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鐵板銅琶

作者:諸葛青雲
鐵板銅琶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化險為夷

第九章 化險為夷

申天討的話聲才落,那大如牛犢的青狼,已一個虎撲向季東平疾射而來。
接著,又啞然失笑道:「看來,方才老夫委實是誤解你了,因為我深信,堂堂四海鏢局的總督察,決不致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來。」
「沒錯?」
柏長青接道:「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柏長青截口接道:「季老請稍安勿躁。」
季東平笑道:「罵得好,老兒,我『老兒』也特別提醒你,往後,你可得當心我『豪門狗』伺機反噬……」
柏長青點點頭道:「是的!不過目前我還不便說。」
當然,為了彌補柏長青與申天討二人密室交談那一段時間的空白,他卻改為因發現密室中的美女尚未斷氣,兩人竭力施救而巧妙地掩飾過去。
季東平微一沉思道:「那麼,今後咱們如何聯絡呢?」
申天討苦笑道:「有甚麼好不好的,誰教我要服你,只好聽你的驅使啦!」
但那青狼,久經申天討的訓練,不但懂得一般武功招式,而且其身手之高,實不亞於普通的一流高手。
「是好印象還是壞印象?」
季東平「哦」地一聲道:「原來是……對了,三天以前的那位呢?」
陳素娟截口笑道:「這是我跟琴姊姊暗中商量好的,于姥姥跟家師都同意了,你還『這』些甚麼!」
申天討一楞道:「是不是要考驗老朽的正邪?」
季東平聽「北漠狼人」申天討對青狼自言自語的話臉色不由一變地心中暗忖:「好老怪,原來你是衝著我而來……」
灰衫文士邊走邊以低得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語聲問道:「季大俠還有哪些細節不能決定的?」
話聲中,已快若迅電奔雷似地接連攻出三招。
法元的臉色再度一變道:「施主,這……」
陳素娟強忍笑意,哈腰說道:「小的告退……」
申天討哈哈大笑道:「柏老弟,說句不怕你見笑的話,老朽雖然名列當今八大高人之中,但生平除了寰宇共尊的『不老雙仙』之外,可不曾服過人。」
申天討不答反問道:「這是你方才在字紙簍中發現的?」
「那是半句甚麼話?」
申天討冷哼一聲,聲如刀切:「考較你,憑你也配!」
那店夥右手食指朝嘴唇上一貼,以真氣傳音說道:「仔細瞧瞧,我是誰?」
洛陽城中首屈一指的會賓樓,正是車水馬龍,上座鼎盛之際。
季東平笑道:「閣下不以為這話意太含糊了一點?」
申天討訝然截口道:「『天虛我生』?這名號可……」
季東平笑道:「有的,他們臨別時柏長青的言外之意,似乎想向申天討拉交情,可是申天討這個老怪物,凡是武林中人都知道,他一向就是不與任何人締交的,所以,結果柏長青自討沒趣,碰了一個軟釘子。」
柏長青聽若未聞,只見他目射煞芒,切齒道:「好賊子,有朝一日,我不將你挫骨揚灰才怪!」
季東平答道:「沒有,他們兩人費盡了心力,結果只由那姑娘口中問出了半句話。」
季東平苦笑道:「申大俠,季東平以往的名聲雖然不好,但卻從來沒犯過淫戒。」
但怪就怪在那輛華麗的馬車後面,竟跟著一頭碩大無朋的青狼。
「關林……鎮……」
接著,也是目光深注地道:「同時我也非常謝謝姊姊你!」
申天討一抓成空,不禁環目中異彩一閃地大喝一聲:「好身法!」口中說著,身手也沒閒,「天狼八式」中的第二式又已緊接著施出。
話到人到,申天討但覺眼前一花,自己那勁力千鈞,即將抓中季東平的一抓,竟被化解於無形,而季東平的身軀竟像是被一股無形潛勁托住似的,輕飄飄地降落於二丈之外,而就在他面前伸手可及之處,赫然卓立著白色儒衫飄拂,有若玉樹臨風似的少年柏長青。
申天討巨目一翻道:「猜錯了?當代武林中,還有誰能調|教出像老弟你這樣出色的徒弟來?」
柏長青回到地下室時,剛好那半死的美人已在申天討輸入大量真力之後發出一聲微弱的呻|吟,申天討不禁大喜道:「行了,老弟,想問甚麼,揀緊要的問。」
彼此之間那一段無形的距離既已消逝,話題也隨之轉入今後的行動方針。
申天討一楞道:「你是說不要我效勞了?」
季東平不禁「啊」地一聲道:「糟了!」
接著,他將自己首先與「北漠狼人」申天討發生誤會起,一直到與柏長青相偕離去時為止,除了略去柏長青與申天討締交,及密室中長談的一段之外,不厭其詳地說了一遍。
季東平答道:「當時他們所談都是有關關林鎮良家婦女失蹤的問題,本來那申天討對在下還有點懷疑,但由於關廟中的和尚聞風逃逸,以及聽過那位姑娘臨死前的半句話之後,也就完全冰釋了。」
季東平一楞道:「申大俠,能否請將話說明白一點?」
申天討「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
申天討答道:「談不到有甚麼事情,我不過是偶爾聽說『中原四異』多年未現江湖,特地前來一探究竟而已。」
也幾乎是在此同時,一聲勁喝,劃空傳來:「申前輩手下留情!」
柏長青冷笑一聲道:「你我心中各自有數!」
申天討蹙眉自語道:「關係整個武林安危……不會說中國話的和尚……地下密室中的梵文……哦,我明白了。」
陳素娟輕輕一嘆道:「不錯!禮多人不怪,說來倒是我的不是了。」
同時,密室上傳來季東平的語聲道:「主人,有甚麼發現麼?」
季東平不加思索地答道:「事情是這樣的……」
一頓話鋒,震聲接道:「老夫明知不敵,但寧可拼個同歸於盡,也決不能放過你!」
季東平一指左廂房問道:「法元大師,這裏面住的,是否真是一位讀書人?」
說話間,右掌一探,已奇幻莫測地向季東平胸前抓來。
「當然是好印象,否則,小可也不會跟申前輩說這些了。」
季東平截口接道:「原來是法元大師,久仰久仰。」
申天討目注柏長青嘆道:「柏老弟,有道是:寧為豪門狗,莫做亂離人,此話真是信不我欺。」
申天討一楞道:「正事?」
法元忍不住心中暗笑道:「我這麼一個無藉藉名的小和尚,你久仰個屁……」
申天討截口笑道:「老夫老眼未花,這一點我早已看出。」
接著,他壓低嗓音,將方才無意中在後殿左廂房所發現的可疑之處說了一遍。
陳素娟強忍笑意道:「不敢當!」
「可是人家都說我個性怪僻,正邪不分。」
果然,裏面已寂無一人。
季東平冷笑一聲,身形微側,避過青狼的兩隻爪,右手立掌如刃,橫砍狼頭,左掌猛劈青狼臀部,同時飛起一腳,踢向青狼的腹部,一招二式,端的是快速絕倫!
申天討冷冷一笑道:「說得好,只是這些年來,不知你手上的功夫,是否也如同你的鎮靜功夫一樣精進?」
門外,是一條長達五丈的甬道,出口處,竟在距關陵右側約箭遠外的一株古柏之旁,因為出口處偽裝得天衣無縫,所以不虞有人察覺。
申天討微笑地道:「老朽並沒怪你,說的可全是由衷之言。」
申天討苦笑道:「前倨而後恭,這是老夫自討沒趣,可是,我要提醒你,你老兒已嚴重地得罪了老夫。」
柏長青不禁鋼牙一挫道:「好狠心的賊子!」
季東平禁不住亢聲道:「申大俠,你總不能憑空含血噴人。」
也就當此時,申天討一聲沉喝:「青兒退下!」
「錯不了。」
柏長青正容接道:「申前輩不必冒險,還是由小可來吧!」
季東平扭頭問道:「職位方面呢?」
一頓話鋒,突有所憶地和-圖-書訝問道:「怎麼?難道那幾個小沙彌也失蹤了?」
柏長青苦笑道:「姊姊,你的用心至情可感,可是,你曾想到這會增加我精神上的負擔,和以後行動上的顧慮麼?」
柏長青笑道:「不!不敢當前輩效勞之稱,往後,借重前輩之處可更多哩!」
一頓話鋒,又扭頭注目接問道:「季大俠,那柏長青與申天討二人,當時曾談過些甚麼?」
柏長青方自苦笑搖頭間,陳素娟又不勝幽怨地微笑道:「總督察請聽好,琴姊姊已回洛陽,我已跟家師,于姥姥、申前輩,和你那位鳳姊姊見過面,此行就是奉命請示你這位總督察可有甚麼指示?」
申天討尷尬地笑道:「老弟,老朽無能,這地下室的入口,還沒找著。」
接著,又目注季東平問道:「難道你們這主僕關係,竟果如傳聞中所說?」
申天討怒叱一聲:「你裝得真像,好!老夫且打開天窗說亮話,看你如何遁形!」
季東平漫應道:「在下願聞其詳?」
灰衫文士道:「這個,毋須季大俠操心,今後,最多每隔三天,必有人向季大俠聯絡。」
接著,又爽朗地一笑,壓低嗓音道:「老朽這雙老眼果然未花,老弟竟真是『不老雙仙』的衣缽傳人……」
柏長青擺手笑道:「季老,回房間去,好好調息吧!……」
但他的話聲未落,室外已傳來季東平的語聲道:「稟主人,法元和尚已嚼舌自盡了。」
柏長青並利用時間,糾正季東平「空前三式」的缺點,同時也乘機做示範。
申天討巨目一瞪道:「你是說要證據?」
當這老少兩人相偕走出左廂房時,已是一個時辰過去了。
季東平道:「一點也不錯!不過,有一點須要加以更正,那就是本來像我季東平這幾手三腳貓的功夫,在主人手中,連半招也接不下哩!」
申天討目光深注地道:「老夫不怕他飛上天去,先向你說個明明白白也好。」
須知季東平之所以有目前的成就,可說完全是歸之於他那特殊的天賦——過目不忘的本領。
柏長青正容答道:「小可雖然對前輩尚是初次識荊,但對前輩之為人,卻早於師門長輩的口中有了深刻的印象……」
柏長青苦笑著連連搖手道:「申前輩請慢動兵刃,先聽柏長青一言如何?」
季東平沉思著答道:「閣下當能想到,我目前的這位主人,年紀雖輕,可並非簡單人物,我如果暗中背叛他,需要冒著莫大的風險。」
柏長青不禁為之一楞,抬頭目光深注地道:「你——」
柏長青一笑道:「此話怎講?」
灰衫文士道:「原則上職已接受,那就好辦,現在,咱們不妨就在外面走走,待會由在下做東,去會賓樓共謀一醉如何?」
「不錯!第二,是你那美目中所流落的無言的關切……」
「還有一同搶到這兒來的那些姑娘呢?」
季東平狠狠地瞪了申天討一眼道:「好,自們這賬簿上又多了一筆!」
季東平滿以為柏長青即將現身解圍,同時也被申天討那凜若天神的威態所攝,影響所及,連他那神奇莫測的步法也為之失色。
季東平心靈一凜間,覺得對方這一抓,竟避無可避,匆促間,他只好施展新學而尚未實際練過的「空前三式」中的神奇步法,腳踩連環,身軀如風擺殘荷似的一晃,竟險煞人地避過了這一抓之危。
季東平心知對方並非虛聲恫嚇,他儘管因柏長青近在咫尺而有恃無恐,但目睹對方這一份威態,耳聽那滿有把握的言語,也禁不住心中為之忐忑不安。
「那姑娘說,她是『被一個和尚……』就是這麼半句。」
柏長青神色黯然地道:「安息吧,姑娘,我會通知你的家屬來辦理你的後事,到於你的血債,我也會代你索回的!」
「也沒有。」申天討轉過話鋒,又笑著接道:「老弟,我這人由來是以個性怪僻著稱,比起那以『孤獨』聞名於世的『南荒孤獨翁』獨孤鈺更要古怪,你只要想想人家送給我的外號『北漠狼人』這四個字,也就可以想見一般了。也因為如此,所以,任何人都不會自討沒趣而主動向我拉交情的。」
「那位讀書相公還在裏面?」
接著,探懷翻腕,掏出那枚威震武林的鐵板令,向申天討面前一亮道:「申前輩現在明白了麼?」
笑聲中,左手抓向橫掃而來的狼尾,右手一記劈空掌,勁風呼嘯地拍向狼頭。
柏長青估計了一下方向,挑起牆壁上的一幅紅綾,赫然竟是一道鐵門。
話鋒微微一頓,環目中殺機一閃,震聲喝道:「季東平,只要你再能逃過老夫這最後的三式,老夫不但不再難為你,而且立即返回北漠,永不進入中原!」
柏長青忍不住笑道:「申前輩也真是怪得可以。」
季東平不禁激動得身軀微顫地道:「主人,老奴寸功未立,怎敢當此厚賜!」
口中說著,已伸手探向他那獨門兵刃「天狼爪」的爪柄。
這消息一旦傳揚開去,怕不立即哄動整個江湖。
申天討微笑道:「年紀輕輕,也學會了送高帽子。」
他,心中電轉,但表面上卻仍然置若未睹未聞地泰然自若。
申天討注目問道:「者弟已經知道這是誰幹的了?」
談笑間,已走向另一個房間。
申天討目光一亮,正待肅容起立間,柏長青已迅疾地收回鐵板令,雙手向對方肩上一搭道:「前輩請坐,小可還是四海鏢局的總督察。」
季東平在信心大增之下,依樣劃葫蘆,又以毫髮之差避過了第二抓,而且由形式上看來,這一次閃避,要比第一次靈活多了。
柏長青蹙眉接道:「琴姊姊因身受特殊手法禁制,有其不得不重回虎穴的苦衷,但你這是何苦來?」
申天討幾乎懷疑自己是在夢中似的,眨了眨眼睛,柏長青已向他抱拳一揖,朗聲笑道:「謝謝申前輩手下留情!」
「姑娘是那裏人?」
他心念電轉,口中卻漫應道:「因為那一篇用梵文寫成的武學秘笈,本是小可師門之物。」
接著,又注目接道:「申前輩,這房間中有地下室和另有通路當已不成問題,而且小可方才破門時,曾察覺到地下室中有輕微的呻|吟之聲,咱們分工合作,小可在這裏碰碰運氣,申前輩則請搜查地下室的入口可好?」
柏長青一本正經地接道:「第三、第三……哦,對了,姊姊方才為我屈身為婢,自當特別致謝,但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陳素娟微一沉思道:「于姥姥對你這些日子來的表現,深表嘉許,不過……。」
季東平苦笑道:「老奴擔心他們已經逃走了哩!」
話出招隨,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飛身向季東平撲來。
微頓話鋒,沉聲接道:「季東平,你做得好事!」
申天討兩招落空,在既驚且怒又好奇的情況下,不禁震聲狂笑道:「好賊子,怪不得你無法無天,敢情又在哪兒剽竊到一些精奇絕學了……」
柏長青不禁目光一亮道:「申前輩認識梵文?」
「不!咱們到地下室再談。」
申天討目睹柏長青竟在將字紙簍中的紙團兒逐個展開,仔細觀察,不由一楞道:「老弟,你這是幹嗎?」
法元忍不住臉色一變道:「是的!」
柏長青正容說道:「申前輩以憤世嫉俗的態度遊戲風塵,卻偏對小可如此器重,使小可很感無上光榮……」
灰衫人笑了笑道:「該說的差不多都已說完,季大俠,現在,咱們往回走,去洛陽城中首屈一指的會賓樓……」
季東平不禁啞然失笑道:「如此說來,在下倒不便過份奢求了。」
申天討微遲疑,猛掀一條覆在美人兒身上紅綾和-圖-書被,只見那雪白的酥胸上,赫然插著一柄深沒叉柄的利刃。
陳素娟一指點向柏長青的鼻尖道:「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你!」
柏長青道:「當然有,第一:你冒險來跟我聯絡。」
柏長青禁不住心念電轉著:「這這申天討一眼就認出是梵文字,斷定那番僧是在翻譯一部武功秘笈,想必這紙條上寫的是有關武功上的招式名稱,而他也必然認識梵文。根據這老兒以往之為人似乎不致與通天教同流合污,而且,退一步說,如果通天教有這種精通梵文的人才,也不致於重金禮聘一個西域番僧來了。那麼我何不索性大方一點,將這老兒攏絡一番……」
接著,又注目問道:「那位姑娘,是否已經救活?」
柏長青正在沉思之中,頭也沒抬地漫應道:「我知道了。」
灰衫文士笑道:「季大俠,當在下說出本教護法職務的等級之後,你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申天討恍然若有所悟地點點頭道:「對!對!」
「他們為何要殺你?」
這剎那之間,申天討臉上的表情已接連數變,接著,他似乎恍然大悟地目注柏長青截口冷笑道:「怪不得!原來季東平還有你這麼一位武功出色的主人……」
申天討不禁目光一亮道:「這麼說來,莫非柏老弟已有甚麼發現?」
這甬道向前斜伸丈許之後,一個右拐,即進入一間廣達三丈方圓的地下室中。
柏長青笑道:「是的!這是一個很重要發現。」
申天討輕嘆一聲道:「交淺不足以言深,老弟年少老成……」
灰衫文士道:「季大俠,名列當今八大高人中的人物,在本教中也不過是特級護法,而一級護法卻僅僅比特級護法低一級而已。」
季東平不禁雙目中異彩一閃道:「好!在下當勉力以赴。」
只見申天討一身衣衫無風自鼓,雙目中寒芒暴射地大喝一聲:「賊子接招!」
第三天黃昏時分。
大踏步走向左廂房門前,用手指敲了敲房門,門是木質,已由裏面上閂,當下,冷笑一聲,微凝真力,猛然一推。
柏長青會心地一笑道:「不用了,待會我自己出去買吧。」
「跟……他們走了……」
所以,目前這一急,竟不自覺地施展出來,雖然因並未實際演練過而得心應手,卻已有驚無險地逃過了眼前這一劫。
申天討冷笑如故道:「多行不義的人,又何妨多犯一項淫戒!」
那青狼立即向室外走了。
季東平的這一招三式,固然是既狠又快,但那青狼猛然一個急旋,不但避過了季東平的迎頭痛擊,而且借身軀急旋之勢,一雙後腿揚起一篷沙土射向季東平的頭部,同時長尾一甩,竟向季東平的腰部橫掃而來,避招反擊,有如一氣呵成。
陳素娟禁不住心頭一甜,但表面上卻佯嗔地一聲輕「呸」道:「別臭美了!誰關切你!」
話聲未落,申天討一聲沉喝:「青兒,先擒下那禽獸不如的東西!」
申天討冷笑一聲道:「好,老夫會給你證據的,你既然在關林,足證老夫的判斷沒錯。」
柏長青正容道:「小可怎敢!」
季東平徐徐轉身,向著申天討抱拳遙遙一拱道:「多承誇獎其實並非季東平的鎮靜功夫好,只因申大俠眼中沒有我季東平這個人,我季某人才不便強行出頭,自討沒趣而已。」
柏長青微笑道:「小可自有道理。」
柏長青連忙拉過一張椅子,傳音笑道:「娟姊姊請坐。」
忽然,他那星目中異彩連閃,禁不住喃喃自語道:「是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申天討怒聲道:「季東平,你既然自信俯仰無愧,就該束手就擒,等老夫證實你委實無辜之後,老夫自當向你道歉。」
接著,又扭頭注目問道:「在下幾時可晉謁教主?」
季東平淡淡一笑道:「原則上我已決定接受,不過……我看,咱們還是去裏面談吧!」
這一來,自然使他禁不住心頭狂喜,信心和勇氣也因此為之大增……
柏長青苦笑道:「姊姊,這是禮啊!」
申天討一楞道:「就是那懂不懂梵文的問題?」
季東平平靜地道:「為人不做虧心事,不怕三更鬼叫門,申大俠,你總不能僅僅為了我季某人過去的名聲不好,就斷定這跟前的壞事是我季某人做的吧?」
一打開鐵門,一股涼風,透門而入。
同時,申天討也笑道:「過去的不必再談了,你們狼兄狼弟可得好好地守住門口。」
柏長青入目之下,方自一蹙劍眉,申天討卻走近床前,伸手一探那睡美人的鼻息之後,不由臉色一變道:「已快要斷氣了。」
季東平上步注目道:「閣下是——」
柏長青冷笑一聲:「你以為我不敢!」
「本教的一級護法。」
申天討正容道:「老弟,不必介意,老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會諒解你的苦衷。」
柏長青神色一整道:「申前輩,咱們閒話少說,還是先辦正事吧!」
柏長青不禁歉笑道:「原來是娟姊姊,這只能怪你們兩位的身材長得太近似了。」
燭影搖紅之下,只見這地下室的陳設比起上面那幾間來,不知又高了幾許。
申天討禁不住長嘆一聲,將手中的豔屍放倒床中,並重行蓋好棉被。
申天討笑道:「老弟忒謙了,能與你這位年輕有為,而功力高絕的老弟締交,說來該是我申天討高攀了哩!」
季東平答道:「是,老奴遵命。」
申天討接問道:「你方才所使的神奇步法,也是你這位新主人所傳?」
季東平點點頭道:「在下記下了。」
柏長青神秘地笑道:「可是,小可卻有事情要麻煩前輩您哩!」
柏長青沉思著問道:「姑娘,是甚麼人將你搶到這兒來的?」
話鋒微微一頓,才平靜地接道:「老夫昨夜才到達關林鎮,由客棧掌櫃口中聽到這一樁天人共憤的疑案,同時據無意目擊者所描述,那搶劫少女的人,身裁與衣著,都跟你一樣,而其逃走的方向,也是關廟這邊,而且據說這關廟後殿,那本來供遊客住宿的左廂房,最近已列為禁地,終日長門深鎖,關林鎮上的人,雖然心有所疑,但是苦無證據,又懾於廟中和尚都會武功,所以,既不能告官,又不敢進入搜查……」
柏長青主僕二人回到客棧之後,季東平即單獨外出,朝那家經常去買醉的小酒館走去。
季東平神色一整道:「老奴不會忘記,縱然肝腦塗地,也不足以報答主人這種知遇之恩……」
季東平禁不住雙目大張道:「有這種事?」
柏長青注目笑問道:「申前輩,您還沒回答小可的問題呢?」
本來,那車如流水馬如龍的會賓樓前,停下一輛豪華馬車,應該是司空見慣的事,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呢!
翻腕亮出一枚銅錢大小,兩面都有太極圖案的銀牌,正容接道:「這是聯絡時的信物,認牌不認人。」
季東平怒聲道:「申老兒,這筆賬我也記下了!」
傳音到此,陳素娟突然以店夥的語氣揚聲問道:「相公是否要晚點宵夜?」
柏長青接問道:「申前輩跟『中原四異』……」
但他剛剛走到那家酒館門前,一個面色冷漠,顯然戴著人皮面具的灰衫文士迎面走來,衝著他微微一笑道:「季大俠好!」
灰衫文士道:「是的,不過因為柏長青與申天討二人功力太高,只能遠遠地暗中監視而已。」
陳素娟笑問道:「我有什麼值得你謝謝的?」
季東平含笑接道:「申大俠,可能聽說過不久,而且可能是跟我季東平的名字連在一起吧?」
短短三天之中,季東平由一個聲名狼藉的江湖人,一躍而登寰宇共尊的「鐵板令主」左右和圖書的二侍之一,武功也突飛猛進,已進入當今頂尖高手之中,其內心的興奮,當可想見。
當夜初更時分。
法元臉色一沉道:「這是神聖莊嚴的關帝廟,施主說話,可得留點口德。」
季東平不禁又氣又笑道:「申大俠,你對季某人既有先入為主的成見,季某人辯解也沒用,我看,最好請申大俠能將事實經過說明一下,也許季某人能幫你出點主意。」
「個性怪僻,正邪不分的人,可並不一定是壞人。」
申天討訝問道:「何以見得?」
柏長青擺手截口道:「別這麼說,季老,你方才的表現很好……」
柏長青不由一楞道:「莫非也是在這書房中?」
柏長青這才爽朗地笑道:「謝謝申前輩,小可這就放心了。」
季東平一面當先帶路向廟中走去,一面笑道:「申大俠,這一聲『季兄』,可使我季東平飄飄欲仙了哩!」
只聽「嘶」地一聲,季東平的長衫下襬已被申天討撕去一幅,緊接著,申天討一聲怒叱:「賊子躺下!」
馬車後面跟著一頭青狼,固已使人驚訝,而那駕車的車把式長像之威猛與服飾之華麗,也同樣使人刮目相看。
柏長青接問道:「這紙條上寫的是甚麼?」
這時,申天討已走了回來,截口問道:「老弟已有所發現了?」
陳素娟嘴唇一抿道:「請教?真不愧是讀書人!」
申天討苦笑道:「我自己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如果一定要說原因的話,那可能是由於一個『緣』字吧!」
申天討冷笑一聲:「你本來是惡名昭著的『青面狼』,在老夫面前,居然還敢一再裝羊!」
柏長青點首答道:「是的!不過那武學秘笈不是一部而僅僅是一篇。」
柏長青劍眉一挑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關帝廟中,真要有這種傷天害理之事,咱們可找住持要人!」
申天討接著說道:「這兒有一頓現成的點心,本來我該讓你飽餐一頓才對,但你既然不餓,而對方又是你的同類,我不便讓你同類相殘,而同時我也有話需要問問他,所以只好待會兒再說了。」
地下室中,殘燭尚明,並且還餘下半截,顯然,魔徒們離去還沒多久。
柏長青正容截口道:「不,應該說是有關整個武林的安危。」
柏長青蹙眉道:「他們未必會認識我。」
柏長青不禁一怔道:「這……」
灰衫文士道:「季大俠,太肯定的話目前我不敢說,但這酬勞至少不會少於黃金千兩,白璧一雙。」
那姑娘微睜失神的雙目,語聲輕如蚊蚋地答道:「是……一個和尚……」
申天討啞然失笑道:「不錯!我便說句不怕老弟你見怪的話,你的武功固然值得我佩服,而你的身份更值得我崇敬,而這些,卻都不是我跟你親近的原因。」
申天討笑道:「老弟放心,區區土木機關,還難不倒我……」
申天討神色一整道:「這才是,老朽不再向你發問了。」
一頓話鋒,又注目接道:「那麼,今天申前輩如此看重小可,那該算是特別例外的了?」
那青狼應聲而入,申天討手撫青狼頭頂道:「青兒,這房間中有地下室的入口,你幫我找找。」
申天討連施五招未能得手之後,竟突然停止追擊,目射神光,凝注季東平沉聲說道:「季東平,老夫看得出來,你這神奇步法雖然稱得上是妙絕今古,但你卻並不熟練,本來憑老夫的身份,不該佔你這便宜,但以你的為人,加上這神奇步法,一旦讓你熟練之後而用以濟惡,今後武林中可能極少有人能制得住你,所以,老夫可不管甚麼佔不佔你的便宜,要施出殺手來了。」
季東平點點頭道:「是的!不瞞申大俠說,這神奇招式,我季東平剛剛看過圖解,還不曾實地演練過。」
柏長青一聽這位一向眼高於頂,連與其一同名列當世八大高人中的其餘七位也沒放在眼中的「北漠狼人」申天討,竟對自己如此看重,尤其是如此推崇自己的師門,不禁心頭既感遺憾,又興奮地一陣熱血沸騰,但表面上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胡扯道:「申前輩謬獎了!小可愧不敢當,同時小可還要說聲申前輩這一猜猜錯了!」
地道入口一現,柏長青立即接道:「小可先下去瞧瞧……」
申天討沉思著道:「老弟,季兄,咱們且快去瞧瞧再說……」
申天討訝問道:「那老弟這『改變主意』之說是——?」
地下鋪著深厚的地毯,四壁都以紅綾為幔,當中一張陳設豪華而又特別寬大的雕花大床上,居然還躺著一位有如海棠春睡的半裸美人。
一個中年和尚緩步而前,向著季東平合什一禮道:「小僧法元,忝為這後殿……」
「有這麼嚴重?」
後殿中那些和尚一見跟在他們背後的那隻青狼,不由一齊臉色大變地驚呼出聲。
一頓話鋒,目光移注法元問道:「法元大師,這左廂房一共幾間?」
灰衫人淡笑接道:「那倒不一定是被殺了,如果我的判斷不錯,那幾個小沙彌必然是被老怪物秘密送往甚麼隱秘場所去了。」
狼頭雖然是它全身中最堅強的一部份,但季東平這一記劈空掌,力道豈是等閒。
「小可一點也沒誇張。」
柏長青揚聲答道:「快啦,季老請再守候片刻。」
柏長青目光在對方全身上下一掃,傳音答道:「你是鳳姊姊……」
接著,目如冷電似地深注著道:「最近關林鎮上,接連出現少女離奇失蹤疑案,你知道麼?」
對於柏長青傳給他的「空前三式」,儘管他還不曾實際演練過,只憑他那過目不忘的天賦,和方才那一陣聚精會神,心領神會的鑽研,卻業已深刻地記入心中,所欠缺的,不過是實際應用的經驗而已。
灰衫人沉思著問道:「那幾個沒逃走的小沙彌,是如何處置的?」
法元答道:「兩明兩暗,一共四間。」
柏長青目光深注地道:「你能保證?」
申天討接過那張被揉得一團的紙條,目光一觸之下,不由皺眉自語道:「這是梵文……」
灰衫人點點頭道:「不錯!」
灰衫文士道:「三天之期已到,在下奉命向季大俠討取回音。」
柏長青點點頭道:「是的!」
柏長青道:「那麼,四海鏢局是否有人向您下過說詞?」
這地下室的出口,倒很容易找。
原來這車把式竟是名列當今武林八大高人中的「北漠狼人」申天討。
敢情關帝廟的一席密談中,已決定了申天討與季東平的職務,這消息如果一旦傳說開來,可遠比季東平屈任柏長青的僕從更哄動哩!
柏長青點點頭道:「雖然說不上甚麼發現,但卻極可能與申前輩所追查的案情有關……」
一旁的季東平忍不住心中暗笑道:「這老怪物可並不糊塗……」
但他口中卻笑問道:「不知施主有何吩咐?」
「這是老弟自己的見解?」
那「店夥」冷笑一聲道:「人家為你冒險犯難,屈身為婢,你的心中就只有一個鳳姊姊!」
柏長青正容接道:「我想提前表明我的身份?」
申天討淡笑道:「老朽曾在天竺國呆過三年,對於梵文,雖然談不上精通,卻還算過得去。」
在一連串「也好」聲中,兩人順著大街,並肩向前面信步走去。
申天討目光炯炯地凝注柏長青半晌,正容說道:「老朽雖然癡長你幾歲年紀,可得托大稱你一聲老弟了!」
一頓話鋒,注目接問道:「季大俠尊意如何?」
申天討接問道:「是有關關林鎮少女失蹤案……」
灰衫文士淡淡一笑道:「季大俠,目前咱們已是一家人,所以,希望季大俠能將前兩天,在關林中所發生的事故見示?」
hetubook.com.com柏長青正容接道:「姊姊,請上覆姥姥,我的意思已由申前輩轉陳,那就是以剷除那天竺番僧為首要第一急務。」
法元不禁一楞道:「施主這話是甚麼意思?」
柏長青不禁苦笑道:「那和尚是否不會說中國話?」
柏常青再度一楞,申天討已揚聲喚道:「青兒!」
柏長青神秘地一笑道:「難道申前輩忘去此行所為何為了?」
季東平「唔」了一聲道:「也許有此可能……」
那華麗馬車剛剛停止,卻引起街上行人一陣驚呼,並紛紛退避不迭。
話聲中,已猛然一按桌面,緊接著,一陣機關開動的「軋軋」之聲過處,那書桌已自動移向一旁,地面上並現出一個可容兩人並排出入的方形洞口。這本來是意料中,但令人意外的卻是這通道並沒甚麼厲害埋伏。
柏長青截口歉笑道:「申前輩,請原諒小可有不得已的苦衷。」
申天討正容道:「好!老朽恭敬不如從命。」
那「不肯」二字的下面,想必是「跟他們走」幾個字,可是她已油盡燈枯,儘管申天討還在替她輸入真力,卻仍然沒法說出來而香消玉殞了。
關帝廟的這一筆爛賬,暫時由申天討負責清理,柏長青與季東平二人立即起程趕返洛陽。
柏長青劍眉微蹙地略一沉思,竟在那間書房中仔細搜查起來。
那青狼顯然懂得人言,聞言之後,搖搖尾巴,也搖了搖頭。
申天討目注柏長青正容說道:「老弟,撇開你那寰宇共尊的鐵板令主身份不談,光是衝著你老弟這光風霽月的襟懷,由現在起,對老弟的任何差遣,老朽當勉力以赴!」
目光一瞥季東平,微笑地接道:「而且,我這四條腿的狼,比起兩條腿的狼,要更斯文得多?」
季東平道:「主人,您忘了咱們的行蹤已在通天教的監視之中。」
柏長青一怔問道:「傷在甚麼部位?」
緊接著,申天討緩步而前,目注季東平冷笑一聲道:「怪不得你膽敢目無法紀地為非做歹,敢情這些年來,你的藝業已精進了不少?」
法元色厲內荏地道:「小僧沒這個膽量,要打開房門,施主請自己去吧!」
「一半是師門長輩訓示,一半是小可自己的見解,還有,就是根據今天親目所睹的觀察。」
「咔嚓」一聲,房門已應手而裂。
灰衫文士道:「那一位臨時有任務,不能來。」
申天討震聲喝道:「和尚們不要怕,這是老夫豢養的家狼。」
申天討笑道:「債多不愁,你老兒儘管多記上幾筆……」
以「北漠狼人」申天討的身份和職位,以及那孤僻得生平不與任何人打交道的個性,居然降尊紆貴地為人駕車,那麼,這車中人的身份,豈非尊崇得不可思議了麼!
柏長青接連打開了十幾個紙團,似乎並未發現他所需要的東西。
當夜,柏長青對季東平都過目不忘的特殊天賦,深表嘉許,並特別賜以以「小還丹」二粒道:「季老,服下這兩粒『小還丹』,即可增添二十年面壁之功,再輔以那『空前三式』,今後,縱然再碰上像申老人家這等頂尖高手,也不會遜色的了。」
微頓話鋒,又冷笑聲道:「現在,你明白了麼?」
季東平長吁一聲道:「我明白了……」
那青狼果然善解人意,聞言之後,立即邊走邊嗅地在書房中轉了一圈,最後止於書桌底下狂嗅不已,口中並發出「嗚嗚」之聲。
柏長青連接道:「申前輩請莫誤會!」
申天討冷笑一聲:「好,有志氣,但願你手底下也能爭氣。」
那青狼尾巴一沉,雖然避過了季東平的一掌,但頭部卻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記劈空掌。
季東平哈哈大笑道:「好畜牲,果然有兩下子!」
申天討苦笑道:「老弟真是性情中人……」
申天討道:「這紙條上寫的『氣納丹田,神凝紫府』,這該是武功心法中的口訣,所以我入目之下,就斷定這番和尚是在翻譯一部武功秘笈。」
申天討「哦」地一聲道:「我怎麼把青兒給忘了。」
顯然,季東平因久未見下面的動靜,放不下心而發問了。
陳素娟微微一笑道:「怎麼回事,目前,我已算是四海鏢局東方副總局主如夫人身邊的侍婢,懂了麼?」
「唔!想必還有第二第三?」
申天討不禁爽朗地笑道:「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弟僅僅是根據初次見面的觀察,就斷定我不是壞人,不嫌太輕率了一點麼!」
季東平似乎早就認識這位「北漠狼人」申天討,也許他仗恃著有一位功力莫測的主人柏長青近在咫尺,所以,他對申天討的出現附近,除了最初微微一驚之外,竟也泰然自若的,佯如未睹。
說來也奇怪,那被激怒得猙獰可怖,正向季東平飛撲的青狼,竟在申天討的一聲沉喝之下,那激射的身軀,猛然一轉,成半弧形由季東平左側轉了回去。
申天討接道:「看情形,如立即輸入真力,也許還可以問出幾句話,且由我來試試看,老弟不妨先查查這房間的出口。」
柏長青涎臉長揖道:「好姊姊,別再損我了,好不?」
柏長青飛快地接道:「能得申前輩折節下交,這是小可的光榮。」
柏長青也正容答道:「申前輩熱誠可感,小可先行謝過。」
至於那輛馬車,也華麗得非常別致。
柏長青道:「我所瞭解的敵情,已全部請冷師叔和申前輩轉呈,此刻尚無新的發現。」
柏長青苦笑道:「好,我知道了,待會再說。」
季東平冷笑一聲道:「『這』甚麼,難道這裏面有甚見不得人的事麼?」
「沒有。」
以後的兩天,這主僕二人,忙裏偷閒地徘徊在洛陽城的名勝古跡之間,如東大寺,賈公祠,老子故宅,白馬寺,天津橋,洛陽廟,以及北邙山的歷代皇陵……等等。
灰衫文士道:「季大俠完成任務時,教主自當延見。」
「那兩位現在在甚麼地方?」
柏長青笑道:「季老,請莫忘了,從此刻起,你與申老二人,已是『鐵板令主』的左右二侍,兩位的一舉一動,都與『鐵板令主』的聲威有關,懂麼?」
柏長青接道:「申前輩,季老,請注意這廟中和尚的動靜,小可進左廂房去瞧瞧。」
季東平雙目中厲芒一閃道:「你敢教訓老夫……」
灰衫文士點頭道:「不錯!這有關本教中一項最大的機密,所以教主急須知道詳情。」
季東平連連點首道:「也好,也好……」
申天討應聲走入房中,與柏長青二人在四個房間中巡察了一遍,只見這四個房間,除了其中的一間,還有一點書房的氣氛之外,其餘三間,其陳設之華麗,竟如同豪門巨賈的藏嬌金屋,所遺憾的,卻是人去樓空而已。
柏長青禁不住心靈一陣激動,連聲說道:「謝謝!謝謝!請轉告她們二位,我會小心的。」
申天討點點頭道:「不錯,除非這左廂房還另有密室,否則這上面四間中,絕不會有人。」
略為一頓,又正容一嘆道:「余生也晚,常以未能瞻仰『不老雙仙』之絕代武功為憾,但方才親身經歷老弟所顯示的高絕身手,除了使老朽口服心服之外,更興起老弟可能是『不老雙仙』衣缽傳人之想,老弟,老朽這猜想沒錯吧?」
柏長青一怔之後,冷笑一聲道:「死了就算了!」
申天討含笑截口道:「我跟所有武林中人,最多只能算認識,跟誰也談不上交情。」
申天討收回遙注柏林深處的茫然目光,伸手拍了拍青狼的頭頂道:「青兒青兒,你肚子餓不餓?」
因為他有這過目不忘的本領,所以才能吸收各門各派的神奇招式,他,也就靠著這些剽竊而來並不完整但卻很和-圖-書博雜的神奇招式,才奠定了他在南七省武林中的地位。
話鋒微微一頓之下,又寒聲接口,說道:「不過,今天你碰上老夫,總算天網恢恢,是你惡貫滿盈的時候……」
陳素娟掩口媚笑道:「活該!」
也許他覺得自己那以下的話「可從來沒聽說過」太不禮貌,竟猛然嚥住而代之以尷尬的一笑。
季東平微微一哂道:「為了證明我自己的清白,我本該束手就縛才對,毋如你申大俠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我季東平雖有洗刷自己清白之心,卻也不願束手就擒。」
柏長青點點頭道:「是的。」
當然,在密談中,柏長青也約略說明了自己自出道以來的一切經過。
陳素娟道:「這問題于姥姥已同意,不過,于姥姥急需知道。到目前為止,你對敵人的情況,究竟瞭解了多少?」
扭頭向申天討笑問道:「申前輩,您想必也默察過了?」
柏長青苦笑道:「目前,整個武林,都在敵人的掌握之中,小可除了極少數的幾位同道之外,可說是處於孤單苦鬥的情況之下,所以,我不能不特別謹慎。」
申天討啞然失笑道:「說來倒是老朽少見多怪了,其實以天地之大,正不知有多少身懷絕藝的奇人隱跡深山草澤之中哩!」
柏長青道:「我正想請教。」
柏長青慰然一笑道:「申前輩這悲天憫人的胸懷,令小可好生欽敬!」
申天討注目接問道:「老弟,你認為老朽這個人如何?」
話聲中,已與柏長青二人並肩拾級而下。
申天討縮回握上兵刃的右手,一拍自己的額角,蹙眉自語道:「柏長青?……這個名字好像在那兒聽過?……」
申天討冷笑一聲,目注季東平抿唇一哂道:「季東平,你好鎮靜的功夫。」
柏長青冷然截口道:「別裝蒜了!我再說一遍將房門打開。」
柏長青謙笑道:「申前輩,您真是折煞小可啦!」
季東平道:「不錯!有道是:捉姦捉雙,拿賊拿贓!」
立即跨前三步,手扶著書桌搖了搖道:「這書桌竟是生鐵鑄成,老弟,請凝功謹防意外,青兒退到室外去。」
季東平故意訝問道:「那劫掠良家婦女的案子,也是本教中人所為?」
柏長青目光深注地道:「申前輩,方才小可曾經說過,有事麻煩您,不知申前輩願不願幫個忙?」
季東平接道:「還有,本廟中住持和所有會武功的和尚,都早已潛逃無蹤,後殿中除了已死的法元一人之外,其餘都是無辜的小和尚……」
同時,季東平也走了過來,向著柏長青深深一躬道:「謝謝主人及時援手!老奴很慚愧,使主人臉上無光……」
那姑娘點點頭道:「是……的……」
「我……不肯……」
柏長青含笑接道:「是的!先師淡泊名利,很少在江湖走動,所以,武林中很少有人知道他老人家的名號。」
目光移注法元,沉聲喝道:「大和尚,請將左廂房的房門打開!」法元亢聲道:「施主你……」
申天討正容答道:「只要是有益武林,並能降福蒼生的事,老朽當然樂意幫這個忙。」
掌影重疊,暗勁潮湧,威力所及,竟籠罩了三丈方圓。
灰衫文士道:「這個,敝上非常明白,只要季大俠能完成使命,敝上當不惜重金為酬,並另有拔擢。」
原來這店夥竟是「東海女飛衛」冷寒梅的唯一愛徒陳素娟所化裝。
季東平苦笑截口道:「申大俠,以你的身份地位,總不能僅憑自己的臆測,就無故入人以罪吧!」
但他並不灰心,仍然一個一個地將紙團打開,仔細地審視著。
「是的!」
季東平扭頭齜牙一笑道:「只要你惹得起我這位主人,你申大俠怎麼罰,我『老兒』怎麼接著就是。」
申天討倏地後縱八尺,瞋目怒叱道:「老夫親目所見,親耳所聞,還錯得了!」
申天討不禁一聲歡呼道:「啊,在這兒了!」
季東平忍不住輕嘆一聲道:「這老怪物的手段,也真夠狠……」
季東平不禁訝問道:「當時,本教還有人在暗中監視?」
柏長青笑道:「那麼,小可就暫時將前輩認為壞人吧!」
灰衫文士接問道:「柏長青沒向申天討拉交情?」
說著,已將那半死的美人兒扶起坐在床上,一手攙扶,一手卻緊貼她的「命門」穴上,掌心真力源源輸入。
接著,探懷取出方才在字紙簍中發現的紙團,雙手遞與申天討道:「申前輩請瞧瞧這個。」
申天討名列當代武林八大高人之中,其「天狼八式」掌法,更堪稱武林一絕,目前他對季東平志在生擒而不施殺手,但眼前這一抓的威力,又豈是等閒。
陳素娟道:「不用了,你知道我為何到這兒來?」
陳素娟幽幽地一嘆道:「是麼……」
季東平道:「善後事宜是申天討自告奮勇承諾下來的,所以,以後的情形……」
接著,目光一掃那些和尚道:「諸位,誰是這後殿的負責人?」
季東平道:「那麼,請打開門讓我瞧瞧。」
微頓話鋒,美目深注地接道:「她老人家,尤其是鳳妹妹,要我特別叮囑你,身處虎穴,一絲一毫都不能掉以輕心!」
柏長青笑問道:「那麼,究竟是甚麼原因呢?」
這三招,一招比一招陡速,也一招比一招奇幻而凌厲,季東平藉著那尚未實際演練過的「空前三式」的神奇步法,雖然被逼得滿場遊走,驚險迭出,但這位功力居於當今八大高人之首的「北漠狼人」申天討,在連施他那成名絕藝「天狼八式」中的前五式之後,竟對季東平莫可奈何!
正當酒樓上笑語喧嘩,猜拳行令之聲遠達戶外之際,一輛華麗的雙套馬車,戛然止於酒樓門口。
那店夥輕笑道:「好大的架子,真像那麼回事呀!」
申天討楞了楞,才苦笑道:「該說『謝謝手下留情』的是我申天討……」
灰衫文士如釋重負地長吁一聲道:「真是謝天謝地!」
因此,那青狼被打得一聲厲叫,並在地面上接連三滾,塵土飛揚中,居然又踴身向季東平撲來。
「都死了……只……有兩個……沒死……」
「通天教呢?」
申天討微微一哂道:「老夫不要你出甚麼主意,也不怕你耍花槍,老夫自信能在關廟中找出證據來。」
「可以先說給老朽聽聽麼?」
接著,目注柏長青問道:「這番和尚是在替某人翻譯一部用梵文寫成的武學秘笈,而這些可憐的女人,卻是身為主人者用來解除那番和尚工作之餘的寂寞的,老弟,我這猜想對不對?」
「我認為太低了一點。」
但柏長青卻仍然硬著頭皮道:「先師自號『天虛我生』……」
當季東平走出客棧不久,一個店夥端著一個茶盤,悄然走進柏長青的房間,向著柏長青哈腰笑道:「相公請喝茶,這是剛沏的『西湖龍井』。」
此話一出,那法元和尚不禁臉色為之一變。
笑語間,已進入後殿中。
灰衫文士聽完之後,不由喃喃自語道:「怪不得他們竟耽擱那麼久……」
季東平笑道:「看來,申大俠是有意考較我季某人一番了?」
柏長青目光微掃,然後扭頭叫道:「季老在外面監視,申前輩請進來一瞧。」
眾所周知,狼是無法馴服的兇猛野獸,如今竟跟在一輛馬車的後面,進入鬧市之中,此情此景,怎不教一般人驚呼出聲而紛紛退避哩!
灰衫文士微笑地接道:「方才在下說過,敝上會有『另有拔擢』之語,所以,只要季大俠能有特殊功績,特級護法之職位,當也指日可期。」
柏長青也正容道:「謝謝申前輩的大量!」
接著,注目問道:「申前輩此番進入中原,是隨意遊覽?還是另有重要事情?」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