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銅錢癍

第七章 銅錢癍

我有點害怕,向後退了兩步,盯著那些鬱鬱蔥蔥的大樹:「那怎麼辦啊?」
我嚇得差點叫回來,心慌意亂的向後看了一眼。後面站著一個人,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是誰。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能不能請您親自去一趟?把那些小鬼滅了,也好讓我安心?」
我和方丈累得氣喘吁吁,嚇得遍體生涼。
我腦子已經發懵了,喃喃道:「你不會捉鬼?你不會捉鬼還敢來這裏?」
我指著那條幽靜的小路說:「大師,就是這裏。」
我盯著美女,小聲說:「是啊,大師,你看,她沒有影子。」
我心裏暗暗的想:「有意思,這裏叫大聖廟,一切規矩還當真按照西遊記來嗎?大概有本事的人都脾氣古怪,為了保命,給錢就給錢吧。」
我一聽這話,心裏頓時涼了:「你不會捉鬼?」
過了許久,他終於停了下來,對我說:「沒事了,一段往生咒,那些小鬼全都去投胎了。不會再為禍人間了。」
方丈無比誠懇地點點頭:「真的不會。」
方丈驚恐的看了我一眼:「像是鬼打牆。」
我搖搖頭:「你騙我,你肯定會,大聖廟就你一個人,除了你還有誰?」
然後,他隨手從床下拿出一個紙包,裏面放著一隻禿筆,一瓶墨水,然後把那紙包撕下來一塊,提筆就要寫字。
這一次很順利,我們沒有遇見鬼市,也沒有遇見那個美女。安全的來到大馬路上。
我著急道:「方丈還在樹和圖書林裏面呢。」
方丈哆哆嗦嗦指了指前面:「你看。」
方丈收了我六十塊錢,喜滋滋揣在懷裡了,然後問我:「還有什麼難解的問題嗎?無論是姻緣,事業,恩仇,都可以跟我說說。」
我心裏暗暗的想,高人就是高人,行事如此不羈……
那人的聲音嘶啞難聽,顫顫巍巍的:「小夥子,你在這亂鑽什麼?」
我緊張兮兮,心臟砰砰的跳,左顧右盼,跟著陳婆在小路上逃命。
我猶豫了一會,說道:「大師,我剛才想啊,這道符再厲害,我也不能整天帶在身上啊,萬一哪一天,我洗個澡,或者換件衣服,不小心把這道符忘了,那些小鬼再找我怎麼辦?」
方丈瞪瞪眼,問道:「你想怎麼辦?」
我嚇了一跳:「怎麼回事?咱們怎麼又回來了?」
我看他氣定神閑,忍不住問了一句:「大師,你不覺得這河水臭嗎?我看你好像沒什麼反應。」
方丈哪管這個,把我掙脫開來,大踏步的向回走,之前的那些氣定神閑變得當然無存。
方丈揉了揉眼睛,忽然驚呼道:「媽呀,真的是沒有影子。咱們快點走吧,有鬼。」
我頓時嚇出來一身冷汗,不過扭頭看看有方丈在旁邊,心裏又安定不少。我偷偷指著那美女,對方丈說:「大師,那邊還有一個鬼,就是那個美女,你看見沒?」
我和方丈嚇得肝膽俱裂,掉頭就跑。
方丈一邊喘氣,一邊小聲埋怨https://www.hetubook.com.com:「許由啊,許由,你可把我給害了,我好端端的在廟裡吃齋念經多好,跟著你來這裏幹嘛?」
我看了看周圍,黑燈瞎火的,什麼都看不清楚。正在這時候,方丈驚慌失措的叫道:「那女的沖咱倆過來了。」
和尚理直氣壯的說:「給錢啊。六個字,一個字十塊錢。」
我有點詫異,問道:「方丈,你怎麼了?」
我們兩個跑了一段,忽然前面又是一片燈光,而路燈下面,同樣也站著一位美女。
方丈嘆了一聲:「果然是一心向佛的有緣人。佛不渡人,傳經何用?也罷,我就隨你走一趟。」
我的臉一下就拉下來了,這不是訛人嗎?
我們兩個鑽到樹林裏面,走的拖泥帶水,踢踢踏踏。
然後,不等他再問,我一五一十,把這兩天遇見的事講了。
陳婆的臉色忽然變得神秘又緊張,對我說道:「那個人不是方丈,快點走。」
方丈見我滿臉不悅,又重新做到藤椅上,一手拿著茶壺,兩眼望著房梁,徐徐道:「當年唐僧西天取經,到了靈山腳下,阿儺,伽葉兩位尊者尚且向唐僧索要人事,更何況我這裏。小兄弟,經不白傳,真言也不亂贈。」這句話說完,他猛地把那張紙從我手裡抽回去了。
我不依不饒,一直拽著他的僧袍。終於方丈跺跺腳,向我說道:「許由啊,實話跟你說說了吧。我不會法術,我也不是真的和尚。大聖廟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上一任住持是我表舅,他把廟傳給我,想讓我混口飯吃。」
我跟著鑽了一會,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這條路我雖然來的次數不多,但是路邊的景物都算是熟悉,這裡有幾棵樹不假,但是不可能這麼多啊,鑽了這麼久都沒有鑽出來?
然而,我們兩個已經沒有選擇了,咬咬牙,我們兩個一前一後的走了進去。
我扭頭一眼,那美女嘴角帶著鬼魅的微笑,果然已經走過來了。
然後,陳婆拉著我的胳膊,慢慢的向外面走。只是走了幾步而已,我們已經回到路上,路燈在頭頂明晃晃的照著我們。
從大聖廟出來,已經是下午了。我們兩個簡單吃了點飯,就向市區趕去。等走到昨晚出現鬼市那條街的時候,天已經有些昏暗了。
我詫異:「怎麼你倒先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在樹林裏面呢。」
這種樹林完全是野生野長,沒有經過人工修建,我們兩個摸索著,在裏面亂鑽。
我偏了偏腦袋,越過他的身子向前一看,只見一個美女正站在燈下,似乎正對著我們笑。
方丈看了看美女,有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是鬼?」
我想了想,把兜里剩下的二百塊錢逃出來:「這個您拿著,算是我給廟裡捐的香火。」
想到這裏,我的腳步不由得慢了下來。
這時候還管什麼鬼打牆啊,先逃命再說吧。
我驚得目瞪口呆:「就這麼簡單?」
那邊嗯了一聲,說道:「小夥子,你別再往www.hetubook.com•com裡面走了,跟我來吧。」
我連忙拽住轉身要走的方丈:「別走啊,咱們不是來捉鬼的嗎?」
方丈淡淡的說:「習慣了。」
正在這時候,忽然有一隻冰涼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方丈在旁邊喋喋不休的抱怨,我忽然靈機一動:「方丈,咱們幹嘛一定要在大馬路上跑啊,咱們向路邊跑啊。」
方丈點點頭,站在大路中央,雙目圓睜,瞪了幾瞪,然後點點頭,向我說道:「剛才我開了天目,看到這裏果然有不少鬼怪。」
方丈嘆了口氣:「我真的不騙你,年輕人,看你也挺有文化的,怎麼這麼迷信呢?」
六字真言寫好之後,我接在手裡,正不知道怎麼感謝的好。和尚居然向我伸出手來。
然後,他拽著我,急匆匆向外面走。我腦子裡思緒紛飛:完了,高人是假的。但是我身上的銅錢癍是真的。我要死了嗎?七天已經過去了兩天。剩下的日子我該干點什麼?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把宿管阿姨揍一頓?半夜摸上女生宿舍樓?
這條小路周圍很偏僻,路旁是鬱鬱蔥蔥的大樹,裏面更黑,更陰森。
老和沒有任何詫異的神色,一直拿著茶壺喝茶。聽我講完之後,略微點了點頭:「這件事好辦。我給你寫一道六字真言,就是當年大日如來佛祖鎮住斗戰勝佛的『唵、嘛、呢、叭、咪、吽』,來來來,你拿去,神鬼都要退避三舍。什麼銅錢癍,元寶癍,無葯自愈。」
我們兩個正說著,路邊的路和*圖*書燈亮起來了。就在這一剎那,我猛然間看見昨晚上那個美女出現了,就在前面不遠的路燈下面,亭亭玉立,顧盼生姿,像是在等什麼人一樣。而且,我看的清清楚楚,她依然沒有影子。
方丈面露不悅:「我在此清修多年,從來不踏入紅塵的。」
方丈微微閉上眼睛,嘴裏開始嘟嘟囔囔,發出一連串像是吟唱一樣的音節。
這聲音把我嚇得遍體發麻,但是隱隱約約的,我感覺在哪聽過似得。我想了想,試探著問:「你是陳婆?」
我心中大喜,連連道謝。
我有點詫異:「大師,你幹嘛?」
這時候,廟裡的香客早已經走了。
方丈鎖上廟門,優哉游哉帶我向外走。
我正這樣想著,忽然我感覺方丈的手掌劇烈的抖動起來了。
我一聽這話,心裏更加篤信了,這和尚不就是在暗示我,他有真本事嗎?
我扭頭一看,方丈正站在路邊,像是等了我們很久的樣子。
方丈像是嚇破膽了,跑的比兔子還快,我只能透過樹影看見一點方丈的身影。我心中惶恐,一路上小聲的叫他,讓他等等我,然而,方丈根本不理我,仍然在使勁向樹林深處鑽進去。
我剛剛從小路上走出來,就聽見一個熱切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來:「許由,你回來了?」
方丈氣急敗壞的說:「我哪知道你能遇見真鬼啊?我還以為你自己嚇唬自己玩呢。這樣吧,我把錢退給你還不行嗎?咱們趕快走。」
方丈點點頭:「一些小鬼而已,抬抬手就趕跑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