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709章 重逢(一)

但這怎麼都比不了後者的嚴重性。
它的人耳朵和人手給人一種詭異驚悚的感覺,身上的污跡也讓它變得不那麼可愛。
我說不下去了。
泰迪熊默然,一動不動。
這要怎麼找到它呢?
居然又是個我感覺不到陰氣的鬼。
我將呂巧嵐的事情先放到了一邊,詢問泰迪熊有關陳曉丘失蹤的事情。
我不禁摸了摸它的腦袋,「我帶你去見她吧。」
「一定有辦法恢復的。」我再次摸了摸它的腦袋,「那些小孩,應該已經被你們吞掉了。這麼多年都沒事情,現在只是暫時的。」
毛絨玩具的表情當然不會有什麼變化,那張嘴始終都是唇角上翹的微笑模樣,玻璃眼珠也始終是圓滾滾的。
而泰迪熊,也很可能樂顛顛地跟呂巧嵐離開。
泰迪熊低著頭,好像在看自己鼓起來的柔軟肚子。
泰迪熊安靜被我撫摸著,等我收回手,它移動到了手機邊,圈出了那個鬼,又將它擦掉。
不是因為匯鄉的關係,它們才長出了這種鬼東西,來代替受損的身體嗎?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http://m•hetushu•com……
「你能感覺到它,對不對?」我緊緊盯著泰迪熊。
我的身體哆嗦了一下,摸著泰迪熊柔軟的肚子,想起了呂巧嵐對青葉的委託。
「呃,是不會嗎?」我想到這種可能,有些沮喪。
「說實話,這對我來說是好事情,你們能夠幫我找到我的朋友,不會跟呂巧嵐跑掉。」我坦誠說道,「可是,這樣對呂巧嵐很不公平。她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們。她很想要找回你們。」
我要現在告訴它,呂巧嵐在隔壁,呂巧嵐沒有扔掉它們,它會是什麼反應?直接跟呂巧嵐跑了?
那邊住著呂巧嵐。
他應該是感覺到了呂巧嵐的存在。
泰迪熊的腦袋歪了歪,那隻人耳朵沖向了隔壁的方向。
我不禁屏息以待。
泰迪熊站了起來,姿勢彆扭地站在手機旁邊,依舊低著頭,手指懸在屏幕上空,比比劃划。
它的手指終於落在了屏幕上。
它的那張玩具熊臉沒有絲毫變化,可是,我好像看到它正在啜泣流淚。
泰迪熊畫了個歪七扭八和圖書的火柴人,又畫了一個,再畫了一個。
要是後者,也就意味著泰迪熊被完全抹殺掉,成了一群經歷過拐賣的小孩子。
泰迪熊突然躲掉了我的手,後退一步,似乎想要逃跑。
呂巧嵐原本應該樂於幫助我一把,也同意泰迪熊幫忙,找到陳曉丘。可看到泰迪熊被弄成這樣……
我不禁愕然。
「這肯定有辦法恢復的。」我肯定地說道,「你們只是……只是受到這個地方影響。只是因為這鬼地方……」
我咽了口唾沫,「你們能控制自己嗎?還是說,你們會變成那些孩子?」
泰迪熊就用那雙玻璃眼珠看著我。
泰迪熊的手指移動到了手機上,摩擦了一下手機。
我看到它低下頭,看著手機屏幕,手指還在摩挲著手機邊緣。
泰迪熊對著點點頭。
我一下子明白了它的心意。
「……那些……小孩……」我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是陳曉丘,她帶著的箱子。這是庄警官。這個就是……」我指著泰迪熊畫的第三個人,不由頓了頓,「鬼?」
我將手機調好,推到了泰m.hetushu.com迪熊面前。
泰迪熊掙紮起來,那隻人類的手亂晃,軟綿綿的手和腳也打在我的手上。
我腦海中剛冒出了這個問題,就同時冒出了一個靈光。
那些想要藉助泰迪熊復活,又被泰迪熊吞噬掉的小孩,現在正在影響它們。
可是,一群死了多年、心智不成熟、遭遇過悲慘經歷的小孩意味著什麼,我很清楚。
但我看到了泰迪熊身體輕輕顫抖,看看我,又看看隔壁。
這樣對一個靈異物體說話,感覺很奇怪。還好我有點兒習慣在事務所裏面自說自話,現在跟泰迪熊「自說自話」,也沒太大障礙。
「那個……」我有些難以啟齒。主要是不知道泰迪熊是什麼心思。
我輕聲嘆息。
這種想法又是十分卑劣而自私,可我第一個冒出來的念頭就是如此。
孟華消失了,我現在要面對的問題就是泰迪熊。
泰迪熊的四肢垂了下來,一動不動,腦袋也耷拉著。
「你做什麼?你不想要見她嗎?你很喜歡她吧?你們都很喜歡她……」我忽然住嘴了。
不過,那雙玻璃眼珠和-圖-書倒是完好,軟綿綿的肚子也像是普通的毛絨玩具。
泰迪熊顫抖得更厲害了。
應該是回答我的問題,也就是第一種情況。
以呂巧嵐對泰迪熊的心思,我覺得她很可能沉默地面對我,然後想辦法將泰迪熊全部帶走,不再摻和這事情。
我不討厭小孩,也很同情他們的遭遇。
泰迪熊那個人類的手豎了起來,豎起了一根手指。
「呂巧嵐找了你們很久了。」我說道,「她沒有拋棄你們。」
「當時旁邊還有個鬼?」我覺得難辦了。
我挪動了一下身體,將泰迪熊放到自己面前,和它面對面而坐。
我說中了。
我拿出了手機,「你會打字嗎?或者寫字?畫畫也可以。我是來找陳曉丘的。她失蹤的時候,你們就在她身邊吧?還有那位孟警官。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你能告訴我嗎?」
其中一個人旁邊畫了個方塊,第二個人腦袋上加了個難看的帽子,第三個人被畫出來后,又被泰迪熊給塗黑。
我開的是手寫記事本,能夠直接在屏幕上畫東西。
它現在不是可愛的毛絨玩具了,而是一www.hetushu•com個……怪物……
「這個……我叫林奇。」我對泰迪熊自我介紹,「你可能對我有印象,在事務所的時候,葉青將你們交給了我的一個朋友,我當時在場的。」
我一個飛撲,抱住了它要跳下床的身體。
因為泰迪熊抬起頭,對我搖頭。
前者還好說,只是泰迪熊形體發生變化。雖然從毛絨玩具變成怪物,乃至於變成完整的人,這都很嚴重。
這是好消息。
它抬起了那隻人類的手,手指蹭了一下我的手背。
我有些頹然。
泰迪熊長出來的那隻人手動了動,手指敲著床面。
雖然那時候一箱子泰迪熊都跟死物差不多,但我相信它們是有靈魂的,也就有感知能力,也有記憶。
我鬆了口氣,又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性情。
我不禁低頭,正好和抬起頭的泰迪熊對視。
我這麼打算十分卑鄙,可一想到陳曉丘他們的安危,我不得不多考慮一點。
這些孩子絕對不會像泰迪熊一樣聽話。
泰迪熊顯然不能說話,聽我問了許多問題,一動不動的,那隻手都沒什麼反應。
我苦笑著,將泰迪熊重新放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