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599章 家族延續(二)

我張大了嘴巴,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申家這出帶點靈異色彩的狗血倫理劇。
這番話,讓我想起了申明修、申明義的父親。那個父親就是極為偏袒申明義。
申小容繼續平靜地說道:「我是從那時候開始,覺得權勢地位太過飄渺。只有真金白銀,才能長久留存。再投胎,我就改變了做法。我努力賺錢,將錢財傳下來。財富代代積累,家族總會越過越好。」
說到這裏,申小容臉上的得意已經是沒有了。
我的視線和申小容的視線撞到了一起。
「你殺了蕭贏,藉助蕭贏的手,殺了其他人……」我喃喃道。
這個答案太出乎我意料了。
「……在我下一次投胎前,我看到了我的孫子、孫媳。」申小容依然平靜,「我那一世的兒子站錯了隊,新皇登基,申家被清洗,一切轉眼成功。」
「我每次投胎的身體,都不太健康。這就是代價了。總是短命。後來的子孫就以為那些身體不好的,才有可能是我。」
因為帶著記憶,他成了神童,早早通過了科舉,進入官場,子http://www.hetushu.com承父業,之後的一生都可以說是平安喜樂。
「……我被我那一世的父親給看穿了。他看出我不對勁,以為是鬼上身,親兒子被什麼髒東西給害了。這事情說不清楚。我上一世的身份和他已經相隔很遠了。沒有辦法,我最終說出了一部分實情。應該說,是我藏起來的錢,讓他改變了主意。秘密是那時候才被知道的。從此以後,就在申家流傳下來。」申小容嘆了口氣。
申家經過了申小容這樣的暗中支持,幾代人之後,就成了書香門第,一步步走向了權利高峰。
申小容對我頜首,「是,我是申明義。」
「我的那個父親無比愚蠢。摔死了我的姐姐,看我身體虛弱,就當我是心頭寶。我已經見識過太多類似的事情了。我沒有急著表露身份。他還是充滿幻想,極盡討好,滿足我的一切條件。我那個哥哥,也不知道聽了他的什麼話,腆著臉,對待我的態度,就像是我當初對待那個管事……」申小容忽然嘆氣,「可他們已http://www.hetushu•com經做了錯事。」
就像是申小容的後代中可能出現敗家子,他的後代中當然也會出現聰明人。
我腦中靈光一現,想到了樹林和女嬰。
「我沒想到的是,這麼過了幾代人後,他們就變得失心瘋了。」申小容搖搖頭,「好像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等到我轉世投胎,成為他們的兒子,將過去積累的大筆財富拿出來,他們就萬事不愁,可以過上驕奢淫逸的生活。而沒有機會成為我的孩子……」
沒成為歷史名人,沒做出過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他的經歷也可以稱得上是豐富多彩了。
申家所憑藉的可不是這種勤勞樸素的觀念才繁衍至今的。
申小容自己好像對這些事都麻木了。
申小容自己投胎,也肯定有結婚生子,有接觸過子侄輩的孩子。就是他短命,也該能影響一些事情。
他說的這些道理倒是沒有錯。只是從他嘴裏說出來,總讓人有種怪異感。
原本他只是個農民,是個家僕,會種地,能討好和自己相差不大的管事,就已經可以過得很好了www.hetushu.com。等到進入仕途,那就是另一個世界。雖然沒到管理一個國家的地步,但管理一方水土,也不是隨便一拍腦袋就能做到的。就是想要藉助人脈來坐到那個位置,維持這一份人脈,也不是送送東西、塞塞錢,就能讓人心滿意足,擺平各方勢力,讓自己脫穎而出。
「你的那個雙胞胎姐姐……」
申小容藏了大部分的錢,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錢的地點。
申小容沒有多少唏噓感慨。就是他之前的訴說,也稍顯平淡。
「接下來的事情,你應該都聽說、看到了。他們使勁折騰,折騰到了蕭贏那一輩。申家斷子絕孫,我是沒有機會再離開地府,投胎到人世了。當初找到的鬼差關係,現在派不了多少用場。我想要投胎是不可能了,但要給那群不孝子找點麻煩,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很平靜地講述自己在這一次輪迴中的經歷。
一朝成空,換做普通人,大概要大受打擊。
他忽而一笑,「我也沒有那麼相信自己的子孫後代。到後來,我想要投胎,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我總得多m.hetushu•com等待一段時間。可能這麼一等,就是幾代人。誰知道那群小兔崽子會是什麼樣的人?碰到一個不夠聰明的,或是嗜賭如命,我積攢了幾輩子的東西,又要打了水漂。」
不管怎麼說,申小容付出了心血。
「……等我再投胎,就看了一出好戲。我的雙胞胎姐姐被我那個父親親手給摔死了。」申小容收斂了情緒,卻是略帶嘲諷地說出了這句話。
人生不是影視劇。可能現實中有更加離奇的事情發生,有真正的天才,讓人匪夷所思。申小容卻不是那種人。他從一個家僕,一點點掙扎到了權臣的地位,每一次輪迴,每一次新生,都是個學習和積累的過程。申家的確是蒸蒸日上,能給他提供的資源越來越多,可他要面對的事情也越來越複雜。
「我才知道,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了。我的姐姐夭折,被親生父親摔死,自然是成了厲鬼。她害怕那個父親,將矛頭對準了我。而之前申家無辜弄死的孩子,又是一大本糊塗賬。一來二去,事情就變得麻煩。還好,我說話管用,讓我那個父親燒了樹林,找人http://m•hetushu•com做法。」申小容說到此,語氣中沒有慶幸,「誰知道,又因為這麼一件事,我那個哥哥受了傷,沒有辦法生育了。他膽子小,生怕這件事被父親知道后,會和死在果樹林里的其他人一樣,被家裡放棄,乃至於隨便弄死。他什麼都沒說,還找人給妻子借種。」
這樣的行為,不可能長久。
申小容說到這裏,頓了頓,終於露出了幾分惱怒,「也不知道是我從哪一個開始長歪的。子孫興旺,才有可能持續繁衍下去。就是人丁單薄,如果好好教育、好好生活,總有機會……」
這樣的輪迴重複了幾次。
「你可以幫我離開這裏吧?作為交換,我也可以幫助你。你會跟隨一個靈魂回到過去……應該不是出於好奇吧?」申小容露出了篤定的微笑。
我瞠目結舌。
申小容沒有一絲愧色,「是的。現在,你知道了我全部的事情。」
我一下子愣在當場,大腦反應了一會兒,才吃驚道:「你是申明義!!」
就像是申安康說過的,埋葬在某個偏僻山頭,開個海外賬戶,抑或是藏在什麼犄角旮旯……總歸,只有申小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