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806章 不順

「他為什麼要瞞著你?」我覺得不理解。
「我再找機會吧。我爸爸也要回來了。可能……」陳曉丘停住了話頭。
我只是個小市民,家裡人的情況也簡單,僅從陳曉丘身上,感覺不到多少所謂的二代氣息。陳逸涵以自己身份幫助我們很多,卻也不算什麼地頭蛇。在我的印象中,陳逸涵所做的事情,一半多虧他的職務之便,另一半是要歸功於陳曉丘。就像是老領導,以他的人脈,要幫我們查一些資料,也能查到,他卻是不會這麼做,代價太大,性價比太低,沒有那麼一個不可拒絕的理由。
「怎麼回事?」我很驚訝,馬上發去詢問。
「喂?怎麼回事?」我又問了一遍。
外頭客廳響起了妹妹的撒嬌聲。
逃避不了,就得儘可能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然而,問題到底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妹妹擁抱了一下媽媽,蹦蹦跳跳就回房間了。
陳曉丘這時候沒了往日的雷厲風行,一副不知所措的口吻。
「不是已經定了旅行團了嗎?」我又問道。
等我回過神,手機上多了新和*圖*書消息,是陳曉丘發來的語音消息。
我湊過去看了一眼,是個帥哥,還很眼熟,似乎在廣告上看到過很多次。我對明星實在是了解有限,國內外都只認識那麼一兩個老牌的大明星。
「你還追星啊?」我更加驚訝了。
「我本來不想要他擔心。葉青就是要害我,也不可能急於一時,給我風鈴,更大的可能是要幫我。」陳曉丘恢復了冷靜。
「他不願意說。」陳曉丘的聲音中透露出了一股迷茫。
之後,又有產權人來問情況。投了票的要問問現在投票情況,沒投票也要來問問情況。
只是,這件事不是我自己的事情。陳曉丘和陳逸涵都是有主見的人。要說心性和智慧,恐怕都在我之上。
我也不知道,他們叔侄兩個是不是已經有了溝通,只不過陳曉丘不想對外人說明。
陳曉丘在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我也不知道。他敷衍過去了。應該是不願意說。他從來沒有這樣過。」
「……我們要改簽,改旅行團。那個不去了!」妹妹搖晃著媽媽的手臂http://www.hetushu.com說道。
消息內容則是,她正準備問她小叔。
「那這件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勸說陳曉丘,更沒有把握說服陳逸涵。
她前兩天才和同學約好了,下周去日本五日游。這是她高中畢業的第一趟旅行,和初中要好的同學一塊兒出去。之後還有和高中同學的畢業旅行,還有和家裡面一起出去旅行。整個暑假,她都將很忙碌。
她的答覆來得有點慢。
似乎我不問她,她就不會去問陳逸涵似的。
陳曉丘那邊沒吭聲。
我算是看出來了,她這粉絲心態沒多少,吃瓜群眾的心態倒是很足。
因為拆遷辦制定的規則,投機的人也特別多。如果投票結果合心意,恐怕很多人都不來投票了。免得到時候被支持其他方案的人埋怨。
葉青不讓我知道門後面的真相,我現在已經理解。事務所的那扇門之後,很可能是更為恐怖的東西。以我現在的能力,根本應付不來。
可青葉他們的死亡原因,本來就不是那麼正常。
我開門出去,就看到妹妹蹦蹦跳跳的,抱著媽和_圖_書媽的手臂。
「反正我錢已經給你了,你自己安排好就行。」媽媽笑眯眯的,也不在意妹妹改變行程。
說起來,陳家的四位老人都留在民慶,連帶著陳曉丘的母親也留在民慶,陳逸涵任職民慶這邊的警局局長,這一系列的動作,也讓人有些看不透。要說是給陳曉丘的父親留後路,經營陳家在民慶這邊的老巢,那未免也太誇張了。
我們家晚飯都吃好了,陳曉丘才發了消息過來。
陳曉丘……也在害怕嗎?
這工作,不比之前的宣講會輕鬆。
陳曉丘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你提了葉青的話嗎?」我又問道。
「我們約好了,一起去探班。就是去湊個熱鬧。以前都沒有去看過啊。」妹妹說道。
陳逸涵到底知道了什麼,要瞞著陳曉丘?
「咦?你……」我咽下了到嘴邊的話。
「以前要好好讀書嘛。現在都考完了,還放假……」妹妹解釋了一句,轉頭又去纏老媽,還拿了手機給老媽看上面的照片,「你看,他是不是長得很好看?」
我和妹妹同住一個屋檐下,真沒發覺妹妹居然追星。和圖書她平時可沒有這種表現。
陳逸涵所隱藏的秘密,是不是另一個我無法應付的大麻煩?
我總覺得這話讓陳曉丘說來,有些奇怪。
「改什麼旅行團?」我問道。
我握緊了手機,腦袋有些放空。
妹妹捧著臉,一副花痴樣。
妹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我們剛知道啊,南天會來民慶取景哎!那個南天男神哎!」
她父親是中央的官員,常年在首都工作。
媽媽煞有介事地點點頭,「這小夥子是長得很好看。」
我依稀記得誰對我說過,家裡面不能放招魂的東西。那樣有可能招來孤魂野鬼。就是面對至親,頭七回魂和清明忌日,那也只能給他們燒紙錢,等他們自己回來取用,而不是將他們叫回來。
對我們來說,就得想方設法保證投票率。
我想要知道更多的內情,不管是關於誰的,只要和靈異相關的,我都想要知道。
那串風鈴的事情,讓我記掛在心。
不提風鈴,或許陳逸涵就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我胡思亂想,等著陳曉丘的答覆。
我們當然早就預估到這拆遷的事情有的好鬧www.hetushu.com了。畢竟是牽扯到了家庭的大額財產,誰都特別重視和關心。
陳曉丘疲憊道:「說了。我之前就有察覺到……這幾天,我都想要問,都被他岔過去了……」陳曉丘頓了頓,「風鈴的事情我沒有說。」
陳逸涵從匯鄉回來也好多天了。可他之前忙著自己的本職工作,後來又因為李星方的事情,有所耽擱。陳曉丘一直都沒對我提過那件事。
到了下班的時候,居委會借給我們的房間內,已經多了好幾個空瓶子,飲水機的一桶水也喝得差不多了。雖然有拆遷辦的補貼,我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幫著毛主任他們清理了房間,換了新的桶裝水。
在單位里不能說,回家之後,我問了陳曉丘她那件事的後續。
陳逸涵瞞了什麼?
青葉的做法,算起來是犯了忌諱。古陌也好,南宮耀也罷,都可以算是死了。葉青更是死得透透的,屍體大概都腐爛光了。這時候再要復活他們,按照正常邏輯,就是逆天而行,有違天和。
「就是之前說的那個日本游。」妹妹轉頭對我道。
我掛了和陳曉丘的電話,心裏面還是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