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來自匈奴

作者:陽光晴子
我來自匈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第一章

俊臉上突然綻放一個懾人的挑釁笑意,「我像懦夫?」眨眼之間,他一手擒住她,她一愣,來不及反應,已經被他給拉回訓練室,一個旋身,他竟拿她當墊子,整個人將她壓倒在地上,因為他的重量不輕,她愕然猛抽口涼氣,他的身體順勢再壓下來,她差點沒被他壓成肉醬!
「剛剛沒吃飽嗎?怎麼一副想吃人的凶樣?」風曼筠接收到教室裡發出來的求救眸光,忍不住開口。
刻意疏遠的口吻,令黎威不由得一挑濃眉,「要我像個白痴似的再走走停停?妳會不會太瞎了!」
這些人有的是因時空異象、交迭或重大變化,像是地震、龍捲風或海嘯時,因緣際會的被帶到不同的空間。
他眉心一蹙,瞪向她,「是妳!」
少言的人突然說了一大串話,她反而迷糊了,「你到底在說什麼?」
她也不喜歡他他黑眸微瞇,抿緊薄脣,一手摸著被偷襲的脖頸,冷峻的瞪著桌上的菜色一眼,他步下床,走到書桌,拉了椅子坐下,用刀叉,三兩下就將足以讓她吃三頓都吃不完的餐點吞下肚,再拿了餐巾紙迅速的擦拭嘴角後,他按了書桌上的一個按鈕,喚人來收碗盤。
距離《無字天書》最後一次現身,已是幾個月前的事了。
「他雖然危險,但不會傷害妳的。」
雙手環胸,他一派悠閒的靠往椅背,「就由妳去帶他。」
就在她打量他的同時,黎威那雙鷙冷黑眸也直勾勾的打量著她。
「人呢人呢!」她忍不住大叫。太可惡了,每一間教室都裝有監視器,竟然沒有人趕過來!
她擰眉,將房門關上,拿起門邊的對講機詢問黎威今日的課程,她結束通話,轉身往左邊的職業體驗教室走去。
意念太強風曼筠蹙眉看著她從餐廳裡為那個野蠻人端的一大份飯菜,一邊走回到住房區,直接用鑰匙打開黎威的房門。
不過落差極大的是,那張俊美的臉龐上有雙陰鬱而幽冷的黑眸,剛毅的鼻梁下,漂亮的菱形脣瓣抿緊,而下顎的青髭更為這張不馴的俊臉加添一抹粗獷的性感,雖然他只是坐著,但渾身仍散髮著一股懾人的霸氣!
最大成就:殺人如麻、人頭堆積如山
一座建築在鑿空山區裡的高科技研究碉堡,就藏身在北台灣一處蓊郁隱密的私人山林間,這裡是行事極為隱密的聖殿組織,由三個有特異功能的家族所成立,目前已經傳到第六代,這是一個充滿不可思議的組織,就像外國專門研究外星人的機構一樣,這裡處處充滿著匪夷所思的故事,不僅因為其研究靈異、命理、時空磁場等神秘現象,更因為組織裡大部份的學生都是從另一個時空而來的。
儘管還有幾百間教室,但她放棄了,她大步的走到另一邊的樓梯間,而這是沒有裝設監視器的地方之一。
司韞倫雞婆的代戰宸羽回答,事實上,一聽到「原來的朝代」幾個字,戰宸羽俊臉就微微一變,隨即轉為漠然,因為那是個他渴望卻不能再進入的朝代了。
不過也因為他的靠近,她才注意到他竟還有一束長髮束在肩後,無形中,讓他又多添一絲危險的野性魅力,瞬間,她的心臟突然失序狂跳,對他欺近的男性氣息感到一種意亂情迷的熟悉,這太可怕了!
「走,看妳能讓我上什麼課!」
司韞倫的臉上卻有抹炙人的笑意,「怪不了我們,妳手上的特製手環可全hetubook.com.com是麻醉針,按理,他根本沒有突襲妳的機會,沒想到妳卻被他扳倒,是不是因為是舊情人,所以還是失了魂——」
果然是麻煩一枚!
至於為每個學生所做的課程安排也是在替學生做好性向測驗,選定較適合的職業後,再由教授以個人興趣做為評估,安排學生親自體驗。
風曼筠注意到在聽到她是誰後,他的眸底迅速的閃過一道光。
「快遞人員?免談!」
長長的伸展台上,聚光燈閃亮,但一身灰色鑲金鈕扣西裝的他,卻坐在伸展台上,背靠著墻,雙手環胸,開襟襯衫下,露出古銅色胸肌,而那雙修長長腿則是慵懶的交迭擱置在台上。
「超商員工免談!」蠻子的聲音凶惡得很咧!
「廚師?免談!」
「不能由你接手嗎?」
「他還是妳的學生,逃避可是懦夫的行為喔!」
也有人是藉著某種神仙寶物或本身異能,得以穿梭時空的,如三個家族所共同守護的《無字天書》!
「騙子!我分明聽到有人回到古代去了。」他氣憤的怒吼。
她接手一看,不由得再次一愣。還真是「四育均衡」,德、智、體、群全掛了鴨蛋,在各個職業訓練教室的成績一樣是慘不忍睹。
「大王!國王,在你們這個時代叫總統、總理!」他被關在這個鬼地方,上了快一年的課,對這個世界並不算陌生。
她繼續往下一間房走,但是——
「隨妳怎麼說,那就當是異性相吸吧,至少他對妳會比對我們友善一點,對不對?老戰。」司韞倫開玩笑的朝戰宸羽挑了挑眉頭,但後者只是淡淡的點頭表示贊同。
因為至少這一世,她不會去愛人,這是身為天書守護者的宿命。
「建築工人?當奴隸去建房子免談!」
「大匈奴民族的太子不可以留在這裡,我是未來的單于,你懂嗎?」
身為三個守護《無字天書》的家族後代——司韞倫、風曼筠及戰宸宇就坐在研究室裡,神情各異。
今天,黎威的課程是在這間模特兒的職業體驗教室。
年齡:二十七歲身份:黎威耆王(太子)
瞪著她手腕上那一圈白金暗器,他不能說毫無忌憚,抿抿薄脣,他試著跟她說道理,「我不適合這裡,我一定要離開,所以也一定要找到那本鬼天書!」
黎威像隻慵懶的黑豹緩緩的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直到這時,她才真正的感覺到他挺拔的身形所帶給她的壓力。這男人將近一百九十公分高,對穿上高跟鞋才有一六的她而言,實在高得太過份了!

讓它現身的關鍵人物古柔柔,早已穿越時空回到清朝,跟飛鷹堡堡主項浥塵重逢,但為了讓她不致在現代成為失蹤人口,擅長催眠的司韞倫還花了段時間消除與她有關的人的部份記憶,只是,消失了五百多年的《無字天書》仍在跟他們玩捉迷藏,而且,還很會製造麻煩,把一些古人也丟到現代來!
「妳放心,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寡言的戰宸羽意有所指的說。
司韞倫調侃的話一起,她倏地停下腳步,飛快的回頭瞪他,「看來你們監看了不少。」
意思是這裡不放人!
他的出現是為了成全這一世的戰宸羽,替代他來擔任追尋天書的責任,讓輪迴的靈魂,有著同樣的面貌、名字的原來的戰宸羽,得以獲得幸福的和*圖*書愛情。
「叫我當空中少爺,還不是一樣屈膝卑微的伺候人,免談!」
「妳在向我說教」他危險的瞇起雙眸。
最後這話說得可嗆,意謂著他在這兒白吃白喝白住一年了!
這本天書,傳聞是天上神仙掉落人世的寶物,在天時、地利、人和時,書本才會打開,一打開,代表穿梭古今的門也打開了。
她不明白,但還是跟上去,往職業體驗教室走去。
他笑笑的連忙高舉雙手,推卸責任,「不關我的事,是老人家說黎威是危險人物,所以,我才陪著他關心的監看你們的相處情形。」
聽說,就在十幾分鐘前,他才把教走台步的教師給氣走了。
這一區的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專職人員在教學生一技之長,而每間教室也會因職業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設備。
「我很早就要離開。」
「我知道你來自匈奴,但這裡是個文明世界,就請你動口別動手。」
幾乎是第一眼,她就確定了他是黎威。
「這算正常吧?一個古代人被《無字天書》莫名其妙的送到現代,誰都無法接受的。」易地而處,她也很難接受。
她那張與實際年齡二十一歲不符的美麗娃娃臉上,難得出現目瞪口呆的神情。
腳步聲突地響起,終於有人幫她將黎威從她身上拖走。
果然是「老」學生,用字遣詞都不像古代人了!她抿緊紅脣,也不浪費時間。
他搖搖頭,俊臉上有抹嘲諷,「他都來一年了,這份學籍資料直到四個月前才肯交出來,目前應該升到二年級的人,卻得留級繼續上一年級,而且,還得因他的殘暴及孤僻來個一對一授課。」
「你以為自己是天兵天將嗎?」她一臉受不了的瞪著他,「如果那麼好找,就不需要耗費五百多年了。」她用力的扯回手臂,又要往上走,但他一個箭步擋住她的路,她抿脣,伸手讓他看她的手環,「還想來一劑麻醉針?」
她柳眉一蹙。
而在離開研究室後,她搭乘長長的電扶梯往下,再通過一個幽暗隧道,經過一座挑高且藏書近百萬冊的圖書館時,她向著白袍的圖書管理員點個頭,再轉搭電扶梯往下,映入眼簾的是有著亭台樓閣的古代林園。
「我只是在告訴你,世界最悲哀的不是窮人,而是逃避現實的懦夫。」
身為多年夥伴,風曼筠知道他接下來只會沉默了,所以,也不追問。「那畢竟是某一輩子的事,對此刻的我而言,他就是陌生人。」
「他很叛逆,如果依我們現代人的語言來說,就是麻煩一枚,他對一連串將他教育成現代人、可以有一技之長的職業訓練都很排斥。」司韞倫邊說邊喝了口茶。
然而,這本連半個鬼字也沒有的天書,卻在五百多年前被撕去封印消失了,於是,三個守護它的家族,得擇一後代子孫承繼尋回及守護的責任,也因為肩負這個必須穿梭古今、可能命喪某個古王朝的高危險責任,行事低調就如隱形人生存的他們,命中註定了不會有幸福的愛情,所以,他們也以愛情絕緣體自居。
但戰宸羽只是靜靜的看著昏厥在地上的黎威,稍後,這才看向困惑不解的風曼筠,「總之,妳的命運之輪啟動了,不要去抗拒,因為妳躲不開他的,他的意念太強了。」
要見舊情人,風曼筠的心中不能說沒有半點波動。
「一對一授課?」她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尤其是看到一向寡言的戰宸羽,那張溫文爾雅的hetubook.com.com俊顏上似有若無的揚起一抹笑意,她粉臉一沉,瞪著大剌剌的露齒一笑的司韞倫,「你的意思是?」
「那是《無字天書》——」她倏地住了口,「我幹麼跟你說這個!」
她也不勉強他。反正三百六十行嘛,不急。
在聖殿組織這幾年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成績滿江紅的學生,而他還是一名古匈奴的太子。
他率先走出房間,光看他僵硬的身影,就知道他有多麼的生氣。
躺在床鋪上的男人,麻藥顯然未退,她看著沉睡的他一眼,把餐盤放到木製書桌上,便聽到一聲低低的呻|吟——
這股神情要是在匈奴,無人敢直視,但風曼筠卻是抿緊脣,美眸中冒著兩團熊熊怒火,怒視著他,「什麼都免談?那好,請你告訴我,你打算靠什麼養活自己?這裡只能算是古人收容所,絕不可能養一個古人一輩子!」
只不過,他總覺得這個粉雕玉琢般的女孩帶給他一抹違和感,因為她看起來年紀雖小,卻有一抹超齡的沉靜及一股從容的特殊氣質,跟那張娃娃臉給人的感覺很不搭軋。
戰宸羽搖頭,「他跟妳的相遇是個即將凋零的靈魂所做的最後祈願,而有一股未知的力量成全了他,雖然——」他俊眉一蹙,「我也不明白為何他來到這裡一年了,我才感應到你們之間的緣份?也許是時候未到吧,不過,妳不妨就跟他好好的走上一段旅程。」
姓名:黎威出生地:匈奴.陰山
風曼筠有些不解,因為她居然可以看穿他的懊惱與對自我的怒氣。難道曾經相知相愛的人在跨越世代後,仍能心有靈犀?
個性:凶殘冷酷、唯我獨尊婚姻狀況:女人成群
他蹙眉,不明白剛剛那股電流所為何來,不過,眼前也不適合思索,他正視著神態冷漠的美人,「妳幾歲?」
她臭著一張粉臉從地上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先瞪躺在地上的黎威一眼,再抬頭瞪兩個夥伴,「你們的動作會不會太慢了?」
「那要看你對什麼課有興趣?這是飯店櫃檯的工作。」她看了門內穿著飯店制服的學生在老師的指導下如何為客人Check-in。
司韞倫也搔搔頭,「老人家,我也聽不懂,你在打什麼啞謎?」
「我知道!」火冒三丈的黑眸直瞪著一臉錯愕的她,「對!就是那本該死的天書把我帶來這裡的,在我前往大秦的路上,一道金光在拐彎處乍現,我好奇的策馬趨近,才見一本古書躺在地上,下馬想要拾起,便有一道金光射出將我籠罩,我昏厥過去,再醒來人已在這個鬼地方!」
不爽的口氣,不意外,她點頭,「是,很顯然我們都不太喜歡彼此,所以,你快把午餐吃一吃,我們快點上課,早早結束這一天的課程。」
她一回身,看到他從床上坐起身來,隨口道:「醒了。」
「你想太多了!」她不願承認,很快的打斷他的話,轉身就走出去。
司韞倫口中的老人家就是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其實是從遠古而來的戰宸羽!
「我也不想讓你們養一輩子!」他冷峻駁斥,「把我送回去,我在這裡一年,聽了不少,妳有特殊的異能,可以穿梭時空。」
她在心中低嘆一聲。依他的學籍數據及成績單來評估,她那一世的眼光似乎不太好呢!
只是歷經幾百年的追逐,三個家族也發現一件很玄的事,就是和-圖-書只要有人被天書給送去古代,就一定會有人來到現代,好像如此遞補後,整個古今磁場就可不受變化的正常運行。
黎威也跟著走來,雙手環胸將身子靠向墻壁,俊美無儔的臉有一半落在陰影處,這令那張臉又多了抹叫人窒息的可怖感覺。
「你準備好了,不會有人不讓你走。」
「人生是不可預期的,與其反抗它,不如隨遇而安。」這是她的良心建議,也是她的切身經驗,但聽不聽得進去,全在於他了。
「噢……」
「等等!」他突地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幾乎在同一時間,兩人如遭電擊般的震了下,他一怔,而她迅速回神,一把扯掉他的手。
「上課了,既然你在這間教室就先走個台步給我看。」
只是,當一名一雙黑眸裡不是暗潮洶涌,就是冷風颼颼的男人站在教室外觀摩時,教室裡上課的師生可是倍感壓力,什麼動作都顯得笨拙起來。
所以,說白了,聖殿組織就像是一所古人收容所,也是三個家族替《無字天書》所開的「哆啦夢任意門」來收拾爛攤子的一所「古人職訓中心」——
「我知道,我在這裡一年,所以,我也知道你們司家、風家和戰家傳承幾代的使命就是把它找回來,我可以去找。」
司韞倫和戰宸羽面對面的坐著,兩人很快的交換目光後,司韞倫那張落拓不羈的俊顏隨即勾勒出一抹憐憫的笑,大手跟著一伸,從桌角拿了個檔案夾放到一向冷魅沉靜的風曼筠面前,「妳看看,這是昨晚教授丟給我的,是名問題學生的學籍資料。」
意思是他沒準備好還敢埋怨?他冷笑一聲,「把一個男人當成三歲小孩在教,任你們搓圓搓扁的,他會有準備好的一天?」
天啊!重死人了。他的氣息拂動她敏感的脖頸,溫熱的身軀壓覆在她身上,她瞧著近在咫尺的魅惑俊容,心中竟有種莫名的騷動,心跳急遽。不對!她是鬼迷心竅了嗎?怎麼可以為某一世的舊情人而悸動。
「要我屈膝彎腰的服務人?免談!」匈奴蠻子眸光一沉,一口拒絕了。
黎威是生氣,但他的火氣大都是針對自己。殺敵無數的他竟然會栽在一個小女娃的手上光想,他就一肚子火,這不只是懦夫,根本是窩囊廢了!
聽他口氣緩和下來,風曼筠也放下手,「但你已在這裡,就請你面對現實。」
「滋」的一聲,他感覺有支針刺到脖頸,接著,一陣麻痛,他難以置信的瞪著冷冷瞠視著他的美人,下一秒,他的視線逐漸模糊,隨即昏厥在她身上。
兩票對一票,風曼筠似乎沒有說不要的空間,只是,一個跟她曾經恩愛的舊情人?
在步出電扶梯後,她往右手邊走去,來到一間門牌上寫著「黎威」的白色雅房門前,舉手敲門。
「因為你們在某一世曾是一對以悲劇收場的有情人,不信,妳可以問問我們的老人家。」
她步上階梯就要離開,但他猛地一把扣住她的手。
「你為什麼會知道?」風曼筠不明白。
「出租車司機?免談!」
來自古代的戰宸羽能感受到不屬於這個年代的靈魂,他把他們帶來研究所,輔助他們過現代生活,給他們新身份,當然,也在他們的家族企業中安插工作,三個家族的工作都很多元,傳統工商業外也有科技藝文,無所不包。
風曼筠一連帶著他走了好幾間職業體驗教室,這狂妄的傢伙看沒幾分鐘,就送給她好幾次的「免談」。
「屌吧?」和-圖-書司韞倫吹了聲口哨,大手一伸,再去拿另一個檔案,「妳再看看這張由他的指導教授所打的成績單。」
「那麼,我會勸你,忘了單于,把自己歸零,從頭開始。」
「相信我,遇到這種情況的,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但也因此,儘管能夠穿梭古今,他卻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阻隔在原來的朝代之外,始終無法再踏進家門一步。
「我是風曼筠,你的新老師。」
「在這個世界,來自古代的你們就是三歲小孩,就算在你的時代,你是號令天下的皇帝也是一樣!」邊說邊走出去,他卻站定不動,她停下腳步回頭看他,「困在這裡一年了,不是?三歲小孩當得還不膩嗎?」
再走到下一間房,她胸口的怒火已隱隱點燃。
她連忙急攝心魂,做了個深呼吸,再不著痕跡的後退兩步,拉開與他的距離。
風曼筠擰著柳眉,打開檔案夾——
她深吸一口氣,打開房門走進去。
風曼筠語調平靜,她也不想多做解釋,即便知道自己曾在某一代與他相戀,但對此時的她而言,他真的就只是一名陌生人!
「讓我回去我的世界,否則——」說著他的大掌就往她豐盈的渾圓摸去,她神情一冷,左手往他的脖頸一壓。
事不關已,說得真是不痛不癢,他半眯起黑眸,黑眸燃起熊熊怒火。
「為什麼是我?」她倏地從椅子站起來,傾身向前的看著兩名同伴,麗顏上有著明顯的不悅。
敲好久,也不見回應後,她掏出口袋裡的萬用鑰匙打開房門,然而乾淨整齊的套房裡就是不見黎威人影。
「我不需要回答這個無聊問題,如果我是你,我不會浪費一年的時間在這裡跟人唱反調,而是會努力讓自己回到現實世界去生活,」她頓了下,再道:「不必再倚賴任何人!」
她一向很有耐性,繼續往下一間房走。
這感覺就像是從現代來到古代,不過,這些全只是古代造景,為了撫慰那些古人的思鄉情愁而已。
「這算什麼?這兒沒有老師了?」生硬而淡漠的低沉嗓音,卻意外的性感。
但黎威卻不這麼想。她竟是創建聖殿組織之一的風家繼承人!他感覺自己快要死寂的心湖在這一瞬間甦醒過來了,他在這裡一年了,也許他從不是個好學生,但絕對是一名好問的學生。
所以,目前的難題是,除了他們無法感應到天書的所在位置外,聖殿組織,也就是這座收留古人的研究碉堡裡,還出了名令人頭疼的問題學生!
她怔愣的看向他陰影下的沉靜黑眸,似乎想看穿他是否知道另一個「秘密」。但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的!
「那我們到別間訓練教室去,現在有好幾名教師在授課,你就觀摩觀摩,遇到有興趣的職業再跟我說。」她轉身就走。
「因為就發生在他原來的朝代,而且你們非常的恩愛。」
喜好:縱橫沙場、殺戮擄掠、割取人頭
他陰鷙的瞪她一眼,「妳到底要我上什麼課?」
「單于?」
戰宸羽淡漠一笑,深邃黑眸中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神秘之光。
此外,他還能感受到靈魂的善惡,風曼筠也知道,但是——

風曼筠搖搖頭,「沒錯,我可以回到古代,但我沒有辦法帶人回去。」這一句話其實不完全正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