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19章 辣妹子

不過看著手中滿滿一袋的野豬排,老劉的心情又變的愉悅了起來,牛旭這個最得意的學生,也許有著好色、花錢大手大腳這樣的小毛病;不過年輕人嘛!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他的本性還是相當純良的。
由於受到的刺激過大,老好人劉老師難得的貪杯了,他一個人喝光了整瓶的茅台之後,又叫服務員上了一瓶;然後當著牛旭的面,全部的喝下了肚子。
想到這裏,老劉挺直的腰桿,邁開大步向著第52中學的方向,走了過去……
街角的轉角處,牛旭的視線所無法觸及的地方,走到這個位置之後,原本連走路都不利索的劉老師,頓時的就變得生龍活虎起來。
讓牛旭沒有想到的是,他不過是剛剛的打開了車門,還沒來得及發動他的五菱小麵包,一個成熟的少婦就急匆匆的,從店中追了出來,口中大聲的嬌聲呼叫著:「牛老闆,請稍等一下。」
這名年近三十歲的少婦,有著一張相當漂亮www.hetubook.com和有少婦韻味的臉蛋,再加上此時她穿著一套緊身的短款旗袍;急切的跑動間,從旗袍的開衩口顯露出的豐潤大腿,以及小兔子般跳躍的本錢,讓牛旭有了短暫的失神。
他心有餘悸的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嘴裏嘀咕了起來:「臭小子嚇死我了!還好我見機行事的快,裝醉躲過了這一次,不然被問到劉老師你目前能堅持到幾個周天,那真的是連最後一點老師的面子,都被丟的一乾二淨。」
從口袋中的那一疊鈔票中,直接數出了二十張千元大鈔,牛旭直接遞給了身旁的服務員,口中說到:「這是本次的加工費,至於多出來的,就算是給廚師和你們的紅包好了。」
光是兩瓶茅台的價格,牛旭估計就要上萬,除掉了店家的加工費后,這些服務員和廚師,估計每人能分到上千塊;雖然看起來是多了一點,不過此時內心中有些激蕩的牛老爺,真心已經m•hetubook•com不在乎這些小錢了。
淡然的回復到:「當然了,現在誰不知道牛老闆的手上,有著寶慶市質量最好的天然食材供應;只是我的這家小店因為規模有限,實在是讓牛總看不上眼罷了。」
不過,欣賞一下也罷了,實在沒有開後宮打算的少年,定了一下心思,趁著此時心情不錯,決定答應了少婦這個不算過份的要求。
「不過生意難做,為了混口飯吃,還是想讓牛總能夠可憐一下,多少給點食材的配額,小妹一定感激不盡。」說完之後,少婦這才發現語氣中的不妥。
事實上,目前華國修鍊軍用元能修鍊術,最高的記錄,也只是有人堅持到完成三十一個周天的地步;這個人還是華國軍中,有著第一高手之稱,軍銜為元帥級別的夏天佑元帥。
說完后,少婦將手中的那疊鈔票遞了過來;牛旭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接了過來,發現錢的上面還有著一張雅緻的名片,名片上寫著辣妹子川菜館www•hetubook.com,老闆伍茉莉。
他在心中暗暗的發誓:「劉老師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爭取能早點達到,可以堅持三十二個周天的地步;雖然那玩意越到後面,就痛的讓人連想死的心都有。」
只是對於長期混跡在服務行業,長袖善舞的少婦來說,這樣不痛不癢的調笑,實在是太容易招架了;她女性味十足的撓了一下,額頭處因為疾跑而弄亂的一縷頭髮。
接著他疑惑的問到:「伍老闆,你這是認識我?」
「把這個便條,給電話上的人看看,她就應該知道怎麼做了。」說完之後,就在少婦不斷的感謝聲中,發動了他的小麵包,離開了這家規模了不起,只算得上中等的川菜館。
像老劉這種老好人,基本上很難說上一次謊話,不過要是有些倒霉蛋,不幸的遇上這種老實人的謊話后,基本上都會上了一個大惡當,就比如這一次。
「牛旭好小子,我告訴你是男人就不要怕痛,努努力爭取能將軍用和_圖_書元能修鍊術,堅持到三十二個周天的地步。」老劉的嘴巴里散發著濃重的酒精味,拍著牛旭的肩膀,對他意味深長的說到。
可憐的牛旭根本就不知道,根本的原因完全不是老劉口中,說的那樣:「你現在既然早就恢復了,又不去上學,被學校其他的同學和老師看到的話,影響很不好。」
自己在牛旭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的面前,居然習慣性的自稱小妹,著實有點裝嫩的嫌疑;哪怕她極為擅長交際,一時間也有異常的尷尬,不過在牛旭看來,臉頰通紅有些嬌羞的少婦,倒是更有一番風味。
最後才晃晃悠悠的提著,牛旭送給他的那袋野豬排,拒絕了牛旭要將他送回去的提議,自己一個人獨自的離開。
他從車上翻找出一張空白的便條,寫上了芳芳學姐的號碼,以及讓芳芳每月適當提供一點食材的祝福,遞給了眼前的動人少婦。
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眼,這名叫做伍茉莉的動人少婦,那絕對火爆的身材,肉販子牛老闆m.hetubook.com在心中嘆道:「辣妹子,真是名不虛傳。」
「當然,現在整個寶慶基地市混餐飲界的人,哪一個不知道牛老闆的名頭,和前方百計的弄到牛老闆的相片看過;無非就是想和牛老闆扯上點關係,好能混口飯吃。」伍茉莉嬌笑著說到。
也許是面前的漂亮少婦,成功的降低了牛旭心中的警惕心,他忍不住出聲與之調笑了起來,這貨一語雙關的說到:「那這麼說,伍老闆這也是想與我發生點關係了。」
身旁的服務員,估計也是同樣的想到了這點,這樣大筆的意外收入讓她相當的滿意;對著暴發戶牛老闆說了一聲謝謝后;就接過了鈔票,蹬蹬的向著店中跑去。
站在川菜館的門口,望著老劉踉蹌著離去的背影,以及剛才分別時殷殷的叮囑,小青年牛旭此時的心中,充滿了動力。
跑到車前後,少婦的呼吸有些急促,不過她還是對著牛旭說到:「牛老闆這種大人物能來我這種小店用餐,那是看的起我,怎麼可以收牛老闆的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