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281章 海王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281章 海王

「拿人質威脅我?」
菲克斯被炙烤得遍體焦黑,全身上下都是泛著膿血的可怖灼傷。
「哈哈哈!」
菲克斯用有些色厲內荏的聲音對蓋倫咆哮道: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便乖乖地躲在了蓋倫身後。
「你!」
「父親!」
菲克斯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忍不住大聲驚呼:
看到這太陽一般的光輝,白星望向蓋倫的眼神中頓時充滿了好奇和憧憬。
「真是沒想到……」
雖然青雉承擔的壓力比較大、展現出的壓制力也比較強,但圍攻他的囚犯卻無一傷亡。
菲克斯正覺得奇怪,卻是看到幽暗的深海突然亮了起來:
在菲克斯的巨力之下,那鐵索在一瞬間便無視了海水的阻礙,迅速地旋動起來。
說著,菲克斯的手又往尼普頓的肉里陷進去幾分。
儘管只是第一次見面,但白星卻從蓋倫的話語中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要他給我陪葬!」
他靜靜地等待著菲克斯再靠近一些,便要一劍取其性命。
可在這時,蓋倫卻突然發現:
「停下」
法術碎片?
蓋倫將劍刃對準了菲克斯,言語中沒有一點能夠妥協的餘地:
「不敢說話了?」
「這怎麼可能!」
雖然體型差異極大,但菲克斯那手臂中包含的力量卻極為可怖,絕對能在一瞬間內把尼普頓送上天堂。
「你怎麼變得和我一樣大了?」
「小子,你還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吧?」
「你好好在旁邊待著,我馬上就把你的父親和兄長救出來。」
而蓋倫只是打量了一番菲克斯那醜陋的魚臉和-圖-書,便不屑地笑了一笑:
她太過心急,卻忘了自己只是一個弱小無力的少女。
蓋倫沒有說話,看向菲克斯的眼神中頓時多了幾分同情。
是的……
「……」
菲克斯親眼目睹了蓋倫的兇狠無情,後來更是看到了那幾乎統治了整個戰場的金身巨佛和毒之巨兵。
白星一臉焦急地擺動著魚尾飛速遊動上前,想要拚命攔下那被當成流星錘砸來的親人們。
鯊星和皇星至今昏迷未醒,只有重傷的尼普頓在艱難地回應著自己女兒的呼喚。
技能欄上的圖標頓時從原本的【竊法巧手】,變成了……
菲克斯望著蓋倫的眼神中充滿了忌憚:
「死神降臨!」
他剛剛一直緩步逼近菲克斯,為的就是讓敵人不知不覺地進入到自己狂亂嘲諷的三十米範圍之中。
而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
【古代兵器·海王】
他是魚人島的國王,自然不會像自家的兒子女兒一般無知。
白星情緒激動地衝上前來。
在自己身旁哭得梨花帶雨的白星,身上竟然掉落了一個瑩瑩發光的法術碎片。
而這時,一股奇異的力量,在白星凄厲的哭聲之中不知不覺地籠罩了深海。
白星什麼時候也有果實能力了?
菲克斯一把將尼普頓拽到身前,又用完全不成比例的手臂卡住了尼普頓那巨大的咽喉。
「父親!哥哥!」
白星之前大致猜到龍宮城是遇到了什麼危機,卻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和兩位兄長竟是已經命懸一線。
他隔著數十米便停下了腳步,又朝著蓋倫奮力揮舞起手中的鐵索:
雖然體和_圖_書型巨大,但蓋倫在海中遊動的速度卻依然快得驚人。
「諸神黃昏!」
這「流星錘」在天旋地轉中捲動著強大的海流,最終以覆海之勢向著蓋倫砸了過來。
蓋倫好聲好氣地安慰這白星,便準備去教綁匪做人。
「臭小子!」
蓋倫默不作聲,只是悄然握緊了劍柄。
而那即將迎來的正面撞擊,就更不可能是白星能夠承受得了的傷害。
這個老魚人的死期,即將降臨。
蓋倫不僅實力強大,還是海上知名的正義騎士、邪惡剋星。
眼見著蓋倫那冷厲的目光已經釘在自己的首級之上,惜命的菲克斯馬上便做出了正確的決斷:
等白星迷迷糊糊地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蓋倫用公主抱的姿勢輕輕抱著遠離了戰場,正不自覺地在他懷裡撲騰著那條絢爛美麗的魚尾巴。
而被鐵索拴著的尼普頓父子三人,竟是被菲克斯當成了人肉流星錘。
「我今天除了能找尼普頓報仇,竟然還能斬下一個傳說人物的首級!」
蓋倫隨口回答了一聲,便將白星緩緩地放了下來:
而那法術碎片近在咫尺,蓋倫也就不假思索地把它撿了起來。
尼普頓心中的絕望頓時煙消雲散,只覺得能把女兒託付到蓋倫手上,實在再放心不過。
「別管我們,快跑!」
「你、你不要逼我!」
可是,菲克斯心中的慌亂馬上便消失不見,因為他發現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怎麼?」
當初,他和幾十名第六層的獄友本來能直接逃出推進城,卻在踏出最後一步時被青雉和蓋倫毫不留情地摁了回去。和_圖_書
見到這樣違背常識的景象,菲克斯心中已然生出了滿滿的怯意。
「一個人類而已,還敢站在海底跟我囂張?」
「父親!不要!!」
可惜,菲克斯並沒有將他的愚蠢貫徹到底。
可是,在認出蓋倫的臉后,菲克斯便再也沒了這個心情。
「你、你怎麼能在海水裡使用能力?!」
明明是在冰冷的海水之中,他卻被蓋倫一劍灼傷,像是一條三成熟的烤魚。
「蓋倫……」
尼普頓掙扎著抬起頭,將目光投向將自己女兒護在身後的那個騎士,細細地打量著他那張頗有知名度的臉:
菲克斯一邊挾持著尼普頓,一邊歇斯底里地吼道:
聽到「蓋倫」這個名字,被拴在鐵索之中不能動彈的尼普頓頓時眼前一亮。
見證過那種撼天動地的景象,就算是菲克斯這個桀驁不馴的老海賊,也不得不在蓋倫這個年輕人面前收斂住自身的狂傲。
「嗯。」
最終,白星控制不住地大哭起來。
「你不要過來!」
而菲克斯沉浸在自己的大發現中,情緒不禁變得更加激動澎湃:
他不僅沒有停下腳步,反而還往菲克斯身前逼近了許多。
最終,那記勢大力沉的人肉流星錘徹底落空,只是掀起了一陣沒有意義的激蕩海流。
在如此詭異的攻擊面前,菲克斯感受到了絕望。
一個人出來混,最慘的下場不是被人砍死;
他臉上露出了有些用力過度的笑容,以此來掩飾自己之前那不爭氣的怯相:
「蓋倫先生?」
看到蓋倫不吭聲,菲克斯越說越帶勁:
果然是傳說中的那位「正義騎士」蓋www•hetubook•com.com倫!
「不用奇怪,這隻是我的果實能力而已。」
而菲克斯看到這一幕,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囂張心態便再一次偃旗息鼓。
聽到菲克斯的話,剛剛才覺得魚人島有救的尼普頓就好像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雖然他現在本來就泡在冷水裡。
但蓋倫卻是不屑地笑了起來:
一束燦金色的光芒從天際直落,衝破了萬米海水的阻隔,籠罩了菲克斯的整個身體。
而在那場激烈的混戰中……
眼見著嬌滴滴的白星就要被這一錘無情撂倒,蓋倫只好挺身而出:
白星自蓋倫懷中抬頭仰望,不由驚呼出聲:
而是已經死到臨頭了,還在自信「我能反殺」。
終於,光芒散盡。
尼普頓脖頸的皮膚被抓破,周圍澄澈的海水中頓時逸散出一大朵顯眼的猩紅血花。
「德瑪西亞!」
「你是乖乖站著等死呢……還是非得被我砍成生魚片再死?」
「再走近一步,我就直接殺了尼普頓!」
看到菲克斯身上的慘狀,在場所有人都能預見到:
作為從推進城逃出來的極惡罪犯,菲克斯自然是認識蓋倫的:
他一把將大難臨頭的白星拽了回來,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抱離了菲克斯的攻擊範圍。
在這一瞬間,深海的黑暗被完全驅散。
「白、白星……」
「白星,別哭了……」
可是,他身後的白星卻是突然冒出了頭來:
「你身上的氣泡膜是不是壞了?」
蓋倫有些不解。
「就這麼泡在海里,是不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受死吧,人類!」
蓋倫猛地往後一踏,巨大的反衝力道便使和-圖-書得他那龐大身軀破開了重重海水,又化作了一道寬闊無比的赤紅閃電。
「相信我,我馬上就能把你父親救出來。」
「你怎麼會在這裏?」
望著那些被困在鐵索中的親人,白星的眼眸頓時便濕潤起來。
一個身高二十米、渾身縈繞著赤紅血氣的巨人就這麼突然出現在了深海之中。
蓋倫的身形卻是驀地一動,一柄十數米長的巨劍便斬開了海波,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菲克斯砸去。
蓋倫明明是個人類、還是個果實能力者,卻能在水中自由使用果實能力,而且遊動的速度比他這個強大的魚人還快……
白星和翻車星馬上便焦急地呼喊出聲。
「哈哈哈……」
蓋倫被敵人這種新奇的招式打得措手不及,只能暫時收劍退避。
菲克斯怒目圓瞪,心下卻是已經有些慌亂。
而下一秒……
雙方還沒有開打,他便徹底沒有了氣勢。
「你倒是試試?」
那父子牌流星錘重重地砸來,光是牽動的水流就撞得白星難以抵擋。
但似乎是因為蓋倫的失誤,這劍刃其實離菲克斯還差一點距離。
「父親!哥哥!」
但是在菲克斯的逼視之下,白星還是不敢再往前走,只能瑟瑟縮縮地站在蓋倫身旁。
「雜魚,你認識我?」
「既然如此……」
可是跟蓋倫對戰的囚犯,基本都死得很慘。
如果是在一分鐘前,菲克斯肯定會好好地欣賞一番這父女二人的慘相。
那高大的巨人之軀,頓時給菲克斯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在殘忍的笑聲中,菲克斯緩緩向蓋倫身前遊動,又用嗜血的目光審視著「不能動彈」的蓋倫: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