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放開那個原始人

作者:長腿大叔
放開那個原始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890章 鹹魚與新生活的開始

隨著這些小子們的逐漸長大,他們家每月領取的那點糧食加起來,遠遠的趕不上實際的需要了。
那一頓吃喝中補充的充足油水,都足足讓李二狗第二天沒有吃飯,今天早上起床后,都依然很有力氣。
之所以弄出這麼一個大動靜,牛老爺是如此這樣的考慮的:
作為李二狗多年的夫妻,張大妮當然能明白,自己家男人問題中的重點。
享受最低等級食物供應的小崽子和婦孺,每月領取的那點糧食,哪裡又能夠吃的!
估計培養的效果,也只能是差強人意;所以牛老爺決定了,先將太陽城的美好生活實現一下。
「當然是真的,牛首領那麼敞亮的人物,怎麼會騙大家了?現在他家的院子里,就堆了一大堆的鹹魚,又臭又腥、隔得老遠就能聞到。」
於是早晚各一頓食物,中午強行節省一頓,就是他們家應對這場危機的唯一辦法……
眼見著李二狗的一張老臉越來越黑,張大妮趕緊的吆喝了起來:「趕緊動手,把家裡的里裡外外,全部的收拾一遍,要一點灰塵和髒東西都不能有。」
李二狗嘴裡罵罵咧咧著,順便披http://www.hetubook.com了一件很有些年頭的麻布長袍。
「對了!牛首領他還說了,到時候要排名,看看誰家打掃的最乾淨;要是排名第一的那家,直接獎勵二十斤的鹹魚。」
因為在自己家的小院中堆滿了鹹魚,所以就算躲在了房間里。
讓他很有些意料之外的是,連自己的婆娘都不在屋外。
對比起來,自家男人的那點臭脾氣,那叫一個什麼樣的事情。
因為,可是有著天大的好事情來了。
而張大妮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聲音還沒有全部落下,自家的男人已經是飛快的忙活了起來。
「這個敗家的娘們,難道不知道她這樣的瞎跑一趟,晚上搞不好又要多煮上一把的小米了么?這是作孽啊。」
只是,張大妮又猛然的想起了點什麼,連忙的補充了一句:
說了不知道這老娘們多少次了,走路的時候一定要小碎步,才是最節省體力。
然後,就被隔壁的三巷中,那裡又開始的『乒乒乓乓』喧鬧聲,直接的給吵醒了起來。
源於初來乍到的原因,牛老爺盤算著就算髮布了強制性命令,也沒有人和圖書會搭理自己。
連忙上前抓住了自己家老婆,手上拿起的那把掃帚;口中異常緊張的問到:
所以,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
李二狗猛然的咆哮起來:「我管他牛首領瘋了沒有,我只想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去把老大到老五,他們五個全部叫回來,這次的第一名我們老李家必須絕對拿下……」
自己家的漂亮小娘皮,都因為那強烈的腥臭味;依然是皺著一個眉頭,似乎對自己的做法很有意見。
許是自己男人難得的緊張和闊綽,讓張大妮少有的開心起來。
只是看著周邊的地區,所有的街坊鄰居,全部投入了緊張的大清掃活動中來。
為此,李二狗很是有些憤憤不平的罵了起來:
不出意料,走出的房間外的李二狗發現,自己家的五個小崽子,就算是空著肚子,也是不知道跑去瞎鬧騰去了。
頓時,牛老爺就覺得自己的計劃,再也沒有半點的問題了。
照道理來說,這個時候她不應該是半躺在牆角上,照耀著金烏珠子那一天之中,最為明亮的光芒,從而節省體力和消耗的么!
『二http://m.hetubook.com十斤的鹹魚』,這個巨大的數字,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很是壓得李二狗有些喘不過去來。
「隔壁的這些傢伙們,又在開始抽什麼瘋?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樣折騰的話肚子會餓的更快,糧食也消耗的更快。」
每月能夠領取七十斤的糧食,五斤的鮮肉,要光是一個人吃喝的話,完全是足夠了。
貌似非常平常的一件事情,卻是將可憐的李二狗嚇得直哆嗦。
其實在個人待遇上,在整個太陽城還能算是相當不錯的。
然後,一溜的生下了五個之多的小崽子。
然而,當牛老爺意識到了,這些鄰居們對於隨身空間中,那些原本給吃貨準備的,堆積如山的鹹魚,非常感興趣時。
李二狗的婆娘張大妮,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走了進來,那步子邁動的連李二狗,都很有些看不下去了。
並且,嘴裏還嚷嚷著:「碎嘴老娘們還墨跡個啥!還不趕緊的動手,那可是五斤肉啊!」
問題是,以目前反帝同盟,那越來越拮据的經濟條件。
……
而這個目標的首要一步,就是將他新家周邊的環境弄上一弄;也算是美好生活,從衛生hetubook.com工作開始起步嘛!
空氣中瀰漫著各種排泄物,以及其他混合起來的氣味,時間稍長一些后,就連牛老爺都有些頂不住了。
當即,就是拍著自己的胸口,肯定的回答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小院的那張破爛的木門被推開了。
「大妮子你是不是餓瘋了,這個時候打掃什麼屋子,難道是不費力氣?別嚇我啊,我趕緊給你做飯去,今天管夠!」
她很是溫柔了起來,對著自己男人解釋著:「哪裡是我瘋了,是隔壁三巷子的那位牛首領,他今天搞不好瘋掉了。」
畢竟說實話,這麼擁擠的一個地下城市中。
「他居然讓周圍的一到五巷的所有人,全部的開始打掃自己家的衛生,說是之後檢查合格的話,每人可以領取五斤鹹魚,就是前天晚上吃的那種。」
天見可憐!他不知道多少年的時間,沒有那麼痛快的吃上一頓肉了,還是那麼美味的鹹魚肉。
他重重的喘了幾口氣,才是對著自家的婆娘,用他當年身為反帝聯盟,某個行動組小組長,那種的氣質和口氣吩咐了起來:
所謂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要是反帝聯盟內部自己的日子,過和-圖-書得都是如此的扣扣索索的寒酸模樣。
這就意味著,他悲慘生活的開始了;哪怕按照太陽城中的規定,只要是個人就能享受著,每月的各種物資供應。
一說到前天晚上,那頓夢幻般的火鍋,李二狗的口水就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用力的緊了一緊腰間的腰帶,讓自己的感覺沒有那麼的餓之後,才向著門往外走去;打算看下隔壁的那些傢伙,又在抽什麼瘋。
也許是在城中養老的李二狗,實在是覺得很有些空虛寂寞,就與一個死了男人的小寡婦成了親。
正午的時間剛過,太陽城東區四巷的李二狗,剛剛睡著了他的午覺。
作為一個因工傷殘疾的,從而不得不從反帝同盟的某支行動部隊中,返回太陽城養老的李二狗。
牛老爺就算把他們培養一下,再當成火種散播出去。
可惜的是,半大的小子,吃窮老子。
只是很明顯的是,張大妮今天沒有注意到李二狗臉上,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又或者說,就算她看到了,也沒有往心裏去。
牛老爺頓時,就覺得分外的志得意滿;就算是那小娘皮耍性格,時不時的給自己一個小眼神,牛老爺也是沒有半點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