?」郭玉潔問。
「他的親屬呢?之前他回老家探親,他老家的人知道怎麼聯繫他嗎?」我問道。
「小區附近的棋牌室他沒去過。」毛主任歉意地說道,「陶海的事情,我真幫不上什麼忙了。」
原來昨夜警局有個抓捕行動,逮捕了一群嫖娼的罪犯,帶回警局拘留、做筆錄。沒想到在http://www.hetushu•com這期間,有個賣淫女和嫖客起了爭執,那個嫖客就掐住了賣淫女的喉嚨。據當時在場的警察說,那個嫖客好像瘋了一樣,死命掐著不鬆手,幾個警察上去都沒將他拉開,後來用上了警棍想將他打暈都沒成功。等警察準備用點極端手段阻止那個嫖客的時候,那個賣淫女已經沒氣了,都不用法醫鑒定,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她脖子被活生生掐斷了,而不是被扼頸窒息死亡。
事情告訴給了那四個人,我卻從來沒想過跟家人講青葉的任何事情。晚上吃飯的時候,看父母和妹妹平和的笑臉,我只希望他們三個永遠別遇到這種事情。我開始想要青葉的護身符。「水中鬼臉」的事件中,護身符被女鬼臉給焚毀,可在其他事件中,這護身符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要是能拿到護身符給家人朋友就好了。
陳曉丘行動力驚人,也可能是她的家族行動力驚人,很快就查出了張珊玫演戲的情和-圖-書況。
也就是說,他完全能做到這樣輕易地掐斷一個人的脖子。
她從樓下走了上來,透過扶手欄杆,我先看到的是她的斷頸和肩膀。她的頭被她捧在手上,臉上還保持了那種驚恐的表情。因為沒有頭,她走路的時候有些搖晃,踩著一地血泊,也留下了一路的血腳印,終於站到了我的面前。
產權有問題,所以陶海不能把房子賣掉,也不想拆遷。這就合情合理了。
我停止的掙扎重新開始,想要解放這個女孩的靈魂,可還是沒辦法抵抗那隻惡鬼的力量。
「直男癌,責怪賣淫女勾引他,害得他要坐牢了。」陳曉丘嘆氣。
「什麼?難道又是……」瘦子比劃了一下脖子。
陳曉丘說會帶李若嵐去寺廟拜一拜,但並沒有因此心安。
我想,我今晚會夢到不一樣的內容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去一次戲劇學院。
我和郭玉潔這天去了工農六村找陶海,他還是不在家。我們只好去找了毛主任。
夢境也就此定格,和圖書沒有再度重複。
「警局有人死了。」陳曉丘聲音低沉地說道。
「原因呢?」胖子問道。
陳曉丘將事情詳細講了講。
雖然奇葩,但也算是「合情合理」。
我回辦公室就打了電話給小古,托他查一下陶海的情況。陶海這種躲避拆遷辦的舉動,無論怎麼看都透露出一種古怪。我想了想,又對電話那頭的小古說道:「再查一下他現在的住址,工農六村那個。」
我們並非青葉靈異事務所,調查靈異事件只是因為正好撞上,日常工作還是無法偷懶的。
「我也不知道他會去哪裡。除了來居委會領補助,他都不和我們來往的。」毛主任給我們倒了茶,唉聲嘆氣。
「好像和戲劇學院的兩個案子沒什麼關係。」郭玉潔聽后說道。
「他住的地方也要查?你懷疑這房子產權有問題?」小古問道。
「張珊玫參加的劇組是個小成本電視劇,在虛州影視城拍攝。虛州影視城建立之後出現的死亡事件總共有三起。一起是自殺,一個hetushu•com女演員在虛州影視城附近的賓館跳樓,當場死亡;一起是意外,兩個男演員在拍一場武打戲的時候,威亞斷裂,兩人一死一傷;另一起意外則是片場內發生火災,死傷三人。」
「這樣可不好查啊。」胖子分析道,「影視城每天不知道拍多少戲,很多戲只有劇組知道拍的是什麼。而且我們要找的到底是什麼?上弔的戲,還是謀殺勒死人的戲?」
想到「合情合理」四個字,我心情有些微妙。
一夜過去,我沒有任何收穫,揉著臉從床上坐起來的時候,整個人都身心疲憊。
「您不必這麼說,本來就是我們麻煩您了。」我連忙說道,「陶海的事情我們另想辦法好了。」
調查的事情交給了陳曉丘,我又叮囑了郭玉潔一番,口氣嚴厲地命令她不能亂來,她不耐煩地答應了。我和瘦子胖子熟知郭玉潔性情,瘦子和胖子兩人主動申請監督郭玉潔,不顧她的拳頭威脅,押送她回家。
「有這可能。」
女孩這一回動彈了手指和手臂,搖www.hetushu.com晃著從地上坐了起來,幾次重複后,她成功站起,無頭的身體摸索著轉了身,扶著樓梯扶手,似乎是想要下樓。我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她一腳踏空,從樓梯上滾下去,心中抽痛了一下。肉體碰撞的聲音回蕩在這個寂靜的夢中,消失后,便是新的輪迴開始。
「可能,他沒死在影視城。」我摸著下巴分析,回憶那隻惡鬼的語氣,「他說『完美』的時候是讚歎,也是滿足。我懷疑,他可能生前指導過這樣一幕戲,但拍得不盡如人意。」
那顆頭顱面對著我,似乎是想要說話,卻一點兒都沒法控制自己的面部神經。她好像臉部壞死,表情永遠定格在了死亡的瞬間。
陳曉丘點頭,「死者中也沒有特別吹毛求疵的藝術工作者,都是普通明星和工作人員。」
「整個過程總共就五分鐘不到。」陳曉丘補充道,「那個嫖客本來就是個壯漢,健身教練。」
陳曉丘點頭。
毛主任搖頭,「這是他鄰居徐阿姨聽他說起的。他老家在哪兒我們不知道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