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501章 事發

首先,弱雞和瑋是被那頭豪彘妖獸有意識的放回來的,不然以到了妖獸境界后,都能短暫飛行的能力,弱雞他們哪裡有可能逃過豪彘的追殺。
還沒有走到床前,房間之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想了一會之後,牛老爺得不到絲毫的要領所在,不過對於解決的辦法他倒是有了:無非是去其他分殿,雇傭上一批強力打手,打上門之後將其打服,自然是什麼都能問出來。
這樣瘋狂的吃喝消耗之下,光是靠著巫殿每月的那點資源,怕是遠遠的不夠使用;刑天殿就是這樣被歷代的殿主,生生的吃成了這樣的寒酸模樣……
長長的麻繩一直連接到房間之外,最後的一端被系在了一個小小的銅鈴上;如今被牛老爺這麼一拉扯,自然是響起了連串清脆的鈴聲。
內力進入了先天之境后,牛老爺在巫殿的這段時日中,基本上都已經告別了睡覺這種習慣。
而且這還不是普通的肉食,最少都是四級以上的凶獸肉,其中還放上了多種珍貴的藥草。
但是,這樣份量和效果的進食,牛老爺如今一天之中,要進行最少的五次之多,才能和_圖_書滿足目前的身體消耗。
當牛老爺隨著老籌走到大殿之後,看到的是躺在大殿的地面上,顯得極度虛弱的弱雞和瑋。
花費了將近半個小時,總算連湯帶水的將這些食物吃喝了一個乾淨;神奇的是,牛老爺的肚子都不見得有多鼓脹。
那麼到底是什麼?才讓它膽敢抓住自己的手下,並且刻意的放回人來報信?
「一番戰鬥下,我們自然不是它們的對手,不過好在主人您的奴隸都是被生擒,沒有出現了什麼傷亡;在張鋼蛋這些人的拚死掩護之下,我才騎著您的飛騎逃了出來,趕迴向主人您報信。」
所以食物味道對牛老爺來說,實在說不上有多好;但是這些東西一進入牛老爺的胃裡,就被驚人的速度所消化著。
至於睡覺什麼的?根本就是沒有的事情。
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不過剛剛到晚上的十一點出頭。
直接用手抓起了一條滾燙的排骨,牛老爺直接向著嘴巴里塞了進去。
當然,這樣肉體的極速被強化,根本不可能是這麼憑空產生的,他需要大量的巫力和高強度的營養作為補充。
……
www•hetubook•com再次了拿起了一大塊獸肉,牛老爺看著那寡淡的湯水心中想到:「對了,下次給點方便麵的調料包給老籌,讓他跟著獸肉一起燉煮,也總能比這味道強上不少。」
果然,在稍後的時間里,老籌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主人不好了!瑋和您的那批奴隸,在返回巫殿的半路上出事了。」
因為每日凌晨之前,日常兩個小時的內功修鍊過程中,隨著先天之氣在內體運轉了數十個大周天之後。
喂下了巫葯之後,瑋的狀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了起來,這也讓他能開始回答牛老爺的一串問題。
將食物放下了之後,老籌又帶著奴隸將上頓牛老爺吃喝完,留下的幾個空盆帶出了房間;這樣的事情,他曾經在服侍老殿主的時候,已經經歷過了無數次,說不出的駕輕就熟。
聽到了鈴聲的老籌,很快就帶著數名奴隸,端上了數大盆的肉食。
之後,牛老爺甚至連來塊八二年份的口香糖,清理一下口腔的時間都沒有,就再次的向著自己的床榻走去,打算繼續的用工修鍊。
要是普通的原始人土著,在盆中稍微的和圖書喝上一口湯,怕是分分鐘就要留上數斤的鼻血后,才能平息下這驚人的刺激。
一長串密集的「咔咔」響聲中,在不過是一分來鍾的時間里,一根連骨頭帶肉足有七、八斤重的排骨,就徹底的消失在了牛老爺的嘴巴里,根本就沒有吐骨頭這個多餘的動作。
聽到這裏,牛老爺算是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不過眉頭依然是緊緊的皺了起來,他知道事情絕對不是表面的這麼簡單。
不然在以往的時間中,為了不至於打擾到自己的修鍊,刑天殿的其他人在老籌的刻意交代下,在大殿中走動都要放輕腳步,更何況這是在自己的房間之外。
白日間身體和精神上的疲勞,自然而然的就被消除了,其消除的效果,甚至要比美美的睡上一個晚上,都要強出不少……
瑋開始回答到:「主人是這樣的,我們的隊伍在經過龍竹山的時候,盤踞在那裡的豪彘妖獸,居然帶著眾多的凶獸將我們圍了起來,就算是我亮出了刑天殿的名頭,那頭遭瘟的豪彘妖獸都不肯罷休。」
也就是說,他離著上一頓吃完飯的時間,連間隔了四個小時的時間都沒有;和_圖_書上一頓所吃下的那些驚人份量的食物,就已經消化的一乾二淨。
無奈中,牛老爺拉動了手邊的一根麻繩。
「怎麼回事?這都是誰乾的?還有,張鋼蛋他們那些人到底怎麼樣了?」給弱雞和瑋分別的塞下了一顆治療傷勢的巫葯后,牛老爺就問出了連串的問題。
這些盆中每一盆肉食的份量,都是在數十斤以上,這些全部加起來之後,重量都已經超過了兩百斤。
對比起來,算是整個巫殿的所有分殿中,最注意肉體本身修鍊的一系,各種的術法反而之是順帶的戰鬥輔助。
同時,牛老爺也算是隱隱知道了刑天殿,逐漸混成這般落魄的根本原因。
其他的感覺還沒來得及體會,但是肚子中一陣雷鳴一般的爆響,卻是清晰無誤的讓牛老爺感受到了,全身上下似乎每一個細胞,都傳來的強烈飢餓感。
刑天殿一系的功法,走的完全是以貼身肉搏為主的力巫路子。
他兩的樣子顯得非常的狼狽,弱雞身上那潔白的羽毛禿掉了很多塊,剩下的地方也是沾染斑駁的血跡;瑋的身上就是更加的凄慘,身上起碼有著大小上百道的傷口。
清水燉煮的獸http://m•hetubook•com肉,不過是只被加了一點粗鹽。
這樣一來,短短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牛老爺原本就因為元能修鍊術,遠遠要比的相同級別的力巫,都要更為強悍一些的肉身,現在更是達到了非人一樣的強度。
睜開緊閉的雙眼,牛老爺從打磨和精純巫力的狀態之中退了出來。
被迅速消化的食物,所產生的一股股能量,很快傳遍了牛老爺的全身每個角落,讓早就在造反的每個細胞都平復了下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兩的身上不過都是些皮外傷,對於性命沒有什麼危險。
甚至為了更大的保存著食物中的能量;這些肉食都只被燉煮了一個半熟,咬開了外表了一層之後,裏面還能看到眾多的血絲。
也許在完成了這一階段的肉身改造之後,這樣瘋狂吃喝的頻率會小上很多,但是目前的情況之下,牛老爺不得不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用在了多次的進食上。
其次,巫殿的威名在這塊大陸上可不是說笑的,就算是強大如妖獸也不敢等閑來招惹,以前極少發生這樣的狀況。
牛老爺聽到了這些腳步聲后,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他估計的出來,這應該是出大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