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他一笑,溫暖如畫

作者:北宮少主
他一笑,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九章 沈上時的未婚妻

第三十九章 沈上時的未婚妻

「今天我請各位來此,是為了感謝各位對上時多年的照顧。」他停了半餉,眾人表示很驚詫,沈上時這麼正經地說出這樣一席話,還真是破天荒。大姨插話道:「你這是哪兒的話啊,咱們都是一家人,幹嘛這麼見外,是不是?」大姨看向眾人。
就在楚楚想要痛罵沈上時一頓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她。不是別人,正是白二小姐。
然後,白二小姐像個大姐姐一樣拉著楚楚小妹妹就坐,並讓她坐在自己旁邊。
「我也不太清楚,到時候再說吧,我還有事,先掛了,親愛的,拜拜!」還沒等楚楚說話,媽媽就收了線。
看來也只有白二小姐才能壓得住這幫人啊!
「楚楚一定餓了吧,」旋即,她對侯在旁邊的服務員道:「快上菜吧。」
小明媽媽的年齡是幾歲?小明媽媽的年齡是幾歲?沈上時!你妹啊!這是人問的問題嗎!
這飯店對於她們來講雖然算不上是一輩子無法觸及的地方,但想要摸摸它也是個很艱難的事兒,需要積攢足夠的錢,下足夠大的狠心,才能去裏面裝一回逼。於是,今天大表姐和二表姐打扮得像剛進城的貴婦,渾身充滿了鄉土氣息。而梁音像極了葫蘆娃里的蛇精,因為她那剛做的下巴,太尖了,簡直是兇器一般的存在。
「是的。」楚楚笑得很僵硬。
相信大部分女人在白二小姐面前,只有自卑的份兒,楚楚也一樣。
下午兩點,太陽當空照。楚楚鬱卒,她只好又化作了一條海參,蠕動著往地鐵站滑去。她實在是想不清楚,沈上時為什麼www.hetubook•com.com會以six集團董事長的身份突然回歸,還假裝一副不認識自己的模樣。她一直以為他是一個每天花二十塊錢買煙,開著小奧迪上班,在課堂上談笑風生的普通老師。她只知道他曾經是特種兵,卻不知道他還是赫赫有名的six集團的股東之一。而她又突然想起來之前楊羽和沈上時炫耀他那輛借來的5系寶馬,當時沈上時還一臉讚歎地說:「小楊真有本事啊,這五十多萬的車,我做夢都開不起啊!」現在想想,楊羽這簡直是在作死。
沈上時看著楚楚的簡歷,沒抬眼睛,語氣平淡:「你在十二中實習過?」
不過楚楚一直弄不懂,為什麼白二小姐會出現在他們的家庭聚會上?
楚楚緩慢地坐了下來,強制將自己的目光從他的身上移走,飄向別處,像是在擔心他發覺自己這麼出神的望著他似的。
楚楚微笑道;「當然。對於我來講,我的父母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這時,大家都看向了他。
「總……總經理?」楚楚不敢置信地脫口而出道。
楚楚愣了半餉,看了眼她一直伸著的手,才反應過來,急忙握住了她,尷尬地賠笑道:「沈……啊不,我小叔不一直都是那樣么,我已經見怪不怪了。」說著,楚楚瞥了眼坐在椅子上正悠哉抽著煙,瞅著自己的沈上時,她臉一紅,趕緊收回了目光。
楚楚站在烈火般酷熱的陽光里想:去,還是去,還是去,這是一個極大的問題。
白二小姐落落大方地走到她面前,主動伸和*圖*書出手要和她握手:「想不到咱們這麼有緣分。難怪我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你呢。上時哥也真是的,今天面試的時候都不告訴我你就是他侄女,他還裝作不認識你。」白二小姐笑了笑,整齊的小白牙露了出來,那笑容看起來太過閃耀。
旋即,她又尷尬地嬉笑道:「沒……沒有,我就是想說沈董事長的拉鏈忘記拉了,提醒他一下。那麼白總,再見。」她向她擺了擺手。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沈上時像以前一樣,鬆了松領帶。楚楚分明地看見了他和白二小姐默契地交換了一下目光,而後他起身,舉杯道:「今日感謝各位給上時這面子,來赴我的宴。」
他含笑看了眼白二小姐,對眾人道:「下個月我就要和曉涵結婚了。」
「楚楚,你好。」坐在沈上時旁邊的那個女人,就是她的總經理,白曉涵,白二小姐對她打招呼。
楚楚「啊」了很長的一聲:「沈上時請客?什麼事?」
眾人異口同聲,笑著說了幾句贊同大姨的話。
沈上時搖了搖頭,一臉無辜:「不認識啊,她可能是看上我了,在跟我要電話號碼。」
您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而後,沈上時又道:「各位也都知道了,白小姐的父親是six集團的白四爺,而我們兩家是世交,在我小時,我們的父母就替我們訂了樁婚事。曉涵一直在德國讀書,前段時間我去德國幫她處理一些事,然後接她回國,所以——」
「楚楚啊!今天面試得怎麼樣呀?」
飯店裡所有的食材都是當天從A國空運過來,其中和*圖*書包括河豚與傳說中的神戶牛。當楚楚百度這家飯店的人均后就傻眼了,她反覆數著上面顯示的價錢,對,是四位數字,不是三位數。
他像是個巨大的磁場,將楚楚的心和眼睛都吸引了過去。楚楚被那樣強大的磁力牽扯得左沖右撞,昏天暗地。
她走到沈上時旁邊,笑道:「你們認識嗎?」
他咋舌感嘆道:「你導師是誰啊?這字寫得怎麼那麼好看!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她撇著眼睛思慮了半餉,「沒有了。」
「我來問兩個問題吧。」說著,他翹起了二郎腿,手中玩弄著桌子上的鋼筆,抬起頭看向楚楚道:「小明媽媽在超市買了15個蘋果、20個桃子和1個西瓜,一共付8塊錢。請問——小明媽媽的年齡是幾歲?」
「您說什麼?上時哥?」
他換了個姿勢,將雙手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經地問道:「在你的人生中,有沒有對你非常重要的人?」
面試結束后,沈上時和白四爺有說有笑地離開了會議室。她則在後面一直偷偷跟著他。過道里,白四爺接了個電話,楚楚看清時機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去,從沈上時後面拍了拍他。
楚楚現在特別想對他說: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氣氛太壓抑了,我不太習慣啊,幫你們緩和一下氣氛。小姑娘,別緊張。我可是很和藹可親的。來,下一題。」
沈上時轉過身,饒有興味地看著五官擰得像個包子的楚楚,道:「楚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除卻震驚,二姐和梁音還覺得自己的臉被自己抽得生疼。仔細想想,過去m.hetubook•com.com她們總在沈上時面前炫耀名牌包,那是一種多麼愚蠢的行為。
白四爺笑得很爽朗:「哈哈世侄你還是老樣子,總這麼愛開玩笑。」
「除了你父母呢?」
傻眼的不僅是楚楚,還有她的三個表姐們。
也不知道為什麼,氣氛變得很奇怪。要是放在以前,楚楚這幫親戚在飯桌上絕對開始嘰嘰喳喳損起人,聊起八卦,可今天卻不同往日。他們只是低頭吃著飯,偶爾跟身旁的人低聲說笑幾句,於是,包房內變得格外安靜。楚楚想,可能是因為傳說中白四爺的掌上明珠白二小姐在的緣故吧。她雖然為人和藹可親,但周身散發出的氣場總是無形中壓抑著身邊的人。楚楚的親戚們,自然不可能在她面前叫囂、失態,露出一張低俗的嘴臉。楚楚看向大姐,她已經把自己的高仿包深深地藏了起來。梁音也不搔首弄姿了,二姐也很安份地在照顧大寶吃飯,擺出賢妻良母的樣子。
於是,楚楚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躥出了公司。
「上時哥,您覺得她怎麼樣?」
「你!問!我!什!么!事?你還有臉問我什麼事,你少給我裝!你——」
面試官給了沈上時一份楚楚的簡歷,他便一頁一頁地翻看著。白二小姐繼續向楚楚提了幾個問題,剛剛楚楚是對答如流,頂多有點緊張。可現在有了沈上時的注視,她連說都不會話了。
沈上時沉默了良久,挑眉點了點頭,道:「挺好,是個孝順的孩子,就是有點沒良心。」
這時,旁邊倆面試官也是滿臉黑線。
「楚小姐。」
「沒什麼,我隨便說說的m.hetubook.com.com。」旋即,他又轉頭對白二小姐道,「這姑娘挺不錯的,曉涵你收了吧。」
眼前包間里的燈光刺眼得有些炫目,那麼多張臉同時出現在她面前,她一眼掃過去有點暈,甚至憑空的,出現了一張白二小姐的臉,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自己會好像看到了白二小姐。
白四爺道:「既然是上時說的那肯定錯不了。」
「是嗎,那一定要好好慶祝下。對了,今天晚上去飯店吃飯,大家都去,你小叔請客。」
「那麼,就是她了。」二小姐很爽快地拍了下桌子上的文件夾。
楚楚問路問了倆小時,扔了一百多回鞋才來到了沈上時定的包間。剛一進門,楚楚就先對餓著肚子等她的親戚們道了歉,但那個「對不起」說到一半時,便卡在她的喉嚨里。
而楚楚依舊滿眼茫然,心狂跳個不停,無法從偶遇沈上時這件事里反應過來。
白二小姐點點頭,微笑道:「好,等我的好消息。」
楚楚咬牙切齒!
沈上時請客的飯店位於北都市中心,據說那飯店的本部在R國,縱觀全球,只有在北都有一家分店,只有在北都。
楚楚猶疑了半餉,並沒有把那慘痛的遭遇告訴媽媽。只是說:「還不錯吧,總經理看我五格俱佳,天庭飽滿地閣方圓,準備收我為秘書。」
「……」
她走著走著,電話忽然響了起來。還是那個聽起來特別蠢的鈴聲,這讓周圍的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她。楚楚翻了半天的書包,終於找到她那被壓在最下面的可憐的小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母上大人。
這話意味很深長,在場的人聽得雲里霧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