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圖書
简体版 | 繁體版

于晴

于晴,本名范靜郁,筆名于晴,綽名于小胖。1973年3月生於台灣台北市。1993年2月起效力于萬盛旗下,展開其寫作生涯。

座右銘:「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作品總覽,總共14筆

閑雲公子/ 言情小說 /

身為中原江湖人口中魔教的左護法,

又十分榮幸地被那個瘋子教主視為接班人……

呃,坦白說,她個人是比較傾向一個人苟且偷生一輩子啦,

只是——唉唉唉,她這人一向運氣不錯,

十歲稚齡時,教主賞了個俊美天奴與她,

為求生存,她和她的天奴從此焦孟不離,合作無間;

他允跟隨她一生一世……好個一生一世啊!

十四芳華時,無聲無息被一個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傢伙瞧去了她美背,

嗚……只是美背,沒什麼要緊沒什麼要緊,

她很大方的,不用負責了;

豈知她大方,人家可執拗了,非拗她個義妹噹噹不可!

義兄義妹﹖聽聞雲家莊有個江湖皆知的惡習……

啊——失策!失策!

一旦碰了這個九重天外無邊春色似毒罌栗的天仙,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免費閱讀

有女舜華/ 言情小說 /

一報還一報……

這、這……去他的絮氏詛咒!

她好歹是個金商之後的大家閨秀--呃,好吧,衰敗的金商之後,

而且還是一世多病的金商之後大家閨秀。

但,她一生良善,待人客氣至極,從沒做過壞事、也從沒害過人,

雖絮氏一脈註定到她這代絕後,可也該給她個好死,而不是這樣人人喊打呀。

她一點也不想要變成這樣好不好!

雖說她現在真的很壯……比北瑭任何一個女人還壯!

可這樣頂著一張絕美容顏,卻是人人除之而後快啊!

走在大街上,有人拿刀喊砍;睡在床上,家樂集體謀害她……

哇哇哇……這種日子教她怎麼過呀!

原來名門富戶看似風光,其實還真不是人乾的!她可不可以——

去他的絮氏詛咒!她回不去了……她再回不去了啦……

免費閱讀

一鳴天下/ 言情小說 /

吃吃吃……吃、吃太多了?

唔,她也不想這樣一直吃一直吃啊!

吃得這般圓滾滾,吃得如此沒形象……

想她還奢望能當個威風的「數字公子」呢!

她也不想這樣的,可是,她不能不吃啊……

而且,就算她不吃,某人也會強逼她吃呀!

也不想想,她可是長輩呢!

瞧,她只是還想多聊一下下,還不想又無夢睡去,隨即——

嚼嚼嚼……唔,某人又喂她食了!

唉!有時就連在那樣「親密」的節骨眼上,

她也不忘吃吃吃……真是破壞了那份美感。

但是——她還能奢求更多嗎?

他說可以!還一臉篤定……

好想相信他呀,雖然明知道他老是騙她……

免費閱讀

妖神蘭青/ 言情小說 /

絕境嗎?

十三歲,被家主趕出蘭門,從此「妖神」之名便烙了身,

妖神二字,並非榮耀,而是毀滅……

十八歲,為了江湖傳言得之便能願望成真的鴛鴦劍,

他帶著關家傻大妞展開逃亡生涯……

是絕境嗎?

那可不,鴛鴦劍算什麼?人家想玩,他便陪著一塊玩罷了,

哪管什麼劍的!

倒是這傻大妞……兩歲的娃兒能懂什麼?又能記憶什麼?

可,為何她看他的眼神……是防他嗎?

看著那眼神,心口竟不自覺揪了起來……

他竟有股……遠離江湖,從此兩人找個地方平淡過一生的想望……

平淡過一生啊……心愿很小,卻是大大的奢望……

免費閱讀

斗妻番外篇2/ 言情小說 /

唔,胭脂水粉?

老闆說,抹上這個,意中人肯定心動不已。

只是心動,不是衝動,應該不打緊吧!

嗯,她的「晉江工程」進度落後;東方非又超前過多,

有時平衡一下,也是好事……

這花前月下之約……值得期待了!呵!

花前月下之約后……

三題定勝負!

輸了離房;贏了……滿室……

免費閱讀

斗妻番外篇1/ 言情小說 /

太平盛世?這就是太平盛世嗎?

為何這樣的盛世未及他窮困的家鄉?

所以他被賣了……不為賺錢,只為家裡少個人搶飯吃!

可,有誰會要他?這樣一張天生異貌,誰見了不怕……

啊──這阮家小小姐,這力大無窮的阮家小小姐啊,

她輕一拍,桌子頓時碎屑紛飛……她真的只有六歲嗎?

瞧她一聽到背書,身子居然縮得比他還像個小老頭;

還有她那個悶葫蘆似的小師弟,竟連背書、罰跪也能睡著!

所以,他成了他倆的伴讀……

怪了,只是伴讀……為何他會全身熱氣直竄?

他的冬天,開始有暖意了……

免費閱讀

斷指娘子/ 言情小說 /

一見鍾情啊……

原來這就是一見鍾情的滋味呀!

既想蹂躪她,又見不得她受虐的心情……

真是有趣呢!

官大如何?權大勢大又如何?

怎比得上挑戰這個力大無窮的小女人來得好玩呢?

太好了!好久沒這麼有鬥志了,

是先吃了她?玩玩她?還是……

就這麼辦吧!他決定等著她……主動慢慢爬過來,

看她可憐兮兮地跪伏在他腳邊親吻他的腳趾頭——

太殘忍了?不,怎麼會殘忍呢?

瞧她瞧她,真是打斷筋骨反倒勇啊……

誰能折她腰斷她後路呢?他親愛的娘子!

也許……也許他該好好想想了,

想想如何成為她心頭一塊割捨不了的肉……

真是愈來愈有挑戰性了!

免費閱讀

是非分不清/ 言情小說 /

想跟他斗?省省吧!

他要這麼容易被斗垮,又怎能在朝堂上翻雲覆雨呢?

想當年那個阮卧秋不就是斗不了他而給毒害了嗎?

他一代首輔大臣之名,可不是叫著好玩的哪!

不過呢,一人獨大的局面真是無趣呢!好孤單啊……

咦?這哪來的小傢伙啊?力大無腦?哈!有趣!

瞧他那正直的樣兒,不正是當年阮卧秋的翻版嗎?

太好了!他的趣兒來了!

想想,想想!對這個魯直傢伙,他該怎麼玩呢?

傷腦筋啊,他想好好玩玩的,誰料……

他?她?難道……一開始他就被她給玩了?

免費閱讀

神仙姐姐/ 言情小說 /

別人說心疼魏寶平,都只是嘴巴說說的,誰會信?

就我姐不一樣,她是真心疼我,我希望她愈心疼愈好,疼得不得了,

就算她很難受我也想要她疼。這樣的我,是變態嗎?

——少年魏寶平的煩惱

這總是在狂風暴雨時蹦出來、自稱是他神仙教母的脫線大姐姐真的是魏家的祖先奶奶嗎?

可是她明明有體溫、有呼吸、摸得著、會抱他哄他,

而且奶奶是很多人的,神仙教母卻是他一個人的。

雖然她一點法術也沒有、一點智商也沒有、什麼都沒有……

但沒關係,她有他。

這世上只有她對他是真心的。

他要想辦法讓她從佛牌里出來,讓她看著他長大,

一直到很老很老,他都寵她照顧她,還會給她養老;

他得小心翼翼,不能走錯任何一步,他不要失去她……

可是她就這樣突然不見了,不理他了。

是他做錯了什麼嗎?

免費閱讀

到處是秘密/ 言情小說 /

哇,師父的裸身……她頭暈了……

不能想、不能想,再想她會先吐血而亡……

絕對不能告訴師父,不然她會死的很慘!

——這就是她十五歲的小秘密。

師父有個秘密跟她分享,讓她從此上窮碧落下黃泉,再也尋不到他……

——這就是她從此不聽秘密的原因。

傳說中,江湖上聞人庄舅甥大鬥法,

斯文老舅爺藍天公子處心積慮要除掉身為莊主的外甥……

在遇見她之後,藍天公子也有個秘密……

——一輩子也不會告訴她的秘密。

原來,江湖上到處是秘密……

上窮碧落下黃泉,她終於找到了一輩子的伴侶……

那她內心真正的秘密……到底該不該說呢?

免費閱讀

春香說/ 言情小說 /

遇春則香,好個春香公子!

出身名門正派,血統純正到比黃金還高貴……

是啊是啊,真是差了個雲泥之別了,

想她好歹也出身書香之後, 可

親親爹娘偏偏沒教給她高雅氣質,

只留她天性一身市井氣息……怎配啊!

是不配!

無奈這人天生散漫,發懶成性,懶到……對女人一點興趣也沒,

卻是一個不小心掉到她跟前,一頭給栽了!

這下……哎哎哎!春天失火了,她今朝著了火……

怎生了得?她怕天打雷劈啊……

可美色當前……不吃會不會對不起自己?

肯定會!那就……管它的咧!

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唄!

免費閱讀

新浪龍戲鳳/ 言情小說 /

金璧皇朝龍運史里預言,

本不該成為帝王的他,將在未來成為皇帝,

但在位時間不長,且會在某一天被個叫無鹽的女人謀害……

……一女出,謂無鹽,得帝而毀之。

無鹽女到底是誰……

她?!與他一夜瘋狂的雕版師?!

真是……尋蹤覓跡無處,那人卻陰錯陽差上了他的樓船又受了催情香……

就只是一個喜歡雕版的姑娘,

對他能有什麼威脅性?

她是怎麼對他動了殺心?

或那「毀」字有其它註解?

免費閱讀

南臨阿奴/ 言情小說 /

有此一解,「奴」字,在南臨有卑賤之意。

天可憐見,她小名剛巧就叫「阿奴」,卑賤阿……

不不不!她雖名為阿奴,但她可是堂堂胥人之後、徐家第六女,

瞧瞧!是那個「四國四姓一家親」的胥人之後耶,

哈——不想抬頭挺胸都難!

更何況,她還受盡皇室獨寵!只是……

只是……好唄好唄,她承認,她是備受寵愛,

但,她奉旨永不許出京,一世都只能是個井底小青蛙呀!

小青蛙呀……她的眼睛總是一廂情願追尋著那個翱翔天際的飛鷹。

他在天上飛,她在井底永遠也追不上……

飛鷹啊飛鷹,可不可以叼著她阿奴這隻小青蛙一塊飛越南臨呢?

她願做他一世小家奴啊……只要她能再活久一點!

可不可以呢?可不可以帶著阿奴遠走高飛呢?我的五哥啊……

免費閱讀

就是皇后:皇上癖好/ 言情小說 /

身為徐家女子,非朝中棟樑,即邊疆猛將!而她……

而她……而她只是徐家明珠里那顆刺目的小沙礫,

一生平順、溫良,成不了啥大志業……

也罷也罷,成不了啥大志業,

那她就快快活活地過她平順、溫良的一生吧!

只想撿個平順日子過,可無奈她連上小倌館找個伴都得撿她們挑剩的……

真這般難嗎?其實,她的要求並不高呀,

只要肯花點心思在她身上,真心對她好,就算有些殘疾也無妨的。

她無妨,人家可有心了!瞧,連個小倌人也都只想踩著她當跳板……

唉,連找個伴都能找得這般窩囊,她當真是……咦咦?

眼前這位溫潤如玉的斯文貴公子……真真教人如沐春風啊!

大魏來的皇室質子是嗎?她撿到寶了不成?感動啊……

嗚嗚,眾人皆動容,豈知──

原來那夜的賺人熱淚,純屬這位大魏皇帝一時的癖好發作而已……

免費閱讀
網站簡介 | 商務合作 | 版權聲明 | 聯繫我們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