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五章 分別

第三十五章 分別

在她的身後,傳來一陣陣老舊唱機的聲音:「海島冰輪初轉騰,見玉兔,玉兔又早東升。」
窗外,已是漫天彩霞。北都喧囂的熱浪在暮色中漸漸沉寂、消散。天邊緩慢游移的雲朵彷彿被染上了大片深紫和橙紅交織的染料,紋路清晰,色彩迤邐。夕陽西下時分,楚楚開著紗窗,趴在陽台上,她眺望著最遙遠的天邊,那片漸漸過度的藍紫雲層彷彿翻湧的潮水。微微拂過她凌亂髮絲的微風還帶著餘熱,呼吸間,可以聞到夏天的氣息。
聽到他的話以後,有些女學生的眼睛已經開始泛紅了。
安詳的夕照里,沈上時愣了一下,旋即,他的目光變得有些悠長。「我記得我第一天來到這個班,看見你們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也整天不好好學習,到處惹事,所有的老師都不管我了,但是只有一個人沒有放棄我。他就是我的班主任,他也是教物理的,他姓梁,叫梁華尚。」
但當沈上時走進教室,看見坐在最後一排,那個小課桌后看書的楚楚后,他嗓子眼裡的話又被他生生地咽了回去。
沈上時站了起來,走到講台前,像往常一樣雙手撐著講台,像往常一樣,他只要站在講台上,整個人就像是會發光的。他輕輕搖了搖頭:「當然不後悔。你們沒有辜負我對你們的厚望,成績一直不錯,也因為如此,我的獎金就一直沒停過。從今天走出這個校門以後,就沒人會管你們的髮型,沒人管你們的穿著,沒有人管你們的學習成績,你們只能孤身奮戰。雖然也許會很艱難,但是你一切的委屈,不公平,苦難,不順,上天都不眨眼的在看著,總有一天他hetubook.com.com會把你的痛苦換成快樂加倍的還給你,只要你走下去。以後等你們長大了,記得回來看看我,我會在這一直等著你們。哎呀,我這毛病又犯了,一嘮叨起來沒完。」
不知道怎麼,楚楚突然間就想起了她6歲那年,第一次遇見沈上時的那一幕,也是這樣的微風,這樣金橙色的夕陽,這樣聒噪的夏日,還有滿園花瓣的馥郁芳香。那個彷彿從畫里走出的男人,一下子就闖入了她的心底,那麼美,簡直不像是真的。
下午五點是最後一節課。教室里盛滿的橘色微光充滿了離別的味道。學生們都不再複習,而是開始聊起天來。或許他們沒有注意到,這一天,沈上時都沒怎麼說過話,更沒有注意到,沈上時看他們的眼神也變得很深很深。
……
沈上時實在受不了楚楚的廚藝,便一把搶過了菜刀,把她轟去客廳。
「為什麼您當初會接手我們這個班?眾所周知,四班是最不好管的一個班,我們氣走了四個班主任,您為什麼還會來當我們的班主任?」
沈上時坐在講台前,手裡輕輕攏著一杯茶水,看著面前的學生們發獃。人們都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而沈上時經歷的悲歡離合已經數不過來了,他以為他早已經能習慣,但是當他即將要和這些同他曾經朝夕相處,共同奮戰過的學生們分別時,他沒法坦然面對。
事後,沈上時急匆匆地跑到校長室,問校長這是怎麼一回事,結果和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啊!
「我覺得我再讓你吃我做的飯就是變相的對你的一種摧殘。」楚楚一臉凝重的說道。
媽媽不是曾經跟她說過么,許多事情都和*圖*書是上天註定的,當你放開他后,他還是回來了,那麼誰也無法將他搶走。換言之,如果他不是你的,你不擇手段也好,卑微哀求也好,都是無濟於事。
楚楚凝望著他,他還是那個初見時眉目如畫、笑眼彎彎的沈上時。
「你,是不是又把鹽和糖搞混了?」
他緊攥的雙拳漸漸鬆開了,看著她的目光也變得柔和了下來。
楚楚看著前面沈上時纖長挺拔的背影,喃喃道:「是啊,我也是。」
在他話音剛落的剎那間,學校的喇叭中傳出了放學的鈴聲。也是這一刻,四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千言萬語,早已經融進了這經久不息的掌聲中。
經過沈上時嘔心瀝血的栽培,楚楚終於會把飯菜的質量提升到能咽下去的程度了。所以今天輪到她下廚時,她便信心滿滿,輕車駕熟。沈上時看到她忙活的樣子,欣慰的點點頭道:「不錯,你現在已經可以嫁人了。」
「菜!菜要切小點!」
她點點頭。
「老師……我們,想聽你說兩句。」坐在前排的一個學生說道。
在楚楚聽見沈上時的聲音后,她的唇畔忽然展露出來連她也沒有察覺出的微笑,那是從心底洋溢出的幸福。而那時,所有的揣測,都被她拋在腦後。因為她知道,在這世界上還有個人會在客廳里等著她做好飯,和她一起吃。
她曾經也想過,在自己離開沈上時之後的這段日子,沈上時或許就會發現他沒那麼喜歡自己,然後他就會放手,尋找更適合他的女人。反正世界上的人這麼多,沒有誰一定離不開誰,就非誰不可。
沈上時站在講台前,微笑著敬了個禮,道:「下課!」
她還清楚地記得,當他將她抱和-圖-書起時,她聞見他身上混合著淡淡煙草的香氣。
楚楚凝視著他,不自覺地咬住了唇瓣。
地中海校長喝著他新買的鐵觀音,悠閑道:「是楚楚自己放棄的名額啊,她說她不想留在十二中。」
「其實我做的菜也不錯啊,就是沒體現在味道上。」楚楚如是道。
夕照的餘暉傾斜著灑進教室,將她的側臉上映出一片陰影。窗外響起了樹葉沙沙摩擦的聲音。風過時,他彷彿看到了山坡上那個有著秀美如鹿的大眼睛女孩。
「好了沒有啊,快餓死了!」外面,傳來沈上時催促的聲音。楚楚從思緒中抽出啦,揚起嗓子道:「就快了!」
課堂中沉默了良久,忽然發出椅子和地板摩擦的聲音。沈上時沒想到,第一個站起來的會是凌曉晨。此時,同學們都聞聲望向他。
楚楚第一次被迫下廚給沈上時做飯,是因為楚楚猜拳輸了十局。那天楚楚系著圍裙,跟個賢妻良母似的在做飯,她的手旁邊,一口已經燒糊了的鍋很無辜地躺在那裡。正是因為它,沈上時才忍無可忍地放下遙控器跑來廚房裡指點江山。
「那您後悔么?」說這話的是于亮。
此時,大家像說好的一樣,都不約而同地停止了交談,看向發獃的沈上時。他們只顧著和自己的朋友們聊天,卻險些忽略了這位保護他們,愛他們,將他們引入正途,又悉心教導了他們三年的班主任。
高考的學生們臨考試的一周前就放假了,剩下的時間他們則自己在家複習,而後各安天命。最後一天的早操上,高三的學生沒有一個缺席。下操后,楚楚和幾個女學生一起走回教室。那時有個女學生感慨道:「我真希望明天還能再上一次早操https://www.hetubook.com.com。」
這一個月的日子她過得很舒心,楚楚每天都盯著日曆,數著自己在十二中所剩不多的日子。這段時間,她也有為自己的將來打算過,是大學畢業后就找個公司上班,還是繼續學習,讀研究生。之後,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感情問題。
而沈上時自己一個人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簡直不亦樂乎。
所以這一次,她要隨遇而安,不會再像和楊羽戀愛的時候,動輒就天崩地陷,轟轟烈烈。
他應該尊重她的想法。無論如何,放棄名額也是她的決定,她要是想飛得更高,他便不會將她捆綁起來,因為她已經長大了。
「油少來啊,慢點,慢點——多了多了多了!」
「沒事,吃久了就習慣了。沒準到我臨死那天,唯一的願望就是再吃一回你做的菜。」他抬起頭,那雙眼睛在對她輕輕微笑。
說實在的,除卻對親戚們的一些顧及,楚楚還對愛情抱有那麼一絲恐懼。自從經歷被楊羽這渣男虐的狗血橋段之後,她的人生變得草木皆兵。說深刻點,就是她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太過動蕩不安,太過變幻莫測,那個在一天前還和你情投意合你儂我儂的人,第二天也許就會與你劍拔弩張或是心猿意馬。她不想再像以前一樣飛蛾撲火,再度把自己逼上絕路。
楚楚打開正在火上咕嘟的海鮮湯的蓋子,一陣氤氳的霧氣冒了出來,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她滿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後開始收拾被她弄得像剛打完仗似的廚房。
「他為了我做了很多事,擔下很多罵名,但是他始終沒有絲毫退縮。他對我說,每個學生對他來講都像是他的孩子,哪有父母會放棄孩子的?現在,我對你們也想說這句話。hetubook.com.com
「什麼?」
「我說沈老師,每次我做飯都這幾樣,你不膩嗎?而且……」楚楚砸吧砸吧嘴裏的味道,然後艱難地將食物吞了下去,「好難吃啊……都沒有味道……」楚楚有些氣餒的放下了筷子。
沈上時注意到了眾人的目光,於是將思緒扯回,笑道:「我臉上開花了?都看著我幹嘛,趁著離放學還有十多分鐘,你們趕緊再彼此深度交流一下感情吧,以後畢業了就各奔東西了,十年後可能就斷了聯繫了,再也不會像現在一樣啦!小兔崽子們!」
這一刻,是此中有深意,欲辨已忘言。而那句「這段時間,謝謝你」始終沒有勇氣說出來。
而後,沈上時又將校長一千塊一小包的鐵觀音擄走了,留校長一人在校長室里仰頭四十五度角淚流滿面。
笨蛋。
「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還清楚的記得,當時他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頂,擠弄著眼睛,像在說一個只屬於她們之間的小秘密:「楚楚,我帶你去吃兒童樂園餐怎麼樣?就咱倆。」
楚楚轉過身,夕陽的斜暉鍍在沈上時的臉龐上。
楚楚知道,沈上時所說的人是她的外公。
「……」
沈上時笑了笑說:「我都說了三年了,現在想聽你們說說。」旋即,他又挑眉道,「怎麼樣,臨上戰場前,還有沒有話對為師說的了?」
楚楚似乎也被他們感染了,她的眼淚從眼眶裡「嘩啦」一下流了下來。
不出意外地,校長在會議上念留在十二中的名單時,沒有念到楚楚的名字,當然,就更沒有楊羽的名字了。
「我想問您個事情。」
門口處,她的皮卡丘行李箱安靜地躺著。漫長的實習期終於結束了,她回想著這半年多發生的事情,有如歷歷在目。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