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3章 邵武

多年的時間下來,已經讓邵武父親習慣了這種弱勢的地位,他苦著臉解釋道:「我都去學校問過,是你的寶貝兒子要求與那個叫牛旭的學生切磋,他們班主任劉老師都說了,這是一場公平的切磋,對方沒有任何的責任。」
很快,對方就回復過來一個OK的手勢。
「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鬼混,現在馬上給我死回來,你弟弟邵武被人打傷了,現在要在家裡休養一個月。」女人咬牙切齒的說到。
只是邵武父親的苦口婆心的解釋,根本就不能讓暴怒中的妻子聽進去半句,矮胖女人單手叉腰,一隻手指著他的鼻子臭罵:「那小崽子憑什麼讓邵武傷這麼重,自己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就是你沒用。」
在離學校不遠處的拉麵館,他一口氣叫了五大碗拉麵,而且全部是加肉、加蛋、加火腿腸的豪華至尊版。
邵武低聲的喃喃自語著:「牛旭你這個雜種,不但讓我在覃娜面前丟了一個這麼大的臉和-圖-書,還讓我受到了這麼重的傷勢,我一定叫你好看;打贏我算什麼,我哥哥邵勇可是初級戰士頂峰的高手,這次一定會打殘你。」
過於激烈的動作,頓時讓他還沒有恢復的手臂一陣劇痛,邵武咬著牙關,滿臉都是這個年紀不該擁有的陰狠之色。
這個時候,在房間里將耳朵貼著門上,注意傾聽著門外動靜的邵武,見到事情一切都向著自己預計的方向發展,不由的高興的跳起來揮動著手臂。
「我不想吃早餐,更不想喝那個什麼鬼骨頭湯,我想一個人獃著,不要來煩我。」邵武憤怒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了出來,不僅僅這樣,還伴隨著凳子被重重砸在牆壁上的聲音。
……
她用著巨大的嗓門對著自己的丈夫吼道:「你這個沒用的東西,也就會在自己家耍橫,我不是讓你去學校鬧上一場,把那個有人生、沒人養的小崽子開除掉嗎?你為什麼不去。」
駕駛著表面破爛,但是內部全新的和*圖*書飛行滑板,一路飛馳電掣的回到家中時,還不過是早上六點出頭;換了套衣服后,他抓緊時間鍛煉了一番。
對面突然就傳來一聲女人的驚叫聲,接著是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傳來,對面的聲音變得充滿了火氣:「是誰那麼大的膽子,連我邵勇的弟弟都敢打;等著我,我馬上回來,看我不弄死他。」
然後他極為少見沒有來上一管合成早餐,而是在有錢了之後,難得的奢侈了一次。
「無理取鬧。」邵武父親再也呆不下去了,拿起公文包摔門而去;作為一個小公司老闆的他,心裏尋思著:「還是最近招聘的小秘書比較溫柔和聽話,比家裡這個潑婦,不知道強出了多少……」
房間里的邵武沒有說話,反而是門外邵武矮胖的母親,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野貓一樣,猛然的跳了起來。
在上課之前趕到教室,無聊的文化課時趴在桌子上發獃睡覺,當牛旭以為今天,又是如同往常一樣和*圖*書,平凡而無聊的一天時,一個絕對意想不到的小驚喜,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當這貨當著拉麵館中的數十號食客,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里,將五大碗拉麵連湯帶水的全部解決掉之後,徹底的看傻了這數十號人;很久之後,這家拉麵館依然流傳著一個飯桶少年的傳說……
正是在課間休息的時候,牛旭沒有如同其他的同學一樣,在教室外打鬧聊天,而是繼續趴在桌面上補覺;忽然間,他感覺到一個粗重的腳步急促的向他跑來。
這個時候,離著邵武的母親打完電話,已經有著二十來分鐘的時間了,估摸著哥哥差不多這個時候也該到家了;邵武飛奔到鏡子面前,努力的將自己的樣子,弄的更為憔悴和狼狽一點。
被人瘋狂的詛咒和算計著的牛旭,此時根本不知道這一點。
沒過幾分鐘,他聽到了門被打開的聲音后,這才飛快的打開了房門飛奔而去;同時他的嘴裏帶著哭腔的喊到:「哥,你終於回來了…和*圖*書…」
十六層的一套大面積的公寓里,一個腰圍粗大的矮胖大媽,此時正『噹噹~』的敲打著一扇緊關起來的房門,口中言語溫和的喊到:「邵武,我的寶貝兒子,該起床吃早餐了,為了你的傷勢,我特意準備了難得的骨頭湯。」
一肚子氣的矮胖女人越想越氣,少頃之後,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拿著自己腕表撥通了一個電話。
想到這裏,他似乎看到了牛旭在自己親哥哥的毆打下,全身的骨頭都被打斷,而不是自己這樣,只是出現骨裂之後就此了事,強烈的報復感,讓他有著說不出的痛快。
「再說了又沒有太大的事情,邵武是個男孩子,這樣的挫折讓他經歷一下,反而對他的成長有好處,你講點道理好不好。」
原本安靜坐在桌前,吃著早餐的父親,被邵武的行為徹底的激怒了,他站了起來罵到:「邵武你這是什麼態度,平時我是怎麼教育你的,信不信我好好的收拾你一頓。」
如果牛旭所在的www.hetubook.com小區,要用平民窟來形容,那麼明珠小區,就是中產階級這個層次的人群,所正常居住的地方。
清晨7點,牛旭的家幾個街區之外的明珠小區中。
接著,他又給班上一直跟隨著自己的小弟,偷偷的發送去一條信息:「幫我留意一下,牛旭今天放學之後回去哪裡?注意這個事情一定要秘密的進行,不能讓其他的任何人察覺到這點。」
當他抬起頭后,看到了一個滿臉青春痘的同班男同學,一臉不可思議的對著自己說道:「旭哥,門外有個好漂亮的學姐找你!」
接著電話的那頭,就這麼突兀的掛斷了。
雖然這裏同樣是真正的有錢人,不屑於來居住的高樓大夏,但是比起牛旭所在鴿子籠一樣的小套間,明珠小區不管是在綠化環境、居住面積、安全等級上面,都要高出了數個層次以上。
很快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老媽到底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早的打電話過來?我可是才剛剛睡下一小會,就被你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