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傲嬌這種屬性

第三十三章 傲嬌這種屬性

孫雅莉睚眥欲裂,怒火中燒,抬手就要抽梁音,卻被幾個老師拉住了。梁音還一個勁兒的往上湊,一副欠抽的表情:「你來啊,來啊~我告訴你我現在懷著孕呢,要有個三長兩短,你逃脫不了干係!」
楚楚義正言辭道:「狗,是可愛的小動物,你不能侮辱它們。」
自從楚楚得知沈老師懷春的心意以後,她就開始注意他的言行舉止,然後發現,他是水瓶座。因為水瓶座在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的幾種表現是:沒表現,沒表現,還是沒表現。或者說,他們之間的很多互動在外人看來都覺得這倆是小情侶,只有楚楚當局者迷。楚楚對於沈上時在身邊,每天和他鬥嘴,在他面前犯二,他吃她吃不了的飯菜,在她假寐的時候給她蓋上被子,擦去黏在她臉上的飯粒,這些很微小的事情對於她來講已經是家常便飯,早已習以為常。
無數張照片散落在孫雅莉的身上,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們順勢撿了一張照片,楚楚也湊了上去。當她看到照片上的一男一女時,嘴張得比臉都大!
「想吃蛋糕?求我啊~」
然後,楚楚跑了出去,順著人流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德育處門前,她看到了那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這滿頭秀髮,這齊b小短裙,這微微隆起的腹部,這閃亮亮的香奈兒粉色包包,還有那巨大的美瞳——梁音你在做什麼!!
楚楚轉過頭,看向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她身邊的沈上時,道:「和圖書你不是在開會嗎!」
「風箏,我問你個事啊。」
楚楚這麼想著的時候,穿著睡衣的沈上時從她身邊飄過了去,還低聲道:「放在冰箱里的蛋糕我要一個人偷偷的吃。」
在嘈雜混亂的下課鈴聲中,楚楚怔怔的坐在一片金燦的陽光下,風箏同學的話在她腦海中縈繞許久。
「不過話說回來……你倆竟然還好過呢?你知不知道現在在十二中所有的實習生都看楊羽非常不順眼,他每天屁顛屁顛的跟在孫雅莉身後,跟狗似的。」
楊羽聞訊后迅速趕到案發現場,但是此時此刻局面已經控制不住了,倆人已經打成翔了!他急忙衝過去,用自己的身體將兩個人分隔開。
如果把楚楚的人生比作一副五歲小孩隨意塗鴉充滿了童真與凌亂的畫,那麼楊羽則是上天惡作劇灑在畫上的一堆散沙,而沈上時是上天蓄謀已久的毀滅,然後上天為了補償,又給了楚楚一張空白畫紙。
梁音高傲抱臂,笑得陰冷,「哎呦,身為德育處主人還穿得這麼騷氣,我要是沒素質你就是不要臉,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德行,乳|房都下垂到肚臍眼上了,臉上的褶子跟沙皮狗似的,還學著別人當小三?真他媽恬不知恥!」說著,梁音呸了一聲。
「我和楊羽都已經訂婚了你還橫插一腿,要不要臉?!我老公都跟我說了,你用留在十二中的名額威脅他,說他要是不按你說的做你就不讓他留在十二中!你知https://www.hetubook.com.com不知道楊羽都噁心死你了!」
楚楚瞬間立起了耳朵,看著沈上時進了自己的屋子裡,隨後她立馬從沙發上蹦了起來,跑到廚房的冰箱里。一打開冰箱,裏面果然放著一個蛋糕盒子。於是,楚楚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了盒子,裏面——只有一張紙條。
楚楚曾經在床上輾轉反側,思考著很多關於沈上時的事情。其實她從一開始就沒把他當作親人來看待,說朋友也算不上,她小時對他有些依賴和仰慕的情愫,長大后因為他的離去而忘卻了小時對他的感情,但至今為止,她所有記憶深刻的事情都與他有關,這是楚楚人生中不可磨滅的陰影。
現在,楚楚拿著畫筆茫然的看著眼前的白紙,卻無從下筆。如果根據自己的心意畫上沈上時,那麼迎來的就是幾個洶湧澎湃的姨媽們和表姐們的萬劫不復。因為,她記得很清楚,當年外公把大姐許配給沈上時的時候,二姨在背後說的那句話:哎呦,這幸虧倆人沒在一起,要真在一起了,得多彆扭啊,畢竟是那麼多年的親戚啊,他倆保不齊讓別人戳脊梁骨,說他們是亂|倫啊。
「我跟你講哦,傲嬌這種屬性,只有在自己真愛的人面前才會出現啦~~」
——以前,對楊羽的愛,難道不是真愛嗎?只是因為無法接受被甩的事實,才會一直痛苦的嗎?
旋即,風箏同學又促狹的笑道:「我怎麼覺得沈老師對你和圖書跟對別的老師不一樣啊~」
這時,德育處的門被人從裏面打開了,孫雅莉扭著她的大臀,語氣尖酸,神態不屑,對梁音道:「你誰啊,在我辦公室門口叫喚什麼?沒素質。」
楚楚沉重的點了點頭。
照片上,楊羽和孫雅莉手挽著手在逛街!
梁音嘲諷著笑道:「我血口噴人?」說著,她從包里拿出了一摞厚厚的照片,然後扔向孫雅莉。「自己看看!」
「老公,你來得正好,你說,是不是她用名額來威脅你!」
卧槽,可愛的小沙皮躺著也中槍?!楚楚很義憤填膺!
「可……你男朋友是你親戚啊,這怎麼想都有悖倫理。」
楚楚看著捧腹大笑的風箏同學,石化在了風中。
蛋糕!
「那段時間我患上了白內障,後來被沈老師一拳打好了。」
「那如果,他一直不對你表白怎麼辦……難道,你要先說嗎?」其實這件事,也是楚楚鬱悶糾結的原因之一……
沈上時一臉沉重道:「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啊!」
楚楚頓時覺得風箏同學說得在理,不過可能也和她家沒有奇葩有關係。但自己也確實太注重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了……
「……」
風箏同學茫然的眨了眨她那雙大眼睛,不可理喻的道:「那別人還有什麼可對我指指點點的啊?」
楚楚越聽這聲越覺得耳熟,但是她有點不敢確認這聲音的主人就是她想的那個人,畢竟,那個人要保持著優雅的舉止,高端大氣的氣質,像這種類似於潑婦https://m.hetubook.com.com上門找小三的語氣,怎麼都讓人無法與她聯想到一起……
半響后,楚楚斜睨著她道:「喂,我真的有那麼傲嬌嗎……」
「這個比開會有意思多啦~」
楚楚心想,您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現在只要想起那段噁心的往事胃裡就會翻江倒海,然後想抽自己大嘴巴。不過楚楚忽然驚覺,她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想起過楊羽了,最近她滿腦子滿肺都是沈上時那老妖孽,這真是一種會呼吸的痛。
「先表白又不會死。不過如果換做你的話我猜你肯定不會說,即便那個人先跟你表白你也肯定會對他吼,你瞎說八道什麼呀~~我們才不合適呢~~哈哈哈」
同時,她也恍然大悟了,一旁,還有一個恍然大悟的聲音:「我好像知道了什麼……」
「其實我覺得吧,楊羽跟沈老師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啊。上次看他站在講台上給學生們講課的那身段,那氣質,那言語,哎呦,太萌了。」說著,風箏同學捂著猴屁股似的臉蛋羞澀而陶醉的說道,滿眼桃花。
就在此時,她聽到一個女人尖銳的嘶喊聲:「孫雅莉你給我出來!」
「楚楚!你知道今天我聽見孫雅莉跟別的老師聊天的時候說什麼嘛!」
楚楚握著滑鼠的手抖了一下,心虛道:「你想多了。」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沈上時每天還是過著悠然自得,遊戲風塵的日子,每天對著楚楚弔兒郎當嘻嘻哈哈的,這讓楚楚幾度懷疑,她在病房裡聽到的他說的那和圖書些話都是幻覺。而楚楚每天都在陰暗的小角落裡偷窺著他,小心情很糾結,表面上還得裝作若無其事。
風箏同學白了她一眼,「你想多了吧。再說,只要我父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幹嘛還管別人說什麼?」
「她竟然說!楊羽以前和你交往真是腦子進水了!她說你根本配不上楊羽!」
「……好吧。話說回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當年為什麼會看上他。」
中午休息時的物理辦公室中,楚楚撐著下巴百無聊賴的用沈上時的電腦刷著淘寶,風箏,啊不,陳露同學義憤填膺的在她一旁說著。楚楚毫不關心的隨口問道:「什麼啊。」
楚楚在心裏呵呵了一下,真不知道楊羽為了抱孫雅莉的大腿都跟她做了什麼,只是那天她清楚的看見楊羽上了孫雅莉的車,揚塵而去。
忽然正經起來的楚楚讓風箏同學好奇了起來,她大大咧咧笑道:「啥事?」楚楚猶豫躊躇了半天,仍舊不知道怎麼開口。最後,她用舉例方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啊,你愛上了一個人,但是家裡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你爸媽也可能由於你和他在一起而受到他人的非議,這時候……你會怎麼辦,還會選擇和他在一起嗎?」而後,楚楚又補了一句。「前提是這個人沒結婚,也沒黑歷史,更和你沒血緣關係。就是你家的一個遠親。」
這時,知曉事情真相的圍觀群眾開始議論紛紛。孫雅莉的臉色開始呈現五彩繽紛狀。
「……」
「你血口噴人!」孫雅莉對梁音怒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