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185章 未來

然而,對於老天爺來說,它顧不過來那麼多的人,新增人手的方案也不可行,那麼,它能選擇的解決方法就變得很簡單了。
「它想要所有人去死。」我聲音乾澀地說道。
老天爺或許徹底改變了。可能也能說是覺醒了。
這個世界的末日會是什麼樣子?
「我看過了那個詛咒的內容,聯繫過那個公眾號發布者,南宮也查了網上的信息。我們現在大概能推測出一個過程。那個詛咒,是一步步演變來的……就像是流言,一個傳另一個,最後面目全非。最開始的祝福咒語,或者說,最開始的一個祝福儀式,沒有任何靈異效果,在一步步的誤傳、變化中,變成了不可逆轉的詛咒。我……我聯繫了玄青真人。情況就是,現在殺死了下咒的人,消滅了她的心愿,一切也不可逆轉。詛咒依然會發生,那個心愿,會以一種扭曲的方式實現。這一切就像是……」
有可能,那就是未來的場景。
地府鬼差人手不夠用,那些徘徊在世間的靈魂也過多了。
也或許……
我低頭給吳靈發了消息,詢問她詛咒的後續處理。
今天去工農六村,沒看到袁記者。
「某個異空間?」我脫口問道。
和吳靈說完了和-圖-書這些事情,我掛了電話。
我那種心慌的感覺又來了。內臟好像都沒法落到實處,又像是太過寒冷,導致自己的身體在不為察覺地發抖。
它已經不再是想著瞞著全世界,維持一種表面平靜的狀態。
我覺得很糟糕。除了那種不好的預感外,我還有種心慌的感覺。
廢棄的工地,巨大的妖怪,肆意的鬼魂,還有死寂的黃泉之路……
念頭冒出來的瞬間,我感覺到眼前一黑。
吳靈沒等我問,直接就接著說了下去:「那個詛咒,我無法消除。」
普通人的世界中,只能想辦法提高生產力。樓房越建越高,可能還要將森林草原開闢成城市,再培育出更多產的糧食,優化牲畜的養殖,等等等等……總之,是儘可能讓所有人能活下去。
我從來不覺得那個高高在上的天對人類有仁慈之心。可能有那麼一點,但也僅僅是一點點。它能毫不猶豫地殺死一兩個人,殺死我們這樣的人,也一定能毫不猶豫地弄出一場毀滅人類的大災難。
大混亂之後的穩定。
「你也要幫忙?」我問道。
我腦海中就浮現出了湯卓希死亡時的場景。
等到我吃完晚飯,要看檔案的時候,我接到了吳hetushu.com靈的電話。
那種逃跑時的絕望心情……
我覺得這兩個主意都不錯,而且都有可行性。
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將我腦袋都砸暈了,又砸清醒了。
我想到葉青的狀況,覺得有些沉重。
真心話大冒險或許就是它試探性的一次動作,也或許,它之前急著邁步,跨的步子太大,有些失策。
吳靈那邊遲遲沒來消息。
亂世用重典。
現在,它已經調整過來了。
我的腦海中,老天爺一直是個電影電視里那種瘋癲老頭的形象,現在,依然是那樣的形象。
它並不需要那麼多的人類。
不是隕石撞擊地球,不是冰山消融,海平面上升,也不會是火山爆發,地殼開裂……
「情況大致就是這樣。現在還好說,大概屬於……可控的階段。也就是我們這邊,圈子裡面還是一種比較理智的階段。但事情再這樣發展下去,可能會有人產生一些新的想法。就目前來說,國外有些強硬派的驅魔者勢力傳出來一些動靜。他們想要消滅掉所有靈異事物,並將範圍擴大到了接觸那些事物的普通人。陰謀家、野心家也不在少數。國內的話,有些傳承至今的宗派、家族也想要公布信息,但比較忌http://www.hetushu.com憚,大量普通人知道真相後會產生的意念和靈。現階段,大家做的事情就是兩件:一件是控制輿論,另一件是商討是否要在生活用品中加入一些批量生產的護身符,或者在公共設施上面,加上一些驅鬼除邪的符籙。」吳靈給我介紹局勢。
比起古代碰到昏君,更加令人頭疼。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已經難以說清楚,老天爺是想要抹消掉所有的靈異事物,還是想要讓那些靈異事物光明正大出現在眾人面前了。換在幾百年前,大概是前者。但到了眼下,他可能經過思考,改變了想法,也可能是真的失去了理智,已經在瞎胡搞了。
人口壓力太大,能怎麼辦?
我從吳靈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種無奈。
老領導去參加了追悼會,我們也就是在單位議論議論。
就是要揭竿而起,也不知道要打誰啊!
而到了那個時候,它或許能做更多的事情。
但實施起來,總需要時間,也需要人手。
車輛已經開走,我也沒再看到袁記者那邊的情況。
「你的想法很有道理。」吳靈說道,「我們一直覺得,老天是在維持這個世界的平衡。我們只是平衡中的一個環節,天秤上的一個砝碼。它和-圖-書不會對我們這些單獨的個體有多少想法。所以……接下來,會很慘烈吧……」
我無意識地繼續說道:「它想要所有人去死。它想要嚇唬住所有人。它現在要揭開蓋子了。就像是現在人的概念,不,就像是古代人概念里算命的都是瞎子,有傷天和,遭天譴。到了現代,大多數人觀念裏面依然是這樣。這是禁忌。就算是那些虛擬的、編造出來的小說、電視,都是這樣的設定。它現在……就想要這樣……殺人的會被鬼當場報復,沾手了詛咒、祈福、法術之類東西的,也都會死……」
我突然想到了我夢到引路人時看到的場景。
我的腦袋開始一抽一抽地疼痛起來。
這一點,現在的世界已經做到了。
「它只是覺得人太多了……」我喃喃說道。
到了辦公室,才知道阮玉霞今天就出殯。
馬處長也沒給她停靈太久。畢竟是橫死的人,屍體可能都不成樣子了。現在也不太講究停靈這種事情,火葬的手續也比較簡單。
吳靈的呼吸聲通過手機,傳進了我的耳朵中。
這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
吳靈在電話那頭沉默。
「暫時,還沒人知道我們的情況。」吳靈說道,「圈內人大概只以為,玄青真人聯繫到了我們,www.hetushu.com但我們還被困在某個地方,出不來。」
「是這樣。」吳靈回答,「我探聽消息,大多數時候是聯繫玄青真人,另外就是一些匿名的途徑。我們最好還是不要現身,免得葉青那邊引發不必要的麻煩。他本來在圈內就不怎麼受待見。」
「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吳靈的聲音中有著疲憊,還有著一種無力感。
我腦海中一個模模糊糊的念頭變得清晰起來。
一種恐怖的氛圍,不能讓局面變得更好,或許會因此誕生出更恐怖的靈,但這樣做之後,不管是人口銳減,還是所有人心生恐懼,都會讓局面逐步走向一種穩定。
它要嚇退普通人對靈異的好奇,要嚇退所有敢於冒險的人。
葉青的情況的確很不好。誰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徹底失控。如果是外人看到葉青,多半會選擇直接消滅他。考慮到事務所里鎮壓著的那個東西,其他人可能還會在事務所多加一些封印陣法之類的東西吧。
瞬間,我又想到了那條奇怪的公路。計程車司機,是叫宋臧吧?那個人行駛在那樣的一條路上,給人運送屍體,也接送奇怪的鬼魂……
可下班回家的時候,我在公交車上看到了袁記者。袁記者和一個攝影師開車經過,方向和我坐的公交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