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沈上時悲催的相親(上)

第二十章 沈上時悲催的相親(上)

遊戲繼續進行。楚楚看向玩得不亦樂乎的沈上時,由於剛才那輪大冒險的懲罰,他輸得把風衣和毛衣都脫了,只剩下裏面的白襯衫。她在他旁邊,可以清晰的聞到他身上那股混雜著煙味的淡淡清香。外面的陽光很清澈,他的笑容很好看,笑眼彎彎,乾淨又溫暖,和他那妖孽又陰險的性格截然相反。
「上時,我跟你講啊,看人不能總看外表,我們小茜和現在的女孩子比,一點都不遜色。相夫教子,三從四德,廚藝女紅,樣樣精通啊~現在就算你打著燈籠都找不著這麼好的女人了啊。」
「……」
沈上時點了點頭,示意她說下去。
沈上時為難道:「孫老師,我有個建議可以提么?您以後在教導我之前能別吃那麼多韭菜么?」
「嗯,現在的女孩大多數都是你這個思想。可是我沒車也沒房子,存款不到六位數,而且我屬於胸無大志那類人,只想安安分分的做個老師,真是不好意思了。」
楚楚:「……」
事情是這樣的,楚楚的外公在電話里對沈上時說,他給沈上時安排了四場約會,據說這四個還未出閣的大黃花閨女都是外公學生們的女兒,外公聽說后便靈機一動,要將她們介紹給沈上時。外公說這是看他討不到老婆覺著他可憐才大發慈悲幫他的。外公還說了,如果他不去,就別想再從他那拿到一本秦腔畫本,一張都沒有!
「沈先生,其實……我比您大不了幾歲滴,我屬龍的。」說著她急忙低下了頭,眼睛還時不時的撇向沈上時。
「你那麼毒舌,拒絕幾個人對你來講易如反掌啊。」
「上時我跟你講啊,我們小茜當年在班裡可是才女,跳舞跳得可棒了。」
楚楚剛喝的一口奶茶險些噴了出來,卧槽,第二個相親對象不會是她吧?她比沈上時的媽應該小不了幾歲吧……尾隨而來的那個人,更讓楚楚虎軀一震!因為那個不是別人,正是楚楚的外公!
「是,是么……真有緣分,呵呵。」
「那她是誰?」
「五千,有獎金的時候是六千。」
楚楚想不到,外公竟然會用沈上時的本命來要挾他,這招可真夠……損的!
沈上時痛心疾首,和-圖-書「這都什麼年代了,您怎麼還玩逼婚這一套啊?」
就在這時,一句混雜著韭菜味又極其尖銳的嗓音打斷了楚楚的思緒。遊戲就在突如其來的年級主任孫雅莉的一句:「四班的學生能不能有點素質?午自習都吵到別班的同學了!沈老師,您出來一下。」后結束了。
「沒準真有個貌似天仙的姑娘來拯救你這剩男呢!——不對,要真有個好姑娘跟了你,豈不是把人家糟蹋了?」
『歌星』故作嬌羞的對沈上時道:「梁老師說您貌似潘安,今日一見,當真名不虛傳。要我看,您根本沒有三十五歲,說二十五歲都有人信的呀。」
說時遲那時快!還沒等沈上時阻止她,她便站起身就開始唱:「你是我心中最美的雲彩,讓我用心把你留下來!嘿留下來!」這時,周圍的人跟看神經病似的看向「歌星」。沈上時痛苦的捂著臉,特別想裝作不認識她。
「小茜說她一個人不敢來,非得拽著我陪她來。」
楚楚驚慌道:「卧槽,別看我!」
「老師……您、怎麼來了……?」沈上時站起身,茫然的問像笑呵呵的外公。
她每次都會抽到大冒險,例如模仿腦白金廣告,邊唱邊跳對外大喊我是豬。對窗外大喊「我好寂寞啊。」
……這世界上也不會有人一個人玩真心話大冒險啊老師!
「我現在還不想談對象。」
熱騰騰的黑咖啡剛被服務員端了上來她就起身離開了座位。這女人跟她外表一樣的雷厲風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沈上時聰明一世偶爾也有栽進去的時候:背起你認為最丑的姑娘唱豬八戒背媳婦。
她看向沈上時,他那表情根本已經不是驚呆了,而是他和他的小夥伴們都痴獃了!
楚楚捶著桌子,眼淚都快笑出來了。沈老師,您的人生就是一個喜聞樂見接著一個喜聞樂見啊!
沈上時點了點頭,示意她坐下。這時,一個男服務生走了過來,將菜單遞給了于嫣。她沒有看菜單,直接說:「我要一杯黑咖啡。」
然後,『歌星』有些拘謹的坐了下來。
楚楚用迷你型望遠鏡望向那『歌星』。她的臉上塗了厚厚的一層粉底,m.hetubook.com.com她笑起來的時候,那些粉好像就快顫慄著掉了下來……但她即便化這麼濃的妝,卻還是無法掩蓋住她那爬滿臉的皺紋……
楚楚不屑的白了他一眼:「煎餅就想打發我啊?至少得是鹵煮好嗎!」
沒過多久,一個身穿黑色正裝,氣質幹練,身材纖長的女人昂首挺胸的走到沈上時面前。楚楚從微型vox耳機里清楚的聽到了女人的聲音:「沈先生對吧?您好,我叫于嫣。」她的聲音很冷硬古板,就像是排列整齊的數字。
「別胡說八道,上時,我跟你講啊,所謂女大三抱金磚。你啊,就是適合找一個比你大的女人,呵護你,照顧你,還得降得住你。」
有個很牛逼的人說過一句話,一個人在某一時刻做某件事會有2046種結果。而楚楚每次的結果都是最壞的那個無疑。
於是,眾人散發出了看見腦殘的目光。
「其實這是好事啊沈老師!」每次楚楚叫沈老師的時候,都有那麼點諷刺的意味。
放學后,楚楚急匆匆地上樓梯的時候碰見了正在下樓梯的楊羽,她想都沒想,很自然的跟他打了個招呼,因為她當時腦子裡想的全是:沈上時這死渣男究竟有什麼急事讓自己趕緊過去啊!煩爆了簡直。這回,懵的人是楊羽了,他看到這麼有朝氣的楚楚時,第一個念頭是:她這麼快就從失戀里走出來了?她難道已經忘記我了嗎?而且,她好像變得比以前更漂亮了……
「嗯,我把她們罵走了,她們跟你外公說了,倒霉的還不是我?你這次幫幫我,我請你吃煎餅,管夠,怎麼樣?」沈上時滿眼期待的說道。
『歌星』對沈上時羞澀一笑,主動伸出手要和沈上時握手。沈上時顫抖著伸出手,禮貌性的和她握了握。然後,歌星就死拽著他的手不放,臉上一直掛著像情竇初開少女般的嬌羞笑容,沈上時使勁一抽才將手抽了出來。
「……」
「不過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給我無聊的生活添點樂子么?沈老師你太有自我犧牲的娛樂精神了!」
還沒等沈上時說話,她便道:「我相信沈先生這個年齡相親的次數也不少了,我同您一樣。https://m.hetubook.com.com所以我們還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環節,直入主題吧。」
楚楚:哎我去,看這模樣,整比沈上時大了兩輪啊……這是要啥自行車啊!
于嫣笑了笑,道:「那看來我們沒有緣分,對了,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
「呦,這麼有緣分啊!上時也是屬龍的啊!」外公感嘆道。
「我……」沈上時欲哭無淚。
「您為什麼不追她!」學生們的眼眸都唰地一下亮了起來,跟大燈泡似的。燈泡,是個好東西,也是某人一生的陰影。
「你是么?」
沈上時的模樣……看起來是那麼的頹靡不堪。
「……你能不能有點同情心?」
「對!對!沈先生,我要不要給你跳一段?你喜歡什麼舞?」
「難道你想一個人過一輩子么?還是說你在為誰守身如玉呀~」楚楚促狹的笑了笑。
楚楚心想,您這是來相親的嗎?
于嫣從包里掏出一個筆記本,像新聞播音員似的,語氣沒有一點波動的道:「首先,您月收入多少?」
「啥?」
「幫我快速解決戰鬥!」
「那師娘呢?」「你三姐陪她呢,不過我不能呆太久,一會你們自己聊吧。對了,忘了介紹,這是我的學生,劉茜。」說著,外公將身旁的七十年代歌星介紹給沈上時。
第二個女人是過了一小時后才到的。起初沈上時和楚楚都沒想到第一個那麼快就結束,於是沈上時尋思著早死早超生,就把第二個也約來了。
此時,沈上時的電話突然響了,上面顯示的是『乖乖』。楚楚壓低了嗓音對沈上時道:「一會你放下電話后,跟我外公說,我出事了,你得趕緊過來一趟。現在,你要作出特別驚訝的表情,聽懂了么?」
大家意猶未盡的散開了,楚楚扒著門縫看向外面,孫雅莉正在批鬥沈上時不起好作用,不配為人師這件事。
「您別怪我這麼直接,婚姻都是要建立在經濟基礎上的,您說是么?」
他或許不是一個好男人,或者說是好人,但是他絕對是個好老師。
沈上時挑眉道:「好吧,我坦白。因為在我心裏一直有個重要的人。」
楚楚推開辦公室的門時,看到沈上時坐在他的辦公桌前唉聲嘆氣,和圖書她還是頭一次看他這德行。於是她幸災樂禍的湊上去問:「發生啥事了?快說出來讓我高興一下。」
「因為她不喜歡我啊~強扭的瓜不甜嘛。」
楚楚心想:您說的是女大三十吧……
「那要不我給你介紹幾個男人吧,各種類型應有盡有~包您滿意~」
楚楚為了增進與同學們的友情,從最後一排的座位上跳起來喊道:「加我一個加我一個!」
楚楚聽到這裏,忽然對沈上時所說的那個女孩產生了強烈的好奇,接著她進行了一系列的腦補,妄圖揣測沈上時究竟喜歡啥類型的。爆嬌女王,d罩御姐還是呆萌蘿莉?
于嫣走後,沈上時看向不遠處的楚楚,可憐兮兮的對著麥道:「我被甩了……」
「……瞧你這點出息吧。」
「不要逃避問題,沈老師~」楚楚眨著大眼睛一臉狡黠的對沈上時笑道:「對待祖國的花朵們要誠實哦~」
「您有房嗎?有車嗎?如果沒有,您準備什麼時候在北都買車買房呢?按您的工薪水平,您覺得多久可以在多長時間以內在北都五環內買到至少一百平米的房子呢?還有,您對您未來的事業有什麼規劃么?說實話,教師這個行業我不太看好,賺的太少了。」
「上時啊,等好久了吧?」外公風塵僕僕的坐了下來。
楚楚:嘻嘻……?
楚楚笑尿了……
「老師,我覺得您倆更般配。」
「哎,不對,唱錯了,我說這節奏怎麼不對呢,嘻嘻。」
「老師,您為啥這麼大歲數了都不結婚呀?」
一旁,外公看看沈上時,又看看『歌星』,咋舌搖頭道:「般配啊,真般配。」
突然間,他的心裏湧上一絲後悔。也許,在這段感情中失敗的人是他自己,而不是被拋棄的楚楚。
「我給你跳最流行的騎馬舞吧!」
沈上時正襟危坐,咳了一聲道:「這遊戲太不科學了,如果我一個人玩難道我要回答自己最好奇的問題嗎?」
楚楚坐在咖啡廳的一個角落裡,她戴著將自己半張臉都遮住了的墨鏡,又立著一本八卦雜誌假裝在看,她時不時的歪著腦袋從雜誌後面露出一隻眼睛看向不遠處的沈上時。
沈上時就是要在四班製造這樣一種氛圍,玩的時候酣暢hetubook.com.com淋漓,學的時候心無旁騖。楚楚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融入進了四班,同他們一起上了戰場。那時她才發現『順其自然』這個詞蘊藏著人間的真理。她沒有刻意為之,沒有矯揉造作,沒有蓄意討好,她就是用她最原始的姿態和真誠的心去面對只比她小三四歲的同學們,然後在不經意的談笑間成為了朋友。現在的她對待任何人和事情都會以這樣的心態去面對,不像在楊羽面前,要扮出自己最好的那一面,甚至有點不像自己。就像媽媽對她說的那句話,本該是你的東西誰也搶不走,不是你的東西即便你爭取也得不到。
「這都第三個問題了啊小子。」
翌日是星期六,北都冬天的霧靄隨著季節的變幻一點點褪了色,湛藍的天空彷彿是用畫筆塗上的一抹油彩,濃郁得似乎能滴出顏料。微風拂過臉頰,清清涼涼,春泥的香氣撲鼻而來。這種柔軟澄澈的嶄新,是于寒冷冬天里死後重生的,所以看上去是那麼的堅定無疑。
而沈上時的表情……楚楚實在無法形容,就好像吃蘋果吃到一半發現裏面有半條蟲子的表情一樣……
看來這年頭是個人就能賣萌……不分年齡身份地位。
喊完最後一句話,沈上時一臉惋惜的看著她道:「看出來了。」
楚楚聽到這個問題后立馬從思緒中抽出來,腦海里立馬亮起了前方高能反映的字。那八卦之心再度燃起。
「就當是吧……」
沈上時扯著嘴角苦笑道:「您抬舉我,呵呵。」
於是,眾人拍著巴掌給沈上時和楚楚伴奏。
楚楚:打著燈籠那叫招靈,只能遇見鬼。
再一轉頭,清澈的陽光灑滿房間,沈上時站在講台前,對她莞爾一笑。
而後,外公向沈上時探了探身子,神神秘秘的說道:「我們小茜現在還沒結婚呢,怎麼樣,漂亮吧?合不合你的口味啊?」見沈上時一臉不情願,外公便低吼道:「秦腔畫本!」
一個小時后,一名打扮得跟七十年代歌星似的,貌似六十多歲的中老年婦女推開了咖啡廳的大門,她環顧著四周良久,似是在找人。
「老爺子給我安排了相親……」
原來是沈上時抽中了真心話,卡片上寫的是:回答所有人最好奇的問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