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003章 非人(十八)

沐愛小心翼翼地探頭看了一眼,這才放鬆下來。
鬼哭泣了起來,抱住了自己的母親。
看起來,他們沒有直接攻擊鬼的能力。
這種傳言總是會冒出來。
那些手將他的身體拉扯成了奇怪的形狀。四肢骨折,身體也被撕裂。
鬼僵住了。
又灌了一口酒,他繼續道:「還有個外地人,帶著傘過去。飛機落地,就被警察帶走了。」
「你要去大城市,找大鬼王。」大學里,有個同學這麼跟他說,「我們這種小地方,人不多,鬼也不厲害。都是些沒志氣的鬼。你知不知道大城市裡的鬼,多有能耐?他們能命令一個城市的人,幾百萬人,做一件事情。我就認識個學長,畢業了到首都工作。他說啊,首都的下雨天,所有人都是用透明傘,不敢用其他雨傘。因為有個鬼就是用那種雨傘,他在下雨天出現,打著傘,低著頭走路。看到他臉的人,就會馬上死掉。所以到下雨天,首都的人都是用透明傘。誰要用其他傘,都被當成是鬼王,其他人看到和*圖*書了都要馬上逃走。」
「我才被嚇到了!還不都是這臭小子惹出來的事情!」
「真的假的?你編的故事吧?要真有這種規矩,網上早該有了。」
家庭倫理劇被我跳了過去。我感覺到自己對夢境的控制越來越嫻熟。一個動作,夢境的時間就往前飛躍。
「嗯。肯定能的。」我笑著點頭。
他嚮往那樣的鬼,心中害怕的同時,還有種崇敬的情緒。
「有啊!」那個人放下了啤酒罐,臉紅彤彤的,「有個例外。也是外地人,走高速路進首都,沒被檢查出來。下雨天,一打傘。嘿嘿……所有人都嚇得跑啊!特警都出動了!之後……嘭!」他比劃了一個開槍的動作。
「喂,你這臭小子,講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啊!」
對這個世界上的人來說,鬼是需要敬畏的。
他們聚集在窗戶邊,不停用手抓撓著玻璃,發出惱人的聲音。
我抬頭看向了天花板。
腳步聲、開門聲,之後啪嗒一聲,室內的燈打開了。
焦黑的手掰著他和*圖*書的下巴,讓他無法說話。他只能這樣看著我。
只是,鬼是個小孩,本就被嚇了個半死,又因為修羅神的舉動,如釋重負,現在又看到了這些鬼,情緒大起大落,有些難以接受眼前的現狀。
「好了好了,別打了。」
鬼的父親怒斥一聲,罵罵咧咧,有些不耐煩。
夫妻二人說著,這時候才注意到鬼的視線。他們看向了窗戶,倒吸了口涼氣。
「不是已經沒事了嗎?」
他的眼睛好像金魚凸起的水泡眼,看著我,眼中有哀求,有恐懼。
窗戶上卻是殘留下了一些灰燼和燒焦的血肉。
他也付諸行動過,可找到的鬼王,總是不盡如人意。
這裏真正的主管,也是負責快遞鬼那些人口販賣工作的重要員工。
「你學長瞎胡扯吧。」
他們的臉上大概是痛苦的表情。只是因為燒得面目全非,有些難難以辨認。
「我騙你幹什麼?我學長跟我講的。」
只是,他還是能看到住處窗外糾纏著他的鬼魂。
最強大的那隻鬼,現在在樓上。http://m.hetushu.com應該就是那個「強哥」了。
我冷眼看著他的表情變化,感知著他的心態變化。
不過,他們現在能殺死他了。
鬼在網上搜索其他鬼王的信息,想要再借刀殺人,又總會想起那個點火男孩的死,和在此之前,消失不見的四眼同學。
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沒有接觸過真實的鬼王。
趴在我後背上、藏著臉的沐愛叫了一聲。
「已經沒事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我轉過身,拍拍沐愛的後背。
有的人,很容易迷醉在這種幻象中。
「大哥哥……」
就連鬼,他遇到的都不是鬼王,只是一些小鬼,甚至是連殺死他都做不到的鬼。
叫聲引來了他的父母。
修羅神殺掉了那些死在倉庫里的孩子,殺掉了點火的孩子,但沒有殺掉沿街商鋪中慘死的人。
「那個人被鬼盯上了!」
再看看其他人。
窗外的那些鬼消失不見。
我看著虛空中的那些手將他一點點拉入黑洞中,慢慢鬆開了自己的手。
沐愛點點頭,期盼又緊張地看著我,「hetushu•com能找到爸爸嗎?」
「你小子給我講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他一邊說著,一邊喝著啤酒,翹著的二郎腿一抖一抖,「有個熊孩子就故意用帶圖案的傘。首都的店裡面現在都買不到那種傘了,他網上買傘,被網監查到了,直接被帶去訓話。」
這一刻他心中沒了竊喜的情緒。
他們爭論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鬼的母親焦急問道。
「既沒有例外?」旁邊的人問道。
我看到了長大的鬼,似乎是個高中生了。
鬼聽得如痴如醉。
他感到了興奮,升起了一種衝動,衝動又變成了動力。
只有他能看到那些,聽到他們抓撓玻璃的聲音,但其他人卻能看見他們在玻璃上殘留的痕迹。
那些人仍舊是想要復讎。而他們復讎的目標,現在只剩下了鬼。
「你別拉!兒子都被嚇到了……」
他們都一樣。
當一切停下,我看到了身體扭曲的鬼。
他身上出現了焦黑的痕迹,冒出了燒焦的氣味。
窗戶外,焦黑的屍體、殘缺的屍體擠作一團,趴在窗戶和-圖-書上。像是喪屍片里聚集起來的喪屍,特效化妝還做得特別好,讓人能看到燒焦的皮膚和肌肉,看到露出來的內臟和骨頭。
「這怎麼回事?不是已經沒事了嗎?不是說有個什麼鬼,把他們都幹掉了嗎?」鬼的父親大聲質問。
借住的親戚家無可避免,在學校的宿舍也逃不過這種遭遇。
鬼顫抖了一會兒,逐漸冷靜,將腦海中那段回憶壓了下去。
嗖的一下,他被徹底拖入洞中。黑洞收縮。那一瞬間,我好想看到他的身體像是易拉罐一樣被壓成一團。
夢境的時間飛速流逝。
他大叫起來,恐懼的情緒升到了頂點。
「我才不信。又不是我們這種小地方。還說得那麼厲害。要是真的,網上肯定有消息。」
「我知道你爸爸去哪兒了。我們要找個人……找個鬼,才能讓他帶我們去找你爸爸。」我對沐愛說道。
猶如所有的邪惡反派,他們的邪惡讓人畏懼,他們的強大令人嚮往。
我身處在流光之中,看到了無數一掠而過的景象。
「怎麼可能!這有什麼好瞎胡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