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906章 新世界(三)

「鬧鬼了……這個世界上有鬼。真的。你們不也聽到聲音了,啊?對吧……骨灰,奶奶要骨灰……求你們……」
我感覺到了寒冷。
「對。」
真是……
我看向了墓園。
我心裏仍有聲音吶喊。
都是掃墓的人?
我想到此,精神一振,疼痛感再次襲來,同時襲來的還有之前被我忘記的記憶。
我在這規律、整齊的墓碑上,看到了不規律的虛影。
手機里沒聲音了。
手機這時候又響起了聲音,嚇了人一跳。
得等大伯過來……
「爸!」我大叫道。
我看到了駛來的車子。隔了那麼遠,我卻看清了駕車子的人是大伯。
不行!
之前我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碰觸,只是在視野中,看到我自己過於靠近的臉。
我低頭哭求,已經是沒了其他辦法。
克里斯蒂娜!
虛影分散在墓園中,漂浮在墓碑上方。
不能拿出來!
大伯已經停好車,和堂哥一起下車,走了過來。
「怎麼這麼多人來拿骨灰啊?」墓園的管理人員目瞪口呆。
「那這個,是什麼?」老爸指和-圖-書了指地上的手機。
所有的記憶……就是我兩三歲時的記憶,都那麼清晰……
墓碑上刻著名字,鑲嵌著照片,都讓我一眼想起了有關它們的記憶。
老爸和大伯說了幾句。
不太對……
我得弄到骨灰,去中心綠地。不管奶奶能做到什麼程度……她應該知道不少事情吧?再下去我會被那個鬼殺掉的。得做點什麼……
奇異的,我聽到了大伯的聲音。
堂哥紅著眼睛,是悲傷的那類人。
我聽到這樣的對話,更加著急。
我停下動作,緩慢轉頭,看向了手機。
大伯擠入人群,高聲叫喊,說自己是聯繫人。
漸漸地,我看清了那些虛影的模樣。
老媽被我嚇到,不知所措。老爸這時候走了進來,大聲喝止我的行為。
「唉,不知道會怎麼樣啊……」
那些靈魂坐在墓碑上、靠在墓碑上,還有的飄在半空,好奇地注視著亂糟糟的人。
「我打過了,沒人接。」
我心中又有聲音叫喊起來。
「到中心綠地!」我說道,「爸,我說的都是真的!」
http://www.hetushu.com頭又有鄰居怒罵,還有人不安地詢問。
他們以為瘋了。我知道自己很清醒。
不,不是的。他們的目的和我同樣。
骨灰,我需要骨灰!只有奶奶才能救我了!現在只有……
……
不能將她放出來!
「你奶奶給你託夢?你要骨灰?」爸爸不可置信地問道。
「救……救救我……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我記得有關我自己的所有事情,看著這張臉,我覺得很熟悉。
這些人,有的神情驚恐,惶惶不安,有的眼睛通紅,滿臉悲戚。
「我看是變天了。你們聽到那個外國的念經了吧?」
我腦中迅速反應出了這些觀察后得出的結果,理智、冷靜。
「你不要嚇人了!」
我心中雀躍,可心裏有更大的聲音在吶喊。
「是不是……死了?」
一瞬間,我大腦如被針扎。
「你們有人有她的電話嗎?」
「大爺,那是外國歌。」
「老大也這樣。老大也說見到媽了,媽讓他拿骨灰。」
「現在就要?」老爸神色複雜。
我驀地轉頭,http://m•hetushu•com看到了外頭一尊尊整齊排列的墓碑。
「死了吧……」
父母這次是徹底被嚇到了,哆哆嗦嗦,結巴地叫著我的名字。
我滿腦子想著自己要死了,心臟都快炸裂了,根本聽不進父母的呼喊。
我的靈魂忽然出現在了墓園中間。
我低頭,卻什麼都沒看到。
「好了!好了!!去吧!我們陪你去!」
「可是,剛才那個……」
我聽到了嗡嗡的說話聲,說話聲也和那些靈魂的形體一下,由模糊變得清晰。
我轉過頭,看到了從管理員辦公室出來的一行人。
我的腦袋疼了起來,靈魂好像被撕扯著。
疼痛讓我無法思考,只是越來越覺得冷。
父母瞪大眼睛看著我。
哦,已經沒有辦法投胎了。
它們……要被放出來了……
老大……是在說大哥,大伯家的兒子。我腦海中浮現出了有關這個堂兄的記憶。
「求求你們了……」我哭了起來,雙腿發軟地跪在地上,「求求你們。我要骨灰……奶奶的骨灰……都是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聽到了哭聲,聽到了怒罵http://www.hetushu.com聲。
我看到了我自己。
墓園中的墓碑有不同規格,大大小小,附帶的雕塑也不同。整體而言卻是規律的。
手機里忽然傳出了尖銳的叫聲。又是這種幾乎劃破長夜的叫聲。
「要骨灰做什麼?」
墓園的工作人員撬開了墓穴,將奶奶的骨灰盒取了出來。
另一方面,我心跳呼吸急促,還有著被惡鬼盯上的緊迫感。
「嗚嗚嗚……我們是不是都會死?」
路上車子不少,墓園門口停了好幾輛車。天邊晨曦微明,正是日出時分。
腦袋還有些昏沉,墓園瀰漫的陰氣讓我非常不舒服。更遠的地方,有兩團清晰的陰氣。是鬼。墓園裡這些,只是沒去投胎的靈魂。
「好了。」大伯說了一聲。
這是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
老爸將手機撿了起來,看了看屏幕,一言不發。
「你們不答應,我就自己去墓地。對,我自己去墓地。鐵鍬,要個鐵鍬。叫個車……」我忽然想到了這個辦法,從地上爬起來。
我看到自己從我身邊走過,半個身體擦過了我的靈魂。
要拿骨灰的人太多了。至少對墓園來www.hetushu.com說,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形。他們有些手忙腳亂。拿骨灰的人排起了隊。不是每個人都能順利取出骨灰。有些死者墓地登記的聯繫人是其他人,甚至是死者本人,親人來取骨灰,得拿出證明。這是很繁瑣的程序,而且不是在墓園能辦好的程序。
有什麼東西,在附近……
我很著急,可我們得等大伯來。
麻煩了……出大問題了……
「怎麼了啊?」
等我回憶結束,我已經身處公墓門口。
我滿腦子想著這個,推開了老媽。她和老爸一個勁地拉著我。
老媽死死抱住了我的手臂,哭了起來。
「反正我和我老伴都在這兒了,早死了那麼多年了,隨便它怎麼樣。」
不對……不行!不能將骨灰帶過去!
他們終於妥協。
被嚇到,來拿骨灰;懷念親人,來拿骨灰……還有幾個神色古怪,眼神貪婪,恐怕是想要和死者的鬼魂說點什麼。
要取出骨灰了!
我看到了自己和家人。
我看到自己和父母走向了房門,老爸還在打電話,在聯繫大伯。要拿骨灰,總要大伯同意。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老爸的臉色變得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