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066章 小區鄰居(三)

「你什麼時候死的?」我直截了當地問道。
摔進來的就這一個,但門口還站著個身影,穿著古裝,鬚髮皆,看起來仙風道骨。
我也不清楚是古裝劇里看到的那些架勢才是正確禮儀,還是這老頭舉動才是正確的,但我能分辨出來,這老頭不是古裝鬼那種強大的鬼魂,和韓贇也絕不相同。
我心中一驚,沒想到門外還有兩人,而我之前毫無發現。
徐天成語氣有些輕佻,聽起來就像是個十七八的年輕人,很不著調,對父母、對突發的異常事件,都不怎麼在乎,還搞不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這兩人身上都纏著九圈鎖鏈,並非能力者。他們沒有散發陰氣,可僅僅是看鎖鏈,我就知道他們不是活人。鎖鏈纏綁著的是他們的靈魂,沒有肉體。
「那是俗家姓名。貧道沖靈,小友或許聽過這個名字。」老頭笑眯眯地說道。
地上的男人和老頭站一起,這種對比就更加強烈了。
可這老頭身上的鎖鏈干http://m.hetushu.com乾淨凈不說,還呈現出一種奇怪的質感。
他要出手,再次逼我行動了?
他看著被我按住的文靜,抽著煙,淡淡道:「放開她嘴巴吧。讓她說。」
文靜臉上的表情出現了裂痕。
我體內的能力一下子中斷,黑洞消失,那些手也跟著消失在空氣中。
「我想也是。」徐天成已經抽完了一支煙,隨手將煙頭扔在地上,拿腳碾滅了,「姚哥看上你的時候,我就說不好。你這種人,喜歡刺激,又怕刺激。你要知道他身份,肯定得炸。果然來了。嘖……」
「這是姚哥。姚聶。」徐天成介紹,「這是葉正一。」
老頭詫異,「咦?你知道我不是現代的鬼魂?」
老頭很瀟洒地就坐在了沙發正中,還在沙發上盤腿。
「哦。沒有出來嗎?」
他說的話直接刺激到了文靜。
徐天成叼著煙,走到門口拉開了房門。
對比著那個摔地上的狼狽男人,這道士和圖書神情、儀態,看著都更像是一位高人。
一個男人之前似乎就靠著門。徐天成一開門,他就摔了進來。
「死了!當然死了!你自己找啊!就在房間里!我本來想給你個驚喜的。哈哈哈哈……你這混蛋!你害死我!你介紹一個鬼給我當男朋友!你這混蛋!你全家都該死!去死吧你!」她激動地叫了起來,歇斯底里,只想要復讎。
文靜咬牙切齒,瞪著徐天成的眼睛似乎要掉出眼眶。
我沒遲疑,鬆開了一隻手,就聽到了文靜發出的狂笑聲。
眨眼間,就見鎖鏈綳斷,消失不見。文靜的靈魂也立刻被那些手撕成碎片,根本沒有被拖拽進黑洞之中。
「就你死了呢。」徐天成嘲諷地說道,「死了都不知道是被哪只鬼殺的。還找上我……你以為殺了我媽,就能報復我?剛才聽到這哥們的話沒有?我跑我媽這兒來,你以為是串門、是巧合啊?嘿……」
「你說的那個姚哥呢?」我問道。
和_圖_書文靜沒回答,還瞪著眼睛。
我和徐天成對視,沒有回答。
她好像忘了恐懼,笑得眼淚都出來,眼睛中卻充滿餓了恨意。
「就想和你說清楚一件事啊。」徐天成又摸出了香煙和打火機,「你可不是被姚哥給弄死的。他早就藏起來躲風頭了,這段時間都不敢冒頭。你說我害死了你……」嗤笑一聲后,徐天成斜著眼看著文靜,「你甩了姚哥之後,他又認識了幾個女人。人家現在好著呢。其他不說,他當了那麼多年的鬼,保護下幾個和自己有關係的女人還是可以的。他那個前妻,都沒遇上事。就你自作聰明。」
「當然。好哥們嘛。算是忘年交了啊。啊,其實也差不了幾歲。」徐天成回答道,「我來民慶找我媽,沒多久就認識姚哥了。他也沒什麼壞心,就是在男女關係上沒什麼節操。出軌被老婆弄死了,變成了鬼還在捻三搞四。」他說著,瞥了眼文靜,「你沒去找他,找到我頭上來了啊。」
那個男人http://www.hetushu.com局促一些,有些躲避我的視線。
「怎麼稱呼?」我問道。
「看得出來。」我盯著老頭身上的鎖鏈。
不過,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是完全不懂。他恐怕已經猜出了事情真相。
徐天成關了門,就招呼我們都客廳坐下,也不去看主卧的房門。
「你和那隻鬼還有聯繫?」我插嘴問道,對他們之間的糾葛其實沒什麼興趣。
「這位小友,貧道有禮了。」那個穿著古裝的老頭施施然一拱手,動作有些不倫不類。
那個男人拍拍屁股,撣掉不存在的灰塵。
我已經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
徐天成笑了兩聲,忽然沉默,抽著煙,吞雲吐霧,「我媽真死了?」
我看到了她身上的九圈鎖鏈。她已經變成了鬼,甚至是殺了人的惡鬼,卻不帶陰氣。鎖鏈呈現出黯淡的顏色。
徐天成吹了聲口哨,「你的能力很酷炫啊,比那個外國佬牛逼多了。」
那鎖鏈沒有金屬光澤,反倒像是畫出來的,還籠罩著粉色的霧氣,www.hetushu.com看著有些滑稽。
我突然感到了不安,想起了還在樓下的父母。同時,我也想起了事務所中的葉青。
隨著那些手失控的動作,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劉淼的能力。
這麼多人被殺,但不管是文靜,還是房子里的死者,都沒有散發出屬於鬼魂的陰氣。
她的反抗立刻引起了那些手的動作。她的靈魂被撕扯著。
文靜發瘋般地尖叫起來,又掙扎著想要撲向徐天成。
那鎖鏈上乾乾淨淨的。
我意識到不妙,喝止了一聲,但已經晚了。
「在房間裏面。裏面都是屍體。你媽應該也在裏面。」
冥西特、韓贇都消失不見,我也抹消掉了不少靈,可這世界上仍然有靈存在。除此之外,鬼王也早就在人世間落腳。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會帶一點痕迹。
我身體一僵,腦中已經浮現出了一些記憶。
我沒好氣地看著徐天成,「還要多謝你了。我現在少了個問話的對象了。」
「哎喲!搞什麼呢你小子?」他四腳朝天,沒記著爬起來,先是罵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