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711章 大利西方

巫殿的規模,以及他們這些人的美好生活,根本就沒有可能繼續維持下去……
讓牛老爺驚訝的是,如此離譜的建議一出,在場的眾人卻是紛紛點頭稱是。
要麼是大旱、要麼是地震、洪水這些。
「我會從落雷帝國,運送來足夠的糧食;通知各大部族,一個健康的成年婦人,能夠換取十倍重的糧食。」
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數據,從大長老的嘴巴里冒了出來:今年的夏收,中原地區這裏的各大部族,收穫的糧食數量,還不足往年的兩成。
在事實上,那裡已經被巫殿的徹底的放棄了,連核心的地盤中原地區,都已經糟糕成這樣。
很明顯,他們意識到了問題的重要性:巫殿能夠維持著目前的規模和生活水準,是與中原地區的各大部族,每年大量物資的供養分不開的。
其中有著很多秘典,因為保密的級別極高,只有牛老爺這個殿主大人,才有資格親自的查閱。
總之每次都要是向上天獻祭了上百萬的生靈,才能平息上蒼莫名的怒火,從而換回了天象的正常。
「獻祭的這個說法到此為止,要是誰還想著獻祭這事,老子就先弄死誰。」
因為在卜易http://www•hetubook•com施展秘術的過程中,不知道因為什麼情況,眼見著就要受到某種反噬,從而中斷秘法。
於是,牛老爺殿主大人顧不上自己的精神不振,讓人將六大長老,以及巫殿中的各分殿主,全部召集了過了。
隨即,牛老爺提出了另一個治本的方法;只見他大聲的喝到:「卜殿的分殿主何在?我有要事吩咐與你。」
對此,牛老爺深信不疑。
通過他前兩天,他所看過的那些秘典中的記錄。
看到這樣的場景,牛老爺的心中除了滿腔的怒火,更多的卻是無奈的悲哀。
這小老頭對著牛老爺,先是恭敬的行禮之後;這才口中問到:「卜殿分殿主卜易,參見殿主大人,不知道有何吩咐。」
很明顯,對於這樣大規模的獻祭,對他們同樣是一種強大的壓力。
深吸了一口氣,牛老爺滿臉殺氣的對著周圍看去,口中更是毫不留情的說到:
巫殿的成立已經有著上千年的歷史,各種珍藏的秘典,數量自然是極多。
全部站起身來,對著卜易鄭重施禮,口中紛紛說到:「請卜易殿主,以天下蒼生為重。」
更要命的m•hetubook•com是,連番的大戰之後,這塊大陸上的人口,早就已經不足之前的三成;等到上蒼的怒火平息后,誰知道還有多少人能剩下……
一番施為之後,卜易吐血而亡;不過在斷氣之前,卜易掙扎了說出了四個字:「大利西方。」
沒有去搭理眾人的吹捧,牛老爺知道交易糧食,不過是短期治標的方法。
怕真是只有上蒼才知道,要獻祭多少人,才能平息他們的怒火。
千年以來,這樣、甚至更大規模的獻祭,其實已經進行了不知道多少次。
此時在牛老爺丹田處,那幅先天八卦的圖案,不受控制的自發轉動了起來,才讓卜易的秘術能順利的施展完成。
聽完了大長老的介紹后,大殿中的所有巫殿高層們,都是緊張了起來。
而這次的大災,遠遠比記錄中的猛烈。
在連續的兩天的時間中,牛老爺看到了不知道多少驚人的秘聞,對於原始時代位面,也有了更多的認識。
現在卻是能從牛老爺這裏,換取十倍重的糧食;這樣一來,交易出一個婦人,就能養活好幾個人很長一段時間。
巫殿,殿主大人專用的那間議事的大廳中。
因為上和-圖-書蒼,就如同一個易怒的暴君一樣,每隔百十年的時間就會這樣暴怒一次,然後降下各種的天災。
至於,平原中部地區的情況,只能是更加的糟糕。
各部族多餘的婦人在這個時候,原本就是一種負擔。
主要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少有的大幹旱。
沉默中,為了能在牛老爺這個殿主面前,留下一個辦事得力的好映像,大長老很快就提出了一個辦法:
會議一開始,牛老爺的耳邊就聽到了一系列的壞消息。
他們為此討論了起來么,最終認為起碼要一次性,獻祭百萬以上的生靈數量,才有可能平息掉,上蒼這次前所未有的怒火。
要是這些部族元氣大傷,甚至是毀滅掉之後。
可惜的是,對於解決本次的持續乾旱危機,卻沒有多少靠譜的辦法。
「以前巫殿別人當家的時候我不管,但是現在我說了算的時候,我不怕告訴你們;老子不會殺掉自己人,去換取上蒼的可能原諒。」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連續數年的戰爭,讓各部族的成年男性戰士,大批的在戰爭中被消耗。
「前兩日我在查閱的一番殿中秘典時,得知卜殿有種至高秘法,能以占卜者生機為代價,卜算和圖書出那被遮蔽的天機;對此我想懇請卜易殿主以天下蒼生為重,出手一次。」
「向上蒼獻祭吧!先從巫殿挑選一部分強壯的奴隸戰士,然後讓各大部族也貢獻出一部分的成員,作為本次獻祭的祭品;用他們的靈魂和鮮血,也許能換取上蒼的諒解。」
各種不要錢的吹捧,潮水一樣的對牛老爺湧上來;主要的原因,是牛老爺本次的交易,堪稱良心十足。
甚至,連六大長老這個級別都不行。
牛老爺的臉色鄭重無比,口中用著不容分辯的語氣說到:
各部族空有著大量的耕地,但是光靠那些老弱病殘的族人,卻沒有辦法耕種下來。
不待眾人提出質疑,牛老爺就說出了自己,經過考慮之後的最終對策:
這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
用身為同類的活人進行獻祭,是多麼野蠻和愚昧的做法,而偏偏這卻是目前,貌似最有效的做法。
話說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剩下眾人也是明白了牛老爺的意思。
說到這裏,牛老爺對著卜易鄭重的施禮一番,好像沒有看到對方那蒼白的臉色。
那麼對於中部地區,他們想做點什麼也是有心無力!
這個大手筆的提議一出,頓時讓巫殿中的人心大定。
和_圖_書半天之後,交代完了後事的卜易,盛裝登上了舉行卜算秘法的高台。
剛剛從收藏各種秘典的石殿中,走出來的牛老爺,精神上很有一些的萎靡;這是連續看過了太多的秘典,精神力消耗過度的原因。
「通知各部族的時候,可以告訴他們;要是男性戰士數量不多的話,那就挑選健壯一些的婦人;不過數量要多一點,五個健婦才能抵作一個戰士。」
這打算是群策群力,爭取能找到有效的應對辦法……
另外,原本各部族積累下來的存糧,在這幾年的戰爭中,也是被消耗了一個乾淨,所以說,按照目前的情況發展下去,中原地區今年會餓死很多的人。
聲音中,一個穿著紫袍的小老頭,連忙從端坐在蒲團上人群中站起身來。
只是『大利西方』四個簡單的字,卻是讓巫殿的眾人,為止沉思了起來:
眾人聞言之後,連忙點頭稱是;在聽到了牛老爺的強勢命令時,他們雖然依然是憂心忡忡,但是面上的神色,多少的輕鬆了一些。
嘴裏繼續補充著:「卜易殿主你請放心,事後你的家人和弟子,一定會得到殿中的關照;更重要的是,天下的蒼生當永遠記得殿主的犧牲。」
卜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