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379章 編號086-共享單車(五)

「說實話,我沒敢。我覺得……她瘋了……她……她瘋掉了……我想著帶她去看醫生,我想著……好幾天,我都在託人打聽,哪裡的醫生好,找人掛專家門診的號……我盯著她,勸她不要往外跑了。哄著她……我不可能二十四小時盯著她。她做其他事情的時候還很正常。除了我,其他人可能只是覺得她剛沒了兒子,兒子騎車死的,她多看看那些車子也沒什麼。我那時候……我接到電話。派出所打來的。不是我們這裏的派出所,是東林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說,她要自殺,瘋瘋癲癲的。我嚇出了一身汗,趕過去發現她站在橋上面。就是東林橋,下面就是東林河。橋上已經圍了不少人了。警察在勸她,她一會兒笑,一會兒哭,盯著河裡面看。我過去的時候,她很開心……兒子死了之後,我還沒見到她那麼開心過。她叫我過去,警察都在防著。我過去之後,她就跟我說悄悄話。」
「您別急。我們只是想要排除掉所有懷疑。」
2014年10月19日,聯繫到許勉的父親許健康。音頻文件08620141019.wav。
「……」
「沒有,很正常。警察也問過。他以前出過事,就是以前騎車,電瓶車,和助動車撞過。交警當場就調節了,他就摔下http://m.hetushu.com來,手擦破點皮。那個人撞到了腳,也沒什麼。其他的,都沒了。他沒有違反交通規則過。也沒有……沒有酒駕、毒駕那種事情。我和他結婚一年,認識有兩年多了。我不說很了解吧,可每天一塊兒的,真有什麼,我肯定知道啊。」
「你們有轉回去確認嗎?」
「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太,你們一開始聯繫我太太,聯繫不上吧?她……她在我們兒子出事之後,就有些受到刺激……我以為,我是以為這樣。我以為過一陣就會好了。可能要幾年,可能十幾年……就算再難過,日子總得過下去吧?就是不能再有小孩,我們兩個相依為命……呼……我後來發現不太對。我工作有些忙,那幾天也忙。我後來才知道,是有人跟我太太說了。我們兒子出事的那時候大喊大叫的。他一邊叫停,一邊啊啊叫,車子好像不受控制。他就在我們家小區附近出事,路過的有我們小區的鄰居。那人跟我太太說了,我太太就……我也看過好幾遍那個監控了,越開,越覺得不對勁……我找過警察。真要有什麼……就是那輛車子的問題吧?我的意思是……」
「什麼?你是說那天嗎?那天他什麼都沒說,也沒說下班之後要hetushu.com去什麼地方……」
「是……」
「是指撞邪遇鬼那種有問題嗎?」
「許先生,您不必有顧忌。」
「好的。」
……
「冒昧問一下,他的精神狀況如何?」
「我知道。我……我其實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太太相信了,就有些……她神神叨叨了一陣,燒紙、燒香,去寺廟裡面拜過,還打聽那個路口的事情。我們住在這裏得有十幾年了。我兒子上學前就搬過來了。那個路口就在我們小區門口,我們從來沒聽說過那裡出過什麼事情。她又想到那輛車。車已經找不到了。她看其他的共享單車,就覺得怪怪的。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她有天跟我說,有一輛車子自己動了。那時候我還只當她太傷心。她跟我說的那些,我不是全信,就是……」
「嗯。」
「我知道。我剛才也說了,警察當時都問過。誰看了那個監控,都覺得奇怪啊。最後說來說去,各種猜。但人都死了……」
「今天真是謝謝您抽空來見我們。」
「您之後做了什麼?」
「嗯。我明白。」
「車子是在河裡面嗎?」
「您太太說了什麼?」
「您想說都可以。我們希望還原事情的真相。如果您有什麼猜測也可以告訴我們。我們這邊著手調查,會更加方便m.hetushu.com。內容是什麼,無所謂。您應該聽過我們報社的名字,其實我們整個媒體集團有很多下屬的機構。我們報社刊登的內容偏向社會性,但也有其他的兄弟媒體,可以做其他角度的報道。」
「能具體說說嗎?」
「什麼都沒……我,我燒香拜佛,然後帶著我太太去看過醫生,順著她的話說。她應該是信了。人也正常了。她可能覺得自己為兒子報仇了……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不管怎麼說……這樣,應該就結束了……」
「嗯。那輛車警方有做檢查嗎?」
「許先生,我剛才和您介紹過了。我們報社的兄弟報社可以做其他角度的報道。」
「您也看到了?」
「是……」
「……」
「沒有。我沒有看到。不是我沒有看到車子動,是我根本沒看到車子。」
「查了。沒問題。車子沒問題。可這事情就不對啊!我……」
「許先生?」
「嗯。按照您的說法,田先生在出事前表現正常,沒有和您說過一些特別的事情嗎?」
「你懷疑那輛車子有問題?」
「我知道。那天發生的事情……我不信我兒子那麼傻。紅燈都快完了,車子都還在開呢,他就一下子衝出去。那個速度也不對。我自己平時開助動車,我每天看到那些共享單車來來去去的,就是自行車的速m.hetushu•com度。小孩子可能騎得快一點,但也沒有那麼快的。」
「這樣看來,是有很大可能性……那輛自行車已經報廢,找不到了嗎?」
「她神神秘秘跟我說,她沒瘋。她裝的。她抓到了那輛車子。好不容易抓到了那輛車子,和它走了一路,一路走到了東林河邊上。還怕它逃了。她把車子扔進了東林河裡面。她就守在那裡,看著車子沉下去。她說自己查過了,車子有定位,定位裝在鎖上面。還查了怎麼撬鎖,怎麼不被人發現。她說自己查了很多東西。這輛車子不會有人來找了。她怕人發現,故意鬧起來,讓那些人盯著自己。他們就不會想起來她扔了車子到河裡面了。她說的那些……不是很……聽起來不是很靠譜。我覺得她是真的瘋了。我想哄她從橋上面下來。她那時候就坐在橋墩上面。我拉她的時候,我就往河裡面瞄了一眼。那個河裡面,是有一輛車子。我送她回家前,找警察說了。該賠錢,我也認的。鬧出了這種事情……警察後來打電話給我,說沒有找到……我……我又去了一次……」
「……」
「除了您和您太太,其他人看不見?」
「有關您兒子許勉的車禍,我們很遺憾。我們報社最近在做共享單車方面的專題報道,行車安全問題是我們關注的一個重點。」
「您好http://www.hetushu.com,許先生。」
「沒什麼。我也希望,這個事情能提醒其他人吧。車子出問題,真的太危險了。」
「……她跟我說車子動了,我沒信。她可能看花眼了,也可能搞錯了車子。那些車子都一個樣啊。她看我不相信,就更加……更加來勁。她那段時間,有事沒事就往外跑,在路上走來走去,觀察那些車子。她跟我說了幾次,車子動了、車子又動了。我慢慢覺得……我懷疑她真的被刺激過度了。她一直很在乎兒子,兒子從小也和她親。我……我想來想去,還是想著多陪陪她。她出去轉悠,我也陪著去了。」
「就是散步的時候,吃好晚飯,天還沒黑的時候。我陪著她散步,就在小區裏面,還有小區外面那條路走一走。她一直回頭看。就是……鬼鬼祟祟那種。她突然拉了我,跟我悄悄說,後頭一輛車子動了。我回頭看了,沒發現。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她還會很認真地跟我說,那輛車原本龍頭是朝著哪裡的,原本輪胎抵著第幾塊磚。我一點兒都沒看出來。她那天說的……我敷衍了。可拐了一個彎,都看不到那些車子了,她又拉了我來說。沒有車子……她說後頭那輛車怎樣怎樣,我回頭看了,沒有車子。」
「嗯。找不到了。」
「不是,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那輛車子……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