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63章 爆了

老領導看了我一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怎麼了,這麼高興?」我笑著問道。
古陌的行事作風很不討喜。
瘦子翻了個白眼,不吭聲了。
只有老領導和馬處長嚴肅至極。
這人我認識,是宣傳處的馬處長,原來在市委宣傳部工作,這次拆遷,他被任命負責宣傳工作,但因為正式拆遷工作還沒開始,基本不和我們有接觸,平時還在市委那兒工作。
很快,我就想清楚了,沒走錯,眼前的門也是我家那扇門。雖然我現在是孤身一人在一個空間,符合那個老頭說的情況,可也不可能因此就不開門了。
「就算真的是鬧鬼,毛主任也不會找我們吧?上次都說了,拆遷的進度我們管不了。」胖子為難說道。
「……馬桶堵住了,我通了半天,就有用過的衛生巾……太噁心了!我大男人,還單身狗一隻,一個人住的,那肯定不是我扔的啊!」
私人開的小公司,老闆做主,有人打了招呼,做起工作來就能很快。這不,沒一個禮拜,就出結果了。
胖子吐槽,「你剛還說了那是葉青的地盤。真有www.hetushu.com什麼事情,葉青會處理的吧。」
「到底怎麼了?」郭玉潔急性子,催了起來。
「要跟那個大叔說?」瘦子不太情願。
鑰匙插入鎖眼,轉動鑰匙后,「咔噠咔噠」的聲音響起,手一推,門就開了。
我上次跟老領導轉達了毛主任的意思,老領導就幫著牽線搭橋,給毛主任介紹了一個私人開的檢測公司,做一下小區環境的檢測。
「沒人性啊這傢伙。他那些小夥伴不是還困在那兒呢嗎?居然不管啊他!」瘦子擺出義憤填膺的模樣,譴責起古陌來。
不斷有人進入大會議室。老領導坐在主位,面沉如水,除了他這個具體事務的負責人,還有幾個上層領導或他們的秘書都坐在了會議桌邊上。
妹妹又是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頭。
當天沒再發生什麼事情。
報告沒送到拆遷辦,但那邊的老闆跟我們這邊知會了一聲。
我們幾個互相看看,都是一臉詢問,也說明我們每個都沒跟古陌說過這件事。
有些人會在出門后,走一段路,猛地懷疑起自己有沒有將門給鎖好,不得和*圖*書不返回去再看看。
我急匆匆趕到了辦公室,其他人也都到了。就連其他組的人,都被叫來連夜開會。
「怎麼怎麼?」瘦子湊了過去。
採訪還沒結束呢。
「回來了啊。」在廚房的媽媽探身看了一眼,手中還拿著鍋鏟,「馬上就吃飯了。」
胖子聽那邊說了什麼,又連忙將注意力轉了過去,「好,我知道了。有什麼新情況再和你說——呃……好吧……」掛了電話,胖子看向我們,很是難以啟齒的模樣。
居民們說著說著,就說到了那爛物業,將物業之前的偷工減料和拖延不作為都數落了一番。
我目瞪口呆,身邊坐著的瘦子等人,還有其他組的人,都愣住了。就連那些領導,都面面相覷。
「不幹什麼?」瘦子一頭霧水。
一瞬間,房間內的各種聲音就鑽進了我的耳朵中。
胖子委婉地說道:「他那個能力……所以謝了我跟他提醒,接下來會安分呆在酒店。」
「……就剛才,水管里的水沒了,等了會兒,就有污水噴出來,水管直接就爆了!爛菜葉子、剩米飯都跟著水一塊兒流出來!和圖書我家當時正做飯呢,這下可好!飯沒吃成,家裡廚房成了垃圾場了!」
——湯語還在樓梯上莫名其妙就失蹤了呢,難道我就不走樓梯了?
我看了眼外面亮堂的走廊,對他搖搖頭,「先去會議室。」
郭玉潔說道:「檢測來空氣和水都沒問題,室內室外都乾乾淨淨的。我看……」她壓低了聲音,「不是出現集體幻覺,是鬧鬼。」
物業的值班人員一聽記者說明了來意,就趕緊給上面的老闆打電話,聽了幾句后,開了免提鍵。
畫面一切,記者出現在了物業的辦公室。
等所有人到齊了,老領導才示意旁邊的一個中年人開始。
爸媽都很高興,爭先恐後地詢問:「真的?」、「成績單呢?」、「前五十,有重點大學了吧?」……
「這才第一次月考,你可別驕傲。」爸爸板了臉,可眼睛裏面滿是笑意。
居民們憤怒地叫喊,聲音充斥了會議室。
郭玉潔搖頭,「不知道呢,她也沒打電話來。」
這應該是還沒經過剪輯的原始素材,也沒新聞里經常有的旁白,多了記者說明身份,出示記者證的http://m.hetushu.com種種畫面。
這是晚飯後,老領導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的事情。
投影中,我就看到了一個記者模樣的人,拿著話筒在採訪。她身邊很多居民,群情激奮。
瘦子對這個結論嗤之以鼻,「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但我們也沒法跟小區里的人說啊。」
「好。」我笑了起來。
我們家,一晚上都氣氛愉快,但在工農六村,所有的家庭都又驚又怒。
爸爸在客廳看電視。我換了居家服,坐到了他身邊,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毛主任找上了我們,我們也沒辦法。那是葉青的地盤。」瘦子撇嘴。
「奇哥,你說這事情……」瘦子跟我耳語。
陳曉丘問了一句:「這事情,有跟古陌說過嗎?」
我是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的,現在卻因為進門而思索。
馬處長沒急著開口,而是示意自己的秘書放了一段視頻。
「你們這有什麼!我洗澡洗一半,淋蓬頭裡面流出來黃色的霧水,還一股尿騷味!全澆在我身上了!」
「月考成績出來了,我年紀前五十。」妹妹笑嘻嘻的。
郭玉潔嘟囔了幾句。
妹妹比我晚到家,www.hetushu.com一進來就歡快地叫了我們。
「毛主任那邊有說什麼嗎?」我問郭玉潔。
胖子遮了手機,苦笑道:「他不幹。」
晚上下班回家,我掏鑰匙開門的時候,腦海中突然迴響起那個老頭說過的話。他說過,在那個異空間,情況有過變化。變化之後,單獨一個人開門的時候,就會跨入到另一個空間去。那個住在小區里的死神,也不知道是獨此一家,還是冥府、地獄的眾多辦事處之一……這麼想著,我就愣了一會兒,下意識地回憶自己有沒有走錯門。
妹妹連連點頭,「是啊,要能保持,重點大學的重點專業都有!」
「說一下吧。」胖子好脾氣,不介意這點小事,拿了手機就給古陌打了電話,把這事情說了,接著,就臉色古怪起來。
我聯想到胖子說的「他不幹」,估計是古陌以為我們要找他調查這件事,果斷就給拒絕了。他是極力避免這種事情的。工農六村現在情況古怪,我的陰陽眼什麼都看不到,可能那些居民看到的是其他什麼東西,古陌的聽覺或許能派上用場。正因為如此,古陌才避之不及,就怕聽到什麼稀奇古怪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