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975章 恐怖(十一)

保安嘴角抽了抽,按著郁川峰的肩膀,似乎是想要將他推得離女人遠一些。
裂開的口開合著,發出了沉悶的聲音,「你好,小朋友。」
幾乎在瞬息間,塑料袋就分解消失了,裏面的東西也跟著消失。
那顆腦袋上已經裂開了第三道口子。
「我爸媽……」郁川峰抬頭看看樓外面。
期間他一直盯著原本放塑料袋的地方。
「這麼多年,竟然有人能看到真相了。這可不太好……」那個聲音好像開了嗓子,從沉悶變得清亮,又逐漸調整,變成了成熟的男聲。
黑白分明的眼睛佔據了這顆腦袋一半的面積。那雙眼睛只有純粹的黑白兩色。
常人看來,這是有些讓人驚訝的一幕,但他們驚訝的地方在於父母對子女懺悔,甚至下跪。
我在郁川峰做出其他反應前,先飄了過去,一手按住了那隻塑料袋。
郁川峰父母看到郁川峰后,立刻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原本的大嗓門,也降了下來。
郁川峰已經開始倒退。他的異常反應也引hetushu.com起了周圍人的注意。
這肯定是郁川峰的意識。
「是他、是他!哎喲,真是可憐的……你爸媽那樣子……」女人毫不掩飾自己的同情,甚至表現得有些誇張。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寄生?
潰爛的皮膚中,忽然冒出來一隻腦袋。
我看到了被人群圍住的郁川峰父母。他們情緒激動,的確很像是瘋子。
「原諒你的父母吧。他們只是被我控制了。」那顆腦袋發出了嘲諷的笑聲。
腦袋頂破肌膚,帶著粘液生長,就像是剛分娩的嬰兒,又像是某種動物的卵。
樓道鐵門打開,外面的聲音更清晰了。
這聲音,和我在寵物診所聽到的那個醫生聲音一模一樣。
逆轉一點時間,讓郁川峰活過來……只要逆轉一點點時間!
刺耳的剎車聲、撞擊聲,高高飛起的身體,又重重落下……
「峰峰!峰峰!」
他嘟囔了什麼,小心翼翼貼著過道牆壁走。
郁川峰瞪大眼睛,神色是百分百的驚恐。
hetushu•com一度以為他看到了我,因為他移動的視線在我身上停留過。可是很快,那視線就移開了。
我幾乎想要咒罵出聲了。
保安都警覺起來,按住郁川峰詢問。
我看到郁川峰衝出了小區的大門。他是一邊哭著,一邊叫喊著,衝出去的。
我連忙和郁川峰感覺聯繫上,那種意識變得更清晰,變成了我視野中出現的畫面。
「哎喲,這怎麼跪下了!」女人有些咋咋呼呼地叫起來。
被眾人圍著的一男一女,身體正在扭曲。他們的眼睛吐出來,皮膚潰爛,有什麼東西從肚子里伸出來,頂著衣服。他們就像是恐怖片里的怪物,畸形、噁心。
後面有人叫喊。
一層層薄膜狀的皮膚被撐破,蛻皮一般,那顆腦袋長大了幾圈。
「峰峰……峰峰啊……」郁川峰的母親失聲痛哭起來。
「小朋友,你是不是九樓的……」保安先開了口。
我回頭看了一眼。郁川峰怔愣一會兒,眨了幾次眼睛,還看了看周圍。
「峰峰,是我們和_圖_書不好,是我們不好啊……峰峰,你原諒我們啊……」郁川峰的父親撲通一聲跪地。
周圍圍觀的人,也是變了態度。
旁邊的那個中年女人有些眼熟,她一開口我就想起來,這是住在郁川峰家一層樓的那個女住戶。
那對夫妻已經靠近了郁川峰,郁川峰的父親甚至跪著向前的。
「你跟我來吧。你放心,我肯定保護好你。你爸媽可能是生病了……那個,呃……」
「這很不好……太糟糕了……」他不斷說著,那顆腦袋上沒有表情。
沒事的,不吃進肚子,就不會有事。鄭偉母親買回來的土豆,我不就改變過嗎?
我急追過去,卻是慢了一步。
「不會是虐待吧?」
郁川峰倒在地上的身體抽搐著。我看到了從他胸腔中戳出來的骨頭。
我驟然意識到,這東西是什麼。
郁川峰的眼中,這一幕只能用驚駭來形容。自己的父母變成了怪物,留著口水,對自己伸出了利爪。
他們看到郁川峰都是愣住,郁川峰也是愣住。
第一眼發現m.hetushu.com郁川峰的不是他們,而是圍觀的人。圍觀群眾讓開了一條路。
電梯門合上,電梯緩緩下降。他看起來鬆了口氣,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
而那一雙眼睛中的黑瞳已經對準了郁川峰。
它似乎是看不到我……
「小朋友,你先跟我來吧。我們報警叫了警察,還叫了救護車……你家裡有其他親戚嗎?我們可以幫你打電話聯繫。」保安溫和地說道。
郁川峰沒吱聲。
按了電梯,等到電梯門打開,他立刻鑽了進去,拚命按關門鍵。
郁川峰的腳步停住了。
郁川峰沒說什麼。
這噁心的東西……
我的意識突然混亂了一下,有什麼東西衝進了我的腦海中。
我有些不知所措。
腦袋上的灰色皮膚露出了兩道裂縫,突然撐開。
我轉頭看看他的父母,雖然態度傷人,但應該算不上恐怖。周圍的人也都正常。我沒感覺到陰氣,沒看到鬼。
但郁川峰父母的表情忽然改變。
我呼了口氣。
「精神病,現在都能治了,別怕。」那個女人插嘴,也http://www•hetushu.com不知道是好心,還是惡意,「現在人,都有點兒腦子不正常。我兒子前些天還去看過,說什麼抑鬱。哎喲,我聽說的時候,差點兒嚇死,後來說沒事,醫生說,多參加參加鍛煉,做做運動,和人聊聊天,就好了。就是沒事找事。我媽以前是真的腦子有問題,吃藥啊,大把大把吃藥,還不是活到了八十多歲,喜喪呢。這種事情,沒什麼的。」
我現在應該消滅它,還是利用它找到那個正主?
樓外面有喧嘩聲,還有爭執的聲音。
「沒事的,沒事的……」我無意義地說著,手覆蓋在了郁川峰的身上。
「峰峰啊!」
郁川峰嚇得大叫一聲,推開自己身邊的保安,沖了出去。
郁川峰還想要倒退,被那個女人擋住了身體。
如此熟悉的……
「不,不……郁川峰,郁川峰!」我停了停,立刻又沖了過去。
郁川峰倒退一步。
我有些詫異地轉頭。
怎麼……
「有可能是虐待小孩啊……」
電梯到了一樓,外面等著人,看打扮,是普通的居民和一個小區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