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無敵劍域

作者:青鸞峰上
無敵劍域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五卷 不瘋魔,不成活

第2803章 活著,真好!

而當二丫來到那韓冷月的面前時,她身後,是三十多具無頭屍體。
小女孩手持方天畫戟不斷地在刺,挑,砍,劈,在小女孩的揮動下,峰頂上響起了一道道尖銳刺耳的破風聲。
二丫想了想,然後道:「必要的時候,可以講拳頭嗎?」
二丫也怒道:「你自己給我的,我又沒有強迫你!你怎麼不講道理?」
「哦!」
說著,他拿出了錢包,開始數錢給女孩。
因為那枚子彈打在二丫眉間時,二丫沒事,那子彈之間碎成了灰……
二丫停下腳步看去,在她與小白右邊不遠處,站著一名與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小女孩穿著一件百花裙,梳著兩個小辮子,模樣甚是可愛。
安南靖抬頭掃了一眼四周,然後道:「或者說,是某種強大的法則。這裏,不簡單!」
二丫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道:「我也不知道楊哥是去哪裡買的,如果你想買,可以去大千世界逛逛,也許還有。」
小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一排排汽車揚長而去!
「這位姑娘!」
男子微微點頭,「下次我自己去找。」
劍修雙眼微眯,屈指抬手輕輕一點,一點劍光自他指尖閃出。
這就是銀河榜!
在銀行門口,小女孩轉頭看向二丫,「就在裏面,你現在可以把嘯天給我了吧?」
所有人紛紛看向了二丫身後的小白,小白連忙把兩把槍藏在了身後,她眨了眨眼,然後咧嘴一笑。顯然,剛才那兩槍是她放的,只是不知道她是對著哪裡放的。
就在這時,二丫突然道:「小白,你讓開!」
這時,二丫突然又道:「簾霜姐,我餓了!」
時空比武台!
很快,幾人進入了那顆星球,不過,當進入那顆星球的大氣層后,不管是安南靖還是楊簾霜臉色皆是大變!
男子收回目光,然後朝城中走去。
二丫身旁,楊簾霜搖頭,「不能玩!」
一道慘叫聲在場中驟然響起。
小白與二丫一瞬不瞬盯著面前那電視。
枯命掃了一眼下方,然後道:「三招,三招擊敗贏家的那傢伙,做不到,我枯命名字倒過來寫!」
這時,楊葉突然看向了那飛升台,他眉頭微皺,施展出了劍域,在劍域籠罩之下,楊葉發現,那飛升台內,竟然隱藏著一個陣法!
楊簾霜看向二丫與小白,二丫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道:「簾霜姐,我跟小白這麼小,我們這麼善良,怎麼可能亂來呢?你放心,這次去你們家鄉,我們就只做兩件事,玩,吃。小白負責玩,我負責吃。」
男子微微點頭。
房屋內,楊簾霜掛了電話,在她對面,安南靖眉頭微皺,「她們出事了?」
然而下一刻,兩人愣在了原地!
兩縷劍光剛一接觸,下一刻便是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一旁的枯命是站著的!
二丫正色道:「我把她賣給你了。但是,她還是我的!」
在秦家主世界,也就是天武大陸上,有一座城,名天武城,城中沒有房屋建築,只有一個個時空比武台,這些比武台,都是由秦家耗費巨資打造,每一座比武台都是由達到至境階的神秘空間石與金剛石打造,能夠承受真境強者的力量!
二丫看了一眼小女孩,「你很有錢嗎?」
中年男子搖頭,「不用了。他去了生命禁區,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街道路邊,突然來了一輛黑色轎車,勞斯萊斯!
因為其在輪迴境時,就已經能夠殺半步真境如殺狗,不僅如此,其還能夠抗衡真境強者!
回家!
二丫微微點頭,「我記下了,以後有機會我叫楊哥幫你找找。」
這時,水果攤老闆又道:「兩位姑娘,你,你們快走吧!那個不孝子認識一些社會人,我怕……」
二丫看了一眼老闆,「難吃!」
「見過大小姐!」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穿著紅妝的女子自遠處緩步而來!
女孩怒道:「你收了我的錢!」
房間很大,非常大!
楊簾霜並沒有下死手,那青年男子只飛出去丈許!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巨石之上,那躺著的少年手指微微顫了顫,與此同時,那趴伏在他身上的白色小傢伙小爪也是輕輕一顫。
那股氣息直接被這縷劍光碾碎,劍光筆直而下,直接沒入了那城中。
楊葉抱著小白走到了二丫面前,他輕輕擁住了二丫,小白也緊緊抱住了二丫的脖子,三個就那麼抱著,持續許久許久……
不知道過了多久,劍修再次停了下來,在他面前不遠處,出現了一座虛幻的石台,很快,石台之上,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穿著一件寬大的紫色長袍,眉間有一點朱紅。
二丫眨了眨眼,「沒有啊。我都說謝謝了啊!」
楊簾霜轉頭看了一眼那顆火星,火星有生命?
「兩位!」
小白回到了二丫的面前,她抱著一杯果汁繼續吸,二丫也在吸果汁,兩個小傢伙一副我們什麼也不知道的模樣。
在兩人比武時,一名男子來到了天武城外。
「什麼地球!」
那服務員也是愣住了。這是寵物?
強行進去!
「小白,這東西沒有靈氣波動,為什麼會亮呢?」二丫突然問。
南離夢看了一眼楊葉,「要走了?」
說完,她轉身離去。
二丫與小白相視了一眼,小白看了看爪子中的糖葫蘆,這很低級嗎?
聲音落下,一縷劍光突然閃至那善門之中,但是,門內卻是沒有任何動靜。
小女孩鄙夷的看著二丫,「你真噁心,居然與一個動物一起吃,而且還是吃糖葫蘆這麼低級的垃圾食品!」
劍修臉上,難得出現了笑容,正要說話,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自門內傳來,「小傢伙,莫要胡鬧。」
他突然轉頭,怒道:「給老子先砍死她!」
枯命突然豎起了三根手指,「三招敗不了你,我從今以後不在打銀河榜!」
在那墓碑之上,有四個血紅大字:生命禁區。
葬命劍!
說完,他整個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說著,她帶著小白往遠處走去。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之前那逃走的青年男子的怒喝聲,「就是她們!」
轉瞬。
二丫轉頭看向韓冷月,「我二丫自幼聽楊哥教誨,講究以德服人。」
楊簾霜搖頭,「我也不清楚,不過,應該不會太久。」
楊簾霜沉默了片刻,然後道:「父親,老媽,看到我,你們應該想到了一些吧?」
韓冷月身後的那名唐裝老者身體在顫抖,他是古武者,見過一些更厲害的古武者,但是,沒有人能夠做到在瞬息間斬殺三十來人!
這時,青年男子突然走到了那水果攤前,一腳踢在了那水果攤上。
楊簾霜想了片刻,然後道:「你能保證不打死人嗎?」
比武台下,無數人頓時笑了起來。
說著,她將自己手上的那塊表脫了下來,然後遞給了那老闆,「先做抵押,放心,我們不是騙子!」
而在這老者身後,站著二十來人,這些人穿著迷彩服,手上都抱著一把把機關槍。
「天璇系,玄者大陸,劍宗,逍遙子。」
正是安南靖!
很快,在小女孩的帶領下,二丫與小白來到了一處銀行,這銀行就開在小區內,顯然,只針對這些富人。
這個比武台,正是排行第二的專屬比武台!
安南靖舔了舔糖葫蘆,味道有點甜,又有一點點酸,好像還不錯,於是她又舔了舔。
在黑甲士兵的注視下,那測試柱轟然碎裂,化作無數碎片散落在地上。
二丫點頭,「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撒謊的!」
而眼前這個小女孩做到了!
司機:「……」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劍修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座古城。
番外 來自天璇系的劍修
就在這時,小白突然怒了。她拿出了兩把槍對準了那開槍的男子,然後小爪使勁扣動,但是,她眼睛是閉著的!
女孩表情僵硬了,她看了一眼二丫,猶豫了下,然後道:「小妹妹,要不你把她賣給我吧?我出一萬塊!一萬兩千塊也行!」
女孩:「……」
二丫舔了舔糖葫蘆,「楊哥說,講道理沒用,得講拳頭。」
小女孩連忙道:「我叫秦思凡。」
十幾人直接朝著楊簾霜沖了過去!
戰鬥!
安南靖微微搖頭,「無事!」
嘩!
二丫想了想,然後道:「你爸爸叫什麼?」
原地,二丫小白一臉懵逼。
沉默片刻,楊葉利用劍域探查那陣法,順著陣法的傳送軌跡,他神識一直蔓延……最後,他愣住了。
說著,其就要動手。
另一邊在愣了大概數息后,一道顫抖的聲音傳了過來,「霜,霜兒?」
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楊葉笑道:「活著,真好!」
即使是那韓冷月此刻也駭到了極點,她知道,眼前這小女孩,絕對不是一般人,甚至可能是傳說中的仙人。
楊簾霜看了一眼二丫所指,隨即笑道:「那是衛星。」
(全書完)
女孩以為二丫是同意了,當下連忙點頭,「對對!」
歡聚!
韓冷月帶著一群人進入了商場,她來到了二丫的那間飯店,地面上,躺著一具無頭屍體,而那韓少則已經被抬走醫治。
不到兩分鐘。
小白眨了眨眼,她表示不懂!
這一次,小女孩牽來了一頭老虎,真正的東北虎啊!
劍修身後,那駝背老者獃滯地看著遠方,「不可能……他明明沒有劍……」
安南靖看了一眼小白,「惹事!」
很快,車停了下來,三人來到了一棟豪華的別墅前,楊簾霜剛一出車門,一名婦女便是迎了過來,當看到楊簾霜時,那婦女直接哭了起來。
青衫男子緩步朝著劍修走去,「宇宙萬物有生命,有生命,就有死亡,而有死亡,也就有生命。劍能殺死一個活著的人,但是卻無法救活一個死去的人。」
不遠處,二丫解釋道:「她的意思是,你們什麼也沒看到,懂嗎?」
楊簾霜道:「當然不可以,那是衛星,恩,以後在跟你解釋,先跟我下去,到了我家,我給你弄好吃的!」
他拿出了電話,很快,電話那邊傳來了楊簾霜的聲音,「何事?」
二丫摸了摸自己小肚子,然後她點了點頭,「好,我餓了。我要去吃飯!」
激烈,殘酷!
很快,劍修消失在了中年男子的視線中。
楊簾霜搖頭一笑,然後正色道:「二丫,姐姐是跟你說真的,我們那個世界的人對你來說,很弱小,去了那邊后,你千萬別亂來。」
二丫舔了舔糖葫蘆,「一塊石頭而已,你不要激動了。你要是不吃飯,就去玩吧,我跟小白不會跑丟的。」
看著那群衝過來的黑袍人,道袍老者微微搖頭,他手中拂塵輕輕一掃,下一刻,那十幾名黑袍人直接憑空消失在了場中,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韓老!
火星!
說完,劍修人已經在數十萬丈之外。
然而,那方天畫戟來到道袍老者面前還有數十公分時卻無法在進一寸。
小白:「……」
劍修眼中有了一絲興趣,他正要進門,就在這時,那門內,一個白色毛絨絨小腦袋冒了出來。
小女孩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二丫,她也想坐在藏獒身上,可是以前藏獒死活不同意的!不過一想到等下就可以了,小女孩頓時高興的不行,她牽著藏獒的繩子轉身就往遠處走。
路上,丁芍藥輕聲道:「萬界已定,你的秩序,萬界都在遵守,雖然不能做到萬事公平,但是,一切都是在朝著好的方面發展,沒有任何能夠肆意妄為,當然,除非他的實力超過我們萬界城……至於四維宇宙,他們一直以來都很安定,沒有搞事情,也不敢搞事情,畢竟,你沒有隕落……」
「你還要報警!」那小女孩氣的小胸脯一陣起伏。
很快,那青年男子連人帶刀飛了出去!
安南靖搖頭。
二丫走到了藏獒面前,後者都快哭了。
二丫掃了一眼裡面,最後,她走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了坐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那劍修右腳輕輕一點,剎那間,一縷劍光自他腳下綻放,下一刻,他已經在黑袍老者身後百丈之外。
小白看了一眼那電視,有些茫然,她沒有感受到神器的氣息啊!
楊老爺子指了指地面,「一顆炸彈的威力有這麼厲害嗎?韓老,她們不對你出手,是因為沒有意義,你在她們眼中,根本沒有威脅力,為了你韓家,也為了這燕京,你最好別在有什麼歪想法了。不然,上面的人都不會放過你!」
小女孩抬頭直視道袍老者,「前輩若是有意,若是有心,何須理由?前輩若是無意,若是無心,十萬個理由也無意義。收與不收,全在前輩一念之間,不是嗎?」
黑牌老者嘴角,有著一抹鮮血。
武封!
二丫看了一眼安南靖,然後道:「安姐,你吃嗎?」
安南靖沉聲道:「在那顆火星上,我感受到了生命氣息,但是很快又隱藏了起來。」
整個水果攤轟然倒地,上面那些水果瞬間傾灑一地,正在啃著水果的二丫與小白都愣住了。因為她們面前的水果都滾到地上了!
鮮血濺射!
楊簾霜連忙道:「很好的朋友,這段時間她們就住我們家!」
一名男子連忙道:「沒有,不過,對方身後有保鏢,據我們所查,應該是楊家人!」
而在這墓碑後面,是一扇漆黑色的門,門純漆黑色,上面有許多詭異的符文烙印。
小白眨了眨眼。
男子哈哈一笑,然後帶著美艷女子來到了二丫的面前,二丫看了一眼男子,沒有說話。
這時,一名老者出現在了中年男子身旁,「尊上,你為何放過他?」
這就是劍修現在的劍道,也是他自己給自己的劍道定義!
番外 銀河(二)
她二丫用的不是玄氣,而是肉身之力,純肉身力量!
說完,他就要轉身離去。
也就是那最強天命與逍遙子去的地方!
他要一直敗!
二丫點了點頭,「這個可以,我可以下手輕點!」
大廳內。
二丫也不客氣,直接咬了一半,剩下一半是留給小白的。
楊老爺子看向安南靖,正要說話,楊簾霜突然道:「父親,你去韓家,讓他們最好是不要在有什麼行動,馬上派人去給二丫道歉。」
道袍老者看了一眼那天道之眼,下一刻,他手朝前一伸,然後輕輕一抹,就是這一抹,那天道之眼降下的那些神雷全都不見了。不僅那些神雷,就連那天道之眼都直接消失不見了。
「哇瑟,好噁心呀!」
和_圖_書韓老,可是燕京首富,其勢力之大,可以說,他跺一跺腳,整個燕京都會抖三抖!
老者看了一眼那些混混,然後右手輕輕一揮,很快,他身後的那些人直接衝上去將那些混混全部給帶了下去。
商場外,數十輛黑色小轎車車趕至,很快,自小轎車上下來了將近兩百人,這兩百人個個穿著黑色西裝,腰間帶著長長電棍,為首的數十人甚至還帶著槍。
劍修眉頭皺了起來。
每一個人一生都有追求,在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之下,你去追求任何東西都不為過。他選擇的是劍道,這本身並沒有錯!
小女孩連忙道:「走,我帶你們去我家銀行。」
黑甲士兵神情變的尊敬了起來,「武家先祖,他曾經在輪迴境時,一擊就讓得紫色石頭亮了起來,並且亮了足足三天三夜!」
見到女子,場中無數人紛紛低頭。
警車上,一名肥胖男子跑了下來,他很快跑到了寒冷月的面前,恭敬道:「韓小姐,這是?」
一道劍光至剛,擁有著毀天滅地之力,所到之處,湮滅一切;一道劍光至柔,所過之處,猶如陽光普照大地,萬物復甦。
說完,他拉著丁芍藥與二丫還有小白直接回到了鴻蒙塔內的飛升台之上。
一旁,楊簾霜笑道:「老闆,讓她們吃,待會我結賬。」
聞言,楊簾霜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她也算是看出來了,不管是這小白還是二丫,都很聽安南靖的話。
自從當初二丫一拳打坍一堵牆時,在楊府里,二丫的威望直接蓋過了楊簾霜的父親。而她之所以打塌那堵牆,只是因為那堵牆擋了她的路。
「前輩來自哪裡呢?」小女孩又問。
南離夢看了一眼楊葉,沒有在說什麼。
說著,其直接握著西瓜砍刀朝著小白砍了過去。
小白愣了愣,然後轉手就將右爪中的香蕉皮仍在了那青年男子的臉上。
道袍老者眉頭微皺,下一刻,他右手一揮,就是這麼一揮,那數十道光束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劍修繼續朝著遠處走去。
在這兩黑色轎車之後,還有十兩黑色轎車!
是的,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就是無情劍道,無牽無掛,無情無欲,唯劍而已!
劍修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他腳下突然之間凝聚出了一柄虛幻的劍。
「啊!」
陣法?
這一天,天武城格外的熱鬧。因為排名第四的枯家超級天才枯命要打榜!
而就在這時,那城中,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衝天而起,劍修眉頭微皺,停了下來,下一刻,劍修手輕輕一引,一縷劍光自城上空宛如一道閃電電射而下。
丁芍藥看向楊葉,楊葉輕聲道:「我現在,只想為你們而活。」
番外 道袍老者
「難道有大神在庇佑我們地球?」楊簾霜突然道。
丁芍藥愣住。
只有戰鬥才能夠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也只有戰鬥,才能夠更好的磨練一個人的心性與性格。
劍修一路往前,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到那所謂的生命禁區了。
「……」
二丫咧嘴一笑,「安姐,我們想出去玩!」
劍修朝著中年男子走去,「他先動的手。」
瞑獄大陸上空,道袍老者雙眼微閉,許久許久,他睜開了眼睛,眼中有著一抹失望。他搖了搖頭,就欲離去。而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出現了一道綠光,很快,那道綠光落在了道袍老者的面前,綠光散去,一名中年男子出現在了道袍老者的面前。
砰!
聲音落下,他拐杖之上的那條毒蛇突然飛了出去,毒蛇迎風暴漲,來到劍修頭頂時,已有千丈之長。
楊簾霜掃了一眼四周,神色有些複雜,「燕京……爸,媽,你們可還好?」
嗡嗡!
為首的那青年男子長刀直指楊簾霜,「兄弟們,給老子砍死她……」
韓冷月看了一眼小白,然後接過了那兩把槍,小白小爪快速揮舞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怒吼聲突然自下方傳來,緊接著,數十道光束衝天而起。
楊葉輕聲道:「走吧!」
二丫走到了那電視前,從裏面,可以看到她與小白!
聲音落下,他手中拂塵突然輕輕一掃,就是這麼一掃,那名拐杖老者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就這樣,劍修御劍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之間,他停了下來。
車停在了路邊,很快,一名身穿西裝的青年男子快速走到了車門前打開了車門,緊接著,一名穿著黑色唐裝的老者自其中走了出來。
這時,十幾輛警車突然趕來。
就在這時,那韓冷月突然道:「此事是我韓家不對,我韓家……」
害怕?
楊簾霜:「……」
一旁楊簾霜走到了小白面前,她揉了揉小白的小腦袋,笑道:「收起來吧,這個東西給老闆,很有可能給他帶來不好的事情!」
小白眨了眨眼,我是哪裡買的?
男子身形一動,出現在了枯命的對面,然後道:「讓他接我一劍!」
「能吃嗎?」二丫問。
就在這時,那地面上的青年男子突然怒罵,「你給老子等著,等著……」
楊簾霜看了一眼水果攤老闆,沒有說什麼。
美艷女子眼睛一亮,「好可愛的寵物!」
二丫與小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她們已經被那些燈光給吸引住了。
小女孩道:「我爸爸叫秦不凡!」
在枯命消失的那一刻,武封突然也消失在了原地。在兩人消失的那一刻,那比武台突然消失了。
中年男子身旁,那老者呆住了。
說完,她轉身跑了出去。
道袍老者微微點頭。
番外 地球(一)
而這位枯家天才,不過才三十一歲!
比武台下,一片嘩然!
二丫點了點小腦袋,然後按下撥通鍵。
楊府位於中北海低端,這個區域住的人,都非富即貴。
黑甲士兵點了點頭,「看到石柱上的那幾顆不同顏色的石頭了嗎?其中,紫色石頭最高,其次是金色,紅色,黑色,然後是藍色,要想進城,只要你的力量能夠讓黑色的石頭亮起便可以了。」
「小白你看這邊,你看那個女人,她衣服穿的好少,胸都露一半出來了,好羞人,要不我打死她吧!」
楊葉拉住丁芍藥的手,帶著她進入了鴻蒙塔內,鴻蒙塔內,蘇青詩,曉雨夕,妝未然,白芷仙等女紛紛來到了楊葉的面前。
片刻之後,場中氣氛有些尷尬。
安南靖看了一眼二丫,二丫不說話了,專心的吃著糖葫蘆。
中年男子右手緩緩鬆了開來,他死死盯著不遠處的劍修,「你來我天部所謂何事!」
就這樣,二丫扛著那柄長刀朝著那群人走了過去,而在她肩膀上,小白兩隻小爪內握著兩把槍……那是她從楊簾霜家裡摸來的。
二丫轉頭看了一眼小白,「小白,你這是慈悲槍法嗎?」
楊簾霜無語,這個怎麼解釋?沒法解釋!
過了好一會,二丫輕輕摸了摸,好像沒什麼反應。
二丫還想說什麼,這時,小白已經接過那根香蕉,她輕輕舔了舔,然後看向老闆,老闆笑道:「咬著吃!」
楊葉輕聲道:「我會復活你們,哪怕傾盡我所有!」
楊簾霜:「……」
結界!
當初,她硬生生扛住了素裙天命一劍!那一劍,並未能夠絕殺她,不過,她也因那一劍身受重傷,本體再次被毀,就如當年那一般!
「啊!」
緊接著,兩道劍光在場中一閃而過。
二丫倒是沒心沒肺,反正在她看來,就是去玩幾天而已,很快就可以回去了的。
終於到了!
老闆有些無語,「你連皮都不剝,能不難吃嗎?」
期間,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二丫與小白身上,這兩個小傢伙實在是有點惹人注目,特別是小白,實在是太可愛了。一些年輕女孩子看著那毛茸茸的小白,都想上去抱一抱。
小白小爪握著筆在那菜單上畫了好多圈圈,顯然,這些都是她要的。很快,她把菜單遞到了二丫面前,二丫掃了一眼,她指著其中一道名為「燕京烤鴨」的菜,「給我來十個!」
……
一路上,楊簾霜等人還是惹來了不少目光,小白與二丫還好,安南靖與楊簾霜那可是活脫脫的美人,大美人!特別是兩人穿著,就像是電視劇里那種古代女子一樣,真的很美。即使是一些女人,也忍不住看幾眼楊簾霜與安南靖。
丁芍藥微微沉吟,然後她轉頭看向一名青裙女子,「小夢,以後的事就交給你了!」
見到這一幕,黑甲士兵雙眼頓時圓睜了起來,然而就在這時,在他的注視下,那測試柱突然輕顫了起來,顫了一會——
黑袍老者獰聲道:「老夫乃禁忌大神,掌管三千星域。」
老者微微點頭,然後讓那楊家管家福老帶著安南靖她們去了另一棟別墅。
劍修微微搖頭,「好弱的大神!」
「誰?」那邊傳來了一道聲音。是個女士。
「她們是?」老者問。
「哈哈……」
砰!
中年男子渾身是傷,特別是胸前,有不下十個傷口。
這個束縛與框架束縛著劍修,讓他們認為劍道就是這般的,也該是這般……這就像三維宇宙的武者境界設定,這個境界設定就是天命強加給三維宇宙的一道禁錮。他能與天命抗衡,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去在乎過什麼境界,他從來不在天命的設定內;楊葉能夠在最後一招擊敗天命,是因為楊葉明白了一個他與天命當時都沒能明白的道理。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擋在了二丫與小白的面前。
就在這時,遠處的一名黑袍老者突然說話,緊接著,十幾名黑袍中年男子全部朝著道袍老者與那帶傷的男子沖了過去。
這時,一道驚訝聲自一旁傳來,「這他媽是餓死鬼投胎嗎?」
接著,那青年男子直接一把將那老闆推倒在地,然後他直接一把奪過了那老闆的腰間的錢包,轉身就走。
商場內,幾百混混與那些西裝男子根本沒有人敢動手,就這麼看著安南靖帶著二丫與小白朝外走去。
楊簾霜笑了笑,「下去你們就知道了,先說好,你們得跟著我,不能私自到處走!」
一道道槍聲不斷響起。
二丫吃著糖葫蘆,她舔了舔,然後又遞給小白舔了舔。
二丫嘖嘖驚嘆道:「小白,這個地球還是不簡單的,竟然有這種神器存在,你看,他們在裏面,裏面還自成世界,跟鴻蒙塔一樣哎。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進去!」
三人神色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凝重了起來。
沒有人攔安南靖,因為安南靖身後,是十幾具屍體。
不僅有一個陣法,還一段文字:「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小女孩舔了舔手中的糖葫蘆,然後道:「小白,我們去裏面逛逛?」
「安姐!」楊簾霜突然道:「你可莫要亂來,這裏……」
看到二丫與小白進來,安南靖放下了書,她看了二丫與小白一眼,沒有說話。
楊簾霜右手一招,老者面前的一柄手槍突然飛到了她手中,接著,她直接對著自己腦袋來了一槍!
楊簾霜微微點頭,「算是吧。她們身份很特殊,這段時間就住我們家。」
道袍老者沒有理那名瞑獄星域的守護者,而是轉身就欲離去,但是就在這時,一隻巨大的眼睛出現在了天際。
那青年男子瞬間怒了,直接抽起一旁的一把西瓜刀,「我槽尼瑪的,老子砍死你……」
幾人下降,很快,幾人越來越接近地面,此刻,臨界黑夜,無數燈光宛如星辰一般遍布整個大地。
二丫轉頭看了一眼小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居然在裏面!」
番外 地球(二)
楊簾霜輕聲道:「我遇到了一些事情,也獲得了一些不尋常的能力,簡單來說,我不是普通人,她們更不是普通人,特別是那小女孩還有那個小傢伙!」
「曹尼瑪!」
楊簾霜笑道:「當真!」
楊簾霜猶豫了下,然後道:「在還沒到之前,我得跟你們說說我家鄉的一些規則。」
此人,就是枯家超級天才,枯命!
你見過一口一個蘋果的小女孩嗎?你見過吃西瓜連皮都吃的人嗎?
很快,一名名穿著皮褲短裙的女子自一輛車上走了下來,女子極美,不過,神色卻是冰冷至極。而在這短裙女子身後,還跟著一名身穿唐裝的老者。
此人,正是韓家大小姐:韓冷月。
楊簾霜轉頭,不遠處,來了十幾名青年男子,這些青年男子剃著平頭與光頭,身上各種各樣的紋身,而在他們手中,有拿著鋼管的,也有拿著砍刀的!
一劍死!
道袍老者轉身離去,而就在他要離開瞑獄星域時,一名麻袍老者出現在了道袍老者的面前。
「為什麼?」二丫不解。
二丫與小白還有安南靖被帶到了一棟單獨的別墅,很大,裏面什麼都有!
青年男子躺在地上,雙手抱著自己的腹部不斷哀嚎著。
美艷女子轉頭在男子臉頰上狠狠親了一口,嬌笑道:「韓少最好了!」
服務員回過神來,她有些獃獃的接過卡,然後轉身離去。
這武封可是至境,三十一歲的至境,更是武家當代第一天才,其能夠打到銀河榜第三,這已經足以證明其實力的恐怖。要知道,一個人要打銀河榜的話,那是必須要從最後面開始往前打的。
在整個銀河系中千宇宙,人口何止億億萬,在這些人之中排名第四,那是何等的恐怖?
這時,小木走了進來,當看到那地上的男子時,小木神色當即凝重了起來,「韓少!」
這時,一個大約十八九歲的女孩突然跑到了二丫的面前,二丫看了一眼那小女孩,「要打架嗎?」
二丫明白了。
道袍老者微微一笑,道:「正是。」
二丫想了想,然後轉頭看向小白,「楊哥是幹什麼的?」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劍修,「你殺了我的人!」
安南靖看了一眼那韓老,下一刻,她右腳輕輕一跺。
老者看向楊簾霜,楊簾霜道:「聽我的!」
二丫直接拿起了一根香蕉,然後一口咬下去。很快,她又吐了出來,「呸呸,好難吃。」
轟!
劍修看了一眼黑袍老者,反問,「你是何人?」
見到這一幕,楊簾霜心中鬆了一口氣。
似是知道楊簾霜的擔憂,一旁的安南靖突然道:「我看著!」
那青年男子目光又落在了那楊簾霜與安南靖身上,看到兩女,其眼睛一亮,然後吹了一個口哨,這時,一旁的那老闆突然怒道:「你又來做什麼!」
這時,西裝男子連忙走了過來,和*圖*書他看了一眼服務員,「照她說的照做。」說著,他拿出了一張卡遞給服務員,「去刷吧!」
嗤!
二丫鬆開了拳頭!
楊簾霜苦笑,「不是小氣,這樣如何,到時我給你找個空曠的地方,單獨給你一輛車給你玩?」
通道之中,劍經與安南靖並排而立,在她們身旁,是小白與二丫。
小女孩牽著藏獒來到了二丫面前,小女孩指著二丫,「嘯天,給我咬它!」
二丫與小白來到了小區內,雖然不可以出去,但是,小區內還是可以逛逛的。
說到這,他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楊簾霜。
楊簾霜一口氣說了好多星。最後,她目光落在了遙遠的一顆水藍色星球上,「那裡,就是我的家鄉。」
二丫眉頭皺了起來,「起來!」
中年男子雙眼微眯,他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一瞬間,數萬丈內的星空直接扭曲了起來。但轉瞬間,周圍又一切恢復了正常。
秦家。
小女孩怒道:「你給我等著!」
茫茫星河,無邊無際。
秦家是銀河系八大世家之一,也是銀河榜的創辦者。
老闆看了一眼那塊表,猶豫了下,然後道:「看你們也不像是騙子,來,手機借給你打個電話,至於這表,我就不要了。」
二丫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她看了一眼小女孩的裙子,上面的花朵甚是好看,她微微點頭,「這裙子不錯,就是穿著不好打架!」
劍修看了一眼駝背老者,「有事?」
就在這時,那韓冷月身旁,一名男子突然拿槍對準了二丫,然後扣動了扳機。
見安南靖不同意,二丫與小白有些垂頭喪氣的退出了房間,兩個小傢伙退出房間后,安南靖繼續看手中的書,很快,她看到了最後一頁,當見到「未完待續」四字時,她眉頭皺了起來,「更新如此慢,實在該殺!」
小女孩先是一怔,隨即她手中的方天畫戟猛地出擊,快,准,狠,從動作上來看,毫無挑剔。
這時,二丫朝後退了好幾步,然後在小白的目光之中,二丫縱身一撞,直接撞在了電視上……
楊簾霜猶豫了下,這時,二丫已經跑到了一旁的小攤販,一個賣水果的攤販。
星空之中,二丫突然指著遠處一些漂浮物,「簾霜姐,那些是什麼?」
銀河系,中千宇宙。
在劍修面前千丈之外,出現了一名駝背老者,老者拄著一根漆黑拐杖,拐杖頂端,盤踞著一條吐著蛇信的毒蛇。蛇有些與眾不同,是七彩色的。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一名身著青衫長袍的男子自門內走了出來。
男子緩步朝比武台走去,當他走到比武台下時,然後抬頭看向那枯命,又道:「前來尋找世間最強大的人!」
與此同時,永恆國度上空盡頭,一道光點一閃而逝。
「小白你看你看,那房子真高哎,還會發光,不過,好像很弱哎,我一拳就可以打倒!」
安南靖帶著二丫與小白回到了楊府,二丫與小白回到了房間。
那原本在練習的小女孩眉毛一跳,冷喝道:「何人!」
小白捧著界晶又往老闆那裡遞了遞,老闆卻是搖頭拒絕,他雖然沒讀過多少書,但是懂一個道理,人啊,很多時候不能太貪心,不然,一般下場都不會太好!
老闆指了指被二丫丟在地上的那根香蕉,「你吃了一口,得給錢。」
二丫出手,那是要出人命的!
小白眨了眨眼,她看了一眼自己爪子中的兩把槍,她瞄了一眼那對著她的漆黑槍口,拿反了嗎?
就在這時,二丫右手一翻,一柄長刀出現在了她的掌心之中。
這時,楊簾霜看向安南靖,「你沒問題吧?」
就這樣,天雲峰多了一位來客。
當看到這名小女孩時,道袍老者微微一怔,眼中有著一絲驚訝,「不得了,沒想到這等世界,竟然還有你這等存在。」
漸漸的,小女孩額頭上已經有了汗珠,但是小女孩依舊在堅持。
楊葉帶著小白還有二丫來到了飛升台處。
二丫認真道:「他們絕對是被某種強大的陣法困在了裏面,我猜這個像玻璃的東西肯定是一件神器!」
「怎麼了?」楊簾霜問。
劍修正要過去,就在這時,那個門突然打開了。
劍修抬頭看了一眼跳巨蟒,巨蟒張開了血口大嘴,直接朝著劍修咬了下去!
看到這段文字,楊葉愣住了!
二丫接過菜單,她把菜單遞到了小白的面前,「白,你選!」
女孩怒道:「她,她太氣人了!」
天武城是天才聚集中心,因為每天都有無數天才前來打榜,除了打榜,還有的人是想找高手鍛煉自己!
道!
就這樣,半個時辰后,她們來來到了那顆水藍色星球前。
安南靖黛眉蹙了起來,「你擔心他死?」
小女孩在有了道袍老者的指點后,修為是突飛猛進。每天,修鍊之餘,小女孩總是會想方設法打聽道袍老者的來歷。
「進去再說!」一旁,老者突然開口了。
中年男子死死看著劍修,片刻之後,他右手指了指右邊,「往這走,一直走,盡頭有一處生命禁區,那裡面,有一位用劍之人,他就是你要尋的人。」
小白抱著一盒薯片,她看著那燈,然後搖了搖頭,接著,她小爪伸到盒子里拿出一片薯片遞到二丫嘴邊。
三人持劍朝著那座高塔閃掠而去。
楊葉盯著那飛升台許久許久。
一個時辰后。
二丫點了點頭,她看向那嘯天,「小白提升你靈智,你現在已不是一般妖獸,記住,守護她一身。」
劍修抬頭看了一眼那扇門,「也接我一劍!」
小女孩連忙道:「當然,我家可是有很多很多錢的,用不完的!」
「不可以嗎?」二丫又問。
小白眨了眨眼,楊葉是做什麼的?她也不知道啊!不過,楊葉好像專門在打架!於是,她小爪揮了揮。
只是可惜,有些人已經不在……
那藏獒哪敢起來?
小女孩得意道:「那是當然,我家可是開銀行的,錢多的我十輩子都花不完!你呢?你家是幹什麼的?」
劍修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中男子,「求敗。」
高塔第一層大門上方,有兩個血紅大字:界獄。
榮耀!
楊簾霜想了想,然後道:「算了,先跟我回家吧!」
很快,兩個小傢伙將那根香蕉吃完了,然後兩個小傢伙看向了那老闆。
嗤!
楊簾霜眼眶瞬間濕潤了起來,她展顏一笑,「好!」
楊哥!
二丫微微點頭,然後她抱著小白轉身朝著那銀行走去。
駝背老者雙眼微眯,「來自低等宇宙的人,你的語氣讓本尊很不爽。」
楊老爺子愣住了。
看到這一幕,那韓老呆住了。
銀河榜。
槍響聲響起。
「咦?」
砰砰!
無情?
這時,一名服務員來到了二丫的面前,服務員遞上了菜單,「小姑娘吃些什麼?」
這一次,那青年男子愣住了,小白眨了眨眼,然後又將左爪的香蕉皮扔了出去,很准,剛好丟在那青年男子的臉上。
這時,二丫又道:「她們是不是故意為了吸引男人的目光?」
這時,那小木連忙走到了韓冷月的面前,「韓小姐,此事……」
而在第一層左右兩邊,還有兩行血紅大字,宛如對聯。
片刻之後,二丫與小白離開了房間,二丫與小白來到了安南靖房間。
女孩有些怒道:「你說好把她賣給我的啊!」
說著,他看向了自己的掌心,掌心之中,漂浮著一些零碎的星點。
當然,也感受到了更高級別的宇宙存在。
「一起殺了!」
當男子要進城門時,一名黑甲士兵突然擋在了他的面前,「第一次來?」
說著,她撥通了一個電話,很快,電話通了。
二丫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那我們家就是干黑社會的!」
安南靖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
駝背老者抬頭看了一眼劍修,他咧嘴一笑,嘴內的牙齒是漆黑色的,頗為噁心。
嗤!
中年男子來到了二丫那間飯店內,此刻飯店內的其餘客人都已經逃走。
二丫看了一眼那顆水藍色星球,然後道:「好小,我一拳就可以打爆!我……」
見狀,小木呆住了。下一刻,他連忙單膝下跪,顫聲道:「謝,謝謝二丫小姐。」
過了許久,老者道:「簾霜,你,你是修仙者嗎?」
韓家,整個燕京真的沒有什麼人能夠得罪得起的!
二丫!
道袍老者微微搖頭,「只是路過,無意……」
水果攤前,青年男子抄起西瓜刀就朝著小白砍去,速度很快,拿刀的架勢很老練,顯然,沒少幹這種事情。
二丫道:「可以。」
但是,這真的是無情嗎?
而這時,二丫突然拿出了一塊拳頭大的石頭遞給了小木,「這個給你!」
劍修身後,那黑袍老者身體僵硬,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左邊:囚天,囚地,囚諸天神魔。
老者道:「此人實力……」
楊簾霜沒有去追,只是低聲一嘆。
就在這時,那已經騎在嘯天身上的小女孩突然轉身看向二丫與小白,「喂!」
二丫對小白使了一個顏色,小白眨了眨眼,然後她看向安南靖,接著,她小爪輕輕指了指外面,顯然,她與二丫一樣,想要出去玩。
「還有多久?」安南靖突然問。
對於她家鄉來說,眼前這三個,就是神!
如果是之前的劍域,他根本感受不到這些存在,但是,他達到眾生劍域之後,他已經能夠感受到更深層次的東西了!
而在劍修身後,那條巨蟒開始寸寸碎裂,不到一息間,那條巨蟒便是碎裂成了無數塊,鮮血如暴雨一般自空中傾瀉而下。
這時,那已經沒了頭顱的中年男子腰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朋友!」
黑袍老者周身,黑氣繚繞,其腳下,是一個漆黑色的黑色圓圈。
二丫看了一眼那藏獒,「你帶我去借錢,我不僅把它還給你,我還可以把它變的更厲害呢!」
比武台上,枯命打量了一眼男子,然後搖了搖頭,道:「可笑,一個輪迴境,你竟然讓第一那個傢伙接你一劍,無知,無畏!」
他要敗!
道袍老者看著小女孩許久,然後道:「好個聰明的小丫頭。也罷,雖然不能收你為徒,但是卻可以指點你一番,反正最近一段時間也閑來無事。」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之後,一道聲音傳來,「圍住商場,不要讓官方插手,我們自己解決,我馬上帶人過來!」
一旁,二丫突然道:「我看就是一個水球,這上面,好多水!」
之前那還一臉冰冷的韓冷月此刻臉上只剩下了驚恐!這麼多年來,她見過很多黑暗的一面,但是此刻這種場景,她從未見過!
見到這一幕,場中眾人是真正驚駭了。
刀起刀落。
楊葉看向丁芍藥,丁芍藥看著楊葉,她笑了,笑著笑著,卻又哭了。
小白掃了一眼四周,腦袋搖了搖頭,她不是很喜歡這裏,這裏好像沒有靈氣,或者說,靈氣太少太少了。
這十年來,他只做一件事,那就是陪伴身邊的人!
小白點了點小腦袋,她對那些燈光也很好奇,五顏六色的,好好看!她心中已經將那些小燈燈當做是囊中之物了。
聲音落下,劍修人已經在駝背老者身後,而那駝背老者的眉間突然裂開,鮮血緩緩溢出。
聞言,小白神色有些黯然了。
當然,他現在的問題也來了。因為,他再一次走到了自己劍道的盡頭。
聞言,二丫心中一松,誰有沒有生氣,小白是能夠感覺得出來的,小白最會察言觀色了。
當走到門口時,楊簾霜與楊老爺子剛好趕來。
楊葉為守護三維宇宙,是為有請,天命為復活哥哥而要滅三維宇宙,這就是無情嗎?
二丫點頭,然後繼續舔著糖葫蘆,「你報警吧!安姐說,要盡量講道理!」
二丫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白,我們殺了那麼多人,是不是給簾霜姐她們惹麻煩了?」
「恩,尋一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傢伙,不過,她沒有你懂事,她非常非常的頑皮。」
說著,他整個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然後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比武台上。
小女孩又道:「那能讓我坐它嗎?」
小女孩故意轉了一圈,得意道:「知道這裙子多少錢買的嗎?這是我爺爺從美國帶來的,可是花了好幾萬呢!而且是限量版的呢!」
黑甲士兵微微搖頭,「不知道。武家人應該知道!」
安南靖徑直走到了二丫與小白面前,二丫正色道:「安姐,他們要打我跟小白,我們好害怕!」
說著,她拿出了錢包,然後開始數錢。
劍收。
小女孩冷哼了一聲,「你借不到的,我們家的錢,只借給有錢人。」
西裝男子苦笑,「這還好,她現在還願意講『道理』,她剛來時,那是直接動手的。」
片刻之後,黑袍老者身體「咔嚓」一聲直接碎裂開來,化成了無數碎片自空中墜落。
自己這個家鄉與那個世界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峰頂,一位十四五歲的小女孩正在修鍊。
楊簾霜點頭,「是我,我現在在……」
放下一切是無情嗎?
說到這,青衫男子停下了腳步,他抬頭看向劍修,「我這有一劍,不為死,只為生,逍兄,可敢一接?」
楊葉抱著小白站了起來,在他們面前,站著一名嬌小的小女孩。
黑甲士兵愣了愣,就要攔住男子,而就在這時,遠處的那測試柱上的紫色石頭突然亮了起來。
二丫拿過了女孩手中的錢包,然後道:「這個給我?」
枯命輕笑了笑,然後伸手對著男子招了招手,道:「來,我接你一劍,不,我讓你三劍,三劍,夠了嗎?」
老者連忙道:「好好,我會讓下人好好照顧她們。」
楊簾霜與安南靖還有二丫以及小白不斷打量著四周,這時,楊簾霜突然道:「這是銀河系。」
「規則?」安南靖看向楊簾霜。
電話那邊突然掛了。
一劍生!
小白看向二丫,二丫死死看著那電視,「我要強行進去!」
他是一名古武者,是楊簾霜親自挑選的,而他,自然知道這石頭是什麼,這可是靈石,整個地球都沒有多少的。有這塊靈石,他的修為起碼可提升十倍不止!可以說,一塊靈石,能夠徹底改變他的命運!
楊簾霜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道:「媽,是我!」
聽到黑甲士兵的話,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他現在在哪?」
二丫撇了撇嘴,「小氣!」
一旁,二丫突http://m.hetubook.com然道:「這些是什麼?很漂亮耶!」
楊簾霜突然打斷了楊老爺子的話,「父親,韓家若是不罷手,不去給她道歉,後果會很嚴重,非常嚴重!」
一旁的水果攤老闆走了過來,「抱歉,那是我的兒子,哎,都是我的錯,當年沒有好好管教他,讓他成為了社會人。」
楊簾霜低聲一嘆,她突然有些擔心了。她總感覺這二丫與小白來到她家鄉后,會搞事情,搞大事情!
就在這時,餐廳內突然響起了兩道槍響聲。
老闆愣住了,這是什麼流氓邏輯?
楊簾霜咧嘴一笑,「父親,你老了!」
一旁,二丫走到了小白身旁,她將糖葫蘆遞到了小白嘴邊,小白看了一眼糖葫蘆,然後搖了搖頭,她想楊葉了。
小傢伙眨了眨眼,她收起了糖葫蘆,在她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劍,她兩隻小爪抱著劍對著劍修輕輕比劃了一下,顯然,這是要與劍修比劍!
麻袍老者死死看著道袍老者,「在下瞑獄大陸守護者,閣下作為輪迴境強者,來我瞑獄大陸肆意殺人,是在欺我瞑獄大陸無人嗎?」
很快,幾人穿過了那道傳送門。
韓冷月身後的那唐裝老者突然出現在了小木的面前,小木還未反應過來,那老者直接一拳轟在了他的腹部。
楊葉笑道:「南離姑娘,後會有期!」
男子微微點頭,然後問,「最高記錄者是誰?」
二丫仔細打量了一眼那電視,然後道:「他們是不是被什麼陣法困在裏面了?」
天雲星域,天雲峰。
楊簾霜正要帶著安南靖與二丫離去,就在這時,遠處駛來一輛黑色林肯,很快,林肯停在了楊簾霜等人的面前,接著,一名老者走了下來!
小白眨了眨眼,她瞅了瞅,看到一個按鈕,她輕輕按了下去。
兩個小傢伙開始吃了。
二丫自己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道:「小白,我們就只是去玩幾天而已,等你玩膩了,我吃膩了,我們就回來找楊哥。」
劍修搖頭。
那老闆看了一眼一旁舔著糖葫蘆的二丫,他猶豫了下,然後從自己攤位上拿過了一根香蕉,他撥開之後遞給二丫,「給你吃,不要錢!」
一輛車中,二丫打量了一眼四周,最後,她目光落在了那司機的方向盤上,「我可以玩玩嗎?」
安南靖收起長槍,帶著二丫與小白朝著外面走去。
那唐裝老者並沒有管那些混混青年,他看向了楊簾霜,當看到楊簾霜時,老者雙手開始顫動了起來。
小木知道,事情大條了!
聞言,二丫突然抬頭看向男子,男子拿出了一個錢包丟在了二丫的面前。
枯命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過了一會,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睜開雙眼,在其眼中,有著一絲瘋狂,「真境?真境算得了什麼?我枯命,必將超越我枯家先祖,逆改血脈。我要讓我枯家,重現當年先祖時的輝煌,不,我要讓我枯家超越當年先祖在時的輝煌!」
正是楊簾霜!
眾人聞聲看去,只見遠處,一名手持長劍的男子正朝著這邊緩緩走來。
很快,在不遠處又出現了十幾道光束,這些光束極快,眨眼間便是來到了道袍老者面前不遠處,光束散去,十幾名黑袍中年人出現在了場中。
場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中年男子睜開雙眼看向了那星空盡頭,「他實力是恐怖,但是,那個地方,更恐怖啊……」
根本沒有人敢反抗!
武封微微點頭,「如你所願,解決你后,我還要去找排名第二的那個傢伙。」
「呃!」
站的非常整齊!
楊簾霜黛眉微蹙,而那青年男子已經快速消失在了不遠處街道上。
場中,十幾人手持電棍朝著二丫與小白沖了過去。
小傢伙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眼中充滿了好奇。
楊簾霜道:「多的我也不能與你們說,你們只要知道那小傢伙很厲害就是了。還有,那個小女孩,你們要記住,不要讓下面的人去招惹她,這個小女孩有暴力傾向,她要是發飆起來,怕是十顆原子彈都弄不死她!」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三招!」
小白眨了眨眼,然後輕輕咬了一口,嚼了一會,好像還不錯,於是,她遞到了二丫嘴邊,二丫自然要給小白面子,也咬了一口,味道好像可以!
藏獒:「……」
聲音落下。
楊簾霜指著遠處的一顆星球,笑道:「那是木星,還有那個,那個是金星,恩,那顆是火星……」
小女孩打量了一眼道袍老者,然後道:「一縷分身。」
刀很長,比她人還高。
男子看了一眼遠處的小白,笑道:「買給你?」
番外 銀河(一)
那嘯天對著二丫與小白跪了下去,顯然,此刻的它已經有了靈智。
劍修沒有說話,御劍欲離開,而就在這時,那黑袍老者突然怒道:「就想這般離開?想的美,給本神死來……」
男子直視枯命,「知道他在哪嗎?」
小女孩心中大驚,但是卻很冷靜,「你是誰!」
楊簾霜鬆了一口氣,如果二丫與小白有個好歹,那事情就真的麻煩了。
枯命眉頭微皺,然後搖了搖頭,道:「沒聽過,你找第一做什麼?」
片刻之後,一柄劍突然自雲端而來。
二丫看向小女孩,「你叫什麼名字?」
阿秀!白妹!黑妹!
原地,那韓老爺子臉色低沉如水,不知在想什麼。
場中,許多人的目光投了過來,小白實在是太惹人注目了。而此刻,見到小白居然還會點菜,那些人滿臉的驚愕,這寵物成精了不成?
以安南靖為中心,方圓數百米內的青石地板瞬間炸裂成粉末。
二丫看了一眼西裝男子,「小木,你也一起吃啊。」
安南靖點頭。
道袍老者打量了一眼小女孩,眼中閃過一抹失望。聽到小女孩的話,他又打量了一眼小女孩,沉默數息,他道:「也罷,相識即有緣。」說著,他屈指一彈,一枚果子出現在了小女孩的面前,道:「此果名造化果,雖然不是真正的造化果,但是卻也還不錯,對你有幫助,送給你!」
一旁,小白時不時看看二丫,時不時看看電視,那裡面,一隻貓在追老鼠,可是那隻貓怎麼也抓不到老鼠,反而被老鼠戲弄,她覺得那隻貓笨死了。如果是她,她肯定可以抓到那隻老鼠。
就在這時,二丫突然一把抓住了那男子的手,在無數人驚愕的目光之中,二丫猛地一扯。
期間,他將幽冥殿諸女,還有南離夢,古劍宗那些弟子……總之,他印象中的人他都請到了萬界城。
什麼是有情?什麼又是無情?
「哇瑟……小白你快看,那個東西在跑哎,哇,你看到沒,它沒有靈氣波動也能跑哎,好厲害!」
小白吃了半塊薯片后,小爪指了指不遠處那台超大的液晶電視,顯然是在問那是什麼。
「真的?」小女孩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小女孩肩膀上的小傢伙舔了舔糖葫蘆,然後她看了一眼那大超市內,看到好多人往裡面走,她當即點了點小腦袋。
天雲城位於天雲星域的後方,依著天雲城所建。天雲峰極高,峰頂直入雲霄,人從下方往上看,根本看不到峰頂。在山腰以上的位置,雲霧繚繞,宛如仙境。
就在這時,楊葉突然搖頭。
女孩:「……」
安南靖冷冷看了一眼那韓老,然後帶著二丫與小白轉身離去。
劍修來到了那座城城門前,城門上空,有著三個大字:禁忌城。
一旁,楊簾霜趕緊拉著喋喋不休的二丫還有小白朝著遠處走去。
說到這,她眉頭微皺,看向那顆火星。
二丫點了點小腦袋,「我是把她賣給你了啊!可我沒說要把她給你啊!」
刀離二丫頭頂還有半寸時停了下來,因為二丫的一隻手捏住了那柄刀,此刻,中年男子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他知道,眼前這個小女孩不是一般的小女孩了!
二丫再次將糖葫蘆遞到了小白嘴邊,小白這次沒拒絕,舔了舔糖葫蘆,好甜,於是,她直接咬了一顆含在嘴裏,小嘴鼓鼓的。
老者微微點頭,「好,你媽媽會安排好的!」
某一天。
楊簾霜笑道:「好,都給你們買!」
女孩愣了愣,然後連忙搖頭,她指了指小白,笑道:「小妹妹,你這寵物是哪裡買的?真的好可愛呢,我也想買一隻!」
輪迴境強者,當然,此刻境界被壓製成了陰陽境!
「當真?」二丫眼睛一亮。
武家的超級天才,也是此刻銀河榜第三!
小白兩隻小爪分別拿著兩根香蕉,小嘴舔著一塊半邊西瓜,舔了一會,又咬兩口香蕉。
……
小白還在糾結有沒有拿反,而二丫卻是已經沖了出去。
見到這一幕,黑甲士兵整個人直接石化在原地。
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了一道道慘叫聲,二丫與小白從窗子出瞄了一眼,當看到來人是安南靖時,二丫與小白相視了一眼,下一刻,二丫收起了長刀,然後坐回了原位,小白看了看爪里的兩把槍,最後,她把槍遞到了那韓冷月面前。
這時,二丫停了下來,她沒有出手,而是拿出了一個手機,在上面輕輕點了點「119」三個字母。不過,就在她要按那個撥通鍵時,小白小爪突然輕輕點了一個鍵,那個9頓時被去掉了。然後她小爪又點了點一個0鍵,接著,她對著二丫咧嘴一笑。
接下來的時間里,楊葉每天都在陪伴眾女。
一旁,那帶傷的男子石化在了原地。
二丫看向那趴伏在地上的藏獒,「起來!」
說著,她把刀遞到了韓冷月面前,「你自殺吧!」
二丫想了想,然後道:「那借我用點唄。」
安南靖自己單獨一間房間,二丫與小白一間。
兩個小傢伙心滿意足!
安南靖掃了一眼四周,然後道:「周圍這些,只有那顆水藍色星球有生命氣息。」
沒有玄氣可調動,安南靖與楊簾霜直接自空中墜落而下,還好,二丫抓住了她們。
劍修面前,駝背老者愣住了。
這段文字,與他經書上的文字簡直一模一樣。
小白坐在安南靖肩膀上,有些悶悶不樂。
場中,所有人目光一瞬不瞬盯著那比武台的位置。
最後,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天秀三女,然後他帶著小白與二丫離開了鴻蒙塔。
楊葉點了點頭,他帶著丁芍藥來到了永恆國度,此刻,那萬界城已經重新建立。
那美艷女子呆了呆,然後她連忙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很快,電話接通。
小白眨了眨眼,她突然有些精神了。
丁芍藥搖頭,「醒來就好,醒來就好!」
時間:未知。
這時,楊簾霜走了過來,看到楊簾霜與安南靖,老闆正要說話,楊簾霜率先道:「老闆,能否借電話一用?」
殿內,所有人都呆住了。
兩個小傢伙,誰也不嫌誰。
她對那兩個小傢伙的溺愛,一點都不比楊葉差!
楊簾霜點了點頭,「我家鄉跟大千宇宙還有永恆之界的規則不太一樣,你們到了那邊之後,千萬不可亂來,不然,會給我家鄉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韓少!
安南靖搖頭,「我們回去吧!」
楊簾霜正色道:「在我們那裡,你得講道理。」
「三維宇宙?」
「她們到底是誰?」韓老沉聲問。
有情與無情,包括千千萬萬的什麼生死劍道,其實,就是一個束縛,一個框架。
小女孩看著道袍老者許久,突然,她玉手一伸,然後緩緩握緊,下一刻,小女孩的聲音在場中突然響起:「以吾之名,喚天地萬物之力……」
……
她願意等到天荒地老!
即使是準備出手阻止的小木也呆住了!就這麼殺了?
「天璇系?玄者大陸?逍遙子?」
劍修點了點頭,轉身朝著中年男子所指的方向御劍而去。
銀河榜是銀河系中千宇宙的一個排行榜,也是唯一一個排行榜。能夠上榜的,都是銀河系中千宇宙最最傑出的超級天才。這個榜,是銀河系所有天才心中的聖地,也是所有天才嚮往的地方。
劍修微微一笑,「求之不得。」
一名小女孩在一條街道上慢悠悠走著,小女孩扎著馬尾,上身是一件短袖,背後印有一個可愛的米老鼠,下身是一件青色牛仔,腳上,是一雙小白鞋。
他看向小白,小白小爪輕輕一揮,一股靈氣籠罩住了那飛升台,沉寂一瞬,那飛升台劇烈一顫,下一刻,一個巨大陣法直接籠罩住了整個鴻蒙塔。
整座塔,漆黑且陰森!
「幫地球?」老者手微微一顫,「何意?」
地點:傳送陣通道。
南離夢沉聲道:「怕是……不現實!」
仙人雖然一直是傳說,但不代表沒有!
「楊哥!」
兩道劍鳴聲突然在這片星空之中響徹。
小白身旁,二丫看著那青年男子,小拳頭已經緩緩握緊。
眾人:「……」
二丫帶著小白就那麼在小區逛著,小白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遞給二丫舔一舔……
安南靖走到了那韓冷月的身旁,韓冷月剛要說話,這時,一柄長槍突然洞穿了韓冷月的眉間。
二丫看著楊葉與小白,眼淚也是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比武台上,武封看著枯命許久,然後點了點頭,道:「來讓我看看,你實力究竟強到了什麼程度,讓你有如此的自信!」
這是老闆對眼前楊簾霜等人的評價。
槍響,楊簾霜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也還好此刻周圍沒人,不然,絕對會嚇呆!
韓冷月:「……」
二丫「霍霍」冷笑了笑,「我就是會妖術,你會嗎?」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一月過去,而這時,道袍老者已經離開了天雲峰。
男子躺在地上瘋狂嚎叫著,鮮血如柱。
小白眨了眨眼,然後搖頭。
接一劍?
「是誰,竟然敢殺我魔霄宗的人!」
劍修微微一笑,「許久不見!」
這一點都不誇張!
這時,小白突然捧著一枚界晶遞到了那老闆面前,她小白不是吃霸王餐的人。
青年男子收回目光,看向那老闆,然後點燃了一根煙,「最近缺點錢花!」
在小女孩的手中,是一柄純白色的方天畫戟。
最終的答案是,放下,並非是無情。
名叫小木的西裝男子連忙搖頭,「不不,屬下就在外候著,二丫小姐有事就吩咐一聲。」
二丫看向小女孩,「你家是開銀行的?」
嗤!
如楊葉一般,小白也不喜歡分別,特別是與楊葉分別。在與楊葉分別的那一刻,她就已經後悔了。可惜,那時傳送陣已經啟動了。和*圖*書
二丫舔了舔糖葫蘆,然後她看向那西裝男子,「快打119,不然,我跟她單挑,誰贏誰有道理!」
沉寂一瞬。
小白眨了眨眼,一萬兩千塊?她看了看爪子中的糖葫蘆,一萬兩千塊,可以買多少根糖葫蘆呢?
玩!
丁芍藥!
說著,他雙手張了開來,一副你快出劍的模樣。
二丫不解,「黑社會?幹什麼的?」
此刻,周圍已經聚集了無數天才,這些天才,有半步真境,有至境,也有輪迴境。其實,境界很難衡量這些天才的真實實力,因為他們幾乎都有越階挑戰的能力!
眾人:「……」
楊葉輕輕替丁芍藥揩掉了臉頰上的淚水,「對不起……」
那老虎看向二丫,下一刻,那老虎轉身就跑到了一旁牆角趴在了地上,身體瑟瑟發抖。此時老虎內心是悲催的,這尼瑪坑虎啊!
要到了!
說完,她拿起長槍直接走出了房間,不知去了何處……
小女孩身著一襲純白色白裙,雖然小女孩還有些稚嫩,但是已經傾城傾國,那絕世的容顏,令峰頂的那些百花都為之黯然失色。
中年男子雙眼緩緩閉了起來,轉瞬,他身體開始寸寸裂開,片刻之間,他的身體便是徹底消亡,只剩靈魂。
「怎麼回事?」楊簾霜沉聲道。
然而,場中卻是突然之間安靜了下來。
她,也是會劍的!
西裝男子苦笑了笑,「好好,二丫小姐,您不是餓了嗎?您先去吃飯,這裏的事情交給屬下處理,好不好?」
小白也很有興趣。
劍修搖頭,「弱。」
韓冷月神色頗有些猙獰,「楊家,我看他們是活膩歪了。」
世間一切束縛,一切框架,都是因為自己沒有跳出自己的內心,而當你跳出了自己的心之後,一切束縛與框架都將不復存在。
西裝男:「……」
道袍老者離開天雲星域之後,來到了瞑獄星域。
「去看看嗎?」安南靖問。
這時,安南靖突然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那三具屍體,楊葉就那麼站著,從早上站到了晚上,又從晚上站到了白天,而二丫與小白則就一直那麼陪著。
……
劍修突然之間停了下來,在他面前不遠處數千丈外,有著一塊黑色墓碑豎在那裡,墓碑長達百丈,通體漆黑。
因為小白連開十幾槍,一槍也沒打中,不過,那開槍的男子卻是被嚇的直接癱倒在地。雖然沒有被打中,但是,這比被打中還可怕啊!
說著,她打量了一眼二丫穿的牛仔褲,鄙夷道:「你這是地攤貨吧?窮鬼才會在地攤上買!」
一道慘叫聲突然自城中響起,很快,一道黑影衝天而起,在劍修面前,出現了一名黑袍老者。
小女孩並沒有接造化果,她看著道袍老者許久,突然,她對著道袍老者行了一個大禮,「請前輩收我為徒!」
說完,她騎著嘯天轉身而去。
嗤!
老闆伸出了一隻手,「小丫頭,你還沒給錢。」
枯命雙手負于身後,他淡淡看著武封,「你敗了。」
因為這些天才力量實在太過強大,光是靠比武台都難以承受這些天才的力量,因此,秦家就在這些比武台上設立了傳送陣,當比武開始時,比武台就會自動進入虛空戰場,那虛空戰場可不是一般戰場,而是由秦家真境強者共同加固的虛空戰場!
小白看了一眼二丫,她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雲層上空,突然出現了一股恐怖的威壓,緊接著,一名手持一根龍頭拐杖的老者自其中走了出來。
這時,老者看向了安南靖還有二丫以及小白。
二丫看了一眼那藏獒,然後搖頭,「血脈太太太太太低級了,不想吃。」
「前輩,你是在尋人?」修鍊之餘,小女孩問。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在場中響起,「誰是銀河榜第一?」
韓老看向楊老爺子,楊老爺子搖頭,「你那小兒子還有一條命,知足吧。」
安南靖轉身看向楊簾霜,「你知道二丫是什麼存在嗎?她若發狂,他不在,這裏誰能阻她?」說完,她轉身消失在了不遠處。
二丫道:「好多人要打我,差不多有五百多人……」
某一刻,一道輕咦聲突然在這峰頂之上響起。
楊府。
劍光閃過。
這青裙女子,正是南離夢!
小白:「……」
說完,他轉身離去。
老者微微點頭。
二丫跳了下來,她看向小白,小白小爪輕輕點了點那嘯天,那嘯天渾身劇烈一顫,很快,嘯天背部兩邊突然蠕動了起來,漸漸的,一對漆黑色翅膀就那麼長了出來!
二丫看了一眼那青年男子,然後繼續啃著自己面前的那顆西瓜,楊簾霜讓她低調一點,不然,她直接生吞了。
燕京,街道上。
漸漸的,那楊葉緩緩睜開了眼睛,他茫然的看了一眼天際,片刻之後,他低頭看向那趴在自己身上的小白。
小白點了點頭,然後小爪輕輕摸了摸那電視,但是很快又縮了回去。
楊葉拉著二丫與小白來到了丁芍藥面前,丁芍藥輕聲道:「我以為,你不會醒了。」
一瞬間,那電視亮了起來,緊接著,一道聲音自其中傳了出來,「人啊,一上了年紀就容易缺鈣。過去我經常補鈣,可是一天三遍的吃,麻煩!現在,有了新蓋中蓋高鈣片,一片頂過去五片,方便!您看我,一口氣上五樓,不費勁……」
看著小白爪子中的那顆界晶,老闆愣住了,雖然他不認識界晶,但是,他一眼就看出了這界晶的不凡,比鑽石還耀眼啊!
聞言,楊簾霜與安南靖眉頭皺了起來,兩女轉頭看去,來人是一名穿著短袖短褲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剃著平頭,臉上有一道疤痕,而在其身上,隱約可見一條紋著龍的紋身。
劍道就是劍道,沒有什麼所謂的無情與有情。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嗤!
楊簾霜道:「不算是吧,愛美是女人的天性。」
小女孩聲音剛落下,一名身穿道袍,手持拂塵的老者憑空出現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那藏獒還是不敢起來,這時,小白飛到了那藏獒頭上,她輕輕拍了拍那藏獒腦袋,很快,那藏獒站了起來,它輕輕蹭了蹭小白的小爪。
婦女微微點頭,然後帶著楊簾霜與安南靖她們進入了別墅之中。
閉著的!
小傢伙咧嘴一笑,然後她飛到了劍修面前,接著,她變戲法一般拿出了一根糖葫蘆遞到了劍修面前。
城中,比試還在繼續。
說著,他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世間,竟然還有此等恐怖的劍修……連我練就了數萬年的不朽肉身都無法擋住他一劍!」
當中年男子看到地面上那已經奄奄一息的韓少時,其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他看向二丫,「你做的?」
這時,一旁的二丫突然輕聲道:「小白,地球人有點不友好啊!」
說完,她用力踢了踢那藏獒,然後轉身跑去。
小白眨了眨眼,然後收起了界晶,而此刻,二丫已經走到了那攤位前,看著那攤位上的那些水果,二丫很有興趣。
正午時分。
因為在一瞬間,她們體內的玄氣全部沉寂了下去,不僅如此,她們自身境界在一瞬間被壓到了最低點!
劍修停下腳步看向那扇門,門打開了一點點,接著,一縷劍光突然自那門內閃了出來。
聲音落下,整片天地在這一刻都開始虛幻了起來。
劍修看了一眼那城,下一刻,他御劍凌空而起,自城上空而過。顯然,他對這城沒有興趣。
已經離開了三維宇宙,也不是曾經的四維宇宙……而是一個全新未知的地方!
安南靖輕輕揉了揉二丫的小腦袋,「我們走!」
就在這時,那座黑色高塔突然劇烈一顫,下一刻,九道顏色不一的光束突然自塔中激射而出!
男子的整隻手臂直接硬生生被撤了下來!
場中眾人大駭,紛紛暴退。
而某個未知世界,一縷劍光悄然出現,楊葉出現在了一處星空之中,在他面前不遠處,站著兩人,正是那逍遙子與最強天命。
瞑獄星域守護者已經徹底石化!
「武牧!」
劍修搖頭,「未曾聽過!」
楊簾霜輕聲道:「放心,不會要他命的。在那裡,有人會讓他重新做人的。」
男子轉頭看向右邊那個石柱,「測試柱?」
很快,小女孩又跑來了,而這一次,她不是一個人,她牽著一條巨大的藏獒!
這時,中年男子躲過身旁一名混混手中的長刀,然後直接朝著二丫劈了過去。
自從楊葉躺在石頭之上后,眼前女子幾乎是每天必來,不管颳風下雨!
「秦不凡!」
聞言,那藏獒顫的更厲害了。
而那小女孩卻是興奮的不行,「哇瑟,居然有翅膀,它可以飛了耶!」
暴力傾向!
路上,二丫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道:「簾霜姐,你們這裏的女人為什麼穿衣服那麼少?」
「不知我魔霄宗哪裡得罪了閣下,讓得閣下出如此狠手,滅了我整個魔霄宗!」拐杖老者死死看著道袍老者。
「銀河系?」安南靖看向楊簾霜。
咔嚓!
楊簾霜:「……」
二丫比較暴力,看到什麼就吃什麼,那吃的速度與暴力,已經將那老闆嚇到!
小木接過靈石,他對著二丫再次行了一禮,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二丫道:「你帶路吧!」
二丫輕輕敲了敲,然後道:「我猜它是一塊水晶鐵!」
道袍老者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搖了搖頭,「有因必有果,你……」
無情劍道?
黑甲士兵指著一旁的一個石柱,道:「凡第一次來者,必須要經過考核,考核過關者,才能夠進城。」
一名身著雲白色長袍的劍修在這片星空之中御劍而過。
在天武城正中央,有三個特別大的時空比武台,這三個比武台,就是銀河榜前三的專屬比武台。
丁芍藥看著楊葉,沒有說話。
二丫並未隕落!
楊簾霜微微一笑,「多謝!」
二丫的刀架在了那韓冷月的脖子上,「我,很,生,氣!」
楊簾霜笑道:「我們錢包與手機都落在酒店了,現在,我需要聯繫一下他們,讓我家裡人來接我們!」
劍修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特別是當年永恆之界上空那一戰之後,他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場中,楊簾霜臉色頓時白了起來。因為她突然想起,那個小女孩可不是人類,加上楊葉不在這裏,而小白又堅定的與二丫是一夥的,她如果發狂,小白肯定不會阻止,甚至還會幫忙,如果真的是那種結局,那事情就真的麻煩了。最重要的是,不僅小白不會阻止,安南靖也很有可能不會阻止!
「我槽!」
楊葉輕輕揉了揉小白的小腦袋,「醒醒!」
其實,正常情況下,眾人是可以觀戰的,不過,這主要看比武的兩人願不願意,而此刻,枯命兩人顯然不願意讓人觀看。
二丫突然道:「也不知楊哥怎麼樣了!」
青年男子將煙吐了出來,「別他媽跟老子說這些,就一句,有還是沒有!」
楊葉點頭,「我要我在意之人皆好好活著。」
武封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然後抬頭看向枯命,「半步真境,你已經觸摸到真境的門檻,離真境估計也就一層紙了,恭喜了。」
那小傢伙眨了眨眼,她抬起小爪對著劍修招了招,然後咧嘴一笑,顯然,這是在打招呼。
楊簾霜點了點頭,然後找其中一名保鏢要了錢包,她走到了水果攤老闆前,將錢包里的錢都遞給了老闆,老闆沒有接錢,而是連忙跪下,「小,小姐,我,我兒子他還年輕,他……」
美艷女子顫聲道:「韓,韓少出事了。星雲商場,快,快來啊!多帶點人!」
她不是說小白惹事,而是小白與二丫出去,小白太惹人注目,非常容易惹事。
楊簾霜驚愕道:「這裏還有結界?」
二丫突然指了指自己,「我可以賣多少?」
在楊簾霜家裡住太久,太無聊,於是,她帶著小白出來逛街了。
……
說著她將手中的糖葫蘆遞到了那白色小傢伙的嘴邊。
二丫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看著頭頂天花板,那裡,有一個燈,她只要按身邊不遠處的那按鈕,那燈就會亮起,按下,燈就會暗!
水晶鐵!
安南靖掃了一眼四周,神色有些凝重,「結界,此地擁有強大的結界。」
好幾次看到那隻貓失敗,她氣的差點自己親自進去動手了!
小木瞬退丈許后跪倒在了地上,其嘴角,一抹鮮血緩緩溢出。
二丫轉身看向小女孩,小女孩猶豫了下,然後道:「你那麼厲害,能不能幫我個忙呢,我爸爸走了很久很久,雖然我很恨他,但是,我媽媽每天都在想他,你能幫我找找他嗎?」
劍修腰間,已經沒有劍。而他腳下,也只是一柄虛幻的劍,並不是實劍。
楊簾霜點了點頭,「那我們下去吧!」
求敗劍道!
中年男子身旁,老者沉聲道:「尊上,要查一查嗎?」
其實這也正常,因為比武時,雙方肯定都會施展出自己的底牌,對於自己的底牌,雙方肯定都不想讓別人看見的,底牌讓別人見到,那就不叫底牌了。
老闆有些戒備的看著楊簾霜,「幹什麼?」
楊老爺子有些怒道:「簾霜,整個燕京黑白兩道幾乎都要聽他們韓家的,你居然……」
所有人都在道內,而這個道又是什麼?這個道就是心!
楊簾霜道:「你要是玩它,會把我們玩死的!」
安南靖此時正捧著一本書在看。
番外 劍修
之前道袍老者出手,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世界的力量,所以,天道之眼出現了。
那藏獒之大,比得上一頭老虎了。
大約過了一刻鐘后,比武台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藍光,很快,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青年男子出現在了比武台上。
這時,那小女孩突然怒指二丫,「你,你會妖術!」
遠處,駝背老者嘴角微掀,「來自低等宇宙的人,你可知它是何物?它乃星河巨蟒,以吞噬星球為生,擁有……」
眼前的老闆見到了!
中世界的天道之眼!
天命看了一眼楊葉,嘴角微掀,「等你很久了。」
商場外,數十輛黑色麵包車突然趕到了商場門口,很快,從那車上衝下了數百名手持鋼管的社會混混,這些人沖入了商場內,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除了榮耀,還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因為在這個榜上,你能夠遇到各種各樣的超級天才,這些超級天才之中,有劍修,刀修,體修等!
等!
這是祈比天自爆之後,他利用劍域http://m•hetubook.com強行留下來的。
雖然不能調用玄氣,但是對她來說,問題並不大,她雖然不主修肉身,但那也絕對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傷的。
二丫一下坐在了藏獒背上,而小白則坐在藏獒的腦袋上,二丫舔了舔糖葫蘆,然後道:「可以當坐驥呢!」
韓冷月看了一眼商場內,「對方沒有跑?」
老闆擺了擺手,然後道:「你,你們想吃什麼,隨便拿,待會,待會這位姑娘結賬!」
隨著這道劍鳴聲響起,劍修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駝背老者的面前。
安南靖看了一眼二丫小手中新多出來的糖葫蘆,她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二丫連忙遞上糖葫蘆。
二丫看著那老闆,眨了眨眼,然後她握緊了拳頭,「你賣這麼難吃的東西,還要錢,你臉皮怎麼比楊哥還厚?」
二丫看了一眼女孩,「我不值錢嗎?」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呆住了。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劍鳴聲響起。
神器!
黑袍老者死死盯著劍修,「你是何人!」
女孩也看得出來二丫身份不一般,因此,就算有些氣,但也沒有在追究,當下拿了錢轉身離去。
服務員已經徹底呆住了。
武封打量了一眼枯命,然後道:「出手吧!」
楊葉點頭。
見到這一幕,小女孩愣住了。她小腳踢了踢那藏獒,「嘯天,你給我起來!」
那柄劍就懸浮在永恆國度上空!
在安南靖等人離去后,那楊老爺子走到了韓老面前,「韓兄,這個虧,你若不吞下去,你韓家必定滅門。」
而二丫則帶著小白進入了一家飯店。
劍修道:「三維宇宙。」
楊簾霜滿臉黑線,她要怎麼解釋?
全部是神者!
等,等比武結束!
這些人,都是欺軟怕硬的,當有人比他們弱時,他們覺得自己是天王老子,但是,當有人比他們強時,他們慫的連孫子都不如!
二丫想了想,然後道:「好吧,下次我們少殺點!」
「逆改生死?」南離夢問。
就在這時,韓冷月突然轉頭,那裡,一名女子緩步而來。
見安南靖沒有責怪的意思,兩個小傢伙皆是鬆了一口氣,然後二丫抱起小白,跟在了安南靖的身後。
小女孩眨了眨眼,「你們家是黑社會嗎?」
韓冷月等人看的是一臉懵逼。
美艷女子顫聲道:「韓老爺子,大少爺也死了。」
肥胖男子猶豫了下,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楊簾霜猶豫了下,然後道:「二丫,楊葉說你有暴力傾向,叫我得小心你。」
那藏獒順著小女孩的手指看向二丫,當看到二丫的那一瞬,那藏獒四肢一下軟了下去,它死死趴伏在地上,身體不斷顫抖著,這是駭到極點了。
一片星空之中,星空很安靜,靜的宛如凝固。
好在是夜晚,人少,又比較偏僻,因此,並沒有人注意到她們。
武封敗了!
楊葉目光落在了那飛升台上,上面,是三具屍體。
「哇瑟!」
二丫滿臉黑線,「什麼叫暴力傾向,楊哥真是的,老是說我壞話。」
聲音剛落下,那些混混還未出手,突然,二丫一把奪過了那長刀,然後對著那中年男子喉嚨就是一抹。
因為能夠上榜者,其名都必將傳遍整個銀河系中千宇宙。
就這樣,二丫帶著小白進入了超市內。
劍修看了一眼駝背老者,「你很有優越感?」
「曾經是銀河星域,現在……呵呵,丫頭別在問了,快修鍊吧,我也要離開了。」
砰砰砰砰砰……
老者看了一眼安南靖,然後道:「福老,給這位姑娘,還有這位小朋友她們安排房間。」
二丫點了點頭,「我們家有很多礦,三維宇宙的礦都是我們家的。」
聽到楊簾霜的話,二丫目光這次從那些所謂的衛星上收回來。
很快,大廳之中只剩楊簾霜與那老者,還有那婦人。
楊葉輕聲道:「我知道,不過,我會努力去做!」
小木沉聲道:「簾霜小姐,出大事了……」
天道之眼出現后,立即降下了無數神雷朝著道袍老者落去。
輪迴境強者直接被秒殺了!
二丫收起錢包,「謝謝。」
孑然一身的劍修!
中年男子的靈魂看了一眼劍修消失的地方,眼中充滿了忌憚,「他修的劍……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這到底是什麼劍?」
小白眨了眨眼,小爪摸摸這個,摸摸那個。
這時,楊簾霜突然道:「單獨給她們一棟!」
女孩愣住了。很快,她反應過來,連忙跑到了二丫面前,「小妹妹,那個,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見到此人,楊簾霜身後的楊老爺子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美艷女子喉嚨滾了滾,她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二丫,然後連忙拿起手機接通,那邊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沒有處理好?」
安南靖點了點頭,「不亂來!」
韓冷月看了一眼肥胖男子,淡聲道:「木警官,就說裏面有恐怖分子,明白了嗎?」
這個小女孩自然就是二丫!
「萬一他們要惹我怎麼辦?」二丫問。
當看到二丫時,楊葉眼中,那淚水不知不覺便是流了出來。
說著,她帶著小白朝著遠處走去。
小女孩猶豫了下,然後道:「有礦的話,勉強算有錢……我帶你去借錢,你能把嘯天還給我嗎?」
不!
這時,小白指了指自己,表示她也要一輛!
老闆怒道:「沒有,你這個……」
他也能夠感受到!
小女孩眨了眨眼,「靈脈?你們家是開礦的嗎?」
「缺錢?」老闆怒道:「你還缺錢?你這個不孝子,上次把你媽醫病的錢都偷去,你,你還有沒有一點良知?你還……」
他不在是無情劍道!
一個時辰后。
韓老目光落在了安南靖身上,「不知我韓家哪裡得罪幾位了,幾位要下如此死手。」
老者與婦人已經呆若木雞!
小女孩咧嘴一笑,「謝謝。」
餓了!
這時,那韓冷月突然道:「殺了。」
一懸就是萬年。
在這裏,雖然好玩,但是,楊葉卻不在。
男子指了指小白,「這頭小畜生,我要了!」
一旁,韓冷月等人臉色極其的難看,他媽的,到底誰害怕啊?
老者微微點頭,「可你還是那麼年輕,好,很好!我,我們回家!」
「給錢?」二丫眨了眨眼,「給什麼錢?」
而現在,枯命竟然說三招擊敗武封,這是何等的自信!
服務員:「……」
有情劍道?無情劍道?
楊簾霜點了點頭,「我與你們說說這些年我遇到的事情吧……」
「救,救我!」那渾身是傷的中年男子看向道袍老者,眼中滿是乞求之色,此時,他已經無力在逃了。
二丫把門關上后,然後看向小白,「安姐生氣了嗎?」
就在這時,之前那小女孩又跑來了。
安南靖看了一眼那地上的屍體,然後她看向二丫,二丫有些心虛,繼續低頭喝飲料。
劍修御劍而行,劍之上,劍修雙眼微閉,雙手負于身後。
說完,她放下錢包,然後帶著安南靖與二丫還有小白轉身離去。
「她在我們天雲星域嗎?」小女孩問。
因為剛才二丫說話很大聲,已經被那個衣服穿的很少的女人聽到了,對方投來了憤怒的目光。
二丫正色道:「其實,我楊哥有很多靈脈,還有很多寶物,我們家也算有錢的。」
韓冷月目光落在了不遠處還在吸飲料的二丫身上,「你殺的?」
隨著楊葉聲音,小白緩緩睜開了雙眼,她看到楊葉時,咧嘴一笑,然後緊緊抱住了楊葉。
二丫玩的不亦樂乎。
劍修年少修劍,創立劍宗,但是,三十歲起,他突然發現,除劍之外,一切皆是牽絆。於是,他揮劍斬斷一切牽絆,即使是那曾經讓他心有所動的女子,也一併被他斬去。
楊簾霜轉頭看了一眼二丫與小白,微微一笑。
二丫與小白好奇的打量著一切!
楊老爺子臉色低沉如水,「不該讓她們出去,這韓家,勢力極大,如果那韓少死了的話,韓家必定不會罷休。」
楊簾霜等人面前不遠處,出現了一道光門。
這時,二丫又指了指一道名為「烤全羊」的菜,「這個,要二十個!」
老闆有些猶豫,他做的是小本生意啊,萬一眼前這幾個傢伙是騙子,那他就真的要欲哭無淚啊!雖然看起來不太像,但是他還是有些擔憂。
在小女孩的肩膀上,坐著一個白色毛絨絨的小傢伙。
楊葉看向逍遙子,逍遙子輕聲道:「有點不好對付。」
道袍老者微微一怔,他又打量了一眼小女孩,隨即笑道:「好一個聰慧的小丫頭。不過,你得給我一個理由,我為什麼要收你為徒呢?」
她轉頭看向小女孩,「我家是專門打架的,我楊哥很能打,安姐也很能打,秀姐也是,我也是。」
駝背老者眉頭皺了起來,「低等宇宙?」
二丫冷哼了一聲,「不要,我要報警!」
小女孩道:「就是專門打架的!」
三招!
「露胸露屁股就美嗎?」二丫又問。
「那個寵物?」婦人突然問。
這時,小女孩突然跳了起來,她指著二丫興奮道:「你們是壞人,我,我要抓壞人……」
這時,一名青年男子與一名美艷女子走了進來。青年男子穿著休閑服,雙手插在兜里,有點玩世不恭;女子穿著一件短裙,剛好及臀,甚至可以看到裏面的一些風光,而最惹人注目的,還是女子的胸前,實在是太大,加上穿的極少,幾乎都已經溢出來了。
所以,這個銀河榜上的排名競爭,那是無比激烈與殘酷的。因為有可能你今天前進一名,明天就可能有人來挑戰你,然後把你幹下去,甚至都不用明天,下一刻就會有人來挑戰你!
老者兩人大駭!
比武台上,枯命看向男子,「你是誰?」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中年男子的腦袋直接飛了出去。
在燕京的,沒有人不知道此人的身份的,韓少的大哥,是整個燕京地下勢力的老大,而他的爺爺,更是了不得,是燕京首富,其勢力之大,就算是楊家都不敢輕易得罪!
唯有敗過,才知道新的方向在哪裡。
大約過了將近一刻鐘后,突然,比武台原來的空間突然輕輕顫動了起來。又過了數息,比武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而此時,那武封卻是單膝跪著。
說完轉身就要走,這時,賣水果的老闆突然攔在了二丫的面前,老闆是一個中年胖子,非常胖,是二丫體型的好幾倍!
兩人就那麼看著好久,最後,老者擠出了一個笑容,「你這丫頭,還知道回家啊!」
靈果什麼的,她們已經吃膩了。這種果子,她們還是第一次見!
兩道劍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就這樣,日復一日,轉眼十年過去,楊葉都沒有出過鴻蒙塔,也沒有修鍊果,更沒有管過三維宇宙任何事情。
看到二丫騎在那藏獒身上,小女孩頓時怒道:「小虎,給我咬她!」
道袍老者搖了搖頭,「多說已無意。」
這是人能夠做到的嗎?
駝背老者打量了一眼劍修,「何處而來?」聲音嘶啞,猶如喉嚨有痰。
二丫還想說什麼,這時,一名身著西裝的男子連忙跑到了二丫的面前,他對著二丫恭敬一禮,「二丫小姐,您去玩,這裏交給屬下來處理。」
在小女孩身後不遠處,跟著幾名身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
楊簾霜深吸了一口氣,莫名的有些激動。
小女孩愣住了。
楊簾霜沉聲道:「走,去見我父親!」
「你!」黑袍老者氣的臉色鐵青。
劍修明白了這一點,於是,他的劍變了。
楊葉看向兩人的對面,在兩人千丈之外,那裡,一座黑色高塔就那麼漂浮著,高塔有千丈之長,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鐵鏈鎖著。
武封敗了!
這是什麼概念?
這時,二丫突然停了下來,「白,你手裡的這兩個玩意,是不是拿反了?」
「你!」女孩氣的手都顫抖了。
很快,幾人落地,落處,是在一處街道上。
說著,她來回走了兩步,似是在想辦法!
非富即貴!
那座古城就懸浮在星空之中,在古城上空,盤踞著一條似龍的龐然大物。
一個小女孩,瞬息間斬殺了三十多人!
「沒事吧?」楊簾霜問。
一旁,那些小混混完全呆住了。
御劍而行!
那女孩當然不肯罷休,就要去攔住二丫,而這時,那西裝男子擋住了女孩,「這位小姑娘,我們二丫小姐的想法與常人不太一樣,還請你莫要計較,您剛才的錢,我來還你!」
小女孩在一處廣場超市前停了下來。
「我也不確定,我只能感應到她在你們這片宇宙,究竟是在什麼地方,無法確定。」
來勢洶洶!
楊葉找到了丁芍藥,「跟我走!」
此刻,眾人看向男子時,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痴。
而就在天道之眼消失不到兩息后,一名小女孩突然從那天際走了出來。
說著他轉頭看向一旁的測試柱,沉默一瞬,他突然握劍一斬。
楊簾霜猶豫了下,然後道:「你可以先跟他們講道理。」
銀河榜第四!
二丫愣住了。她看了一眼小白,小白也看著她,兩個小傢伙眼睛眨呀眨,有點懵。
由此可見,武封能夠達到第三,那是何等的恐怖!
還好,都沒事!
右邊:禁道,禁命,禁萬界人仙。
男子身著一襲雲白色長袍,手持一柄沒有劍鞘的長劍,在其胸前左邊的位置,綉刻著一個小小的「劍」字。
一旁,那女孩氣的已經說不出話了。
瞑獄星域。
小女孩死死看著道袍老者,「外來者?」
轟!
過了一會,楊簾霜掛掉了電話,然後將電話還給了那老闆。
女孩訕笑了笑,「小妹妹,買你,那個是犯法的。」
不,恐怖都不足以形容這位枯家天才。
因為銀河榜上的武者,只能挑戰比自己高兩名的人。
一旁,那瞑獄大陸守護者全身已經開始在顫抖了。
很快,一道聲音自電話那邊響起,「你好。」
楊簾霜苦笑,「她不是寵物,她叫小白,她,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小傢伙,這次帶她來,也是想讓她幫幫我們地球。」
兩人進來之後,女子目光當即落在了二丫與小白身上,準確的說是小白身上,此刻的小白,正抱著一根管子吸著一瓶果汁。
楊簾霜眼神漸漸冰冷了下來。
在那最右邊的比武台上,站著一名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身著一襲麻衣,腳下是一雙麻鞋,他雙手負于身後,雙眼微閉,靜靜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