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三章 留在十二中

第二十三章 留在十二中

這時,一名年輕的女老師走了進來,在沈上時耳畔低聲說了幾句話。沈上時點了點頭后便疾步走了出去,而那名年輕的女老師則留在四班監考。楚楚很納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沈上時這麼行色匆匆,憑她的經驗來看,這事一定不會小。但她沒有上前去問那名女老師發生了什麼事,而是繼續監考,卻心不在焉。
「喝粥的時候請把鼻涕和眼淚擦乾,否則會一起吃進去。」沈上時舉著塑料碗和勺子道。
「五道大題,考試時間一個半小時。最後一句話,別嫌我啰嗦,別,作,弊。要像老師一樣誠實。」
楚楚坐在最後一排,若有所思的看著穿著藍白校服的學生們的背影,陽光傾斜著灑在他們的身上,鍍上一層淡淡的金色,老妖孽就那麼坐在講台前興緻盎然的玩著『水果忍者』。楚楚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她坐在這個教室里的場景,彷彿昨日。
楚楚瞪他:「還我白菜!」
那時沈上時說:「只有你生病的時候才乖得像小貓。」
每次沈上時準備的早餐都很豐盛,而楚楚也不甘示弱,換著花樣的給沈上時驚喜,比如,星期一是生菜卷大餅,星期三是大餅卷生菜,星期五是大餅就生菜。
「可能又去哪折騰去了吧,這三個小兔崽子,沒事,你別管了。」
楚楚回憶到這裏,又看了眼沈上時,他用手撐著腦袋,閉著雙目正假寐,楚楚看著他,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其實在那個時候,楚楚並不知道楊羽在和一個女孩在床上翻hetubook.com•com雨覆雲,也不知道楊羽的良宵美景被突如其來的沈上時破壞了。當時沈上時一腳將門踹了開,把裸|露全身的楊羽從床上拽起來一頓揍,楊羽哀聲求饒,併發誓再也不會背叛楚楚,沈上時給了他一次機會,為了楚楚,給了他一次機會。沈上時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楊羽什麼德行,但他也知道楚楚的性子,太一根筋,況且她那時候在熱戀期,自己說的肯定聽不進去,所以他只能默默守護著她。
「下面說最後一件事情,也是本次會議最重要的事情,關於實習生留在本校的名額問題。」
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便已是四月。昨日的一場春雨將北都沖刷得珠爍晶瑩,空氣中混合著淡淡泥土和花草的芳香。十二中梨樹的花瓣累滿枝頭,壓得樹枝低垂了下來,花瓣上還掛著飽滿剔透的露水,滿眼皎潔如白雪。清晨,天空蔚藍,白雲如絲飄過,一切都充斥著嶄新的青春的氣息。
出了會議室,沈上時問向楚楚:「有什麼打算嗎?」
「我的媽啊,沈老師髮捲子都比一般人帥。」楚楚清晰的聽到有人這麼低聲說道,她只想呵呵。
——過去,因為太在乎了,所以有時候才會很討厭總是表現得滿不在乎的你吧,小叔。
「……」
副校長扶了扶眼鏡框,有些得意的道:「眾所周知,本校是市重點,許多老師以在本校工作為榮。所以在你們之中,只有三個名額,言外之意就是,每所大學一個名額。和_圖_書
考試結束的鈴聲剛剛打響,一個和楚楚一起實習的女孩陳露火急火燎的衝進了四班,她焦急的對楚楚低聲道:「沈老師為了不良少年三人組和孫雅莉吵起來了!你是他的實習生,跟他走得近,你快去幫我們勸勸沈老師吧!」
楚楚白了他一眼,鄭重其事道:「作為一個已經茁壯成長的祖國花朵,我曾對祖國的園丁,老師這個職業感到無比的崇敬,為了報答母校十二中的教育之恩,我是一定會留在這裏做個好園丁哺育好下一代的。」
「好了,散會!」
然後,楚楚被他拐賣到了他家,過了一個悲催的周末。
而楚楚自從和楊羽分手以後,她還沒有好好想想自己未來的問題,過去她總是為他考慮,為他做事,現在她也要好好為自己打算打算了。
在過去,楚楚總會為楊羽打算,有時甚至會犧牲自己。比如大一那時候,楊羽要申請獎學金,當時他的成績名列前茅,卻因沒有公開發表過一篇本專業論文而導致可能會落選。但楊羽每天要在課餘時間去打工,沒有時間去寫,於是楚楚廢寢忘食,通宵達旦,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幫他寫了一篇論文,並成功發表在校刊上,楊羽也因此拿到了獎學金的名額。但楚楚因為太過勞累,導致抵抗力下降,悲催的生病了,發燒將近四十度,而楊羽因為太過忙碌所以每天只能陪她一小會,雖然楚楚總表面上對他說沒事,發燒而已,但她還是曾偷偷的流了許多淚。她還不敢告訴爸和_圖_書媽,怕他們擔心,所以只能自己一個人苦哈哈的跑去醫院輸液,所以那個周末她並沒有回家。而沈上時每周都會跑到外公家玩耍,星期六那天沈上時見楚楚沒回來,問外公后才得知楚楚因為學習忙,才沒回家。於是沈上時打著『做兒女要常回家看看』用來批判楚楚的旗幟,風塵僕僕來到了學校。打聽后才得知,她在學校旁邊的醫院里輸液。當沈上時到醫院的時候,和楚楚同宿舍的兩個女孩在陪她,沈上時讓她們回家,自己來照顧楚楚。楚楚當時記得特別清楚,在她看見沈上時來的那一刻,她先是以為是幻覺,以為自己已經燒傻了,而當她確認那是真實的沈上時后,她眼淚就無法控制的往下掉。彼時正值初夏,他潔白的面容和微笑在燦爛的逆光中美得有些虛幻,他握著她的手心,有點微微的潮濕。
沈上時打了個哈欠,直了直腰,側頭對楚楚道:「你看我多可憐,大中午的還要作為你的導師來陪你聽他嘚嘚。」
「你覺著呢?」
沈上時拆開密封袋,將試卷拿出,紙張『嘩啦啦』在他指尖翻動,他來回彎了彎厚厚的一疊卷子,開始輕車熟路的分發試卷。
星期一的早上,楚楚依次將沈上時藏在書房各個角落的鬧鈴全部找到,並讓它們閉了嘴,然後精神煥發的去準備早餐。自從她住進沈上時家中,他倆便制定了很多條約,輪流做早飯是其中一項。
楚楚含笑看著他的背影,如釋重負般的長舒一口氣,她知道,自己終於能從m.hetubook.com.com過去走出來面對未來了,儘管前途依舊莫測,有了老妖孽之後還會變得兇險倍增,不過沒關係,她會回到過去的那個她,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他像首長似的擺了擺雙手,笑道:「淡定,淡定。」
「沈老師別這麼說啊!說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那時的學生們也很喜歡沈上時監考,但是卻沒有人質疑他對考試的公平性,他也抓過很多學生,而且那些學生還都是慣犯,手法精湛,作弊時泰然自若,拿捏時機恰到好處,卻鮮有老師能抓到他們。但沒有任何人能在沈上時眼皮子底下逃過去。久而久之,學生們在他監考的考場里便絕不會作弊,以他的話就是:真給我面子。
一些緊張而繃緊神經,身子做的筆直的許多同學見是沈老師來了,頓時鬆了一口氣,坐得隨意起來。因為看到沈老師就看到了作弊成功的希望。
分發完試卷后,楚楚將考勤表遞給沈上時,小聲道:「凌曉晨,于亮和張笑笑沒有來。」
楚楚:「嚶嚶嚶」
「第一,你應該哺育的不是學生而是你未來的兒子,第二,你這朵花兒已經開始凋謝了,看清現實吧,姑娘。」老妖孽一臉鄙視的說完后,就化作一縷煙兒飄走了。
「我猜你會破罐破摔。」
副校長的話音未落,睡意沉重的沈上時突然清醒,他坐起身『啪啪啪』的帶領大家鼓起掌來,還連連叫著好。也就在他聽到散會這倆字的時候,他才表現得那麼積極。
聽到這裏,楚楚忽然想起她剛得知自己和楊羽即和-圖-書將在同一所中學實習的那時候,她和楊羽促膝長談,為兩人的未來繪出一副美好的藍圖。她說,十二中不好進,要麼有關係要麼有錢,說到關係,十二中裏面只有她那不靠譜的小叔沈上時,他一定幫不上什麼忙,說道錢,她兜比臉乾淨。於是她對他說,要努力讓他留在十二中,然後畢業之後就領雙證,和楊羽結婚。
「你一定是上天派來懲罰我的魔鬼。」
午自習期間,學校召開了實習生會議。諾大的會議廳中,副校長舌底翻瀾,拈著他的蘭花指一個勁兒的bb。投影儀幽暗的光線照在他鋥亮的禿頭上,格外刺眼。楚楚看向沈上時,他在桌子底下用手機玩偷菜,而且偷的還是她的。對面,是娘娘腔副校長的忠實聽眾之一,楊羽。他永遠是這樣,上學時是老師喜愛的典型好學生,工作的時候是領導喜歡的典型好員工,說白了,就是他會阿諛奉承,他知道什麼事情做了會事半功倍,意為,楚楚每日勤勤懇懇的工作卻不如他投其所好的送德育處主任孫雅莉美容院的優惠券。為什麼他會抱德育處主任的大腿呢?因為德育處主任孫雅莉是校長的小姨子,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四班寂靜的考場忽然發出『哦~~』的喝彩聲。坐在最後一排監考的楚楚抬眼一看,果不其然,這場物理是大家最愛的萌物沈老師監考。
此時,楚楚忽然感受到了一陣充滿寒意的目光,她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見楊羽在對她微笑。
「嚶嚶嚶。」
「咦~~」下面一大幫學生在那起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