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097章 編號042-器官移植(一)

「您好,耿先生,冒昧打擾您了。我們打聽到您父親耿曉明是一個器官捐贈者,並在死後捐贈了自己的眼角膜,是這樣嗎?」
「能冒昧問一下,耿先生是怎麼出事的嗎?」
「但我沒聽到聲音。可能要幻覺出來才有聲音吧。誰知道呢。這事情很簡單吧?南宮把人查到就行了。」
2007年9月12日,聯繫到劉虹的母親王淑賢。音頻文件04220070912.wav。
click!
「我去年,移植了眼角膜。」
我要給葉青找一隻厲鬼,不然他再這麼下去,不知道會惹出多少麻煩、殺掉多少無辜的鬼魂。
「有的,這個……」
「所以說,如果無法超度他,您就得放棄這個眼角膜。」
「是……是越來越真實……這邊……我看到幻覺的時候,身體這裏都很痛。我沒被車撞過,但那種感覺肯定是被車撞了之後才有的。」
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恐懼的情緒也還沒有升到頂點,身體就是一沉。
2007年9月8日,分析音頻文件。音頻文件04220070907G.wav。
事件編號042
事件代稱:器官移植
性別:男
「還是沒聲音,提到車禍和要死了,都沒聲音,不是他吧。那個劉虹呢?」
「所以,劉小姐是臨時決定進行器官捐贈和-圖-書的?」
「……不是看到自己飛出去,就是看到車子、馬路,還有天空……」
事件經過:
「耿老先生非常偉大。」
2007年9月1日,委託人第一次到訪。音頻文件04220070901.wav。
我呼了口氣,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身體,感覺了一下自己的靈魂。
聯繫電話:138XXXXXXXX
「伍先生,冒昧問一句,您自己對於這件事有什麼猜想嗎?」
……
「車禍的細節您有看到嗎?比如說,那輛車的車牌之類。」
「沒關係、沒關係。哎,之前就有醫院的人找過我們,還有其他報社、電視台的……那時候,虹虹剛出事,我們實在是……雖然做了決定,還是不想要多談。」
「王女士,打擾您了。」
不過,我沒因此放鬆下來。
「唉……如果真的那樣,也沒辦法。我能接受的。」
「是。我爸當了一輩子醫生,很早就填了表,差不多是咱們民慶這邊第一批自願捐贈器官的。他出了事之後,我們就簽了同意書,讓醫生,也是他同事,取了他的眼角膜。」
「他說自己看到、聽到、感覺到幻覺了。我們也看到了他眼睛上的陰氣。」
「唔,沒聲音呀。」
我從床上翻身起來,開了燈,就開始尋找青葉的檔案。
http://www.hetushu.com有東西都完好著,沒有問題。葉青只是將我驅逐出了夢境的狀態,就跟我曾經夢到他小時候那次一樣。
「不,完全不知道。醫院在這方面是保密的。我打聽過,但是醫院不能透露。我是想要感謝他的。如果他家裡人有需要,我也可以幫忙。如果是他有什麼需要,那也好說。我並不缺錢,家裡麵條件還挺好的。在看到那個幻覺之後,我就有這個想法,不過……呵,這個事情有點兒可笑吧?移植了器官,結果看到那個捐贈器官人最後看到的……以前聽那種故事,也只是說移植心臟會有這種事情,會性情大變,沒聽說移植眼角膜還會……而且,我看到的也就是他死前的那事情,那場車禍。」
「是啊。他年紀大了,也就眼睛保養得挺好,眼角膜能用。其他的,都不行了。」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行了……」
「……我爸當了一輩子醫生,很早就填了表……」
準確來說,我的靈魂落回到了身體中。
那道視線就像是一根針,直接插在了我身上。
年齡:38
「這麼說,老先生其實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死亡。」
職業:公司經理
聯繫地址:民慶路金煌華庭XX號
「嗯,這也是我想的。我之前也找過人,但他們,怎麼說,都和圖書是建議我直接消滅他。我覺得還是能溝通最好溝通一下。」
「嗯,是車禍,她……她半邊身體都是血……就在家門口啊,就那麼近的地方……有人喊出車禍了,我還想著誰那麼倒霉……我看到的時候,就看到她、她半邊身體都血……送進手術室裡頭,醫生出來,說不行了、沒辦法了……我……她還拉著我的手,跟我說她不想死,然後說遺體就捐掉吧……捐給其他人……那也算,也算活下去了……能用另一種方式,活下去了……我……嗚……」
「眼角膜的來源知道嗎?」
委託人:伍仁康
「不,我是說,您可能不能再繼續使用這個眼角膜。好一點的情況是我們能超度他,您能保留他的眼角膜。不能超度的話,我們就需要銷毀他的眼角膜。您剛才說到的,幻覺已經越來越真實了。」
「很遺憾劉虹小姐出了那種事情。我們聽說是車禍,對嗎?」
2007年9月7日,聯繫到耿曉明的兒子耿天豪。音頻文件04220070907.wav。
「嗯,這人身上沒有聲音啊。」
「沒有,事情發生得太快,那個人應該沒有看清楚,我也就看到那些東西很快閃過,也不是很清楚。嗯……車子是黑色的,很常見的那種黑色車子。不過,我沒看到車子全部,不知道是哪款車子。和_圖_書
「……」
2007年9月5日,調查到符合委託人手術情況的一批角膜捐獻者。附:捐獻者名單。
我落到了床上了。
「我知道,得超度他。畢竟是死了……」
「謝謝。」
「好的。我們會想辦法尋找那個人的。找到人之後,如果能弄清楚他的遺願,我們會通知您,想辦法達成他的心愿。」
家庭關係:父母,妻子
「您好,伍先生。您遇到什麼麻煩?」
「能溝通自然最好。但如果不能的話,您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嗯,他的離世對您來說一定是個很大的打擊。」
2007年9月6日,調查到捐獻者中車禍死亡者2人,分別為耿曉明和劉虹。
「嗯,是有點小麻煩。我最近一直看到東西,一直看到一場車禍。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看到有一輛車子朝我撞過來。我應該是沒有閃開……我知道自己看到了幻覺,沒動,然後就看到那輛車撞到我,我應該是飛了……有一次,我躲開了,但我看到的畫面還是自己飛出去……不是看到自己飛出去,就是看到車子、馬路,還有天空……是我飛出去的那個過程中應該看到的畫面。大概是這樣。這有些……我是說,我知道那都是幻覺,但還是感覺太真實了。這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了。而且,幻覺出現的時間不固定,經常和-圖-書就是,突然出現,我一點兒準備都沒有,也沒有徵兆。還有就是,那種幻覺……越來越真實,我這幾次看到幻覺的時候,還聽到了聲音,感覺到了疼痛。真的,大腿這裏,還有上面的胸腹部,就像是真的被車子給撞了。」
「最後只捐贈了眼角膜,是嗎?」
「您的眼睛,是不是最近出過問題?比如說,碰觸過一些不幹凈的東西,戴過其他人的眼鏡,或者……」
「是車禍,他被車撞了,送醫搶救了六天,實在是不行了……他也是上了年紀了,骨頭斷了,扎到了肺,手術做了之後,還是不行。」
「好的。請您寫一下您做手術的醫院和時間,最好有醫院的病歷。您有帶來嗎?」
2007年9月2日,分析音頻文件。音頻文件04220070901G.wav。
「嗯。如果能找到人是很簡單。」
「還在聯繫。」
「其實,還好。剛聽說他出事的時候,我是很……呼……送到醫院搶救,我聽鍾醫生一說,就知道他這一關很難過去了。他從手術室出來還清醒過一段時間。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行了。跟我交代後事,提到了他孫子,然後就是說了器官捐贈的事情。他說能捐的就都捐了吧……我……唉……」
「是啊,他想得開,走的時候……還挺好的,昏迷了,感覺不到什麼了。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