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七章 教師聚會

第二十七章 教師聚會

「沈老師,我給您唱一首自掛東南枝怎麼樣!」
沈上時用大恩不言謝的眼神看著楚楚好半天,旋即,他豎起大拇指道:「楚楚,你太tm機智了!」
迷濛的暖光中,楚楚看著沈上時和自己身上的穢物,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狼狽不堪,就連她自己都開始嫌棄自己了,她想,他一定很討厭這樣的她吧,一定吧?
楚楚瞪了他一眼。
「楚老師,上次您幫我批卷子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你,這杯酒算我敬你的。」
……
「這是壞消息,還有一個好消息,要不要聽?」沈上時轉過身,翹著二郎腿道。
「別這樣,想想豬的感受好么?再說,這種聚會純粹是為了抱大腿而設立的,你就不打算抱個老師的大腿?」
「孫老師,您別睡啊,來,咱再把這杯乾了。」楚楚扒了扒迷迷糊糊的孫雅莉,孫雅莉嘟囔著推開了她。沈上時看了眼旁邊一瓶空了的白酒,對楚楚喊道:「你幹嘛呢!我不在這一會你怎麼喝了那麼多?陳露呢?」
沈上時蹲在她身邊,像個忠實的聽眾,認真的問道:「為什麼?」
「不客氣,風箏,啊不,陳露。」
當沈上時躲酒回來的時候,席間散得已經沒剩幾個人了。他看見除了還在給自己倒酒,並且努力讓自己清醒的楚楚以外,圍在她身邊的幾個女老師們都醉成一灘爛泥了。
楚楚靠在他辦公桌上,拿過卷子隨便翻了翻,道:「快說,別賣關子了。」
楚楚的眼淚嘩啦一聲流了下來,她哽咽道:「因為我發現……我也很嫌棄你,你那個樣子,看起來特別懦弱,就像現在的我……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特傻逼,特不堪,你是不是特別嫌棄我……?」
上午的最後一節課是語文,楚楚坐在班裡的最後面玩手機。初春時節陽光爛漫耀眼,將教師里照得亮亮堂堂,灑在身上暖烘烘的,令人昏昏欲睡。四班的語文李老師是個三十多歲的大齡剩女,她的長發總是一絲不苟的高高的盤在腦後,牽扯得眉梢眼角飛吊起來,看起來非常嚴厲。她的黑色制服永遠乾淨利落,做事風格雷厲風行,但據說她總喜歡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喃喃道: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嗯,在某個角度來講,她還是個文藝剩女。
「人在江湖飄啊~哪能不挨刀啊~喝!」
此時……楚楚捏著嗓子在一旁大聲吆喝道:「賣泡麵、啤酒、礦泉水了啊~來,腳收一下。」
「楚楚,你說這些菜吃不了能帶回家么?」
「楚老www•hetubook•com•com師,那天我說的話太過了,這杯酒你幹了,咱們之間的結就算解開了。」
半響后,她含含糊糊道:「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清明,你給你爸媽掃完墓后,你就跑去酒吧一個人喝悶酒,那時候我才上小學……我就偷偷跟著你去了。你喝多了,然後你跑去那個很窄小的,很髒的男女公用廁所吐,我就跟著你過去了。你當時,跟個軟腳蝦似的跪在馬桶前,我想抱起你,卻抱不動……然後,你又吐了,吐得我渾身都是。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有幾個女的用特別嫌棄的眼神看著你。我當時想跟她們說,你在我心中是大英雄,你那麼厲害,她們根本沒資格用那種眼神看你。但是我沒有說出口,你知道為什麼么?……」
楚楚無奈的笑了笑,旋即她想,楊羽,我承認我特別看不起你,但並不是因為你窮,而是看不起你丫抱大腿傍富婆每天總想著不勞而獲。窮,真的不是不擇手段甚至損人利己的理由。
「你說什麼呢……我聽不懂,說人話!」楚楚有點不耐煩的吼道。
「我說啊,你唱的真好聽!」
學生們飢腸轆轆的嘆了口氣。
「好,海量啊楚楚,來我們再喝!」
這時,孫雅莉端著酒杯,扭著肥碩的軀體向楚楚身邊走了過去,跟在她身後的是幾名女老師,是總和她抱團的那幾名中年婦女。
沈上時扯下一張衛生紙,給她擦著染在髮絲上的穢物。
與此同時,沈上時的簡訊突然發了過來:來我辦公室一趟,有事。於是,楚楚偷偷摸摸從後門溜了,臨走前,她用同情的眼神看了看四班的同學。加油吧,我也是從你們這時候過來的。
楚楚見孫雅莉來了,心道不好,但她趕忙放下筷子賠笑道:「開心開心。」
沈上時趕忙衝到她身邊,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低聲道:「好了,沒事了,吐出來就好了,乖。」說著,他想將她抱起來。可就在這個時候,她又開始吐了,吐在了他的衣服上。但是,他沒有躲開,仍舊懷抱著她。
只見楊羽迷迷糊糊的端起盛滿白酒的酒杯就往下灌,嘴邊還不住的流下汩汩的白酒。
沈上時非常不情願的按了通話鍵,道:「喂?老師啊,方便說話,什麼事您說。啊?……又給我介紹對象啊……我真不用了。您,您問我什麼時候有時間?呃——」沈上時看了眼對他低吼著:在火車上的楚楚,忙道:「哦,那個什麼,學校派我出和圖書差去了,我現在在火車上,我也說不好什麼時候有空啊。」而後,沈上時一臉誠懇道:「我真在火車上,沒騙您。」
她忽然哭了,眼淚抑制不住的奔流而出。有人說,人一喝多了就會將過去所有堆積在心口的傷心事都想起來,楚楚就是如此,除卻委屈,她更多的是痛恨。她在痛恨自己當初為什麼愛上那麼一個人渣,為什麼要為了這個人渣曾經把自己逼得毫無退路?
「小楚啊~校長今天在全校面前點名表揚你了,你留在十二中指日可待啊,來,為了這萬人矚目的名額,我們幹了。」
沈上時拿過手機的時候好像在捧著一個無比炙熱的山芋:「完了完了,你外公又給我打電話了,肯定是又讓我相親去,我都拒絕好幾次了。」
「楚老師,快喝啊。我們都喝了,你不喝可不合適吧?」一名女老師微笑著說道,眼神卻變得很凌厲。
剛一到家,楚楚就沖向廁所抱著馬桶吐,更二的是,馬桶那麼大一目標她都沒對準,吐得哪哪都是,連同她的印著銀魂伊麗莎白的棉質衛衣上都染滿了穢物。
一層淡淡的暖光中,她的周圍全是模糊的,只有眼前的這張漂亮的臉頰是最真實最清晰的。她似乎已經很久很久沒這麼仔細的端詳過他了,就像她小時候一樣。她看了這張臉頰十七年,從五歲,到她二十二歲,在這麼漫長而殘酷的歲月中,他竟然絲毫未變。白皙的皮膚,雙眼皮,薄薄的唇,削尖的下巴,唯一不同的是,在他笑起來的時候眼角會有些許的細紋。
「先別說那麼多你趕緊接啊,要不他得一直打!」
……
楚楚默默的把自己碗里的雞腿夾給了風箏小姐……
一股灼熱感從她的嗓子一直燒到胃裡,楚楚擦了擦嘴角,微笑著看向幾位女老師。
李老師將卷子一甩,對著四班的學生怒道:「你們班語文平均分每次都是年級倒數第一名,你們還有心思睡覺?你們自己看看你們答的這些破卷子,文學常識那題,問,水滸傳中誰劫法場救的誰。竟然有人敢給我答五阿哥和爾康救小燕子和紫薇!瓊瑤劇看多了吧!」
「楚老師,玩的開心嗎?」
已經快十點了,初春的晚風夾雜著涼意輕輕拂過,那麼柔軟。圓月落入濃稠的夜空中,群星閃爍得像璀璨的鑽石。楚楚一邊唱著紅歌一邊痴痴的笑著,周圍的路人都看向耍酒瘋的楚楚。沈上時一邊給她批上外套一邊道:「不會喝酒還喝那麼多,是不是孫雅莉和-圖-書又灌你來著?臉紅成這樣,你的大姨媽迷路了吧?」
地中海校長的老婆為了孫雅莉把他罵了一頓,以至於今天校長大人回家乖乖的跪搓衣板沒來玩耍,於是,孫雅莉的風頭又回來了。楚楚看向孫雅莉,她今天穿了一身特閃耀粉紅色的蕾絲衫,兩頰的高原紅跟朵花兒似的在她臉上盛開著。
楚楚猛地抬頭,一愣。凌曉晨唧唧歪歪的做了起來,一臉不情願,嘴裏不知還嘟囔著什麼。
楚楚分明看見了孫雅莉在給旁邊的幾名女老師使眼色。女老師們意會了孫雅莉的意思,呼啦一下圍到了楚楚身邊。
就在沈上時想說什麼的時候,他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上面顯示的是:楚老師。
「楚老師,來,這杯酒我敬你,祝你能取得留在十二中的名額!」
中午午休,老師們都衝去食堂吃飯了,物理辦公室只有沈上時。楚楚剛一進門,沈上時就招呼她過去,把眼前的一疊卷子往楚楚面前一推,理所當然道:「來,幫我把這次的小測驗判了。」
「可是……聽說你要供你兩個弟弟上學啊……家裡經濟負擔很重吧?」
見是沈上時來了,滿臉通紅的楚楚痴痴地笑道:「我讓風箏帶著她的大棒骨先回家了。哎,你看這幫傻逼,沒那量還非得灌我。」
「走,咱回家!」楚楚元氣十足的道,然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她剛邁開一步,卻感覺腳下踩著跟棉花糖似的東西,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幸好沈上時扶住了她。
楚楚心想,楊羽,您為了您家兒子的奶粉錢,可真是不要命啊。
陳露戴著楚楚的豪豬帽子,興緻勃勃道:「今天學校請客,我要吃十個大肘子!」大部分樂天派都是吃貨。
就在這時,下課鈴打響了,李老師拿過講台上的卷子道:「都是你們耽誤的時間,我把這道題講完就下課。」
李老師正在講卷子,「這道題最後一句『有些人死了,但是他們的精神還活著。有些人活著——』」話音剛落,她突然扯起熟睡中的凌曉晨的耳朵大吼道:「卻他媽睡著了!」
沈上時急忙將楚楚的外套和包拎了起來,大步跑了出去,扶住了楚楚。
「咱雖然窮,但是咱窮得有骨氣!」陳露雙眸鋥亮,說得像是在宣誓。
這時剛醒酒後的楊羽走了過來,他看了眼楚楚,然後在孫雅莉的耳畔道:「孫老師,我送您回家吧。」說著,楊羽抱起了孫雅莉,楚楚嫌惡的看了一眼他。
「不不不,算了,我不會喝酒……咕噥咕和*圖*書噥……不行了,喝不了了,一會該醉了……咕噥咕噥……不行!白酒我就更喝不了了……咕噥咕噥……」
「笑什麼?這就是你們班的語文水平。我告訴你們,別覺著你們班主任是物理老師就好好學物理,高考是綜合性考試,又不是只看一門成績,況且語文比物理重要多了,你們算的過來這筆帳嗎?」
而沈上時呢,為了躲酒,他都蹲廁所里半個多小時都沒出來了,楚楚心想,這廝太沒節操了。再看向另一邊,大齡文藝剩女語文李老師自顧自的喝著悶酒,還不時的嘟囔著:「我……嗝,想嫁人……」一旁,陳露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啃大棒骨。
楚楚看著眼前盛滿啤酒的酒杯,愣住了。旋即,她又看向孫雅莉驚悚的微笑,頓時明白了意思——哦,這是輪這翻兒灌我呢是吧。
她曾經看見過這張臉上玩世不恭的笑,溫暖剔透的笑,還有悵然若失的輕嘆和蠻橫的憤怒,而此時此刻,她看到的是充滿憐惜和溫柔的神情。
沈上時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經道:「我校為了促進實習生與學校教師的友誼,為了讓實習生親身感受到學校的良好待遇和溫情,故決定,實習學生兼教師聚會要在今天晚上隆重舉行。」
咳,言歸正傳,陳露確實是個好妹子,因為她總保持一顆平常心,不和任何人爭也不和任何人搶,是個實實在在的樂天派,說難聽點,她有點沒心沒肺。
於是,楚楚的外公收了線。
學校訂了一間兩張桌子的房間,楚楚和陳露趕到的時候人到的都已經差不多了。老師們正在座位上聊著天。沈上時像楚楚招手,楚楚拉著陳露趕緊走了過去。沈上時很機智,給楚楚和陳露倆人都留了位子。陳露大大咧咧的對沈上時笑道:「謝謝您沈老師。」
另一邊,德育處副主任是個老酒鬼,特別饞酒,據說每次教師聚會他都要逼幾個老師陪他一起喝酒,而且他酒品還特別不好,有一次他喝多了,差點裸奔。翌日,他被校長拉過去訓了好久好久。這次的聚會,他非拉著五班英俊的班主任和楊羽還有幾個年輕的男實習生陪他喝酒。
楚楚心想,大齡文藝剩女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覷啊……發起火來太可怕了。
「就這事兒?」
放學后,楚楚和另外一所學校的實習生陳露一塊去了學校訂的飯店。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楚楚就和這妹子成雙出入。或許是自從娘娘腔副校長公布每個學校留在十二中的名額只有一個開始吧,楚楚覺和圖書著她學校的每位學生看彼此的眼光都充滿著敵意,於是,她就在不知不覺中,和這長得有點像風箏的,而且特別話癆的女孩走到一起了。說她像風箏完全是因為她那鍋蓋頭配上她那倒瓜子臉,跟菱形似的,非常傳神。於是楚楚一看到她就會想到,有一天,陳露一邊跑一邊跟自己嘚吧嘚,然後……她就飛起來了。
她們沒有逼楚楚,更沒有利誘楚楚,只是利用面子這玩意讓楚楚無法拒絕她們。楚楚從小到大滴酒未沾,如今面對眾老師的盛情邀請,看來她今日是逃不過這一劫了。於是,楚楚把心一橫,接過所有酒杯,一悶頭,一口氣全喝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許多實習生端著酒杯排著隊的要給孫雅莉敬酒,楚楚估摸著,現在要問她你媽叫什麼她估計都不知道了。
在娘娘腔副校長長達半個多小時的講話后,終於可以開動了。
楚楚沒忍住,噗的一聲笑噴了。學生們也是一片鬨笑。
「……你叫我來就這事?」
她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受大腦只配了,她只是麻木的,不由自主的擺了擺手道:「沒事,我自己能回去。」
「啊~開心就好~」
但是她可能不知道這句話是對空氣說的。
楚楚推開了他,搖了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道:「沒事,你別扶我,我能走,你要不信我給你走兩步。」說著,楚楚搖搖晃晃地往門口走去。
沈上時不顧兩個人中間的嘔吐物,抱住了她,他有點心痛的撫摸著她的髮絲,柔聲哄著她道:「放心,不嫌棄你……不嫌棄。我怎麼可能嫌棄乖乖呢?來,別哭了,我給你洗乾淨。」他更加抱緊了她顫抖的身軀,低喃道:「傻孩子,你知道么,咱倆都認識十七年了,到現在難道你還不了解我么,還不明白我么?我怎麼可能會嫌棄你……就算有一天你變老變醜了,我都不會嫌棄你。」
「老師的大腿能有肘子好吃嗎?」陳露眨了眨那雙好奇的大眼睛,楚楚被她問得呆住了。看到楚楚的表情,陳露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她的神情很坦然。「像名額這種事情呢,我還是更喜歡靠自己的實力去獲得。」
楚楚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她只能感覺到太陽穴『突突』地跳著,眼前的桌子上只餘下殘羹冷飯,蒼白的燈光狠狠的澆了下來,令她有些暈眩。她忽然想起一個詞,曲終人散。恍惚間,她似乎聽到有很多人問她:你沒事吧?用不用我們送你回去?
他看著她嚎啕大哭的樣子,好像看到了她小的時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