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075章 往前看(四)

更讓我感到棘手的,還是葉青的存在。我實在不知道他會再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他現在在我心目中就是個極端的理想主義者,根本沒有理智和情感可言。如有需要,他會在殺了青葉的人之後,對我身邊的人下手,我對此深信不疑。
鬼王本身就是個大問題。
客廳沙發背後,就掛著三幅長卷。三位古典美人立於畫中,身姿窈窕,面容清秀。當然,這種面容清秀是從氣質上來說的。這是國畫,不是油畫、素描,畫中之人和真實的人實在是有不小的差距。三人五官上還有些相似,像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但這種相似,實際上是作畫之人的風格所導致的。
他自顧自欣賞了一會兒,感慨連連。
看起來柔弱,乃至於病弱的女人卻有一雙堅毅的眼睛,並不是我想象中的媚眼如絲,神情嫵媚。明明是黑白畫,卻給人一種艷麗的色彩感,可這種直觀印象下的畫中人又彷彿清澈如水,不染俗世塵埃。
他率先起身,也不用準備什麼,就要往外走。
在附身南宮耀的時候,我見識過他的能力,就是現在這副樣子。
想到那些屍體,我就感到頭疼。
「先說和_圖_書好,搞定了這件事,你得幫我想個辦法,保護好竇雪。」姚聶插話道。
我們已經回到了車上。我坐在副駕駛座上,給徐天成指路,聽到葉正一這麼說,我看了眼後視鏡中的葉正一。
「走吧走吧。跟你們這種不懂欣賞的人也沒什麼好說的。」葉正一親自將畫卷好,握在手上。
「就這三個?」我詢問道。
姚聶留在客廳中,毫不客氣地戳穿了葉正一,「這些也是你畫的。」
「你知道鬼王是什麼嗎?」
「現在就走?這麼著急?」葉正一還坐著,沒有起身的意思,雙腿都盤得好好的。
姚聶和葉正一兩個鬼,行動更加方便,直接就飄了起來,跟著徐天成往外。
他毫不掩飾對我的鄙視,「我的美人圖怎麼可能只有這種程度?就是後來被逼著改畫,我也是有底線和自尊的。」
我以為鬼王是鬼魂和靈的結合,但這要是牽扯不能說的禁忌,那個連接柳澈時代和未來世界的禁忌,到底是什麼呢?
經過樓下家門的時候,我注意著他們的表情、動作。他們都沒多看一眼,不知道是不相信我所說的住在樓下,還是根本不在意這種事情http://www.hetushu.com
「你當我能撒豆成兵啊?每一幅畫都是我精心繪製,需要耗費不少心力。哪有辦法弄出那麼多美人啊?」葉正一不客氣地說道,教訓姚聶,「我就是不眠不休,畫一幅畫也得用個兩三天。要弄出一支軍隊來,得多久?還有,你當那些鬼王是傻瓜嗎?發現不對,他們肯定要來直接對付我。擒賊先擒王啊。我到時候雙拳難敵四手,有再多的美人,也得淹沒在他們的群攻圍剿之下。」
而鬼王弄出來的通信中斷,也是個不小的問題。
我的問題有些沒頭沒腦,但葉正一顯然聽明白了,剛才侃侃而談的氣勢立刻消失不見。
「就是畫個女侍衛。」葉正一立刻換了語氣,「我的美人要成了法術靈,我畫的其他美人,就是最強大的式神了。那些鬼王都不可能是對手。」
「之後再說吧。人都死了,也不著急。」徐天成頗為淡定地回答。
葉正一摸著自己的畫軸,慢慢說道:「這個事情……並不重要。我之前就說過了,你得往前看啊。怎麼解決這些,才是你該考慮的。」
我看了眼葉正一,實在沒有欣賞他的美人的能力m.hetushu.com
公寓建造的年代有些久,但設施似乎翻新過。房子格局老舊,卻是乾乾淨淨。
我倒是可以用能力將屍體都清除掉。匪夷所思的死亡事件會變成集體失蹤案。也不知道這樣算情況轉好,還是變得更糟。
他這麼說,我反倒是不放心。
葉正一在旁連連嘆氣,哀嘆自己的神作被自己修改。
「畫在哪裡?」我問徐天成。
我暗自想著,自己是猜對了,可又陷入了茫然。
家裡面沒什麼動靜,爸媽大概都沒想到我之前出門是又回到了樓上,也沒想到樓上還藏了那麼多的屍體。
「那不一樣。這是敷衍小徐的,沒有發揮我真正的實力。小徐弄來的筆墨紙硯也不夠好。那種次品……」葉正一還沒說完,徐天成已經走了回來。
「說起來,我們現在怎麼報警啊?去派出所嗎?」葉正一又說道。
「知道了。能用法術的話,我隨手畫個護身符,都能對付那些鬼王了。」葉正一牛氣哄哄地說道。
「我也是硬著頭皮,好說歹說,才留了這一雙眼睛下來。其他的啊……」葉正一撫摸著畫中人,還刻意攤開手掌,將畫中女人的大半張臉都給遮住,只留下那和圖書一雙眼睛。
只聽到汽車內響起了兩個鈴聲。
徐天成在開車,我直接察看了自己的手機。
室內的暖氣不知何時關掉了。我想到了那些屍體,不僅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徐天成。
但這種讚歎還是對畫作的讚歎,對畫師技巧的讚歎。倒是沒有被女色勾得鬼迷心竅。
「這樣的話,你都可以畫一支軍隊出來,直接消滅那些鬼了吧?」姚聶也有些質疑。
文字信息變成了數字和符號,其他事物也跟著變形。
我不確定,是因為從三幅畫上,我沒有感受到特殊的氣息。
瘦子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出事,我都不一定能及時趕到。
徐天成很自然地下樓,還提醒我這個最後走的要關門。
「可以走了嗎?」我催促道。
這幕場景我曾經看到過。
「在我家。」徐天成回答,「我自己租的房子,不在這兒。」
徐天成有一輛車,就停在小區內。他租的公寓也在不遠處,開車二十分鐘就到了。
我再沒欣賞能力,也不得不讚歎那雙眼睛太過漂亮了。漂亮,又靈動,好似畫中人隨時會活過來,用那雙眼睛注視自己。
「是通知。通信恢復了。」我剛察看完消息,就發現自己的視野產生http://www•hetushu.com了變化。
我和徐天成的手機都響了一聲。短促的鈴聲,證明我們都收到了消息。
出門的時候,我才發現室內外溫度已經沒了區別。我渾身冰涼,但此前都沒感覺到寒冷。
公寓門一打開,我看到的就是嶄新的房子,似乎是請人專門設計過,從玄關到客廳,都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那是個姿態和客廳三幅畫差不多的女人,同樣身姿窈窕,腰肢盈盈一握,體態纖長,好似風中的柳枝。
我想象不到。
他扯這些的時候,徐天成已經進了卧室。
「當然,」葉正一瞥了我一眼,「不是。」
我被他的大喘氣弄得有些不愉快。
「你沒有辦法成為鬼王吧?」我又問道。
我這才記起來,這房間里還有不少屍體塞在卧室呢。徐天成的母親和繼父應該也在其中。
葉正一看向我,欲言又止。
隨著葉正一話音落下,我感覺到有視線從我身上掃過。葉正一眼觀鼻鼻觀心,好似入定了,直接與外界隔絕了所有聯繫。
「你還會畫護身符?」我以為葉正一隻會畫美人圖。
他手中捧著一軸畫卷,小心翼翼地在茶几上展開,讓畫中美人露出了全貌。
我的一顆心一直提著,無法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