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145章 魄力

聽到了這樣誅心的問題,就連剛剛打算動手的雜魚聯軍中的戰士們,都一臉沮喪了停下了腳步。
更何況,對方畢竟是聯軍中最強兩支力量的首領,真要是開打起來,最終能不能打得過他們的手下,還是一個相當值得懷疑的問題。
那麼為了活下去,死戰到底吧!
他們一手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一手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嘴裏發出了震天的狂吼;這一刻,他們全部化身為只知道殺戮,以及搶掠的野獸。
這一幕全部被城牆上的牛老爺看到了眼裡,他無聲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還是自己小瞧了原始時代位面的土著們,沒想到原始人土著中,還能有人有著如此驚人的手腕與魄力。
隨口的說完之後,他頓時就想到了至關重要的一點,整個人都開始興奮了起來。
「呦呵,這兩個孫子玩什麼把戲了,難道是作戰時不努力的,到時候就不給他們水喝?看不出來這兩個孫子還挺http://www.hetubook•com狠的。」魁在嘴裏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他相當無奈的對著身旁的魁吩咐道到:「通知所有人做好準備,接下來,可能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艱苦戰鬥。」
發現事情一直都是向著自己預計中的防線發展著,曜和沈亞輝兩人都暗自的在心中重重的鬆了口氣;他兩人商量出來的計劃實在是太瘋狂了,稍微出點岔子就會讓他兩萬劫不復,好在一切進展都還很順利。
他打著哈欠漫不經心的回答:「誰知道了,估計是他們的飲水不多了,現在集中管理起來嚴格的分配,這樣能堅持更久的時間罷了。」
這貨在城牆的牆垛之後探出了半邊腦袋,打量著眼前讓他感到無比驚奇的一幕。
其實,根本就不用魁費力的去通知黑石部落的所有人一趟,剛剛發生的一幕,震撼了黑石部落下上的同時,也讓所有人都已經明白。
只見面對著眼前水囊和圖書,忽然之間曜和沈亞輝兩人就發瘋了一樣,抽出了腰間的昂貴的青銅短劍,猛然對著堆起來的水囊劈砍了起來;他兩人的每一次的短劍揮舞下,就有著數個水囊被砍破。
他們手持著武器排列出了一排緊密的戰線,防止整合任何人的接近;眼中那毫無掩飾的殺意表示,只要有人膽敢接近,他們絕對不會有半點的手軟。
原本以為難逃一死的聯軍戰士們,在曜的連續蠱惑下猶如抓住了最後的一絲稻草,他們被曜成功的調動了心中最瘋狂的一面。
的確是這樣,就算他們將曜等兩人撕成碎片,這些已經滲進土地中的寶貴飲水,照樣是再也找不回來了。
牛老爺的這話一出,立即讓黑石部落的所有人振奮了起來。
牛老爺因為昨天晚上記掛著對手的偷襲,根本就沒辦法安心的睡覺;每過兩小時都要上城牆來走走,此時的他是嚴重的睡眠不足。
這貨大聲的對著周圍的人群說到:www.hetubook.com「大家打起精神來,外面的這些傢伙沒有多少飲水了,而據我所知,部落周圍已經很難找到水了;也就是說最多再堅持幾天,他們就會灰溜溜的撤走了。」
緊接著,曜用手指著黑石部落繼續的咆哮了起來:「現在我們這些人要想活下去,不被活活的渴死,那麼唯一的活路就是打開這道城牆,殺進去把他們的飲水搶過來。」
「清亮的飲水、美味的食物、各種漂亮的好東西,甚至還有黑石部落的那些娘們;我曜在這裏用巨岩部落的先祖之靈發誓,只要殺進去,誰搶到就是誰的……」曜的吼聲中充滿的難以形容的蠱惑力。
「曜首領、沈老闆快停下啊!」無數這種類似的呼喊和哀求聲,從眾多的聯軍戰士的嘴裏發了出來;那些離的近一些的戰士,更是向前疾跑幾步上來,打算阻止兩人發瘋一般的舉動。
很快,數量眾多的水囊被曜等兩人差不多全部砍破,幾乎已經乾裂hetubook•com的地面上,奢侈的出現了大灘的水跡,滋養著這塊急需水份滋養的土地;只是對一眾聯軍們來說,簡直就是末日來臨一樣的巨大災難。
「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要讓大家活活渴死嗎?」他們嘴裏重重的吐出了這樣的反問聲,眼中充滿了絕望和仇恨,甚至直接就是赤裸裸的殺意……
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只有其中的一方,因為徹底流幹了所有的血倒下后;才能徹底的結束這場瘋狂的戰鬥,沒有第二種可能。
很顯然,此時曜等兩人的舉動並不是突然的發瘋,而是早就有了詳細的計劃;最少眼前的這些人,是早就得到了他兩的通知,並且很早就做出了相應的準備。
巨岩部落和商隊的奴隸們還好些,那些雜魚聯軍中的戰士,嘴裏發出了大聲的咒罵,攥緊了手中的武器,一幅馬上就要上來動手火併的架勢。
對此時聯軍們來說,無比珍貴的飲水,就這麼嘩嘩的流淌的滿地都是。
只是有一批人和-圖-書的動作要比他們更快,數十個巨岩部落中的大小首領,加上差不多同樣人數的商隊護衛,面色鐵青的擋在了曜兩人的身前。
就在這個時候,做出這件瘋狂事情的曜,突兀的昂頭瘋狂的大笑了起來,隨即他就像頭瘋狂的野獸一樣的大聲咆哮了起來:「戰士們,我知道你們現在一定想活活的撕碎了我!可是你們想想,就算是撕碎了我,你們能將這些水重新裝回水囊里嗎?」
這一刻勝利的曙光,似乎就在黑石部落上下的眼前,感覺是如此的之近;只是接下來對手兩位首領的動作,徹底的超乎了他們的想象極限……
不知道由誰開始的,很快這數千的聯軍戰士,瘋狂的撕扯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岩石般堅硬的胸膛。
「要是出門野戰的話,他們還會因為敵我的兵力懸殊,而嚴重缺乏信心,不過對於是否能靠著城牆和壕溝的優勢,最終堅守住防線的問題?經過了昨天的輝煌一戰之後,他們的心中那是充滿必勝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