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八章 老妖孽的過去

第十八章 老妖孽的過去

後來楚楚無意中發現了沈上時夾在筆記本里的一張老照片,他穿著迷彩,嘴裏叼著煙,戴著墨鏡,一手端著m16。他身邊站著五個風采飛揚的年輕人。也是那時候她才得知,那財務公司的老闆龍信根本不是沈上時的發小。在很久以前,沈上時曾做過雇傭兵,他為黑道大集團工作,當時在道上名聲大噪。而現在的黑道大哥龍信也只不過是沈上時的一個跟屁蟲。而沈上時所說的那最後一次任務,是刺殺一名東亞大毒梟——但是,那一次他是卧底。
「他槍法簡直是出神入化,如入純青之境!對了,你屬於什麼兵呀?」楚楚好奇地問道。
「本來就沒事啊,你非得給我揉。」
「對了,我想問你個事。」
「當英雄的感覺爽吧,沈老師?你以為你還正當年么,也不怕把自己老命搭上。」
「你怎麼會認識那財務公司的老闆?開這種公司的一般都是黑社會的。」
這件事情過後,大家都心照不宣,沒再提起過。至於他們有沒有在背後吐槽,楚楚就不得而知了。而沈上時在楚楚心目中的形象也在剎那間變得高大起來。
楚楚驚嘆道:「天啊!」楚楚一直認為軍人中特種兵是最帥的沒有之一,她現在一聽到沈上時是特種兵,心底便不由然對他產生了幾分敬佩。
「我以前有個戰友www.hetubook•com.com,當時才19歲,我記得他總愛惹事,跟個刺蝟似的,誰都不服,但他唯獨喜歡和我在一起,也聽我的話。後來的一次任務中,他死了,腹部被打穿了。臨死前,他說他想媽媽,他不想死。他像個孩子一樣地哭,那時候我看著他的樣子,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求生慾望和對死亡的懼怕,就算到現在,我還會夢見他死前的那一幕。」說著,他又點上了一支煙,深吸一口,呼出,很享受的樣子,彷彿只有濃烈的尼古丁才能安撫他的靈魂。
「怕。人死後,可能永遠的被黑暗所吞噬,永遠的失去所有意識和認知,或者,他會來到一個陌生又恐怖的地方。死亡之所以會令人產生恐懼,即是因為全是未知。」
透亮的燈光下,楚楚用滿手的紅花油輕輕按摩在他修長的胳膊上,他的臂膀很瘦,卻看上去很有力,有不太明顯的肌肉。她的目光不經意瞥到了他的身上,當她看到在他身上糾纏著一塊塊、一道道醜陋的傷疤時,她愣住了。
楚楚回他一個白眼:得了吧,我就是跟您學的。
「懶得聽你吐槽。」
她轉念又想,怪不得上次她喬裝打扮成白月要騙楊羽錢的時候,他能將計劃做到滴水不漏,還能找到竊聽器這種狂霸酷炫的玩意兒。
https://m•hetubook.com.com「……」
其實這錢是楚楚匯給他的。楚楚只將自己的三萬塊拿回,將剩下的錢還給他了。這次她不是可憐楊羽,也不是為了梁音,更不是心軟,她只是想給自己保留最後的人格底線。
「然後,我給了他一針鎮痛劑,讓他能平靜地死去。」他的目光有些出神,「所以如果可以,我想在我死的時候,我愛的人,能一直陪在我身邊,照顧我。那樣,我就不會害怕死亡了吧。」
楚楚故意使勁給沈上時按摩著,疼得他嗷嗷直叫。她幸災樂禍地笑了笑。
此時的楚楚看到了他心底至沉至深,無以言表的痛,她突然覺得,她觸碰到了真實的沈上時,他不再離她那麼遠了。並且,她心疼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個曾經輝煌過、擁有無上榮耀的男人。她想學著他的樣子,擁抱住他,告訴他,不會讓他孤獨地死去,但是她沒有擁抱他的勇氣,好像在擔心逾越過某條線似的。
「唉你輕點啊……話說回來那廝的力氣還挺大,我差點就現眼了——輕點!輕點!」
「……算命的說得真准。不過……」她用指尖小心翼翼戳了戳他心臟旁邊的那塊傷疤,「這是子彈打的么?」
「那就直接抄傢伙,跟他們拼了。反正我沒老婆孩子,無牽無掛的。唉,楚楚,為師要真壯烈犧牲和-圖-書了,你可要記得每年在為師墳頭上供幾條煙啊……」
就在那一瞬間,楚楚看到沈上時的目光忽然暗了一下。一種沉重的、深切的悲哀自然而然地覆在那張看起來沒個正經的臉上。
「沈老師……您命真大,都被打成篩子了還沒死。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了。」楚楚目不轉睛地盯著沈上時身上的傷口怔怔地說道。
「受傷了幹嘛不跟我說?」她有些嗔怒地說道。
幾天後,楊羽就收到了二十七萬人民幣的匯款。收到那錢以後,楊羽整個人像重生了一般。他一直以為是梁音給他的救命錢,於是他更對梁音的愛更深了。
楚楚瞪他。
楚楚看他怪可憐的,便走過去一把奪過他的胳膊,二話不說開始幫他擦油。
楚楚努力告訴自己,就保持這個樣子,別動,拜託了,別再往前走了,你會陷進去的。
「呃……你不跟我說也沒關係。」楚楚尷尬地呵呵乾笑了兩聲。
沈上時一邊用一隻手扣著襯衫的紐扣一邊道:「隸屬陸軍特戰部隊。」
沈上時白了她一眼道:「小兔崽子,你怎麼那麼沒良心,當初你嘴裏被燈泡碎片紮成篩子的時候我是這麼對你的么?」
「算命的說我能活到死。」
「哦……那是我發小,小名龍二狗,他就住我家旁邊。我倆從小玩到大的,我以前和_圖_書總欺負他。」
他將茶几上的打火機和煙拿了起來,點上了一根。這老妖孽煙癮極大,一會兒不抽都不行。
「是啊。」他說得很輕巧。
沒人知道,沈上時在用擒拿術的時候自己的胳膊也扭傷了,這真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
沈上時雙眼冒光:「那便是極好的!」
「嗯?」
從財務公司那群人走了以後,楚楚好像就感覺到他有什麼不對勁,但他絲毫沒有表現出來自己的左手已經疼到沒法動了。其實楚楚知道,沈上時是打碎了牙都得往肚子里咽的那種人。他用玩世不恭和對任何事的滿不在乎的態度,用來遮掩住本身所有的脆弱、不堪、傷口和細膩的情感。他總給他人一種所向披靡無所不能的感覺,卻沒人能想到他受傷了也會疼。
「用不用我給你找個媳婦燒過去?」
過了良久以後,他嘆了口氣,道:「其實做軍人不是我的願望,是我爸的,因為我爸就是個上將,而我做特種兵只是為了完成他畢生的心愿。服兵役之後,我親眼目睹了很多戰友一個一個在我面前倒下去,而我還不能後退,或者停下來聽他說臨終遺言。而最後那次任務,因為我的判斷失誤,導致全團喪命。那年冬天特別冷,我跪在他們的墓碑前一天一夜,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落下了關節疼的毛病。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忽然覺得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老了,折騰不起了,不想再離死亡那麼近了。所以我不再干這行了。」他抬起頭看楚楚時的雙眼中有一種淡泊的寧靜。
當楚楚推開沈上時的房門,要叫他吃完飯時,她看到沈上時一個人在房間里正光著膀子往自己胳膊上抹著紅花油,一層虛幻的光暈攏在他纖長挺拔的背脊上,他轉著頭,嘴上叼著煙,煙將他的一隻眼睛熏得微眯起來,一隻手按摩著自己的臂膀。他的眉骨很高,眼眶深陷,鼻樑上彎起個很小的弧度,側麵線條精緻而漂亮。剎那間,楚楚有點恍惚。他在聚精會神做事的時候,總是散發著深深吸引著她的魅力,這樣的他,她覺得特別帥。
「那你……怕死么?」楚楚小心翼翼地問道。
楚楚再次猛的一掐他胳膊!於是,在那平靜的夜晚傳出了凄厲的嚎叫聲。
過了良久,楚楚擔心他道:「胳膊好點沒?」
「那如果是另外一家財務公司咋辦?」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兩個人沒有像平常一樣你一言我一語地拌嘴,若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副多麼和諧的畫面。沈上時看著專註做事的楚楚,他的目光和燈光融在了一起,那麼溫柔。
「……難道是碰巧么?」
「那後來為什麼去做老師了呢?」
「嗯,一次襲擊恐怖分子老窩時留下的,當我中槍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玩完了,可是上天還是眷顧好人的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