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226章 棠溪部落的劇變

只是,似乎是之前幾天的連續好運氣,一下子只讓牛旭的好運用完了。
牛旭見狀,也是直接的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也許是棠溪部落目前變得如此糟糕的原因,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大漢剔著牙縫中的肉絲,對著牛旭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棠溪部落曾經辦的紅紅火火的交易會,突然就這麼涼了……
巨龜靠岸之後,一支人數約摸在兩百來人的中型商隊,逐次的從巨龜上走了下來。
他們憑藉著暴漲的實力,開始對通過他們部落地盤的商隊徵收高昂的費用;一時間,前來棠溪部落參加交易會的商隊數目,變得少掉了很多。
當晚,牛旭再次的獨自的露宿在了野外,也算是重溫了一下,前幾天還沒有裝扮成游醫之前,那種相當苦逼的日子。
再次的經過了五天的跋涉之後,在這天的正午時分,有些熟悉的棠溪河再次的出現在了牛旭的眼前。
牛旭不知道當初同樣是來自平原中部的姜昀商隊,為什麼沒有對自己提過這點,也許是那些高昂的費用,還在他們的接受範圍之列www•hetubook.com
由於靠近江面,凌冽的江風讓牛老爺呆在帳篷中也被凍的厲害,一晚上翻來覆去的根本就沒有睡好;直到半夜的時候,給自己灌了半瓶的紅星二鍋頭,才算好過了一些。
去年的冬日里,棠溪部落為了巫殿那名黑衣女子許諾的好處,在與蠻武的那場戰鬥中損失慘重,這吐點牛旭算是早就知道的。
不然都算得上小頭目的大漢,怎麼會吃出這副難看的吃相,就如同多日沒有見到肉味一般。
晚上休息的時候,雖然其中有著數晚要露宿在野外的荒地上;不過有著商隊提供的帳篷,以及商隊提供的安全保證,牛旭依然感覺比之前的獨自宿營,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好在一大清早的時候,還睡的迷迷糊糊的牛旭,就聽到河面傳來的重重水花聲;頓時他就來了精神,飛快的將頭探出帳篷之後,果然看到了河面上出現的那頭巨龜熟悉的身影。
還有剛才牛旭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在巨龜出發之前,這些指揮著巨龜的人員根本就連給巨龜餵食hetubook.com的步驟都省略掉了,這得節省到何種地步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那位游醫,你還打不打算過河,要想過河的話就早點上來。」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巨龜上傳了過來。
牛旭連忙收起心中的心思,一路小跑的登上了巨龜的龜背。
說到這裏,他的那支商隊已經全部的從巨龜上走了下來;商隊首領見狀之後,對著牛旭笑了一笑后,就這麼留下滿頭霧水的牛旭,徑直的離開了這裏……
要是單獨這一點的話,棠溪部落靠著交易會的收入,多花費上一些時日,總會將昔日的實力再恢復到以前的地步。
其中一名首領模樣的人物,看了一眼牛旭火堆中餘燼的規模,開口笑道:「這位年輕的游醫,看來你的運氣著實不錯,看樣子不過是只在岸邊呆了一個晚上,就等到了渡河的巨龜出現。」
他將手中吃的還剩下小半的烤羊腿遞了過去,口中問到:「這位強大的戰士,不知道吃過早飯沒有,這條羊腿還算的上新鮮,不知道要不要來上一點。」
從大漢啃食著羊腿時和圖書的狼吞虎咽的架勢,牛旭能看出他早上明顯的沒有吃過半點東西;這與他上次來棠溪部落時,看到這個大型部落牛氣哄哄的樣子明顯不符。
他蹲在渡口這裏吃完了大半條的羊腿后,又等候了數個小時的時間;一直等到下午的五點多鍾,眼見著天色就要暗了下來,依然在寬闊的河面上,沒有看到那頭巨龜的身影。
因為對於棠溪部落近期的變化,著實的起了一點興趣,牛旭開始與指揮著巨龜的大漢套起了近乎。
在這幾天的時間中,牛旭的運氣算得上是相當的不錯,他從那個借宿的小部落出發不久,就在路上遇上了一支剛好順路的商隊。
數分鐘的時間里,大漢就將少說還有十斤肉掛在骨頭上面的羊腿,啃食的如同狗啃的一樣乾淨;大漢吃完了東西之後,對著牛旭的面色明顯的和善了起來。
只是牛老爺在聽到了『土雞部落』的這個名字時,心中猛然的開始翻江倒海起來;數百年前,將黑石部落灰溜溜的趕到落雷山脈的死敵,不正是這個土雞部落么?
再加上因為一路的風餐露宿,http://m.hetubook.com早已是變得連自己都有點認不出自己來;但是能不讓棠溪部落的人員認出自己來,豈不是更好么?
「棠溪部落的交易會?」那名商隊首領聞言之後,臉上不由的出現了一絲的譏笑:「看來你這位年輕的游醫,還是只知道以前的那些老消息;棠溪部落的交易會,已經被廢掉有大半年的時間了。」
那名指揮巨龜的大漢聞言,毫不客氣的就將整支羊腿,都從牛旭的手上接了過去,大口的啃食了起來。
登上龜背之後,牛旭沒有從上面幾名指揮巨龜的棠溪部落的成員中,發現老熟人棠徨的存在;頓時他就在心中鬆了一口氣,因為祖巫聖血的那檔子破事情,他實在是不想讓棠溪部落的人認出他來。
在他用野生板藍根的粉末充當成巫葯,緩解和治好了商隊首領因為感冒,從而引起的頭痛之後;就被千恩萬謝的商隊首領奉為了上賓,一路上坐著商隊的馱獸趕路,好吃好喝的被供應著,簡直是說不出來的愜意。
就是在今天早上與商隊分路揚鑣的時候,那位熱情的商隊首領,不由分說的將一大和_圖_書條羊腿送給了牛老爺,說是讓牛旭充當近段時間的食物。
可是雪上加霜的是,從大半年前開始,從平原中部通向這裏的畢竟之路上,一個叫做土雞的大型部落,陡然間就實力暴漲了起來。
「棠溪部落的巨龜,不是每天都會來回一趟么?怎麼好像聽你說的,現在不是這種情況了,難道現在離著本月棠溪部落的交易會,還有很長的時間才舉行。」牛旭很是好奇的反問了起來。
再加上剛才那名商隊首領,言語中透露出來的細節,牛旭就算是再遲鈍,也能猜測的出棠溪部落一定是發生了劇變,而且還是向著不好的方向劇烈的變化著……
雖然此時他的裝扮與上次來說,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於是在抵達了棠溪河邊后,牛老爺就在清冷的江風中升起了火堆,開始燒烤起這條數十斤重的大羊腿作為午餐;同時也在等候著,棠溪部落那頭用來渡河的巨龜出現……
他不知道的是,哪怕已經時隔一年之久,那名黑衣女子許諾的好處依然沒有兌現;很大的程度上,棠溪部落對於這點好處,就不用抱著多少期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