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雲上仙歌

作者:十四郎
雲上仙歌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34章 鎮明退

鎮明吃驚地與她對視了良久,抬起的手慢慢地又放了回去。風聲漸歇,那些刺目的紅光形成的旋渦也漸漸微弱消散。地面上一片凌亂,滿是被風扯碎的花朵樹枝之物,還有幾個破裂開來的青銅風鈴。非嫣也好,黃泉也好,都是一付狼狽模樣,頭髮亂七八糟,衣服也亂七八糟。他們卻一點都沒注意自己,只顧看著沒有一點聲響的司徒,三個人,六隻眼睛,直直地瞪向那裡,看起來倒有點滑稽意味。
鎮明嘆息半晌,終於一笑,目光澄澈地看著非嫣,淡然道:「說得好,只是這個道理早些讓他們了解就好了。神界也不至於落到如今這種破敗的地步。」
非嫣看了他許久,才幽幽說道:「你知道西方那些色目的國度里,有一種叫獅子的野獸么?那是一種很兇殘的獸,極喜新鮮的血肉,專門捕殺弱小的其他獸類。你們神,在情慾面前就是幼小的從未嘗過鮮血的獅子。一旦嘗過血的味道,就再也忘不了,漸漸發展為一日都不可無血。現在你明白了么?欲不過是眾生的本能罷了,神也不例外。所以你們沒有任何資格斥責其他眾生的情慾,因為那的確不關你們的事。」
他說:…………
牡丹只覺得那念珠越纏越緊,胸口幾乎要裂開一般,漸漸連呼吸都不能夠。她的臉色越來越白,咬著嘴唇的牙上面都沾了血跡。她的腦海里忽然出現了司徒笑吟吟的模樣。
他說:你看看……已成凡人的你,也染上了情慾。
快啊!快回答啊!告訴她這個自以為是的神說得都是假的!她一定相信的!為什麼要用那種抱歉的眼神看她呢?為什麼?司徒你平常那種漫不經心的笑容呢?司徒!司徒!
「喂!對一個凡人下迷神咒,你也太卑劣了罷!」非嫣銳利的聲音忽然將她心頭的迷霧劃開,牡丹倏地清醒過來,才發覺自己竟已經向鎮明那裡走了近一半的路!她倒抽了一口氣,急忙要回身,卻聽m.hetubook.com鎮明在身後說道:「你還要執迷不悟?你於他不過是一塊玉而已,一塊可以攝魂以助他功力修為的玉!你今世身為凡人女子,自是動了情慾,我也不怪你。只是若能看透一切,你自可達到神聖的境界,你還要固執么?」
牡丹覺得自己突然掉進了一個坑裡,摔得鼻青臉腫,渾身都在發疼。她卻什麼都想不到,腦袋裡忽然浮現出司徒最近過於迥異的變化,還有他說的那些古怪的話語。
他這樣說。
非嫣對他做了個鬼臉,沉聲道:「你若真將他收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好在不過一場噩夢,也讓你嘗嘗情慾有多可怕。」
司徒連笑都笑不出來了,看著他認真的眼神,他知道鎮明必定當真如此認為。他是該為他如此自重自信嘆息呢,還是好好笑上三天表示不服?一旁被困在圈子裡的非嫣只是在那裡冷笑,也不說話。遇到這種神,他們能說什麼?再說什麼,也無非是他眼裡的妖言惑眾而已!可笑!可悲!
鎮明一邊拈式讓念珠纏得極緊,一邊沉聲道:「可笑!一個澄凈聖物居然自甘墮落!他自嫵媚,他自妖嬈,他自是風情萬種!卻與你何干?與你何憂?值得你為他這般與我對抗!色乃最是虛空之物,無非枯骨爛肉而已,你卻執迷不悟,甘心中他的蠱惑!枉為千年鎮魂玉!」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心情,那般苦楚,纏綿,竭斯力底,神魂俱滅,意亂情迷……
他說過很多!是她笨!她居然在那個時候什麼都沒聽出來!她現在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冷冰冰的,一陣冷一陣熱,心裏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於他,當真只是一塊玉而已么?那她的那些小家子氣在他眼裡豈不是可笑到了極點?她……討厭!她根本就是出了好大一個洋相!一路上司徒豈不是看丑角一般地看她么?她該惱他的,她該氣得半死然後叫他死狐狸死人妖再也不理他和圖書的。可是她為什麼那麼傷心?她的眼睛都模糊了。天地間忽然一片朦朧的水霧,她的耳朵里什麼聲音也聽不到,好象突然只剩下了她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這裏,告訴自己她不是人,她只是一塊玉。
一個人走近他,他還沒抬頭看是誰,額頭上就給人用手指用力彈了一下,然後只聽非嫣柔媚嬌軟的聲音笑吟吟地說道:「怎麼樣?你的噩夢還沒醒么?清瓷那些惡之花看來讓你做了一場很惡劣的夢哦!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輕視七情六慾的威力!」
牡丹覺得渾身都在發抖,她很想反駁,很想大聲告訴鎮明她和司徒根本不是他想的那種關係,她也想告訴他她根本不是什麼玉,她是活生生的人!人!可是她什麼都說不出來,腦袋裡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回頭看著臉色蒼白的司徒,好半天,才艱難地問道:「他……說得……不是真的吧?」
「神威?」牡丹一邊說著一邊跟著司徒的眼光望過去,立即看到了鎮明!她本能地又跳了起來張開雙手擋在司徒前面,恨道:「不許靠近!不許殺他!你們這些討厭的神!」
一朵給剛才的氣流衝起的血紅的惡之花緩緩落在了他手邊,他看了良久,才將那花輕輕拈了起來,失笑道:「惡之花……果然名不虛傳……」
他說:你的願望,才是我認真對待的。
鎮明目光如冰,整個人看上去如同用冰雪雕塑出來一般,寒氣逼人。
牡丹有些茫茫然地,好象給他震撼住了一般,一時間心裏一片澄凈安詳。妖孽那兩個字在腦海里無限放大,她本能地感覺那是不好的東西,她應該堅決地拋棄。她……她是聖潔的,怎可與妖孽為伍?她……她是……
她的心幾乎要裂開,眼看著司徒點了點頭,低聲道:「牡丹,他說得對,你的確是我血肉化出的玉。我接近你是起初為了恢復功力,可是……那個時候我沒有恢復記憶……你若不信我,我也不怨。和*圖*書
可是她不要他死!
司徒忽然動了動,剛才一直僵硬著的身體忽然靈活起來。他將手放在眼前捏了捏,忽地抬頭對鎮明微微一笑,柔聲道:「抱歉,讓你失望了,又沒能將我收了去。我也很遺憾。」
「我就是自甘墮落!我就是被他誘惑!我就是動了情慾!與你何干?!與你何擾?!我的情慾!我的愛恨!我的意願!你憑什麼這麼光明正大的插手?!我的事情,與你有什麼關係?!」
他奮力地在狂風肆卷中抬手拈式,正要用咒語攻擊尚未成型的妖狐,眼角一瞥,卻看到牡丹小小的身影。她也被氣流衝擊的幾乎要跌倒,卻執著地拉著司徒的衣服,惡狠狠地在那裡瞪著他。那雙灼灼生輝的眼睛告訴他:如果他還想殺他,她也還是會堅決保護到底!
鎮明冰冷的聲音刺進她耳朵里,尖銳的發痛,她不禁哆嗦了一下,幾乎要癱在地上。她好辛苦地站在那裡,好辛苦地回頭看著鎮明,只看他薄薄的兩片唇在不停地動著,無數紛亂的雜音擠進她本就疼痛無比的腦袋裡,好象冗長紊亂的經文一般,只是重複著那幾句:他是妖孽!妖孽!妖孽!你是他血肉化成的玉,天地間的聖物,他接近你就是為了恢復他的功力,他不過是利用你小女兒家的懷春情慾而已,他怎可能是你的良人?你當真動了心?那可真是太悲慘了!
她忽地嘶聲吼了起來!
鎮明停在一丈之遠,一身雪白的衣裳,一頭雪白的長發,當真恍如天人。只是他的神情太肅殺,這樣的人,本不該有這種表情的。卻見他冷冷地看著司徒,看了半天才說道:「想不到,千年之前鎮魂玉選擇跟隨你,千年之後她還是選擇跟隨你。妖孽,也不知你用什麼狐媚的法子將聖潔之物玷污!」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木然地走到司徒的面前,也不看他,張開手護在他身前,冷道:「無論怎麼樣,我不許你殺他!」
鎮明將花揉碎和-圖-書,拋在地上,嘆道:「當真連神也無法逃脫她的掌握,我只是不懂,天地初始至今都聖潔高貴的神怎會無法抵擋這小小的惡念。」
鎮明沉聲道:「你若不信,只管問那隻妖狐,你是不是從他血肉中化出的鎮魂玉。他接近你,愛護你,是不是為了要從你身上尋回自己三千年的功力。你不是一塊普通的玉,你可以攝魂,你的身體里不光封印了三千多個凡人的魂魄,還封印了他三千年的修為法力。你當真以為他是什麼良人么?凡人可笑的情慾在他眼中不過是誘惑你的把戲而已!」
司徒居然還調皮地笑了笑,也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笑得出來,「鎮明,我何需用什麼狐媚?她本就是我的東西,相信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她還是可以分辨出來的。你緊咬不放,到底是為了什麼?神便永遠是正確的嗎?你當真如此認為?」
鎮明吃力地護住頭臉,眯著眼睛看過去,卻見那些紅光碟旋良久,忽地猛地砸了下來,以司徒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急速地旋轉著。他身上的紅色妖氣越來越重,兩隻眼睛里也散發出異樣的神采。他暗叫不好!鎮魂玉以自己的意識將三千年的功力全部還給了司徒!若他恢復法力,要輕鬆收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說:牡丹,還好你在我身邊,我真是高興。
這些過往如同閃著微弱光芒的熒熒光點,在她腦海里飛速閃過。
他說:你本就是我的東西,永遠都是。
牡丹不可思議地看向他,抖著唇喃喃道:「什麼玉?我……我是人啊……你在……在說什麼?!」 她是牡丹!一個很普通的從小沒有父母的活了十六年的女子!她怎麼可能是什麼玉?!天啊!太荒謬了!
非嫣莫名其妙地看著他,聳了聳肩膀。反正他看開就好,最好以後也不要老來纏著她了,她真是受夠這個神的糾纏了。
他說:你若不離開我,讓我怎樣都行。
那些突然而來的痛楚和-圖-書,那些席捲她所有思緒的巨浪,都比不過她這個唯一的念頭:她絕對不讓他死!絕對!
他忽地又古怪一笑,低聲道:「七情六慾,也不只是噩夢而已……」
鎮明沒有說話,他只是看著一旁的牡丹。她面無表情,也不看司徒也不再看向他,只是怔怔地看著殿角上那些斷裂開的風鈴,臉色蒼白。
「神或者也有錯誤的時候,可是神在妖面前,永遠是正確的。」
鎮明有些銳利地看著她,忽地一揮手,手上的漆黑念珠如張牙舞爪的龍,一下子就竄了出去,精準地將她全身都纏了住。牡丹只覺身上一緊,頓時無法動彈半分。耳邊司徒和非嫣驚慌憤怒的叫喊聲她都沒注意,她只定定地看著鎮明,死活也不讓開。
鎮明忽地看向牡丹,澄澈的眼睛一下就攫住了她的,那般幽深,那般莊嚴,牡丹頓時震了一下,竟不知道如何移開眼光。他的眼睛里好象有一股拉力,將她的心神往裡面拉,很慢,卻很決絕,她沒辦法抗拒。耳朵里只聽他柔和的嗓音輕輕地說道:「你是鎮魂之玉,是天地間的聖物,你當真要護著一個妖孽么?」
她的身上忽然山崩地裂一般地迸發出艷麗的紅光,頓時整個正殿都籠罩在這紅光之下,刺目之極。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怔怔地看著那些衝天的紅光如同無數巨龍,在空中盤旋良久,放肆地呼嘯著,強勁的氣流幾乎將滿地的青草都要連根拔起,花瓣零落亂卷,正殿殿角下的青銅風鈴給吹斷了好幾個,掉在地上還給那氣流吹得滿地翻滾。非嫣黃泉水妖他們的衣服都給卷得亂飄,要用力按住才行。勁風刮在臉上巨痛無比,根本無法將眼睛睜開。
他愣了住,他……當真為惡之花所惑了么?原本只是小小的沒有收到狐妖的遺憾念頭,在當時卻忽然膨脹了無數倍,非要將他殺了才甘心……原來……
他初次出現的驚艷,他訴說情苦的婉轉,他偷偷親吻她的熱烈,他將她攬在懷裡時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