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外婆生日聚會

第十五章 外婆生日聚會

「……您就不能為幫著沈上時欺騙我這事道個歉啥的么?至少你也表現得你心懷愧疚啊一點啊!」
大姐道:「哦對了,他倆要結婚了,你知道梁音跟我說什麼么楚楚?」
大姐坐在旁邊,端莊地翹著腿,磕著瓜子道:「哎呦她沒給你打電話各種炫耀啊,我還以為她跟全家人都說了呢。」
「哎呀小沈,你嘴還是那麼甜~」
楚楚瞪著笑得妖孽的沈上時道:「你給我記住!」而後,她又淚汪汪的對媽媽道:「媽!一套護膚品就把您收買了么!我是不是您撿來的啊!」
「……您和沈上時是商量好的吧。」
可惜這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的臆想。
「外婆過生日我必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來呀。」楚楚挽著外公的手臂嬉笑道。
大姐眉飛色舞道「她說楊羽要送她一克拉的大鑽戒,楚楚你們實習生一個月工資有一千嗎?我看梁音這輩子都結不了這婚了。對了,她還要說辦草坪婚禮!那語氣,那神態,言外之意不就是說我當年辦的婚禮太簡陋了嗎?」
楚楚聽說當年的大姐夫只是個外企小職員,每天苦哈哈的加班到夜裡兩三點鐘,送大姐的結婚鑽戒只是倆銀環。而且他的家境也不太好,幼年時期父母離異,母親沒有什麼積蓄,不想把婚禮辦得太大,只是請家裡的親戚朋友吃了個飯,所有的開銷,包括裝修婚房,買車,全部都是由大姐家出錢。hetubook.com.com於是,她的婚禮成為了那兩年眾人的談資,當時還未結婚的二姐一提起來這事就一臉不屑的說,這不就是倒插門女婿嗎?我老公要是敢給我辦這樣的婚禮,我寧可不嫁!
「……」
媽媽笑盈盈的捧著自己的臉道:「大家都說我變年輕了~小沈你覺著呢?」
——二姐!您就不怕沈上時把大寶玩壞么!
二姐一臉矯情,「那你這話我就不懂了,意思是我過得不好?」
「得了吧,你那算婚禮嗎?不就請我們吃了頓飯嗎,連個司儀都沒有。我聽說你老公還在我婚禮上說,要給你補辦一個,姐夫不是後悔了吧。」二姐促狹的笑了笑。
此時,楚楚在電視前面飢腸轆轆的看了眼手機上的表,都十一點半了,怎麼那些奇葩們還沒來……一旁,外公、爸爸和沈上時看球賽看得不亦樂乎。
二姐鄙視的一番白眼:「才多大啊就開五十萬的,我那十多萬的車開著怎麼了?真夠有意思的。她媽失蹤多年,她爸都把錢用在玩女人上面了,還有,她要嫁的那個什麼楊羽兜比臉乾淨,現在她只靠以前傍大款時候賺的錢過日子,這種人有什麼資格跟我這得瑟啊!真有意思。」
「你知道她跟我說什麼嗎?非五十萬以上的車不開!」
其實她倆都是笑貧不笑娼的那種人,雖然倆人總說梁音的錢和房子都是傍大款賺來的,可和圖書楚楚還是能聽見他倆語氣中深深的醋意。
誠如二姨所說,在二姐還是如花似玉的大閨女的時候,她確實每天坐著公交車上下班,卻做著嫁入豪門當少奶奶的夢。她和大姐不一樣的地方是,雖然倆人都有極強的虛榮心,但大姐的貴婦夢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當她拎著高仿包穿著三線品牌的衣服時,她會告訴大家:我是個滿足於現狀的人,我現在很幸福。而二姐則是,她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有這麼個夢,並且總在眾人面前說她老公正在努力實現她的夢想。
這時,沈上時冒了出來,他抱臂靠在歪在門框上道:「三姐,那套護膚品用得還舒服吧?」
坐在沙發上的大姐換了個姿勢,心虛的笑道:「他也就隨便說說,我倆都覺著婚禮就是個形式,以後過得好才更重要。」
「呃……沒說。」楚楚心想,她還有錢得瑟呢?看來她並沒有用自己的錢給楊羽還債,楚楚不禁悲從中來。
「……」
在二姐八卦的時候,她便進入到忘乎所以的境界,就連她兒子也不管了。一旁,大寶坐在沈上時的腿上和他玩得很哈皮。
媽媽則是掩面笑道:「楚楚好像變胖了,你小叔每天都喂你是什麼呀把你養得這麼好?」
——楊羽,我表示很同情,但愛莫能助。
比起梁音,楚楚更覺得大姐二姐有意思。這倆平時掐歸掐,但只要一面對梁音,倆人就會站在和*圖*書同一條戰線上。
「即便您不用護膚品,您和楚楚站在一起,大家都會覺得您是她妹妹。」
楚楚轉頭一看,站在車門後面的那個人一身西裝革履的人,是楊羽。他看起來還是那麼乾淨清爽,當楚楚看見他時,心中一陣悸動。乾枯的枝葉在微眩的光暈中靜靜搖擺,他在那層光里含著柔軟的笑容。楚楚的腦海里突然跳出來了那個在校園裡籃球打得很棒的大男孩。
「啥?」
——二姐,您真的不去阻止一下么?沈上時真的會把大寶玩壞的呀。
於是……這倆人又吵了起來。
外婆過生日,大家決定去外面的飯店吃,在這之前,楚楚提議去家旁邊的一家江南飯館吃,環境優雅菜還好吃。後來,據二姐在電話里義憤填膺的告訴楚楚,當梁音聽到這消息以後滿臉不爽的說去那種低級飯館怎麼行啊,有損我形象。我從來都是非人均三百以下的飯館不去的呀。於是,梁音興緻勃勃的定了一家特貴的飯店,還揚言說自己請。當楚楚得知這消息的時候,幸災樂禍的心想:充這大頭,何必呢?節儉一點會死么?
在有大姐的前車之鑒后,二姨給楚楚現任二姐夫的條件是:你要想娶我閨女,行,我們家一分錢也不出。買車,買房,辦婚禮,這些全得是婆家出。而她後面那句話更他媽奇葩:你要知道,我閨女這姿色是可以嫁入豪門的,現在下嫁於你,你要把她風風光和-圖-書光娶進門。
「不過你穿成這樣是要去拜堂嗎?」
大姐忍無可忍地將手裡的瓜子往盤子里一摔,尖銳的聲音夾雜著些許的憤怒,「你這人怎麼那麼愛撿罵啊。」
她到外公家時,家裡只有外公和外婆,外公正在鏡子前給外婆梳頭髮。外公見到了楚楚,眉開眼笑道:「呦,楚楚今天很漂亮呀。」
「是買鹽送的呀~」
開學前一天是楚楚外婆的生日,楚楚只要一想到要和親戚們碰面腦袋就變得碩大無比,不過唯有兩個人只要楚楚想起他們就會感到無比舒暢,迫不及待的想見到他們,看看他們還過得好不好,這倆人便是楊羽和梁音。
十幾分鐘后,大姐一家子和二姐一家子。不約而同的到了外公家。她們和外婆說了生日快樂,並和楚楚的爸爸,沈上時寒暄了幾句后,就開始和楚楚八卦了起來。
「楚楚,你聽說了么,梁音要買車!」二姐雙眼冒光,一本正經,像在說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事。
楚楚瞥了眼沈上時,他正在教大寶倒立……楚楚看得膽戰心驚。
上午十點,天空蔚藍如洗,風中透著絲絲涼意,那天楚楚精神煥發,喜氣洋洋。沈上時坐在『黑胖子』里看著穿著穿著大紅毛衣大紅板鞋的楚楚道:「您這是要去拜堂嗎?」
——二姐!大寶正被沈上時拎著腳倒立著行走,你真的不管管嗎!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起當年二姐結婚時候的事兒。她和大姐完www•hetubook.com•com全是相反的,大姐是招入贅女婿,她媽媽,也就是楚楚的二姨,是賣閨女。
只是在那一瞬間,她不再看到那個曾經編織謊言,擁有貪慾和醜惡嘴臉的男人。她緩慢的眨了一下雙眼,好像看見在絢麗的陽光下,他矯健的身軀縱身一躍,將籃球投進了籃筐里,這時四周響起了鼓掌叫好聲。他轉過身,汗水順著稜角分明的臉龐滑落,他看著人群中的她,笑得像暖陽。
倆人吵著吵著,外公將外婆饞了出來,似乎是梁音已經到了,大家可以出發了。
浩浩蕩蕩一群人剛一下樓,迎面就看見了梁音從一輛嶄新的黑色寶馬5系轎車裡面走了出來。梁音今天穿了一件非常誇張的禮服裙,裙子上灑滿金粉,鑲嵌著密密麻麻的鱗片,讓她看起來像一條美人魚,還是下水道裏面的。外面還套了一件毛茸茸的裘皮大衣。她踏著那尖到可以戳死人的高跟鞋扭著屁股走了過來,對大家親昵的打著招呼,並攙過外婆,讓外公外婆坐她新買的車。
過了幾分鐘,楚楚的爸爸媽媽到了。楚楚見到爸媽后熱淚盈眶的撲了上去。但楚楚的爸媽面對許久不見的女兒時……絲毫沒有想念她的模樣。爸爸的反映是,靈巧的閃開她的擁抱衝到電視機前打開電視看球賽。然後她看向媽媽,忽然想起前段時間自己在找房子的時候媽媽將自己拐騙到沈上時那裡的事情,於是道:「媽,您見到我就不想說點什麼么?」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