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九章 外公

第二十九章 外公

小時候,外公會躺在花園的搖椅上,春日的艷陽照在他的白髮上泛出銀色的光澤,特別好看。空氣中飄滿了梨花的香氣。楚楚坐在外公的腿上,玩著他襯衫上的紐扣,對他說:「如果外公能再年輕一點就好了,我就可以帶您去遊樂場玩了。」
等等,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意思?這個笑容和這個勝利的手勢代表什麼——是說,他沒事么?!
「要你管!我外公才不會嫌棄我的鼻涕!」楚楚淚眼婆娑的瞪了沈上時一眼,然後接過紙巾。
「那您要去哪呢?」楚楚睜著秀美如鹿的大眼睛問道。
但世事總是不遂人願,舅舅成家立業后非但不孝順外公,還不孝順自己的親媽,他一年中也就過年回次家,其餘的時間即不管梁音也不管自己的爹媽,甚至一個電話都沒給他們打過。
楚楚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她帶著哭腔趴在外公的胸膛上。「外公……我剛才真的好害怕……您真的嚇死我了……」
一見外公安然無恙,舅舅的臉色瞬間變得不好看了。旋即他便沖二姨父喊道:「哥們兒你沒事閑的吧,不弄清楚狀況就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
楚楚咬著唇瓣,使勁點了點頭。
「去一個……非常美好的地方。」
楚楚的心中忐忑不安著,又充滿了愧疚,她後悔,當初應該多陪陪他,多孝順他的。為什麼她要每天忙著學習,忙著戀愛,忙著失戀忙著和渣男鬥來鬥去,卻遺忘了身邊最愛她的那個人呢?
「老太太過生日都不見你影兒,你這會來幹嘛,等著分遺產?」二姨一見到舅舅就跟吃了火藥似的。
二姨父低著頭,和_圖_書不說話,二姨卻還在咄咄逼人。沈上時聽煩了,便沒好氣的道:「老爺子需要休息,你們要吵出去吵去。」
「呦,大哥來了啊。」二姨一臉不屑的說道。
眾人被楚楚的喊聲驚得愣住了。
「那不一樣啊,我想讓外公陪我去。」
「外公不能陪你一輩子的,等你長大了,也許我就不在了。」他笑得有些蒼涼的無奈。
一聽這話,二姨便急了:「是你給他打的電話?你他媽有病啊!」
後來楚楚高考的那段時間,外婆患上了阿爾茲海摩綜合症,外婆便成為了外公生活唯一的中心。但楚楚那時候學業忙,很少能抽出空去看外公。高考結束后,楚楚順利的考上了師範大學。一個三伏天的夏夜,大家都來到楚楚的外公家大擺宴席,慶祝楚楚考上大學。但飯都做好了,外公還沒有回來,於是大家就等著外公。當楚楚媽媽剛想給外公打電話問他去哪了怎麼還不回來的時候,門鈴響了,是外公回來了。楚楚趕忙跑過去開門,她抱怨道:「大晚上的您跑哪去了,大家都等您呢。」
當她終於鼓起勇氣推開病房門的時候,她看到親戚們都圍在外公的病床前,楚楚看不到外公是什麼樣子。大姨,大姨夫還有大表姐,二姨二姨父和二表姐,還有自己的爸爸媽媽,梁音和楊羽不在,估計倆人忙著保胎呢。
沈上時平生最恨兩種人,第一種是不孝順的,第二種是不負責的。恰巧這兩種楚楚的舅舅都佔了。所以沈上時是往死里不待見他。
「對不起,我不敢進去,我害怕。我真的怕,我怕我進去后看到的是……www•hetubook.com•com」她哽咽了一下,沒有再說下去。她可以在梁音被欺負的時候跟比自己大很多的孩子們打架,她為了考上好大學可以拼了命一樣的學習,她可以不顧失去名額的危險去和孫雅莉叫板。
「沒關係啊,外公不在了,還有小叔呢,他和我一樣疼你。」
在楚楚的記憶里,外公白色的短髮每天都梳得很整齊,他總喜歡穿乾淨的,散發著香氣的白襯衫。外公年輕時又高又瘦,老了以後便縮水了,背微微馱著,手指被煙草熏得發黃,但看上去仍舊很精神。在外婆還沒有患上阿爾茲海摩之前,外公的生活很悠閑,他喜歡聽京戲,喜歡花,家裡的小花園種滿了花樹和各種花。小時候,楚楚一到寒暑假就會賴在外公家,幫他打理他的小花園。
就在她一直努力抑制住的眼淚要崩潰的時候,眼前的人突然睜開了雙眼,並咧著嘴,沖楚楚擺出『耶』的手勢道:「楚楚你來啦~」
舅舅挑眉點點頭,道:「沒事,幸好我留了一手。」說著,他從皮夾克里掏出來一張摺疊的紙張,又拿出一桿筆,遞給外公道:「爸,您這麼大歲數了,以後像這種突髮狀況可保不齊有,萬一您沒留遺言就咽氣了,那些錢怎麼分?我們還不得打成一鍋粥?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您還是先把遺囑寫好了吧。」
沈上時一說話,二姨便也不敢再廢話了,拽著二姨父就往病房外面走去。
外公的汗水將他的白色襯衫染濕了,一絲不苟的白髮凌亂的粘在他的臉龐上,他的臉上還是掛著和藹溫暖的笑容。那時楚楚發覺,外公老了很多。www.hetubook.com.com她看著他,眼淚忽然流了下來。
瞬間,楚楚完全愣住了。
「沒事,我沒事,虛驚一場。」外公對舅舅道,唇邊的笑有些苦澀。他是來幹什麼的,外公心裏跟明鏡兒似的。
但即便如此,多年的父子情擺在那,外公還是把他當自己的兒子,而現在外公只要一提起舅舅,便會唉聲嘆氣。如今外公好不容易見到舅舅,心中卻五味雜陳。
「讓你小叔帶你去也一樣嘛。」
楚楚尾隨在沈上時身後大步的走著,她一直在乞求,乞求上天別那麼殘忍,不要這麼快的把外公帶走,哪怕再多幾分鐘,讓她能再看他一眼。
「醫生說外公只是……晚上吃多了才胸悶的。」大姐說道。
但是他們來不來,都無所謂了,他們對於楚楚來講,形同陌路。
外公對任何人都和藹可親,總是笑眯眯的。外公雖然已經七十多了,但他依舊童心未泯,和楚楚這一輩兒的孩子們玩得很好,並且從來不發火。唯獨有一次,楚楚這熊孩子貪玩,拿外公的火柴來點,被外公發現后一頓責罵。那是楚楚唯一一次見到外公生氣。後來外公向她道歉的時候說,楚楚是外公的寶貝,如果失去她,外公這輩子都不會再開心起來了。那時,楚楚分明的看見了外公渾濁的眼裡泛著淚光。
醫院中的白熾燈總是慘白的,大廳中有噁心潮濕的氣味,混亂,骯髒。掛著吊瓶的病人們的呻|吟聲,咳嗽聲,哀怨聲,隨著楚楚的遠離而變得孱弱。病房前,走廊里,楚楚突然站住了。沈上時也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她,問她怎麼了。
外公慈祥的笑著,輕輕拍著楚www.hetubook•com.com楚的頭,笑道:「傻孩子,別哭啦,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外公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我還得親眼看著你嫁人吶~」
沈上時給楚楚遞了張紙巾,拍了拍她嫌棄的說道:「行了行了,別哭了,鼻涕都流被子上了。」
「爸怎麼樣,還好么?」一身風塵僕僕氣息的舅舅急忙問向眾人。
那時楚楚小,經常不小心踩壞外公的花,她看著粘在泥土裡已經破碎不堪的花瓣,哭得很傷心。外公那麼愛它們,一定會責罵自己。但外公卻哄著她,對她說,在他心裏,楚楚比它們要重要得多。
外公滿臉幸福的說道:「你不是愛喝汽水嗎,我就去給你買了啊,但是樓底下的小賣部都賣光了,我只好跑到商場里去買。」
楚楚攥緊十指,在她開口的那一瞬間眼淚嘩的就流了下來。
沈上時走過去,微微冰涼的指尖抹著她臉上的淚水,然後扶住她的肩膀,微微俯下身,用堅定的眼神安慰著她:「聽我說,一定不會有事的。」然後,他伸出手:「我拉著你進去,我在你身邊,你什麼都不用怕。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一直陪著你,好么?勇敢一些。」
楚楚坐在沈上時的車裡,望向車窗外,回想起那些她似乎已經要遺忘的往事,默默的流著眼淚。不知是何時,北都下起了綿綿細雨,晶瑩的水珠從車窗的玻璃上一縷一縷的滑了下來,像是淚水。
一旁,楚楚的媽媽滿是歉意的對楚楚道:「寶……寶貝不好意思……啊,我也是到了以後才知道的。」
「當時你應該先給爸爸吃點葯看看,觀察一會,幹嘛一上來就叫救護車啊,還在電話里https://m.hetubook.com.com說得那麼嚴重,你這人真大驚小怪,把我們弄的得人仰馬翻的。」二姨在數落著大姨。
直到長大后,楚楚才明白外公的意思,只是那時候,她特別不希望自己長大,因為她長大了,外公就離開了。
「那我怎麼辦呢……」楚楚有點不高興了,低聲問道。
剛緩過神來的楚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對外公大吼道:「您大晚上的吃那麼多幹嘛啊!你知不知道我接到電話的時候都要擔心死了!我覺得我都要心臟病突發死掉了。」
大姨一臉尷尬,「我……我這不是也害怕嗎,你也直到爸爸心臟一直不好。」
不管怎麼說,幸虧是虛驚一場,楚楚一直緊繃的心也鬆了下來。她看了看病房裡的親戚們,卻仍舊不見舅舅的身影。
就在此時,一個人將病房門推開了。那人身材矮小,模樣像是沒長開的土豆,鷹鼻鷂眼,一臉橫肉,頭髮很稀疏,年齡約莫五十多歲。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楚楚的舅舅。據可靠的小道消息,楚楚的舅舅並非外公的親生兒子,是外婆和她以前死去的丈夫所生的孩子,所以,這廝和楚楚姨媽們的長相是天差地別。雖然他不是外公親生的,但他一直都把他當自己親生兒子般對待,甚至都比對自己的孩子好。
但是,只有當她面對自己內心,當有什麼能觸碰到她情感的時候,她就會變得一觸即碎。
親戚們轉過頭,道:「楚楚來了。」這句話像是說給外公聽的。她的雙腳像灌了鉛一樣,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外公前面的幾個人散了開,楚楚終於可以再次看見外公的臉龐了。他閉著眼睛,像是在睡覺。
此時,沈上時也明顯鬆了一口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