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作者:庫奇奇
青葉靈異事務所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565章 命運的終止

她雙手捂住了卞思君的口鼻,其他女鬼也堵住了女人們的呼吸。
那種油然而生的恐懼,和我看到鄭大幾世輪迴的時候差不多。
我想要笑一笑。像是認識一個瘋子,知道他總是不切實際,異想天開,給人惹出麻煩。
山裡面,女鬼正等著她們。
開門的時候,我放輕了手腳,下樓之後,就一路飛奔。
如果是這個世界的天,這個世界的命運沒了呢?
那些女鬼有的沒有臉皮,裸露的面部肌肉貼著人的脖子,血液就流淌到了那些工作人員的鎖骨。
晨曦的光從那裡灑下來。
等到我遇到了靈異事件,知道這個世界上真有輪迴,感覺就有些微妙了。
沒有下一次輪迴,沒有再次重複的人生。
我看了眼手指上的傷口。
工農六村比其他小區都要安靜。
「一切的命運都沒用了。」葉青接著說道,「群魔亂舞,即將開始。」
曲調婉轉,期期艾艾。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們一個個走入溪水中,順著溪水遠去。
我仍然茫然。
卞思君抬起頭,木著臉,邁步走出了浴室。
咚!
這還是那次和圖書事件后,我第一次單獨到事務所。
可我笑不出來。不是因為他惹出的麻煩,而是害怕那麼一個人突然就沒了。
「……死了化作鬼,永世不超生……生生世世……不得超生……」
就比如,被鄭小溪殺死的島田大樹。
那根線繃緊,劃破了我的手指,徹底消失不見。
人照舊活著,可很多東西都會在不知不覺中改變。
我對前世沒有記憶,對地府自然也沒有記憶。那些地府鬼差還打扮得跟電影里的黑幫保鏢差不多,讓我更沒有真實感。
少了個胡作非為的頂頭上司,所以覺得不錯?
我進入了事務所,將門關上,有些疲憊地坐在了殘破的沙發上。
我大腦一片空白。
我不同情他,卻有種兔死狐悲的不安。
嘣——
那些鬼魂也一個跟著一個,像是被什麼牽引一般,往外走去。
溪水隨著她們的離去而乾涸,變成了平坦的土地。
浴室里是悶哼聲,是掙扎時候的碰撞聲。
視野中出現了一些人影。
女鬼們又哭又笑,搖擺著身體。她們唱起了歌,歌詞讓我聽不懂,好似m.hetubook.com某種方言。
這些鬼離開了小鎮,往山裡走,進入山林。
我下意識伸手,手指碰觸到了它。
「葉青?」我看看周圍。葉青不在我房間內。
樓內是我自己的腳步聲在回蕩。也只能聽到我自己的呼吸聲和腳步聲。
見到鬼差的屍體,我都不會太過震撼。
如果所有靈魂都無法去投胎,那麼,所有的死者豈不是都要變成鬼魂?
我從床上摔下來,發現夢境已然結束。
卞思君腿軟地就要坐倒在地,卻被鄭小溪整個抱住了。
他就那麼徹底沒了。
浴室里的人已經都倒在了地上。
我感覺到空氣中出現了什麼東西,像是透明的絲線。
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嗎?
歌曲的尾音帶著無限的怨恨,就這樣回蕩在浴室內。
我茫然看著這一室的亂象。
「地府」這個概念我一直都有。此前,地府對我來說是傳說,和天庭、神仙、妖怪差不多,是有趣的故事,是民俗的一部分,是順嘴說出來的一個詞。我對地府是否存在,從不會去細究。
六樓傳來的陰氣讓我慢慢平靜下來和-圖-書
有人哭泣,有人憤怒,有人已經放棄。
我追了出去,和焦急趕過來的人擦肩而過。
「沒辦法投胎了吶……現在,誰都沒法投胎了……」鄭小溪的那張臉皮從她臉上徹底脫落,砸在地上,順著地上的水漬緩緩移動,到了下水口,就這樣滲了進去。
我又問道:「老天呢?那個沒了人格的老天,該不會又做了什麼吧?」
跨過一級級的樓梯,沒有看到那個異空間的出入口現出形態。
我茫然地想著。
我自然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一個身影輪廓而已。
「地府……怎麼了?」我輕聲問道。
鄭小溪笑起來。
我怔怔看著那個身影。
馬路上已經有了早起的人。
也只是一種說不出的微妙。
不能投胎……誰都不能投胎?
我有些顧不得其他,拿了手機鑰匙,就往門外跑。
地府,出問題了嗎?
嘭的一聲,浴室的門被人拉開,氣流涌動,外頭的人緊張地大叫起來。
我頭皮發麻,覺得剛才的夢境昭示了一個可怕的現象。
是這樣嗎?
可聽鄭小溪說地府沒了,我覺得自己的三m.hetubook.com觀都要被刷新了。
這些事情都給我了一種大難臨頭的預感。
這其實能歸結為一種直覺。
我相信葉青一定在這裏。將我從夢境中拍回現實的就是葉青。
一個認識的人突然死了。得知這種消息,換誰都會發矇。
從我家到工農六村要不少時間。但在這個點上,叫出租都不怎麼方便。
我捂住臉。
好消息?
我面前的沙發已經沒法坐人了。沙發扶手上多了一個模糊的身影。葉青好似靠在那上面,伸長了雙腿,姿勢隨意又輕鬆。
我低頭看去。
「你明白嗎?沒有了那些命運,就意味著你、我都可以做很多事情。」葉青的心情看來非常愉快,從沙發扶手上站起來,「還差一些。只差一點了。」
劉淼被我救回來的時候,我都沒來過這裏,沒有向葉青確認陽山區的事情。
我張大嘴巴,只覺得不可思議。
我來不及深思這個問題。
共享單車的靈在我眼前被惡魔殺死。我沒有什麼擔憂,就騎上了小區門口的一輛共享單車。
什麼東西?
我的靈魂隨著卞思君的靈魂移動,卻猛地被什麼東西拍了一下http://m•hetubook•com後腦勺。
她們唱著唱著,身影慢慢變得透明。
我從六號樓的警戒線下鑽過去,一路上樓。
我抬了抬眼,就見到滿室的鬼魂。
鄭小溪已經找回到了自己的臉皮,就這樣從背後勾著卞思君,臉貼在她的臉上。她輕輕一蹭,她臉上的那一張皮竟然移動了位置。血水從她的脖子下流淌出來。
還住在這裏的人寥寥無幾。
「你猜對了。」葉青說道。
這些女鬼從水汽中憑空出現,輕易就抓住了活人。
我正猜測著,就見絲線被忽的拉扯了一下,從我眼前飛過。
所有的一切都要發生改變了。
「你不應該去投胎嗎?」我難以置信地問道。
卞思君倒在地上,還睜著眼睛,帶著不甘,就這樣死去。
「這是個好消息。」葉青繼而說道,聲音中好像還帶了笑。
掏出鑰匙打開門,伴隨著那吱呀聲,有牆灰掉落下來。
我這一路過來,氣喘吁吁,心跳快到耳膜都一鼓一鼓。
她們……
六樓遭到的破壞最為嚴重。
室內有光,一抬頭,我就能看到破了口子的天花板。
她瞪大眼睛,盯著周圍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的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