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虐渣第一式

第十章 虐渣第一式

「……您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楚楚聽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送我回去之前,為了表達救命之恩,我先請你喝個下午茶吧?」
厚重的防盜門被打開了,當楚楚看見眼前這個女人的時候,腦子裡『嗡』地一聲響。她身材高挑,素麵朝天,長長的捲髮蜿蜒在她曲線玲瓏的身體上,渾身散發著的六宮粉黛無顏色的氣質。
簡單來講就是,她會裝逼了。
一聽這話,楊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
沒過一會,美黛便拿著一個不大的盒子走了出來,她在楚楚面前將盒子打開,楚楚看清裏面的東西后,嚇得她『嗷』的一聲跳了起來。
他看著眼前這個女孩,愣住了。
沈上時看著她炸毛的模樣,摸了摸她的頭髮,好笑的說道:「我的意思是,你長得太善良了所以才會被人渣騙。」
就在此時,他聽到了一陣雷鳴般的引擎聲。四周忽然寂靜了,諾大的廢棄場里只有『咯噠』『咯噠』的高跟鞋聲。隨著跟鞋的聲音越來越近,他隱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場。
幾天後,沈上時神秘兮兮的把楚楚帶到了一個很普通的公寓里。沈上時按響了門鈴,裏面傳出一個女人慵懶的『來了——』的聲音。
一個冰冷高傲又有點懶散的聲音命令道:「放開他。」
「別害怕,已經沒事了。」
楚楚雙眼冒光:「是誰!」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
楚楚的眼瞳中閃過一絲狡黠,她信心十足地從嘴裏吐出兩個略帶冰冷的字:「當然。」
「是不是這種姑娘都是帶相的?」
前幾日下了一場大雪,接著北都一直被埋在一片深灰的霧靄裏面。hetubook.com.com直到今天才升起了一輪彷彿新生的小太陽,它看起來很幼小,散發光芒的時候像是嬰兒在『咯咯』地笑。儘管它現在還不足以對抗這頑固又刻薄的冷空氣,但總有一天它會長大,將北都的每處冰雪都融化。
這個女人,不就是來學校吵著嚷著說自己懷孕,讓沈上時負責的那個女人么?因為她楚楚還險些英勇就義了。
楊羽在從爺爺家去梁音家路上的時候,突然被幾個『黑衣人』擄走,黑衣人們將他蒙上雙眼,五花大綁,嘴裏塞上一塊破布,把他扔到了一個廢棄工廠里,沒等楊羽反應過來,這哥幾個就對楊羽一頓拳打腳踢。他一邊抱著頭在地上打滾一邊嗚嗚喊著。
經過幾天嚴酷地名媛訓練,她認清了所有的名牌,學會了怎麼在說話時恰到好處時機的加上幾句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英文,並且,她將大家閨秀的一舉一動都模仿得淋漓盡致。
「看不慣她的作風咯~」
楚楚坐在沈上時身旁低吼道:「你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說著……美黛從裏面拿出了一個鼻子捏了捏,然後得意的欣賞著自己的作品。
楚楚翹起了腿,換了個姿勢,道:「算是吧。黑道的人都認識我,你有沒有聽說過白四爺?那是我爸爸。」楚楚看著再次驚訝得說不出話的楊羽,眨了眨著她纖長濃密的睫毛,雙眸中含有笑意。
其實一開始沈上時給她取的名字叫白日,還文縐縐的吟了一首詩: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但後來這名字念著念著大家都覺得有傷風化,就改成白月了。
楊羽臉上的表情因為極度m.hetubook.com.com驚訝而變得猙獰,他不敢相信的結巴道:「琳,琳娜的,的朋友?!」
「沈爺吩咐的事兒,我哪次不是般得妥妥帖帖的?誰叫我那麼愛你呢!」後面那句話,美黛說得咬牙切齒。說著,她起身去了卧室。
說著,另一名黑衣人掏出一把菜刀,用刀背在楊羽的臉上來回划著,他陰冷的笑了笑,在楊羽耳邊低聲道:「先把你這張小臉給劃了,看你還敢不敢到處騙姑娘了~」
楊羽渾身哆嗦著,拚命的搖頭,嘴裏不停的發出絕望的嗚嗚聲音。
「帶我來這幹嘛?」
楚楚看著他的側臉,忽然覺得他正經時候的模樣……有點帥。
楚楚半張著嘴指著女人的背影,用驚訝又充滿疑問的眼神看向沈上時。沈上時歪了下頭,示意楚楚進去。
楚楚走了進去,環顧著裝潢簡潔的小客廳,客廳的柜子上擺滿了這個女人和各種明星的合影。楚楚生活在二次元(動漫、遊戲的世界),更喜歡動漫里的明星,比如香克斯。對三次元(現實世界)的明星們不是很感興趣,但她還是很好奇這個女人的職業,難道是追星族?不對,如果是追星族,為啥這些照片的背景大多數都是在後台呢?
「我是琳娜的閨蜜,我叫白月。」
楚楚看著楊羽發愣的眼神,雙瞳中閃爍出冷銳的光芒。
「按計劃行動。」
楚楚:「……」
楊羽發誓,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美的女孩,臉龐深邃艷麗,五官精緻,那冰藍的雙瞳令人過目難忘,雪白輕裘襯得她像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而她周身散發的高貴氣質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沒有和圖書一絲瑕疵。
楊羽的眼睛被蒙住了,他只能聽到刀哐啷的一聲掉在了地上,而後幾個男人有些驚慌說道:「二小姐您……您怎麼來了?」
「……」
「小姑娘別怕,這不是真人的五官,只是用橡膠做的,福爾摩斯那電影你看過沒?他就是用這種方法來易容的。」
沈上時在沙發上做了下來,那女人坐在他身旁,並讓楚楚隨意,然後她問沈上時要了根煙,隨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塑料打火機點上煙。煙霧繚繞間,她對楚楚妖嬈一笑道:「我叫美黛,是一名化妝師。柜子上的那些照片是我和一些客戶的合影。」
沈上時好看的笑容裡帶著狡黠,「你不是想拿回楊羽騙你的那三萬塊錢么?」
她揚起臉,掰著遮陽擋上的鏡子驚訝的端詳著自己。雖然她已經看很久了,但她還是不敢相信這麼驚艷的面容會是自己的。她不禁讚歎,美黛化妝技術簡直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楚楚還是有點想吐。
等等,易容?
這時,沈上時的手機響了,他按了下耳朵上的藍牙耳機,裏面傳出一個男人冷俊的聲音:「沈哥,目標已發現。」
沈上時翹起了二郎腿,也拿出了一根煙點上。「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楚楚結結巴巴的道:「你……你好……我我……叫……楚楚。」
沈上時瞥了眼她道:「小心點別碰壞了鏡子,這車可是我借來的,要是壞了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是!」
「你是……?」
「哈?」楚楚雲里霧裡的看著沈上時。
「進來吧。」她冷淡的說完后,便轉過身進了屋。
其中一個人呼哧帶喘道:「我告訴你孫子,你丫www.hetubook.com.com這是得罪人了,對方給了我們錢讓我們卸你一條腿!今天你別想全乎著回去了!」
「雪姨~」
在此之間,沈上時經常吐槽她:「哎你能不能別一穿上高跟鞋就跟半身不遂患者似的啊。」
——親愛的,我們又見面了
藍天白雲。溫和清澈的光芒照在摩天大樓的深藍色玻璃上,反射出一道道奪目的光芒。北都的購物街上車水馬龍,在這美麗的周六里,全北都愛購物的女人都會集中在這條繁華的購物街上。當行人看到等紅燈那輛白色蘭博基尼gallardo時,都不約而同的停下來觀摩一番這輛稀有的名車。
眼前,綠燈緩慢的一閃,沈上時唇角一勾,腳下猛地踩下油門,跑車『轟』地一聲疾馳而去。
沈上時摘下了耳機轉頭對楚楚道:「我說的話你都記住了么?」
聞言,楚楚怒了:「什麼叫這種女人都是帶相的!我長得很像經常被人騙的么?」
楚楚點了點頭道:「是的,剛才那些人也是她派來的。自從你和她分手以後她便一直想要報復你。她那個人你也是知道的,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在此之前,沈上時查清了楊羽的關係網,並得知他和那名叫琳娜的富二代地下戀過一段時間。而琳娜這個人,簡單來說,四個字就可以形容她,蛇蝎毒婦。
這就是傳說中的特工二號——楚楚!
如果這些想法讓楚楚知道,她能把膀胱笑炸了。
留著小鬍子,帶著墨鏡的司機身著名牌西裝。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女孩留著一頭金色披肩發,她穿著黑色短裙,肩上披著一個白色貂毛外套,腳上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她的眼眶深陷,下和_圖_書顎削尖,面部線條完美精緻,雙瞳湛藍,像個外國混血兒。那平坦的胸部用硅膠從下方墊了起來,擠一擠還是有溝的。
資深渣男沈上時虐渣第二式:利用渣男性格中的弱點,將其誘騙,引入圈套。
「多謝誇獎啊。對了我突然覺得你這氣質特像個最近特火的明星。」
「對了,為什麼剛才那些人叫你二小姐?他們認得你?」
「小帥哥,你要去哪,我送你去?」
沈上時挑眉道:「瞧好兒吧您內。」
楚楚保持著自信而疏離的微笑,起初楚楚怎麼也學不會這種御姐式笑容,總不得其要領,於是她只有經常觀察美黛的一舉一動,神態和說話的語氣,然後加以模仿。
楊羽被扔上了蘭博基尼後座里。一雙冰涼的手將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摘了下來,又將他嘴裏的抹布拿了出來,迎面而來的,還有那撲鼻的香水味。
最重要的是,她終於會穿高跟鞋扭著屁股走路了!
資深渣男沈上時虐渣第一式:製造突發事件,取得渣男的信任。
楚楚撇了撇嘴:「那還差不多。不過……你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
這!都!是!什麼情況?首先,為毛沈上時要拜託這個不久前為了要他負責跑去學校鬧事的女人?其次,那天的她明明一副恨死沈上時的模樣今天為啥就能裝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還有,要回那三萬塊錢為什麼要她來幫忙?
女人聳了聳肩:「為了幫你虐渣咯~」
「話說回來沈老師,你留鬍子的樣子太逗了,有點像海賊王里香吉士的通緝令,噗!」
就在楚楚進行『縝密』推理的時候,女人抱臂慵懶地問沈上時道:「就是她被一個渣男騙走了三萬塊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