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5章 好大的一條豬大腿

耳邊再次響起了婦人的聲音,不過神奇的是,牛旭聽懂了話里的每一個字:「好了,秘葯的藥效已經徹底的生效了,雖然你今天晚上不能說話,不過你回去休息一個晚上后,明天就能恢復過來了。」
被關起來的三天早上,蜷縮在草堆里還沒睡醒的牛旭,被一陣大力的推搡給搖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之後,發現那名看守自己的原始人,對著自己做出來一個跟他走的手勢。
不知道過了多久,頭痛終於停止了下來,牛旭發現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喉嚨中好像火燒的一樣,一陣陣的刺痛傳來。
牛旭深深地吸了口氣,朝著毫無遮擋的門口走了進去,經過這一路上的觀察,還有原始人守衛是舉動,他多少察覺到了事情都在向著好的一面發展,但是沒到完全確認下來之前,他根本就無法將懸著的心放下來。
一條巨大的豬大腿,被放在了牛旭的身前,婦人繼續說道:「這是魁和我送給你的報酬,那頭野豬凶獸的一條前腿,感謝你救回了他的性命;現在你先去休息吧m•hetubook.com,有什麼事情,等你明天恢復了說話的能力,我們再說。」
頓時,無法形容的口感,差點就讓牛旭將綠色的液體全部的吐了出來,哪怕是之前他認為最難喝的藿香正氣水,與這鬼東西比起來,連1%的難喝都比不上。
強忍著胃裡翻江倒海的噁心感覺,牛旭漸漸覺得自己的意識都開始模糊了起來,無數奇怪的符號從腦海中閃過,讓他的腦袋痛的厲害……
悲慘的少年,現在考慮的是被殺死之前,他該做點什麼,才能顯示出他的英勇無畏,還有顯得不那麼多憋屈。
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婦人興奮的嚷了起來,聽不懂半個字眼的牛旭,只能尷尬的報以微笑;婦人見狀,掉頭回去與床上的壯漢嘀咕起來,好一陣之後,壯漢才一臉肉痛的點了點頭。
結果好一陣的翻找之後,婦人才從床底下,翻找出一個木盒,木盒打開之後,一個做工精緻的玉瓶被小心的放置在裏面。
牛旭的此時的感覺很不好,因為他覺得自己死定了。
重傷的和圖書壯漢,沒有直接出現口吐白沫的狀況,已經是個奇迹了;至於壯漢能不能活下來這個問題,這個牛旭已經不給予任何的期望了。
牛旭跟隨著原始人守衛,赤腳行走在小村落中,徑直的對著一棟最大的茅屋走了過去;不少的原始人依靠在自己家的門口,眼神古怪的看著牛旭。
門口一名提著巨大石柱的原始人戰士,守衛在那裡,算是徹底的斷送了少年所有逃生的希望。
得益於手腕上智能腕表堅固的錶帶,讓牛旭還能準確的掌握著時間的流逝;只是腕表上,衛星網路的失去聯接,讓牛旭徹底的確認自己是被穿越了。
牛旭真心不覺得,自己勉強不過是高級戰士學徒的戰鬥力,能在這名原始人守衛的手下,能夠逃的出去。
牛旭往玉瓶中看了一眼,只見裏面有著不到半瓶的顏色深綠的液體;與之同時一種說不出來的刺鼻怪味,不斷的從玉瓶中散發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牛旭眼花,他隱約能從這些原始人臉上,那兇惡的斑斕迷彩下,發覺出一些善意的味道m.hetubook.com出來。
哪怕是部落中最大的茅屋裡,排放和陳設都很簡陋,不多幾樣石質和木質的粗劣傢具,以及一進門就能看到的一張大床,大床上鋪滿了厚厚的獸皮。
要是換成以前就是打死牛旭,他也不會喝上一點這無比詭異的藥水;可是現在連穿越這種事情都被他遇上了,神經已經變得不知道粗大了多少倍,稍微的一陣遲疑之後,牛旭仰頭把這點綠色的液體,全部倒進了嘴巴里……
恍惚中,牛旭費力的扛起這條超過百斤的豬大腿,踉蹌著向著之前呆了幾天的茅屋走去,剛才經歷的一切,實在是太過於讓人驚訝了,他想再次的一個人靜靜。
大床上,那名重傷的原始人壯漢正躺在床上,大睜著眼睛看著這裏,有節奏起伏的胸膛顯示,他不但活了下來,而且恢復的不錯。
顧不上這些衣物上濃重的異味,牛旭飛快解開了腰間的茅草,將整套衣服往身上套了上去;只是看著那婦人眼中強烈不舍的眼神,牛旭鬼使神差的,將那條史盧比的內褲留了下來,然後塞和*圖*書到了婦人的手裡。
在小茅屋裡,牛旭一被關就是兩天的時間,在這期間除了看守的壯漢,丟進來幾個黑不溜秋的小果子,還有一竹筒的清水之外,就沒有與牛旭有過任何的交流。
拔掉玉瓶上的軟木塞之後,婦人無比熱情的將玉瓶塞到了牛旭的嘴邊,示意著牛旭將其一口喝下去。
對方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明顯,感謝牛旭救了他,為了表示感謝,特意將他所有的衣服還給了他。
在喂完那個受傷的原始人抗生素后,其他的原始人沒有繼續將他吊起來,而是將牛旭關到了一棟小茅屋裡;茅屋裡除了有堆還算乾燥的茅草外,沒有任何的東西。
看到了牛旭走進來后,壯漢的眼神亮了起來,對著牛旭就嘰里咕嚕的說上了一大串;同時,那位應該是他老婆的婦人,捧起牛旭被扒掉的衣服走了過來,衣服、褲子、鞋襪、甚至那條史努比的內褲都在。
「作孽啊!」還是生瓜蛋子的少年,在心中幽幽的嘆息了起來……
胡亂的抓起一大把茅草,圍在腰上打了個結之後,牛旭跟著原始人http://www•hetubook•com守衛走出了這個呆了兩天的茅屋,走向了即將面對的命運裁決……
兩天時間的等待中,也讓牛旭的情緒慢慢的平復了下來;小茅屋中根本就沒有窗戶,也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不過兩天的時間下來,牛旭再也沒有聽到過哭聲,這說明那名重傷的壯漢現在還沒有死掉,這無疑是個非常好的消息。
讓牛旭沒想到的是,這種看起來賣相非常難看的小果子,味道竟然是出奇的不錯;而且每隔半天吃上那麼一個之後,居然讓牛旭覺得不是很餓。
婦人嘴裏發出一聲不明所以的歡呼后,趴下了身體在床底下翻找起來;不用刻意的去看,少年就能看到婦人因為這個有些特別的姿勢,從而顯露出來的風景。
很快,不過兩百來米的距離就被兩人走完,帶路的原始人看守在門口停了下來,然後示意著牛旭自己走進去。
正常人每天服用那些抗生素的份量,不過是每天三次,每次一粒的份量;而那個將自己史盧比內褲套在獸皮裙外面的強悍婦人,直接給傷員嘴裏塞進去了一大把,少說也有數十顆的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