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966章 恐怖(二)

「媽,你也別那麼麻煩。要吃這個,我們哪天去飯店吃好了。自己家裡弄多麻煩啊。」鄭偉的妻子說道。
它甚至「剪掉」了所有和靈異無關的內容。
「今天我去了海鮮批發市場,本來想著你們小孩喜歡吃這些。你要不喜歡吃海鮮,我明天給你做其他的。」老太太寬和地說道。
葉青找玄清真人,利用市政工程,設計了一個遍及大半個區的符籙。憲泰區原本應該遍布有問題的餐飲店,就如我夢境中所見,怪誕又恐怖。現在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原本在憲泰區的人,應該也都如老太太一樣,是有問題的。現在,應該也是「痊癒」了。
「我要吃豬排!」鄭偉的兒子立刻開口。
他的嘴巴裏面一股苦澀味道,怎麼都沖淡不了。
原本他對於這些食物存在的問題,毫無感覺,現在卻是發現了這些問題。
郁川峰的心情已經輕鬆了許多。他的飢餓感也消退了許多。
「鄭澤!」老太太喊了一聲。
夢境又快進了一段時間。
郁川峰的表弟吸吸鼻子,一臉饞嘴的表情,說「好香」。郁川峰沒有聞到任何氣味。
這念頭充斥在郁和_圖_書川峰的大腦中,還有一種即將獲救的喜悅感。
少年脫口而出:「哥哥你是不是眼睛有問題啊?」
「啊!」郁川峰大叫一聲,扔掉了蘋果,抬起頭,就看到了鄭偉一家人詫異又厭惡的目光。
「可能是光線不好。我以前就說,貼什麼花啊。」老太太說的是廚房的窗戶。
我在旁邊看了半天了。
郁川峰張開嘴,將豬排吐出來。金黃表皮中,不是豬排那種白色的、帶著汁水的嫩肉,而是一塊青紫色的不明物體。那東西被咬破了一個口子,同樣顏色的液體流淌出來,落在郁川峰的飯碗中。
少年心中的驚喜雀躍再次爆發出來。
一老一少都眼神古怪地看著郁川峰。
奇怪的紫色肉塊,帶著綠毛的土豆,讓郁川峰打了個激靈。他上前阻止,被老太太用迷糊的眼神看著。
青葉的人沒能救他。
郁川峰低頭,雖然動筷子還是慢吞吞的,吞咽東西的動作還是那麼緩慢,但我感覺到他的心情有了變化。
剛才還說很期待五奶奶做的飯,轉瞬,郁川峰就有些不明白這些難吃的東西是從哪兒來的。
我想到了hetushu.com那張地圖。
直到郁川峰偷聽到了我們和吳靈的電話。
郁川峰的表情有些僵硬,看看土豆,又看看兩人。
在這種煎熬中,他變得沉默。
周圍的環境再次發生了變化。
郁川峰站了會兒,心裏面空落落的,帶著疑問,默默出了廚房。
郁川峰的表弟好迫不及待就開始大快朵頤。
飯碗中晶瑩的米粒被液體一碰觸,就像是被腐蝕一樣,發出了「滋滋」的聲響。轉瞬,米飯已經發黑,冒出了一些白煙。
鄭偉的妻子切了蘋果,果肉看起來很正常。
中午的時候,郁川峰看到了老太太下廚。
「不好吃嗎?是不是不合你口味啊?」鄭偉的母親,那個老太太很關心地問道。
郁川峰的每一頓飯都是煎熬。每一頓飯,每一盤菜,都是有問題的食物。可除了他,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異常。
過了一陣,廚房裡面傳出了油鍋炸東西的聲音。
夢境不會因為我的頭疼而停下。
等等,那個外賣事件的委託人!
我能感覺到他強烈的意識——「我沒有發瘋!五奶奶真的有問題!」
郁川峰用牙籤戳了一塊,塞入了口中www.hetushu.com
他感到噁心,也感到了迷茫。
旁邊的表弟大口大口吃著餛飩,郁川峰只能硬著頭皮往嘴巴里塞。
這裏面有什麼區別嗎?
消滅鄭偉的母親是最差的選擇。青葉的人完全有辦法驅除她身上的靈異問題……
郁川峰看了眼玻璃窗。
「哎,那我下次燒蟹粉豆腐,把蟹肉挑出來……」
今天所見到的鬼,可能刺激到了他。
認識到這一點,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老太太已經轉身,繼續切菜了。少年也回到了離開了廚房。
「有什麼麻煩的?以前店裡面做蟹粉小籠,就是這樣挑蟹肉。」老太太還是笑著。
我試著對肉和土豆用自己的能力。這起到了一點作用。一顆小土豆上的綠毛消失了。這說明這顆土豆原本是正常的。可等那個老太太握著土豆開始削皮,土豆上的綠毛就跟雨後春筍一樣長出來。
郁川峰遲疑地搖搖頭,發現鄭偉一家人都在看自己,硬著頭皮,吃了兩口。
夢境跳到了暴雨夜之後。
郁川峰扔掉了筷子,衝進廁所,一邊乾嘔,一邊漱口。
我不禁頭疼起來。
中午吃飯,炸豬排色澤油亮,金http://www.hetushu.com黃的顏色讓人食慾大開。
即使是如此,也是治標不治本。
早餐的餛飩,沒有郁川峰預想中的美味,而是帶著一股海腥味。
我很同情郁川峰,卻是什麼都不能做。
鄭偉一家人沒有胡吃海塞,表情算不上是吃得津津有味,但也很自然。
他和自己的表弟共用一個房間。
「這個都長綠毛了!」郁川峰立刻喊道。
「鄭澤啊,你看肉和土豆是不是壞掉了?」老太太喊了自己的親孫子過來。
郁川峰胡思亂想,又想到了老太太拿手的那些點心。小包子、粽子、小籠、生煎、餛飩……郁川峰明明在吃東西,卻覺得飢腸轆轆。
老太太在後面關切地詢問。他的表弟一開始也擔心,看了一會兒后,就不懷好意地問郁川峰「是不是有了」。老太太拍了一下少年,制止了這種玩笑。
我聽到了郁川峰激烈的心跳。
還是說,能使用那個符籙的不是青葉的人,是玄青真人?
他慢慢吐出來口中的蘋果。
居民樓的格局,是兩戶人家的廚房窗戶相對。大概是因為這個緣故,鄭偉家廚房的窗戶上是帶圖案的窗戶紙,陽光透進來,有些西方教堂玻璃www•hetushu.com的效果,流理台和地面上會有彩色的陽光。
老太太受傷住院,郁川峰滿心驚喜。他表現得太明顯,讓鄭偉一家很不滿。這種驚喜被沖淡了不少。
和鄭偉差不多大的少年疑惑走進廚房,探頭看看,「沒有啊。」
可能是自己不適應海鮮,可能是海鮮不太新鮮。
我發現的符籙不完整,我也從沒想過自己需要通過符籙來解決靈異問題,這讓我現在進退兩難。
郁川峰也沒有玩笑的心情。
老太太笑著道:「好好好,明天給你們炸豬排吃。」
爽脆的口感沒持續幾分鐘,他的牙齒就咬到了某種柔軟的東西。
郁川峰鬆了口氣,也夾了一塊豬排,但一口咬下去,粘稠的肉汁落在了他的舌頭上,帶著古怪的苦澀味道。
「他們小孩子頂多吃蝦仁,吃螃蟹還嫌麻煩。」鄭偉說了一句。
鄭偉呵斥了他一聲。
老太太身上,我沒看出任何問題。那些食材,則是大問題。可食材再有問題,我也什麼都做不了。
被咬開的果肉中,一顆眼珠子正從裂縫中窺伺著他。
我有些明白他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應該直接消滅鄭偉的母親嗎?
不是在單位,而是回到了鄭偉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