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063章 韶華(八)

這是妹妹她們拍照的時候選的地方。初三畢業的時候,她們這群小女孩就是在這裏拍那些照片的。
路燈柔和的黃光照亮整條街道,偶有的陰影,也讓這幅畫面看起來更有魅力。
他們說到了行程,明天就要坐飛機回去了。
天色漸暗,有不少人下班回家了。女孩的父母一直沒回來。
「萬一我們弄錯了門呢?」
「開機了,但是沒人接啊。」
這地方算是文化街,計劃被打造成旅遊景點。只不過,最後沒弄起來。房子都造好了,引進店家的時候,碰到了麻煩,周邊的改造工作也停了下來。很多店鋪現在都還空著。倒是景觀算得上不錯,人又少,有些影樓選在這裏拍婚紗照。
我的視野中,出現了一群拿著仙女棒拍照片的女孩。那些女孩的身影都是模糊的,只有閃爍的仙女棒非常真實。
三個女生對我來說都有些臉熟,應該都是妹妹的初中同學。我沒看到妹妹,她們則是沒看到我和女孩。
她看著看著,眼淚又掉下來。
房間里傳出了手機震動和-圖-書的嗡嗡聲。
她們嘻嘻哈哈了一陣,還多寫了一張紙條:
萬分感謝!」
女孩的手伸了出來。
「您好!
小廳中放了一架鋼琴。
咚咚!
女孩在地上坐了好久,看著化作灰燼,一點兒痕迹不留的紙張,又生了那種絕望的情緒。
直到女孩灰心喪氣,火光和仙女棒都跟著消失了。
不是她忘了譜子,而是她感到沒意思了。
女孩踉蹌著衝到房門口,伸手要開門。她的手穿過了房門,整個人也跌出了房門。
她家一點變化都沒有。
她也離開了家,沒去學校,而是坐車、換車,到了一條小街。
有那麼一瞬間,感受著女孩的心情,我希望她能變成一個惡鬼。至少,那樣的話,她不會那麼有現在這種空落落的絕望感。
「咦——你好噁心啊!」
女孩也跟了上去。
手機還有電,有人打了很多通電話、發了很多消息給她。
不過,沒有陰氣冒出來。這讓我皺起了眉頭。
我們想要找德育初級中學畢業的同學易歡。
她的髮型、和-圖-書穿著恢復了原樣。在雙手落下一個重音后,整個人就不動了。
「易歡!易歡!」
在她到達前,我就猜到了她的目的地。
我感覺到那股子陰氣消失了,頓時鬆了口氣。
「在信箱里也放一張吧。這邊是幾樓幾號啊?」
「她開機了,肯定看到群裏面消息了吧?」
如果她住在這裏,請將下面一張留言交給她。
火光的顏色五彩繽紛,應該是因為女孩的心意才有了這種變化。那一支仙女棒怎麼都燃不到盡頭,就這麼一直持續著。
女孩的淚水滾滾而落。
「也不一定……」
「也不一定一直聯繫不上吧。我們給她留個言,發車的時候,再等等她好了。她可能是最近有什麼事情。」另一個女生說道。
「再打個電話試試看吧。」有人說道。
她們收好東西,往樓下走去。
正方形的黃色便簽被貼在了房門上,有留言,末尾還加了個表情。
「也可能是沒考好……」第三個女生說了一句,馬上閉了嘴巴。
「這種門沒有門縫的啊。買http://www.hetushu•com本N次貼吧。」
那兩張紙條還貼在門上,她父母似乎沒有回來過。
女孩在這邊睡了一晚,天亮之後,隔壁街的喧囂聲傳了過來。
半晌之後——
三個女生做好這些,互相看看。
女孩沿著路走,在很多地方駐足,又繼續往前。
到了樓下的信箱處,她們寫了兩張一樣的紙條,放進信箱,還小心翼翼在信箱口露了一角。
「是這間吧?」
她無法和人溝通,她的那些嘗試嚇到了她的父母,那麼,這些人呢?
優美的琴音過了一會兒變得遲滯。
她嗤嗤笑起來,去了客廳。
三個人面面相覷。
「以前還說一起拍照的……我還想要做個視頻,把那些照片都放一起。」其中一個女生失望地說道。
敲門聲響起。
她有些感動,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們三個一邊說,一邊往樓下走。
門外有女孩子的叫聲。
她一下子倒在了長椅上,蜷縮起了身體。
她家的客廳很大,可能原來是三室的房子,拆了半面牆,讓那間房間變成了一個小hetushu.com廳。
「沒有。剛才來的時候看到了超市,我們去買吧。」
「你們有沒有帶紙啊?塞個紙條給她吧。」
她開始彈琴,正是顏女神在視頻中彈的那首歌。
女孩從長椅上坐了起來,慢吞吞地回了家。
她轉頭看向了房門。
她放棄了,將便簽本扔到了一邊。
她穿過家門,到了卧室。
如果救不了她,我希望她正常去投胎,而不是被我消滅。
「行了吧。」
她的指間出現了一支仙女棒。
也不知道是這樣過去了幾天,這條路上終於有人經過了。
三個人歡快地離開了小區。
這是女孩眼中所見的場景。不全是記憶,還有點兒幻覺的效果。
「這樣他們家回來的時候就知道有人給他們留東西了。」一個女孩打了個響指,得意洋洋。
女孩一直看著。等到她們離開,伸手抽出了那兩張紙條。她摸著后一張紙條上的表情符號,又哭又笑的。
又是一個夜晚。
「我記得就是這一間,對門就是這種屎綠色的。」
女孩仍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看著她們離開,也等到和*圖*書她們去而復返。
女孩走向了鋼琴,掀開絨布,撫了撫裙子,在椅子上坐下。
「我記得就是這間。那時候不是一起來的嗎?」
女孩看了看自己垂到胸前的頭髮,在她的注視下,她身上的衣服也發生了改變,就和視頻中的顏女神那套打扮一模一樣。
女孩啜泣起來。
噼里啪啦的火光綻放開來,如同一朵盛開的鮮花。
女孩就跌在她們腳邊,半個身體和她們的雙腳重合。女孩怔怔看著那一幕場景。
她還沒有死,她卻也不是活著。
那行人看起來像是失望的遊客,說網上推薦的這條路很沒意思,還不如去康新路。又一個說,愛情樹都沒了,康新路也沒意思了。
我急忙跟上去,看到了房門外的三個女生。
「這樣就行了吧?」
她走到了道路的盡頭,在路盡頭的長椅上坐下來。
「可能是手機掉了呢?」有人打破了這種尷尬。
都是她朋友發來的消息,都是她朋友打來的電話。群里的消息更是刷新到了999+。
夢境發生了跳躍。
三個女生嘰嘰喳喳,說著女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