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廢土特產供應商

作者:長腿大叔
廢土特產供應商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23章 有關於四個輪子的美好

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23章 有關於四個輪子的美好

大兔兔瑪麗,你給老子等著,你個渣女千萬不要落在我手裡……
自己的食量好像一下子大了不少,原本點的這一大堆東西都吃光了不說,還再叫了一打的生蚝和一大份干炒牛河才是吃飽。
當他看到了再度出現,還是不大一點的傳送門,以及不甚寬闊的衛生間房門之後,這才是意識到了重要的一點: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胡彪沉醉之餘也忍不住再度為未來計劃了起來。
感覺自己像是損失了好多個億,根本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陽城是一座靠海的城市,因此在海產養殖方面相當不錯,最少生蚝這些東西是絕對的新鮮。
本能之中,胡彪就開始斟酌起來,到底是買上一輛新的摩托車好,還是買輛之前那種二手小毛驢。
……
那麼在賺到足夠多的錢之前,他真還沒有辭職的勇氣。
才是說完,眼前的傳送門就消失不見了。
那一輛他已經很有感情的小毛驢,不是被大兔兔瑪麗那個渣女搶走了么。
哪怕是連續好幾個晚上沒有睡好,天色微微發亮的時候,胡彪就自發的在床上睜開了眼睛。hetubook.com.com
他興沖沖的跑到了衛生間,對著已經恢復過來的傳送門,開始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以前胡彪他來吃大排檔的時候,也就是覺得味道還不錯而已;但是自從去了一趟廢土世界,吃了幾頓黑暗料理之後。
顧不得烤生蚝的滾燙,當整隻新鮮的生蚝配上了蒜蓉和辣椒,被胡彪一口氣吸進了嘴裏之後,再來上了口冰涼的啤酒。
再說有了私家車之後,每次去廢土世界,自己也能帶過去更多的物資。
就這樣,小青年在即將滿二十六周歲的時候,決定購買人生中第一輛四個輪子的私家車,光是想想就很有點期待了。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不太長的時間之後,酒水和宵夜就被送了上來。
「老闆,來一百塊的大腰子、來一打的生蚝、再烤上一條秋刀魚、雞腿和雞翅各三串,最後再來一紮啤酒。」
所以說!他可以放心的出門買車了。
吃飽、喝足!買完單后準備回去好好休息的胡彪,在一摸車鑰匙的情況下,這才想起了自己哪裡還有什麼https://www.hetubook.com.com車。
想到了這裏之後,胡彪那是再也睡不下去了。
講真!一口氣點這麼多的東西,其實他不一定能吃得完;但如今的小青年這不是餓急眼了,有錢、任性么。
唯一想到這個解釋的胡彪,從洗手池上拿起了自己的刮鬍刀,將其中的刀片給拆了下來,打算狠心的給自己來上一刀。
對於這樣遠遠超常的食量,胡彪只能是歸咎於自己餓的狠了。
幸好自己的房間鑰匙,一直以來沒有習慣性的與車鑰匙放在一起;不然他現在回去連門都進不了。
愛因斯坦大神的相對論果然沒有說錯,什麼事情都是相對的。
沉吟了少許之後,胡彪還是決定好好的嘗試一下。
難道今後的時間里,我就只能開著小毛驢之內的玩意來回廢土世界,那這樣一來的話,才能攜帶多少的東西。
因為仔細觀察的小青年,發現自己採用了滴血認主的方式之後,傳送門並沒有產生任何的變化。
一想到這裏,胡彪心中有很有些惱火了起來。
這主要是一想到若是沒有合適的交通工具,廢土世和*圖*書界里稍大的一點收穫,自己都帶不回來這一點時,他就感覺特別的揪心。
一狠心將右手的食指放在了牙齒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之後,頓時食指上飛快的湧出了一大滴的鮮血。
有了四個輪子的交通工具,自己也不用擔心每次下鄉的時候,那些頭疼的颳風下雨天氣,以及粵省那惡毒的陽光。
那種美好的滋味,差點沒讓他當場哭了出來。
到目前為止,他還是沒打算辭掉那一份跑業務的工作,主要的原因,還是對於傳送門這種不科學的東西,心中那一份非常的不確定性。
難道是血太少了?不夠滴血認主的份額。
然後,貌似就沒有什麼然後了。
而真到了開動了起來的時候,胡彪才發現了一個讓自己都驚訝的問題:
甚至他還有著一種奇妙的明悟,那就是若是沒有自己的同意,其他人會像是之前的扎克一樣,根本無法通過那一條傳送門。
頓時,胡彪的心情無可抑制的糟糕了起來。
反之,若是自己同意的話,這到傳送門在三分鐘的時間里,可以任由人員同行。
至於開車和駕照這些,胡彪在上和圖書大學的時候就搞定了。
晚上的十一點左右,獨自坐在了大排檔的胡彪,對著老闆大聲的吆喝了起來。
由於肚子吃的太飽,估摸著回去的路程也只用走上小半個小時,正好用來消食的胡彪沒有打車,就這麼向著出租屋走去。
與之同時,胡彪的心中多了一股玄奧的聯繫;心中一動的小青年,默默的說了兩個字:收起。
最主要的地方是,以兩個不同位面之間的時間流速,自己每去一趟廢土世界,其實並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
那一道綠油油的傳送門,雖然說在具體的顏色上不是那麼的討喜,但是它永遠不斷的在緩緩轉動,深邃的就像是一片燦爛的星空,實在是美麗的不可方物。
那麼如果不辭職的話,自己看來需要買上一輛新的交通工具了,而且是買車的速度越快越好。
這麼一對比下來,這些簡單的食物何止能用好吃來形容。
「別人家的傳送門為毛那麼便利,還能輕易的做到收放自如,為毛我的這個就不行?若是我的傳送門也能收進體內那就好了,要不滴血認主一下試試?」
看起小子這麼一點出息,和-圖-書為毛就不能買輛四個輪子的交通工具。
一路行走的路上,夜風溫柔的吹拂在他的身上,明亮的路燈和時不時傳到耳朵里的喧鬧聲,讓胡彪再次感受到了現代位面的美好。
幸好在這個時候,傳送門瞬間就以比之前快上了十倍的速度,順時針的旋轉了起來。
躺在床上的胡彪,不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心中很是鬱悶的想到:
只是很快之後,小青年就苦笑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
指尖輕輕的一彈,才是脫離的這滴鮮血像是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引力,對著傳送門就飛了過去,很快就沒入了最中心的位置。
可惜的是,心裏美滋滋的小青年走進了出租屋后,本能的就向著進門一側的衛生間看了一眼。
今後只要自己安排合理時間,盡量晚上穿越去廢土世界,兩邊都不會耽擱才對。
但胡彪一點都不擔心,反而是狂喜了起來;因為在的腦海中,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座傳送門就隱藏在自己的識海里。
正如傳送門神奇的出現一樣,他擔心著說不定哪一天,傳送門又會消失不見了。
我去!著四個輪子的交通工具,這也是開不進來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