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000章 編號054-高僧入夢(九)

「睡著之後,發生了什麼?」
「您沒有將佛頭還回去。」
「安先生,您還好嗎?」
「是……只,只有那一顆……我們點著蠟燭進去的。我只在小時候去過那裡。小時候也就是進去望了一眼,被嚇得不輕。那裡面黑不隆咚的,幾乎沒有光。蠟燭一進去,就那一點光,照出來的佛像都表情嚇人……我那是第二次進去,鬼迷了心竅,沒再覺得害怕。河爺更是不怕了。他繞著那些佛像兜了一圈,一直念叨著要發了發了……他還拉了我,說這些佛頭不能一口氣賣掉,得一點點賣,找不同的外國人來賣,能賣個幾十年,我們都要發財了……咳咳……咳……我,我聽著,心跳得那叫一個快啊。心都快從喉嚨裏面跳出來……我們,我們就開始砍那些佛頭……一下……一下……我現在還記得,我現在還記得那一下下的聲音……那個聲音,咳咳……在、在山洞裏面迴響……像,像是心跳的聲音……我……咳咳咳、咳咳咳……」
「您帶著他到了青茶莊。」
「是我們送回和圖書來的……我們出了青茶莊,照著河爺說的那些辦法都試過了,可還是每天都夢到那個和尚。他一直求我們把他的頭還回去。我們兩個整夜整夜地熬,不敢睡,又忍不住睡著。後來實在是……咳咳……實在是受不了了……我就跟河爺說,這生意不做了,還回去吧……河爺抽了好幾袋子煙,把身上的煙都抽完了,身上的錢也都花完了,熬不住了……我們就回程,回到了青茶莊。」
「對……唉……我帶著他回了這裏……我沒敢回家,躲在外頭,等到了天黑,帶著河爺去了茶山……茶山旁邊,還有一座小山。那山土質不好,沒有開出來種茶樹。也是距離遠了點,一般都沒人過去。有一條小路,沿著上山之後,能找到山頂上一個地洞,順著地洞下去,裏面就是……咳咳……裏面挖空了,咳,石頭都雕成了佛像。」
「是啊……是啊……沒有還……我們回來的時候,趕上了徵兵……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看到縣裡面兵荒馬亂的,好多官爺,還和_圖_書在搜查什麼……我們不知道是徵兵,怕是我們的事情被人發現了。佛頭不好丟掉,又沒機會還回去。我們就在夜裡,找了個地方,將佛頭埋了,磕了頭。我們說好的,等事情消停了,再把它挖出來,還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聽到了,那天夜裡,我們都睡了個好覺。咳咳……咳……接下來,接下來大半個月,我們就呆在青茶莊邊上,等著那邊消停了。我們也是那時候才知道了,北邊開始打仗了,被洋人打到了門口,死了很多人。這是打仗了……到處都亂起來。徵兵的、逃難的……我們就跟著人群走,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河爺……河爺死了……逃難的時候,被人給踩死了……活生生的,踩得不成樣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報應……咳咳咳……我,我活了下來,瘸了腿,少了兩根指頭,這個耳朵也聾了,但我活了下來。等到戰爭結束,好不容易回到了青茶莊,這邊已經大變樣了……茶樹好多都死了,挖了重新種,茶園的位置改了,還有壞了http://m.hetushu•com的房子、新建的房子……我……我找不到原來埋佛頭的地方了……那些茶園被人看得緊了,我身體殘了,混不進去……這麼多年啊……我一直等著,我一直想著,遲早得有人發現佛頭的吧?到時候,到時候就能還回去了……可是……一直,一直沒有……」
「咳咳……沒、沒事……呼……那時候,應該是戰爭開始之前。我那時候不在青茶莊,就是憋著一口氣胡鬧,跑到了外頭。我去了很多地方,餓不死,也沒有發大財。咳咳……後來,後來就跟人到了首都。首都那會兒有不少外國人在。我混的地方,就有人跟著外國人,去挖墳、盜墓。他們從外國人那裡賺了不少錢。我……我那時候就想到了家裡的東西……地契、族譜這些老東西,外國人看不上。他們也不要翡翠、玉石那樣的東西。佛頭……他們,要佛頭……咳咳咳……」
「那顆佛頭,就是你們從裏面盜出來的。是這樣嗎?」
「不,不是。告訴我這事情的是和我一起的一個老混混。http://m.hetushu.com我們都叫他河爺。他水性特別好,幫著那些洋鬼子潛水挖東西,好幾趟了。我漏了馬腳,讓他看了出來。他就偷偷找了我,問我是不是知道什麼地方有寶貝,是不是我家裡有寶貝。他認識那些洋鬼子,能介紹門路。我當時想著自己找上門。他又來說了點套近乎的話。一來二去,我們就準備自己干一票,到時候把東西賣給洋鬼子,這樣價錢……咳咳……價錢更高。」
「您將情報就這樣販賣給了他們嗎?」
「不,不用……我繼續說……佛頭,我們就砍下來一個,從洞口下來的第一個。最後那一下,將那脖子砍斷的那一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聽到了聲音……我感覺自己不是在砍石頭,是在砍、在砍真的脖子。那一下之後,那顆頭掉下來。我們兩個都忘了去接。有血,不,是雨,是雨從洞外面飄進來,跟血一樣……我……我和河爺發獃了好長時間,兩個人都沒出聲。過了好久,那蠟燭熄了,周圍一片黑了,河爺才說話。他摸黑把那佛頭撿起來,招呼我離開hetushu.com。我記得,他聲音都是抖得。爬上去的時候,他差點兒摔一跤,把我給坐下面。我們兩個……咳咳,我們兩個出了那個山洞,都有些慌。什麼都沒顧上,就往山下跑。我記得,那時候雨已經停了……我們出了山洞,就沒下雨了。我們兩個是一路跑下山,摔了好幾次,最後到了我們白天躲著的地方。就是在茶園的一個角落。那時候,天都有些亮了,我們想著繼續跑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就睡著了……咳咳……」
「您帶著佛頭出了青茶莊?那佛頭是怎麼回到這裏的?」
「咳咳……做了夢。我們兩個都做了夢。我們夢到個和尚,請我們把頭還給他。我……我當時就嚇得不輕,想要把佛頭換回去。河爺說沒事,去去晦氣就好。他跟著那些洋鬼子去挖墳、揀寶,也是認識了一些能人,懂一些這方面的事情。他說了很多,不停地說……咳咳……又說了這麼一個佛頭,賣掉之後,我們兩個都、都能逍遙自在一輩子了……我們就抱著佛頭繼續走,出了青茶莊……」
「安先生,您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