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二章 親手終結計劃

第十二章 親手終結計劃

這是什麼情況?楊羽真的打算為了錢而不要梁音?媽的,這渣男拖出去槍斃十分鐘都不解氣!
梁音臉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
「給我滾!再也不想看見你!滾!」
「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么?對,就是這種略帶不屑的笑容,帶點絕情的意味,太讓我無法自拔了。」楊羽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他看她的眼神好像被蒙上一層霧。他站起身,親吻上了她的臉頰,她的耳根。
「請你相信我,我根本不愛她,我愛的人是你。」他的聲音那麼溫柔,眼神迸發的堅定的火花那麼熱烈,楚楚簡直就要相信他了!
梁音咬著唇瓣,低著頭,努力半天才從嘴裏擠出仨字:「對……對不起。」
「別他媽跟我裝了!你當我傻么?」氣急的楚楚忘記了偽裝自己的聲音,她反應過來以後,急忙閉上了嘴。
但即便他如此的sb,也是梁音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楚楚再恨他也不能讓他拋棄梁音和孩子,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然後她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好了,遊戲結束了,楊羽,梁音,你們贏了。
而後,楊羽對楚楚道:「白小姐,我帶您上樓去換衣服。」說完,他便扶著楚楚走了,把梁音一個人留在那裡。
「白小姐……您,真幽默呀。」梁音不自然地賠笑道。而後,她對服務生招了招手,又對楚楚道:「白小姐,您和-圖-書還要不要咖啡呢?我看您杯子里的咖啡喝沒了。啊對了,這單我來請,您隨便點就可以啦不用客氣的。」
——梁音,這次我放過你,以後還請你自求多福。
楚楚十指緊攥,深吸一口氣。她猛然間站起身,揮動大臂給了梁音一個耳摑。
——看來她猜對了。
『楊羽,你不能每天都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臉上,雖然我們都認為你寫的沒錯。請你快點把你臉上的sb給擦掉吧。』楚楚在心裏對楊羽說道。
楊羽沒給她任何回應。梁音操著她那充滿鄉土氣息的台灣腔對服務生道:「就這些了哦~謝謝你呢。」
他一臉嫌惡道「梁音你別演戲了好不好?」然後,他對楚楚道:「白小姐,她在說謊,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楊羽捂著肚子跪在地毯上,表情極為猙獰痛苦。良久后,他道:「對……對不起。看到你,我就有點按捺不住。」
「楊羽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呢,他才不會拋棄我呢。」旋即,梁音看向嚇成狗的楊羽道:「對不對,老公?」
楚楚換了個姿勢,對梁音道:「不過話說回來呢,現在的小姑娘都像你一樣這麼不檢點嗎?喜歡婚前性行為。你說,要是楊羽喜歡上別人了,把你拋棄了,你和孩子該怎麼辦啊?」
她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以一種平靜而冷酷的沉默逼他抓狂。楊羽看了她和_圖_書良久,隨後自己把兩杯香檳都幹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但那是她逼我的,她騙我上床,然後又用孩子來要挾我!」
「好吧白月,我跟你說實話。」楊羽做了個投降的手勢。
「白月,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么……」他乞求她,跪在她面前,毫無尊嚴的乞求她。
楚楚不想看到他沒出息的樣子,她背過身,低吼道:「出去!」
聞言,楚楚驚訝得猛地看向楊羽那懇切的目光。楊羽跪在她的腳下,執起她的手,他的唇輕輕的點在了她的手背上。
楚楚非常期待楊羽接下來的舉動。他是會為了錢而拋棄未婚妻,還是會為了梁音不要錢?
「我說你別再演戲了,太假了,趕緊給白小姐道歉!」
楚楚一驚,趕忙拿起手邊的餐巾紙擦著自己的長裙,楊羽也急忙過去幫她擦。梁音看著眼前這個所謂的白小姐狼狽又氣憤的樣子,甜膩的笑容裡帶著一絲得意。但她還是像以前一樣捂住嘴,故作驚慌失措的道歉:「對……對不起白小姐,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我……我站起來的時候不小心崴腳了,對不起……」
梁音挽著楊羽的手,靠在他的肩上,一臉幸福的b樣。對楚楚道:「白姐姐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哦~我們馬上要結婚了,而且我還有了楊羽的孩子了呢~」說著她又一臉幸福的摸了摸自己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肚子,眼波迷濛:「我想讓我們的小寶寶也來參加婚禮,這樣才有紀念意義。白小姐,到時候要記得賞臉哦~」
梁音一臉委屈的啜泣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這時,服務生端來了咖啡。梁音假惺惺的起身,拿過麝香貓咖啡,諂媚道:「姐姐,這是您的咖啡——」
這個橋段……多眼熟啊,這不是前段時間在商場里剛發生的嗎?
沈上時從耳機里聽見了楚楚和楊羽的對話,他沒想到楚楚要放棄拿回錢的機會,沒想到楚楚會親手摧毀這個計劃,他更擔心楚楚會傷心難過或者追悔莫及。於是他等楊羽走後,急忙來到了頂層的總統套房。他推開卧室的門后看到化妝台前的楚楚轉過身,愁眉苦臉的對沈上時道:「沈老師……我鼻子掉了……」
她看著他,扯著一邊的嘴角冷笑了一下,極力控制對他從心底狂涌而出的鄙視和厭惡。
楚楚看著楊羽無奈又失落的表情,她的心也一沉。也許楊羽想明白了,在梁音和金錢兩者之間,他要選擇梁音,他愛她。
楚楚愣了。
楚楚眼神輕蔑的一凜,「你有幾分臉可以讓我賞給你?」
「……」
楚楚笑了笑道:「瞧把你嚇得,我是開玩笑的。」
「她的確懷了我的孩子。」
回到總統套間后,楚楚換上了沈上時給她準備的蕾絲襯衫和仔褲。她和-圖-書一邊換衣服,一邊想象楊羽要怎麼自圓其說。她從卧室里走了出來,看見楊羽正在客廳的吧台後倒酒。他端著兩杯香檳走了過來,遞給楚楚。這時楚楚想起沈上時說過的話,一定不要喝楊羽給的任何飲品。
梁音收斂了淚水,恨恨的看著兩個人離去的背影,攥緊的十指不住的顫抖。她的妝花在了臉上,讓她看起來非常滑稽,像個小丑。
「好,那麼我要一杯藍山咖啡,謝謝您了。老公,你要麼?」
聞言,梁音急忙收回了手,一臉尷尬。隨後她又立即擺出充滿歉意的樣子道「真是對不起白小姐,我這個人沒見過什麼大世面,要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您大人有大量哦~」說著,她沒皮沒臉的坐在了楊羽的身旁。
楚楚抬起腳朝他腹部踢去。「別碰我!」說著,楚楚站了起來往後退去,下意識地攥緊雙拳。
楊羽握著咖啡杯的手開始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的眼珠左右不安地動著,一副知曉自己要大難臨頭的模樣。
麝香貓咖啡在世紀酒店咖啡廳里比任何咖啡廳的要價都高,一杯要六千塊。既然她伸上臉來給你打,那何樂而不為呢?
「你說吧。」
「白月……你根本不信我是么?究竟怎樣才能讓你相信我?」
這時,周圍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楚楚。就在這恰到好處的一秒間,梁音的眼睛像打開的水龍頭一樣,淚水嘩嘩的往外涌,楚楚其https://m.hetubook.com.com實早就料到了,她必須要裝可憐,從小到大,她最擅長的就是哭,然後博取別人的同情。楚楚已經被她的眼淚騙過無數次了。
梁音也傻了,滿臉的粉都僵硬的凝固在一起,她怔怔的對楊羽低聲道:「老公……你在……說什麼?」
未等楚楚開口,楊羽先對梁音急了。
楚楚的幼年時期得益於沈上時,從他身上學了點功夫。她長大後學了幾年的散打。楚楚琴棋書畫樣樣不通,散打是她唯一的特長。她雖然算不上武功蓋世,咳,但讓楊羽長點記性還是綽綽有餘的,再加上……她穿的是跟鞋。那跟那麼尖,給誰一下誰都得疼得半天喘不過氣。
——難道他要坦白梁音懷了他的孩子?這渣男要從良了?
在楚楚轉頭的那一剎那,她對梁音露出一個愉快的笑容。
楚楚搖了搖頭道:「我現在不想喝。」
楚楚向他喊道,她終於將自己一直都壓抑著的憤怒爆發了出來。當她說出這句話之後,她也知道,計劃失敗了。
楚楚又覺著胃裡開始翻滾,有什麼新鮮熱乎的東西要湧上來。
「好啊,那就來一杯麝香貓咖啡吧~」
不過楚楚承認,跟梁音比起來,她確實幼稚了一些。至少當她看見楊羽和梁音手拉手逛商場的時候,她沒能像梁音一樣泰然自若的面對情敵。
突然間,她穿著十厘米高跟的腳一歪,手一抖,杯子里的咖啡濺灑在楚楚潔白的長裙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