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010章 正解(一)

毀掉存單,直接和快遞鬼翻臉,對我來說沒什麼好處。我甚至不能直接殺死她。削弱她的實力,她還能躲到其他地方,東山再起。
這個答案不對。
陰氣籠罩了辦公室。
「剛才那是什麼?」沐歌抱著沐愛,焦急問道。
我怔了怔,「你不覺得,那就是未來嗎?」
我沒想到會看到古裝鬼出現,大吃一驚。
古裝鬼插了一腳,我反倒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古裝鬼雙手一收,如同一陣風,飛出了辦公室。
只是聽沐歌這樣梳理完整件事,我再次想起了那種異樣感。
古裝鬼那一身寬大的衣服,也遮蔽了我的視線,讓我幾乎無法看到快遞鬼的身影。
「時間、歷史,這些你有了解過嗎?那裡不就是這個世界的未來嗎?」我問道。
雖然形式很像是鬼王的規則,雖然它也沒有強大到擁有絕對的力量,但是這已經和另一種東西非常類似了。
「不,不是一種概念。而是……你有沒有經歷過有些事情的改變?有些www.hetushu.com事情明明是這麼發生的,但突然間,它變成了另一種……」我有些混亂地解釋。
我抬起頭,看到了從走廊外一步步走來的古裝鬼。
不然無法解釋他能輕易將這麼多的快遞單撕碎。
古裝鬼!
嘩啦一聲。
房間中多了紛紛揚揚的快遞單,如雪片飄落。
「喂!」我大叫一聲,聲音卻被那些快遞單紙張飄動時發出的「嘩嘩」響聲給遮蔽。
快遞單幾乎都是衝著古裝鬼而去的。而非如我所想,是衝著我而來,古裝鬼幫我擋下了那些快遞單。
我點頭承認。
我們曾以為那是老天爺發瘋弄出來的東西。
還有一絲驚訝。
我幾乎是握住了快遞鬼的把柄,可以予取予求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存單對她那麼重要,她又為什麼將這麼重要的東西隨意擺放。但總歸,我拿捏住了這個把柄,我可以問出很多東西。
適用於所有人。
快遞鬼在那一瞬間做出了反應,是希望我誤以http://m•hetushu•com為這就是真相,她還沒想要怎麼利用這一點,古裝鬼就出現了。
我也想要接受這個解釋。
「你在藍姬那裡發現了什麼?」我趕緊問道。
現在……
沐歌搖頭,打量著我,再看看沐愛,「我並不認識你。不過,聽起來,你應該認識我們父女。可能在你的認知中,我們還是好朋友,所以你救了沐愛,救了我。是這樣嗎?」
真心話、大冒險。
不對……
我撿起了地上的碎片,心情凝重。
老天爺也受制於那種規則。
「我在那裡沒有呆多久,你很快就救了我。應該說,那個鬼很快就出現了。也是這樣……」他指了指地面上的快遞單,「藍姬的陰氣被貼上了無數快遞單,直接被撕碎,我也被帶了回來。在此之前,她應該已經拿到了我和這個人的屍體,所以……」
沐歌所知道的情報非常有限。
還有這些快遞單。
真心話大冒險是純粹的規則。
這個想法是建立在「另一個我」的基和圖書礎上。只有這樣才能解釋,改變的過去中,「我」是如何存在的。儘管我認為那東西不懷好意,但接觸過他的家人朋友都不這麼覺得。不同世界線就成了最合理的解釋。
「那裡,和這裏完全不同。一個獨立的王國,有獨特的社會風氣。可以說是現在社會的進化版。鬼王已經統治了世界,人類只是鬼王飼養的牲畜。比較奇妙的是,鬼王本身就是從人類而來。這就像是社會不同的階級。在原本的貧富等階級之外,多了鬼王、鬼和人這樣三個階級。可以晉陞,但一般來說,倒退就意味著死。鬼王有可能被人殺死,大多數時候,還是由鬼王決定人的命運。嗯……要說是不同的世界線,那裡就是更進一步的世界線。我們這裏發展到最後,也會變成那樣吧。」沐歌臉上有一絲憂色。
沐歌很聰明,從我的三言兩語中,已經猜測出了真相。
快遞鬼當時聽到我提到不同世界線,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靜靜看著我。那不是聽不明白我在說和*圖*書什麼,所表現出來的鎮定,而是一種不自然的故作鎮定。
另一種我看到過的東西。
只有這個解釋,我才有希望回到原來的世界,回到那些變故發生之前,讓一切恢複原樣。
所謂的世界線不是正確解釋。
古裝鬼比快遞鬼更強嗎?
沐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你的認知應該不是假的。但我們的認知同樣不是假的。你說的不同世界線……可能是最好的解釋吧。」
呼!
我聽到了快遞鬼發出一聲悶哼,她的陰氣正在飛遠。
時間則是一次性突然爆發。
適用區域是全球。
我再次怔住。
再多的承認,都不會讓我的記憶發生變化。
寬大的袖袍飛揚起來,遮住了我的視線。
古裝鬼揮動袖袍,陰氣如巨斧,劈開了那些快遞單。
我眯了眯眼睛,將沐愛和沐歌拉到身後,看清楚了突然冒出來的身影。
還有剛才……
但這麼多快遞存單,我想要一直捏在手中,也不怎麼現實。
規則,結果。
「你是說那種科幻電影的概念?平行世界?和_圖_書」沐歌問道。
他頓了頓,「這樣的話,那個世界……就是另一條世界線嗎?」
「什麼?」
快遞單能作用於任何一隻鬼、一個人身上。這種力量不能說是絕對的,卻也足夠強大。
快遞單幾乎將整間辦公室都籠罩起來,形成了一個龍捲形狀,沖向了古裝鬼。
這突如其來的戰鬥讓我摸不著頭腦。
它們碰觸到了陰氣,立刻化作飛灰,但不斷有新的快遞單落下。
「這個……」沐歌臉上閃過一絲異色,「你要這麼說的話,也可以。但那只是你的假設。我只見過藍姬,和藍姬手下的人交談過,了解了那裡一些基本信息。在聽你說這些之前,我以為那裡就是一個鬼王分裂出去的異空間,或者乾脆是鬼王創造的異空間。那裡的歷史、地圖,我都沒有了解,這樣很難判斷是不是未來。」
「我也不知道。」我皺著眉頭,看著滿地破碎的快遞單,有些不能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
這是陳逸涵提出的想法。
「你們,你……」我看向了沐歌,「你知道不同的世界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