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457章 電音勸降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457章 電音勸降

「至於要不要投降,你們自己決定吧!」
但是,還是有不少海軍將領在這種勸降攻勢中保持了清醒。
「蓋倫真的來了!」
「而那些CP0特工,也把我們當初僕人一樣呼來喝去。」
「那宣傳冊上說的沒錯,海軍歸根結底就是天龍人的奴僕!」
「都給我冷靜下來!」
「那些東海的百姓,看到我們就跟看到海賊一樣畏懼。」
被噪音吵到的人類居民,最狠的報復手段也就是往樓下扔點排泄物來泄糞。
「……」
「你們都是常年和海賊廝殺、為了保護平民而流血流汗的好漢子,我也一直對海軍保持著最基本的尊敬。」
澤法這一番講述,使得剛剛穩定下來的軍心又是一陣大亂。
在海軍本部的精銳中,只要是軍銜在校級以上的軍官,基本都得恭恭敬敬地喊澤法一聲老師。
就連這支艦隊的統領大將黃猿,都是澤法一手帶出來的。
「哼!」
因為這次任務的特殊性,所以世界政府挑選的海軍將領大部分都是那種秉持著絕對正義的鷹派將領。
「他難道是想靠噪音吵得我們投降嗎?」
「我是為了維護正義才加入海軍的,可不是為了給天龍人當狗……」
一切都好,就是船上有點吵。
「你們憑什麼抓我?」
「好人不應該打好人,我並不想對大家動刀動槍。」
「我從十六歲開始當海軍,一直到今年七十二歲退出海軍,對世界政府的真面目實在是太熟悉了。」
「好人不應該打好人,我並不想對大家動刀動槍。」
蓋倫把澤法這尊大神一請出來,那些本來和圖書就因為澤法之事而對世界政府頗有微詞的海軍軍官們頓時就有些心神動蕩。
「這個男人,畢竟沒有犯過什麼罪啊!」
聽到他的話鋒越來越銳利,海軍將士們慌忙制止了這位管不住嘴的同伴。
「路飛呢?」
「好吵啊……」
「我相信你們都是為了維護正義才加入海軍的,這和我們英雄聯盟的出發點並無二致。」
那電音不僅是音量增大數倍,而且還帶著那種重複疊加的尾音,聽起來異常難受。
人群中卻是響起一聲冷哼。
「不管怎樣,我們都是海軍!」
更是有一位世界政府的死忠,對著空中漂浮著的空艇大吼道:
「唉……」
「既然是抓來的敵人,幹嘛還讓他住甲板上的好房間?」
「我是前海軍大將、前海軍總教官澤法。」
「我們是海軍,總不能對一個好人太過糟糕吧?」
澤法拿起了話筒,將他的聲音通過電音大喇叭擴散出去,擴散到了每一個海軍將士的耳朵里:
有這些海軍將領出面,雖然士兵們的情緒依舊不太穩定,但那差點要失控的秩序果然被順利地穩定了下來。
「那些所謂的『德匪』在新世界不過半年時間,抓的大海賊比我們海軍一百年抓的還多!」
而這次,裏面傳出的並不是蓋倫的聲音,而是一個大部分海軍將領都十分熟悉的聲音:
另一位心思比較縝密的海軍將領卻是神情凝重地搖了搖頭。
「住口吧!」
片刻之後,電音大喇叭中傳出了蓋倫那無奈的嘆息聲:
有他站出來揭露世界政府的真面目,說服hetubook•com•com力和感染力都更上一層樓。
見到突然出現的聯盟空艇,海軍將士們都有些慌亂。
「海軍同志們。」
「蓋倫這是想幹什麼?」
蓋倫空艇上安裝的電音大喇叭,威力更甚廣場舞大媽百倍。
「唉……」
如果海樓石軍艦在海面上搞出的動靜太大,那些居住在此地的東道主們還是能夠馬上發現軍艦的蹤跡。
但是,儘管話止住了,但那種複雜的心情卻早已在這些海軍將士們的心裏生根發芽。
但這並不是百分百有效的。
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這些來自海軍本部的精銳士兵早就被訓練得令行禁止。
「抓海賊不怎麼管事,抓好人倒是挺賣力的!」
眼見著士兵們三言兩語就要被鼓動得叛變,海軍將領們慌忙出來穩定秩序。
他們此時正憑藉著海樓石軍艦航行在無風帶之中,要不了多久就能順利回歸海軍本部。
「海軍同志們。」
「莫談此事、莫談此事!」
「動手又不動手,就這麼追著我們放高音喇叭?」
「安靜!」
而動亂的主力,也從普通士兵上升到了海軍軍官。
可是……
「是蓋倫!」
這些電音大喇叭就像是復讀機一樣,開始不斷循環播放著蓋倫和澤法的勸降講話:
「各位海軍同僚。」
「唉……」
澤法曾經當了二十多年總教官,培養出的海軍人才數以萬計,為海軍輸送了老中青三屆人才。
「我們是不會投降的!」
再加上「歷史真相」的公諸於世,世界政府的合法性就更是遭受到了挑戰。
話音剛落……
https://www.hetubook.com.com「而我們海軍呢?」
聲音中帶著種沙沙的電流質感,只有足夠熟悉的人能勉強從這有些變形的聲音中認出聲音的原主人是蓋倫。
蓋倫一邊欣賞著海面上浮現出的無數超大型魚頭,一邊默默地將喇叭的音量又往上推了一截。
而統領這支艦隊的黃猿也不得不放下自己沒喝完的茶水、收起看了不知道幾遍的報紙,一臉不情願地從艦長室里走出來主持大局。
而那響徹天地的聲浪,也一直籠罩在海軍艦隊和其周邊海域之上。
「你們把路飛關到哪了!」
勸降。
「可是無風帶啊!」
雖然他們的心跡也因為蓋倫不遺餘力的宣傳戰而有所動搖,但他們絕對干不出那種背叛組織、不戰而降的事情來。
「要不是他姐姐和蓋倫有關係,這個山治連德匪都算不上,只是一個在工地上炒菜的大師傅而已。」
而且,剛剛還只是一艘空艇上有喇叭響起,現在卻是有十數個大喇叭從不同空艇、不同位置上響起。
房間外負責看守的海軍士兵們忍不住捂住了耳朵,更是有人按捺不住地抱怨道:
雖然庫贊這個「反動分子」一直在海軍里收繳非法宣傳冊,但那宣傳空艇隔幾天就來海軍本部扔幾次傳單,誰家裡還沒藏著一本《德理》?
就在士兵們好不容易消停起來的時候,空艇上裝的電音大喇叭又響了。
「而且,他在遇上我們的時候,還在努力幫忙追捕海賊。」
「不……」
而蓋倫的船在天上高高地飄著,海王類們能吃到的船就只有……
「什麼海軍?!」
一位海軍和*圖*書將領不堪騷擾地捂住了耳朵,苦著臉埋怨道:
因為他們只要循著那聲音抬頭往上一望,就能看到十數艘艦體上印著炫金大劍標誌的空艇正緩緩地懸浮在自己的軍艦上方。
一名思想比較激進的海軍士兵冷著臉,毫不避諱地開口說道:
「大家都能聽得見嗎?」
這種震耳欲聾的電音,是由超大功率的電喇叭發出來的。
「所以,我的勸降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你們同意投降為止。」
有這些核心鷹派將領努力鎮壓,海軍將士們當場叛變的勢頭又一次被成功地摁了下去。
黃猿的海軍艦隊,押送著蓋倫的小舅子山治離開了東海。
最終,他們也只能低聲嘆息。
其他海軍將士卻是沒有附和那名士兵的抱怨,反而還為此輕輕嘆息:
這裡是無風帶,是無數海王類居住的地方。
「我們這次來東海名為打擊德匪,但乾的事情跟襲擊城鎮的海賊有什麼區別?」
「再這麼吵下去,無風帶里的海王類們都要被他的聲音給引上來了。」
雖然他們大部分都認同蓋倫的理念,但他們目前的確是抓了蓋倫小舅子的敵人,也擔心遭到蓋倫的攻擊。
「喂?喂?」
而現在……
但是,海王類們要是被噪音吵到,不衝上海面吃幾艘船就絕對不會罷休。
宣傳戰打了這麼久,德瑪西亞理論早就深入人心。
一時之間,軍艦上響起了無數交頭接耳的嘈雜聲音。
「而世界貴族造的孽,也和你們這些海軍將士沒有任何關係。」
他將目光投向軍艦旁那已經波濤起伏的海面、還有海面下聚集起來的無數龐大黑影,臉色變得和*圖*書鐵青無比:
而在這嘆息聲剛起的時候,天空中陡然響起了一陣轟雷般的電音:
海樓石軍艦的作用原理,是用海樓石大海能量掩飾住人類活動的氣息,讓海王類感知不到海面上航行的艦船。
「你們不投降,我也不會強逼你們。」
電音喇叭的音量陡然增大。
聲音往複循環,根本停不下來。
他們都和原來的赤犬一樣,對世界政府保持著絕對的忠誠。
然後,蓋倫拿起話筒好心好意地補充了一句:
說了這麼多,大家也都聽懂了蓋倫的意思:
「都給我安靜!」
一路上風平浪靜,海軍將士們也逐漸放下了心中的緊張。
他這麼一喊,天空中果然安靜下來。
被海軍關在房間里的山治,一刻不停地大吼著:
「但是,我說過,我不會向你們動刀動槍。」
而他這話一出來,海軍艦隊里的數千名海軍將士果然有些軍心浮動。
「所以,我想請大家能夠儘快認清楚世界政府的反動本質,和真正能夠踐行正義的組織站在一起!」
「放我出去!」
「好吧……」
不過,蓋倫從空艇電喇叭中傳出來的聲音雖然有些帶電,但語氣卻十分溫和:
「這傢伙的口水難道用不完嗎?」
過一會兒,他又換了個話題吼道:
「怎麼不把他關到船艙下面的牢房裡去?那樣世界就安靜了。」
「我說了,不會對大家動刀動槍的。」
而且,澤法原來還是位高權重的海軍大將,能接觸到普通海軍將領根本無法接觸的秘密。
但是,海軍將士們依舊能夠輕易地了解到蓋倫的存在。
「……」
「這個地方……」
「都冷靜!」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